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海格的性福人生+番外 作者:花落自缤纷(上)

字体:[ ]

书名:HP海格的性福人生目录
作者:花落自缤纷
 
[简介]
花花的作品,有肉有汤有被锁……坚持不懈到现在!你确定你不进来?
 
 
 
  ☆、鲁伯海格
 
  地点是一处比较阴暗的四角楼房,它就像是天然建筑物终究不敌岁月的腐蚀而显得破破烂烂,之所以说它是天然建筑物,对,你猜得没错,不管从哪个方向看他就是那么的充满了野性美,毕竟这是一所巨人的房子,你不能要求他们的大脑可以跟上真正的人的头脑。这个问题需要从种族遗传还有很多的方面去例正。很显然我们的主人公他并不会去思考那么多,当然如果他有这样的想法,必然不会只是一个厨子。可现实是他只是一个厨子,所以面对这样的环境他只是意识到了一件事情,他穿越了,对的,他穿越了。
  原名是林澜的海格看着这样一所房子,虽然没有泪流满面但是你也别指望他像一个疯人院里跑出来的病人一样满世界的指着天骂梅林。他的母亲是一个巨人,而他的父亲是一个巫师,很好很强大的组合,其实很大成度上他只觉得这样一个组合实在是很黄很暴力,而他就是这样一个组合下的产物,他连拒绝得的权利都没有。海格默默的看着门前五米开外的大树,遮天蔽日不算夸张,他感到深深的绝望,因为这样一个地带内他无法联想自己是生活在大都市里的一员,他只觉得自己一觉回到解放前,从人类直接返回史前成为野人。虽然血统好像出了些问题,但根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出入。接受了海格记忆的林澜很清楚的知道爸爸妈妈去了梅林的怀抱,大树下的坟墓就是证明。土是新土,最多不过两周,但是就是这样一个时间段里,悲伤过度,高烧不退的小孩子很快就去见了他的爸爸妈妈。于是林澜穿越到这里接替了海格,成为了一个巨型孩童,不要因为他的身高而忽视了他的年龄,他今年只有九岁,即使他的身高让他和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差不多。
  海格脸颊凹陷进去,眉毛又粗又浓,整个人就显得十分的猥琐,加上他那一对眼睛,即使光明正大的看人也无法使他的神情显得有那么一丁点的正气。这双眼睛太小了,就像两只甲虫不小心扒拉在上面一样,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海格收拾完家里的一些杂物,其实就是一些野兽皮子,估计是他的母亲打猎打回来的,还有他爸爸的一些遗物,是的,是遗物,几本魔法书和一根保养的不是怎么好的魔杖。他的爸爸应该擅长水系的魔法,因为这根魔杖的把手处还能够鲜明的看到上面的水纹,海格不知道自己是继承了母亲的巨人血统多一点还是父亲的巫师血统多一点,因为他的体型如此庞大以至于他都不敢相信自己有一部分血统是人类的。他翻遍了家里的东西,只找到了几只腊鸡,和几块发霉的面包。天知道这个时候他嘴里会蹦出什么样的脏话来,但事实上他只是极其哀伤的蠕动了一下肥厚的嘴唇,谁也不知道他嘀咕了些什么,也许只是内心已经被雷焦了,所以他已经说不出话来。
  海格没打算在这里继续住下去,那么,巨人族除非他是想被人煮了,巫师界?呵呵,他还没有那么坚强的心脏去适应别人样的异样的眼光和无处不在的嘲讽。于是他打算去麻瓜界,不仅仅因为从前他就是一个生活在科技下的麻瓜,更因为他可以在那个地方养活他自己。至少不用过原始人的生活。
  海格花了一周的时间从林子里显然他的爸爸有一些他不能够,至少现在不能够使用的本事,可以直接从森林里出来,比如移形幻影,比如被海格当成扫地工具的那把扫帚!它从他手里挣脱飞走了!海格不由得感谢当初地理老师的严厉,当他的衣服都被荆棘划的破破烂烂的时候,哦,不,是当他不怎么体面的走出来的时候,他发现地理课前所未有的可爱。海格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怎个人脏得好像刚刚和一群野猪共进晚餐!海格的运气很好,他刚踏出林子没多久就看到山坡下有一条蜿蜒的公路,夕阳下的牧人赶着牛羊回家,老式拖拉机在公路上轰隆隆的响着,黑色的尾气衬托得放气管好象一头不知疲倦的乌贼,它惊起了一群鸭子。海格奔跑着冲向了那群牛羊。。。。。。的放牧人。
