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鼠猫]皇上万岁 作者:诙谐(下)

字体:[ ]

 
    
    第五卷 不速之客
  ☆、第61章 遭遇碰瓷
 
年末是一年中最忙乱的时候。
    这一年赶上了先皇驾崩、新帝登基、襄阳王病逝,边疆动荡不安,朝内朝外也不太安稳。因为要忙的事太多,赵臻反而不急了,每天按部就班上下朝,慢条斯理处理事务,吃得香睡得着没烦恼。
    因为是赵臻登基的第一年,邻居们纷纷派遣得利使臣进京打探。
    为了了解文武百官,赵臻每天上午给自己多加了一堂课,课程内容是随机的,主讲人也是随机的。赵臻每天下朝后点一名官员随驾,赵臻提问,官员回答,提问内容都是官员职权以内的。虽然赵臻并非存心刁难,仍让他揪出几个尸位素餐的蛀虫,提拔了几位真才实学的能臣。
    今天的主讲人是,知枢密院事柳文渊。
    应赵臻要求,柳知事给他讲了边境各国的风俗习惯、对外政策、兵力强弱、以及秘闻八卦!
    赵臻惊奇道:“所以说,辽皇耶律隆绪强了西夏皇李德明的女人,李德明打不过耶律隆绪,就派太子李元昊去欺负吐蕃、高丽和回鹘。高丽皇王讼献上公主岚,李元昊不为所动,辽皇子耶律澜率兵来救,被李元昊打败后……爆了菊花?!”
    柳知事咳嗽两声尴尬道:“西夏和辽因此事貌合神离,本次李元昊和耶律澜都在使臣之列,皇上可以善加利用此事。”他只能把实情汇报皇上,具体怎样利用,还得皇上自由发挥。
    赵臻皱眉道:“朕仍有疑惑……”
    柳知事立刻打起精神,肃容道:“皇上请说。”
    “高丽公主岚长得很寒碜吗?”
    知事一愣,“皇上何出此言?”
    赵臻感叹,“李元昊睡了耶律王子都不睡她,这姑娘到底长得多安全啊!”
    为什么皇上总在关注奇怪的地方?柳知事含蓄道,“传闻有两种,一是公主岚身份尊贵貌若天仙,吾等凡人不敢亵渎;二是岚公主娇蛮泼辣容貌丑陋,二十多岁还没嫁人是因为无人敢娶……”
    原来如此!
    赵臻的好奇心得到满足,对柳文渊的工作态度十分满意,从桌上拿了两颗苹果塞给他道:“柳大人辛苦了,这两个苹果拿着路上吃。”为皇上解忧是本职工作,赏赐金银不妥,礼轻情意重。
    柳文渊恭敬接住苹果,谢恩离去。
    满朝文武都知道,皇上喜欢吃各种小零嘴儿,每次官员进宫见驾,都能捞着好吃的。或是茶叶、或是水果、或是糕点、甚至是御膳,没吃过皇上御赐的零嘴儿,你都不好意思说见过皇上!
    送走了柳文渊,赵臻开始批折子。
    越是临近年末,歌功颂德的折子就越多,有些官员任职地远离开封,一年半载也回不来一趟,平时也没什么情况汇报,只能定期歌功颂德一下,在皇上面前怒刷存在感。这也是官场潜规则之一,赵臻可以控制却不能完全禁止,只好苦哈哈地挥舞着毛笔一一回复。
    *************
    下午要习武,展昭准时进宫,别看展昭平时宠着赵臻,教武功的时候相当认真。
    赵臻身边随时围着一群暗卫,让他学武不是为了御敌,是为了在关键时刻保住命。练好基本功后,展昭先教他学轻功和身法,展昭的轻功燕子飞独步天下,可惜对身体的要求太高了,赵臻不适合。
    好在展昭看过整个藏经阁的武功,冥思苦想选出最适合赵臻的轻功——踏雪无痕。
    燕子飞的特点是身轻如燕,踏雪无痕的特点是健步如飞,说白了就是跑、得、快!
    赵臻鼓着腮帮子表示:技能一点也不炫酷!
