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海格的性福人生+番外 作者:花落自缤纷(下)

字体:[ ]

 
 
 
  ☆、胶着
 
  凤凰社和食死徒陷入一场胶着,战争越发的残酷起来,但是没有人能够阻止……因为双方的领导人邓布利多和里德尔谁也不想先投降,这是不同的立场不同的原则导致的,他们只能在大局下挥动起他们的魔杖,然后血战到底!战争的硝烟燃遍了整个巫师界,除了霍格沃茨……就像凤凰社和魔法部的成员不敢去攻打里德尔的终极基地一样,他们也不敢轻易进攻千年历史的学校……当然,霍格沃茨的防御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破坏掉的。
  “主人,我们的人在进攻魔法部的时候遭到了阻击!”
  里德尔没有说话,他看了看这个人,只见这个人低下了头,畏惧的弯腰。里德尔过了许久,大厅里连喘气声都没有,他问他:“你怕我吗?”
  这个人被这句话吓得直接跪倒在地瑟瑟发抖,里德尔给了他一个厌恶的眼神,他招了招手,盘在椅背上的蛇溜过来,在路过这个人的时候她停顿了,吐了吐蛇信子,然后里德尔有点苦闷的说:“好了,赏给你了,这么点小事也办不好,留着也没用。”
  纳吉尼盘旋着身体张开大嘴一口咬中了这个人的脖颈,惨叫声瞬间穿透所有人的耳朵,在空旷的大厅传出很远……纳吉尼蠕动着身体将这个人吞进去……里德尔看着,眼睛里冷漠到极致,他挥动起自己的魔杖,在空中发射出一道黑魔标记,说:“攻打魔法部!!”
  里德尔发射出黑魔标记之后,贝拉莱斯特兰奇带着西弗勒斯走上来,里德尔张开自己的怀抱,然后揽住西弗勒斯的肩膀,他嘴角的笑容看不到温度,说:“我很看好你,亲爱的西弗勒斯,你的魔药水平真的让我惊讶,不知道你考虑的怎么样?愿意来我身边吗?”
  西弗勒斯不知道怎么办,他低着头,一道目光看着他,疑惑,震惊,犹豫,沉痛……太复杂,以至于他抬起头来看着他,西弗就知道是他,但是他能够说什么?要不是里德尔看着那个人,那个人一定会摇头吧,实际上,他差不多要冲上来了……里德尔微笑:“怎么?还没考虑好?”
  卢修斯深深吸上一口气,里德尔看着他:“马尔福,你怎么看?这位普林斯先生好像很不乐意了,不如你帮我劝劝他,我的记忆里好像你和他之间感情不错啊。”卢修斯被里德尔推出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心里像火一样燃烧着,但是他却不能说出口,卢修斯站出来,看着西弗,他开口:“主人,他还没有成年。”
  “我也没有成年!效忠主人可不关乎年龄,除非你觉得加入食死徒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贝拉莱斯特兰奇的话一出口就像是找茬。卢修斯恨不得撕了她,这个傻女人!
  卢修斯还要再说话,但是西弗没有给他机会,他对里德尔说:“我愿意,先生!”
  里德尔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脸上,似乎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来,但是他最终也只是微微的笑起来,:“那么,伸出你的手,亲爱的西弗勒斯。”
  西弗伸出手来,当黑魔标记落在他手臂上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身上套上了枷锁,但是却没有钥匙去解开。卢修斯在袍子里的手瞬间就握紧,他看着西弗痛的扭曲的脸庞,深深吸上一口气,贝拉看着卢修斯这个样子登时恶毒的笑起来,嘴角嘲讽。
  召集食死徒的黑魔标记一旦发射在空中,云翻滚成海啸般的浩大,天空中惊雷滚滚,巨大的骷髅头俯视众生的从天聚起,邓布利多此时此刻站在格兰芬多的塔楼上面仰头看着这一幕,福吉跟在他的身后,他说:“他又要进攻了,最近他越发的烦躁了,我们的探子说他杀了十几个食死徒……”