  这是一个看起来性格很好实际上是一个脾气火爆的男子,他大概五十来岁左右,海格扑向他的时候惊起了他的牛羊,于是他手里的鞭子毫不犹豫地甩了海格一鞭,褐色的头发好像都变得红亮起来,酒糟鼻狠狠的吐气:“你不知道我花了多长时间才把这群该死的畜牲感到一起吗?你个愚蠢的乞丐!还有!你竟然敢冒犯村子里最有钱的罗伯特!oh!该死,别碰我,拿开你的手!他就像刚掏完粪一样的恶心。"海格很伤心,因为他伸出的手呈现出一种怀抱的姿态,他认为,是的,他认为他很友好的想要抚平这位先生的怒火:“先生,先生!哦,别这么粗暴,行吗先听我说两句,ok?”交流显然不是那么成功,他看着状似疯狂的罗伯特无言以对,因为他还在纠结他的手:“嘿!嘿!拿开你的手!我说别碰我!”海格已经无法和他交流下去,他额头青经暴露,脏兮兮的手直接禁锢住了这个老男人,别想歪,这只是一个很正常的举动,哪怕接下来海格咆哮怒吼着:“嗨,听着!我没那么多时间来跟你纠结我的手,闭上你处女一样的嗓门!听我说,我需要一个住的地方,我只想问问你,村子里有没有地方可以让我住几个晚上!”罗伯特被海格惊天动地的咆哮声震得发了懵,他的眼珠子都突了出来,两边的脸颊肉耷拉下来,就像一个被子女虐待的老人一样,海格咽了咽口水,他松开手,有些羞愧,“抱。。。”
  “沿着公路向前走两百米,往左拐,有个小店!”罗伯特有些萎靡,他粗糙起皱的大手摸着藤条织的鞭子,鞭子都已经从尾梢开裂了,他没有再看海格,颤悠悠的小跑着去赶牛羊,嘴里嘀咕着不友好的话“该死的小崽子,太阳都下山了还撒开蹄子到处跑。。。。。。”海格看着罗伯特,将近一分钟,他转过身去,朝着老家伙说的地方走去,夕阳将山坡上得所有东西的影子都拉的很长。。。。。。
  村子里种的大多是果树,因为是收获的季节,所以可以看到家家户户的庭院前面除了灿烂开放的金色菊花和白色菊花以外就是沉甸甸的各色果子。海格来到罗伯特说的那个小店,其实很大程度上这就是一个稍微有点大的宅子,庭院里摆着几张折叠式的桌子,不大,够三四个人一桌喝个下午茶,庭院后头就是一座三层的房子,下面两层是用来招待客人的,最上面一层是主人家自己住的,有个小阳台,上面养了一些紫色的海格不知道名字的花。
  迎面走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妇女,她穿着不大华丽却又和村子里一些妇女服饰格格不入的服装,海格多看了她几眼,这女人朝他抛了个媚眼,语气多少有点放浪的感觉,海格能怪他爸妈造人的时候把他造的太成熟吗?显然由于已经不能够回炉重造,所以,海格充分的利用了他成熟的优势:“嗨,你好,我叫鲁伯海格。”年轻,而且雄壮的男人!(你确定你没有眼瞎,只是梅林喜欢捉弄人!)女人又朝他抛了个媚眼,海格感觉自己受到了惊吓,幸好她说话了:“我叫丽萨,有什么能为你服务吗?先生,你看起来好像不大好,您是遇见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我不会告诉你我穿越了。海格矜持而不失风度的对她微笑,你要知道他的眼睛为他不知道增加了多少的猥琐,丽萨心噗嗵噗嗵得跳起来,要知道她可是村子里有名的俏寡妇,今年三十四岁的她一共嫁了四次,那四个男人无一例外的在新婚之夜先后去见了上帝。。。。。。于是村子里还想和她勾勾搭搭的男人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可怜她三十四岁了其实还是一个处女。如果海格此时此刻已经步入了巫师界,那么他一定会知道这个女人被下了诅咒。海格忧伤的看着丽萨:“美丽的小姐,请原谅我打扰了你的下午茶,要知道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哦,忘了告诉你,我是一名探险家,我从森林的另一边来到这里,十分幸运的遇到了小姐。”想来这个女人在听到这么一句话时,内心的激动可想而知。年轻,雄壮,富有探险精神。。。。。。哦,瞧他看我的眼神,是那么的迷恋我!于是海格得到了一件体面的衣服和一顿不算丰富却也很是可口的食物。在海格吃饭期间,这女人看着他的吃相,眼睛里神采除了威猛就是威猛!感谢爸爸妈妈给了他如此强壮的身躯,感谢梅林让他遇见了一个如此饥渴的女人!