    展昭无奈,用踏雪无痕给他示范。展昭没什么特别的准备动作,只是简简单单抬脚迈了一步,赵臻下意识揉眼睛——居然看到重影了!还不等赵臻惊讶完,展昭已经一步一步渐渐走远,身体移动时留下浅浅的重影,一步走出四五步的距离,简直就像小说中的缩地成寸!
    赵臻捡起掉在地上的下巴,就像吃多了金币的超级玛丽,那么闪亮亮地~
    展昭慢悠悠走回来,沐浴着小徒弟崇拜的目光,感觉还不赖~
    赵臻立刻拍马屁道:“师傅好炫酷!我要练多久才能练成这样!”
    展昭摸摸鼻子,“呃……有志者事竟成,你练到我这个年纪就差不多了。”
    一个人从雪地上跑过的脚印、肯定比他一步一步走过的脚印浅,踏雪无痕和一般轻功不同,它是以慢制快,越慢越厉害,慢到极致就是闲庭信步。展昭之所以说适合赵臻练,就是因为踏雪无痕见效快,刚入门时速度最快的,随后渐渐领悟‘慢’的精髓,每练一层速度会更‘慢’……
    展昭是武学奇才,即使没怎么练过踏雪无痕,也能一下子抓住精髓。
    赵臻比他差多了,想练到刚才的程度,至少也得勤学苦练二十几年。
    赵臻早有心理准备,并不显得多失落,“什么时候开始?”
    展昭拿出一本手稿,“这是我按记忆默写的,你先拿回去背熟。”
    赵臻接过手稿,“师傅你会不会记错啊,万一练错了会不会走火入魔?”话音刚落就被展昭敲了一下,展猫咪怒道:“我从小到大看过武林秘籍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从没记错过一个字!”
    赵臻摸摸后脑勺,“你们都是业界精英,可怜我如此平庸,每每被打击的体无完肤。”
    展昭笑着安慰他,“术业有专攻,你这样子就刚刚好。公孙先生看书过目成诵,你让他记武功招式,不出三招肯定忘得一干二净。包大人记得全国数万件案情,我教他打太极健身,几个动作练了大半年才学会。你白大哥也是过目不忘,学文学武学什么都快,但他聪明太过了……”
    赵臻歪歪头:“聪明还不好?”
    展昭摸摸赵臻的小脑袋,“等你长大就懂了。”
    赵臻囧成包子脸:我才不是小孩!——为避免自己显得更幼稚,赵臻没有说出这句话。
    展昭看了看天色,“时间差不多了,去开封府用晚膳吗?”
    赵臻伸手要抱抱,“用轻功带我飞高一点好不好~”
    展昭笑得很好看,“好呀,飞多高都可以。”
    *************
    虽然还没过年,开封街面上已经有‘年’的气息了。
    小贩推车上挂满了喜庆的年画;街边帮人写字的穷书生发了一笔小财;姑娘们频繁出入布庄、绣纺、首饰阁;到处都能看见大包小裹采办年货的身影,压低嗓子讨价还价,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和爱凑热闹的展昭赵臻不同,白玉堂不喜欢人挤人的感觉,每次出门都选人少的路段走。
    (— —#)只可惜今天不行。
    白玉堂想去临江楼取一壶酒,就必须通过开封最繁华的路段之一。
    起因是这样的——展昭今天午间收到李佳肴的口信,说从酒圣手里抢来一坛好酒,给展昭留了一壶,让他有时间来取。展昭下午要进宫授课,白玉堂顺势接下这差事,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白玉堂站在路口叹气,忽然身后一股力量撞过来,白玉堂下意识躲闪。只见一个脏兮兮的小乞丐摔倒在地,抱着肚子嘴里大声哭喊:“哎呦!疼死我了!打人啦!杀人啦!来人救命啊!”
    这里是闹市区,小乞丐扯着嗓门儿大喊,很快引来百姓围观。
    白玉堂走到哪里都是抢眼的存在,围观百姓一眼就瞅见他了。
    ——呦呵,哪来的小混混不长眼,吃了雄心豹子胆,连白五爷也敢讹?
    卖烧饼的大娘好心劝道:“快起来吧,大娘给你个烧饼吃。”
    小乞丐见众人不相信他,又开始哎呦哎呦哭爹喊娘,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惨兮兮的。
    白玉堂很无奈,现在总算理解公孙说[你新来的吧]那种微妙的心情。
    在开封常驻的乞丐,没有一个不认识展昭的,白玉堂整天和展昭出双入对,早被列为[绝对不能招惹的危险人物],小乞丐敢上来讹他,一看就是刚来汴京没多久。
    围观人群渐渐散去,白玉堂买了几个烧饼递给小乞丐,小乞丐刚开始还恶狠狠瞪着白玉堂,后来实在忍不住饥饿,一把夺过烧饼拼命往嘴里塞!白玉堂见他噎得翻白眼,又买了一碗热豆腐脑放在他面前。小乞丐终于放下戒备,弓着身子埋头苦吃,看样子也是饿急眼了。
    白玉堂道:“想赚钱可以去清贫巷找活儿,你这样大的孩子可以暂住福利院。”
    清贫巷是赵臻自掏腰包办起来的,给乞丐和流浪汉一个安身之所,介绍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福利院会收留无人照料的老人小孩,每天免费一餐午饭,只要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晚上就能在屋里暂住,虽然人多拥挤,总比露宿街头好多了。
    白玉堂去看过一次,也想掏银子资助,他问赵臻为何不把[清贫巷]扩建,在全国各地都建一个。
    赵臻却摇摇头:“还不是时候。清贫巷若不是我看得紧,早有贪婪的官员一层层扒皮揩油了。开封若没有包大人镇着,贪得无厌的乞丐流浪汉早晚会闹出事,好心做好事未必有好结果……”
    想到这里,白玉堂有些愣神。
    小乞丐啃着烧饼嗤笑一声,“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儿!”
    卖烧饼的大娘道:“有啊,皇上是好皇上,给咱们穷人建了清贫巷。你没见街上乞丐这么少吗,除了混吃混喝不想干活的癞子,但凡手脚齐全有点儿志气的,都去清贫巷找活做了。”
    白玉堂忽然有种自家熊孩子被人夸奖的骄傲感。
    小乞丐吃烧饼的动作顿了顿,咬咬嘴唇没说话,又埋头苦吃起来。
    白玉堂转身离开,小乞丐忽然啐道:“这人真小气,那么有钱也不说给我几两银子!”
    卖烧饼的大娘哼一声,“真是傻孩子,你都不能保护自己,五爷给你银子你也守不住。万一再遇上个歹人,揍你一顿是轻的,弄不好小命都难保喽!”
    小乞丐词穷,又强词夺理道:“你也小气,你有那么多烧饼给我几个不行吗!”
    “说你傻吧!五爷在这看着,我多给你几个烧饼,他肯定拿钱给我,我是不想让五爷破费。”大娘多包了几个烧饼递给他,“以后别干这种事了,下回饿了再来找大娘。”
    小乞丐红着脸,憋了半天才道:“那什么清贫巷在哪!我赚够了钱还你!”
    烧饼大娘笑着为他指路。
 
 
  ☆、第62章 御猫醉酒
 
李佳肴和白玉堂有两个共同点,一是都看展昭很顺眼,二是都看彼此不顺眼。
    李佳肴斜靠在二楼缓台栏杆上,一手酒壶一手酒盅自斟自饮自娱自乐,看都不看白玉堂,就像屋里压根儿没有这个人。白玉堂紧绷着一张脸,站在门外放冷气,好像进屋就会弄脏靴子似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