  第二天还是处男的海格有感谢了这个女人的矜持,没有在晚上就奔进他的怀抱,他万分庆幸的吃了几片面包和几个鸡蛋以及一杯牛奶组合的早餐。丽萨看他的眼神好像已经进入了热恋期的少女,海格还不得不装出十分迷恋她的样子出来,用来换取他的食物。海格吃完早餐后就主动地担负起一个男人,一个当家男人的责任,即使他现在只有九岁,可是对于心理年龄已经有二十七的人来说,特别是他的身体是那么的雄壮,于是他去挑水了,五个水缸,水全都装得满满的,其间丽萨无数次的拿出那条已经变黑的白帕子给海格擦汗,含情脉脉羡煞旁人怎一个爱字了得!可是海格心里只有一句话,您现在都可以当我妈了,亲!
  海格再一次见罗伯特是在他来到这里半个月后,他已经熟悉了这里的地理环境和一些人文事物,还有一些家长里短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比如罗伯特是丽萨的爸爸。。。。。。他的确是这个村子最有钱的,丽萨的店子就是他出钱开的,他住在村子的河对岸,每半个月过来和女儿共用一顿晚餐,其他时间他会去放放羊和牛,会去钓钓鱼,去镇镇上查看一下产业,还有去旅行!丽萨接待他老爸的时候,海格同志正重操旧业,在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掂勺,甩锅,用料,味道又香又呛的飘出来,惹得人口水不自觉地往下咽的时候,喷嚏一个接一个的打。许多客人都伸长了脖子往厨房里看,可惜除了偶尔冒出的火光他们并没有看见别的什么!海格一身的腱子肉因为分泌出的汗水而越发显得迷人,海格很努力的在工作的同时也在努力的攒钱,因为他做出了地道的中国菜而使得这个小餐厅生意一日较一日的红火,镇子上很多人都愿意花钱来尝个新鲜,而海格则是大厨,这要是在中国他可没能力当什么大厨,他就是一家私房菜菜馆里的厨子,在厨师学校学了两年!他的工资是按周结算的,没有太多,可也有五英镑。在海格烧完最后一道菜的时候,丽萨走进来点了几个清淡又不失肉味的菜,顺便替海格擦擦汗,然后已经开始发福的身体摇曳着消失在海格眼睛里,她没有看到此刻的海格一脸惊恐,海格之所以努力攒钱完全是为了跑路啊!当海格在丽萨几度借端菜之名施骚扰之实的时候,海格晕晕乎乎的炒完了最后一份菜---咖喱鸡翅!他端着菜走进房间的时候看到罗伯特正和丽萨有说有笑,可以看到的是海格顿时就变了脸色,罗伯特甚至有些激动地站了起来,海格有点惊悚的看着他,很不好意思。可出乎海格意料的是罗伯特什么话也没说,站起来又坐下去,喝了小半杯水之后他才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爸爸!海格现在是我们这里的厨师!”撒娇的语气让海格骨子里窜出寒气来,罗伯特哼了一声显然还记得当初被海格一声咆哮而吓到的事情。他打量着海格,不过短短半个月,他脸上的肉已经没那么凹陷下去,整个人身姿挺拔,特别是手臂上有力的肌肉!这让他看起来很是精神,只不过眼睛着实猥琐了些,海格被他打量得浑身发毛,可是就在他要开口说话的时候,罗伯特问了他一句:“你有没有意向去我的马场工作?”
  海格愣了足足二十秒后,发现可以摆脱掉丽萨,于是果断!万分果断的点头!说:“我愿意!”
 
  ☆、一颗蛋
 
  即使一只蝴蝶可以在大海的另一边形成一股风暴,但是很多时候那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神奇事件,于是,很大程度上我们的主人公鲁伯海格的到来那个没有改变原著的走向,即使很大的可能他也只是改变了自己的命运罢了,而且这还只是命运的开端,有时候命运就像是几何题,不同的解法却得出同样的结果!海格背着一个牛皮袋子,身上穿着一件棕色的马克,带着一顶船手帽子,像极了招摇撞骗打牛皮藓广告的人,可是问题是他现在是一名马场工作员,他顺手把袋子往马圈旁的柱子上一挂,卷起了衣袖,打开草料袋子往食盆里放。
  阳光明媚,马场修在靠近林子的地方,前面是一片开阔的草地,他的任务就是每天喂喂马,溜溜马,至于其他的时间是他自己安排练习魔法的时间,总来说他是很享受这样的生活的,可是今天不过是他第一天上岗,结果就那么出乎意料!
  “嘿!这个大个子是谁?哦,他的眼睛就像两只甲虫,我发誓我以前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眼睛,他是那么的猥琐,我简直不敢相信,老头子怎么能派这么一个人来喂我们?哦,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