  邓布利多没有说话,他的胡子被风吹起来,系在上面的铃铛哗啦啦的响的清脆悦耳。福吉又说:“你得告诉我这场战争到底还要持续多少时间?我已经没有耐心了。”
  邓布利多猛地回过头,将福吉吓得压下嘴巴里的话,他眼神犀利的看着他:“你等不及要享福,等不及要作威作福,我就等得及人命一条一条的丧失?嗯?可是能够有什么办法?嗯?”
  他说着烦躁起来,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这个时候天空中盘旋而来一只猫头鹰,邓布利多眉宇一皱,他接过那封信,打开,面色看不出什么变化,福吉死了心,他不好去看……只是皱着眉毛,不知道这封信上面到底写着什么。
  他不知道该不该去一趟,手里的信纸被揉成一团,然后在手中燃烧,化成灰烬。
  霍格沃茨周末,海格拉着西弗来到对角巷买药材,其实说实话他们是来卖魔药的,然后顺便买药材的。这个年头他们的魔药生意最好做不过了,但是海格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利益收入,主要是成本钱,他感觉自己替凤凰社的人熬制魔药还要收取费用的话,真的,他觉得不是很够义气,虽然别人不是真的很重视他的义气。也是,在混乱成这样的时期里,他的魔杖没有对准任何食死徒,凤凰社的人没找他麻烦已经是仁慈了。海格进了自家的店,看着橱柜里稀稀拉拉的魔药,然后在米卡的火热目光下拿出来一个储物的袋子,不过是使了一个魔咒,并不能维持太久的效果,比不上炼金产物,但是从霍格沃茨到对角巷并不需要太长的时间,因为幻影移行的速度足够快速!
  海格将一大批白鲜和魔力补充剂还有一些其他的魔药摆上柜台,然后又在米卡的帮助下把大批的药材装进了袋子。海格问西弗:“怎么样?出来一趟心情是不是好很多了?”
  他是指什么?西弗:“……”
  海格拍拍他,自顾自的说:“前天卢修斯给我寄了一封信,我当爷爷了!纳西莎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西弗:“……”他真的不知道,原来他已经结婚生子,有自己的家庭了……而他了?还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出路!要不是听海格说出来,他压根一点消息都不知道!西弗的眼睛登时就灰暗下去,海格低着头整理药材:“西弗,你什么时候也找个女朋友吧,和你同期的人很多都结婚了,哦,我的老朋友隆巴顿,他老婆和他结婚那么久了都没有生出孩子,但是今年差不多要生了……”他边说边整理,整理完之后看见西弗呆在那里,整个人都失神了,他登时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但是,他又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这个人。
  “西弗……”海格喊他,西弗微笑,带着苦涩,然后他挑起眉毛对海格说:“我想一个人走走,好吗?”海格张张嘴巴,他苦笑一声:“对不起!我……”
  他摇摇头:“没事。不怪你,是我们没有缘分。”他说着就离开了魔药店,七拐八拐最后来到了破斧酒吧,掀开帘子进去点了几大杯白兰地。烈酒入喉,火燎燎的。
  海格看着西弗离开,眼睛里带着些莫名的神色,他最终叹了一口气,海格啊海格,你也是……真的是……你老了,海格!!他嘴角带着苦笑,德拉科都出来了,里德尔,你还好吗?嗯?
  那一天阳光不好,但是天色还早,所以很容易就能够将那个人认出来,这是一个不错的下午,很适合喝下午茶的下午……当然这样的下午她能够喝的下午茶只能是面包店打折的面包角,茶?泡了七八次都没有味道的茶叶罢了。然后来了一个很奇怪的人,因为这样的天气,那个人却打着一把伞。很普通的伞,但是那人走过来却让人移不开眼睛,她感觉很奇怪,因为街上零零落落的虽然没多少人,但是还是有的,可是没有人去看他。何况这个人穿得那么华贵,怎么会有人……不注意他。就像她,第一眼就看见他了,然后她想了想……这个人应该是来找自己的,而且一直维持着忽略咒语,不然不会不让这些贫穷的都要去乞讨的人看都不看他。
  果然,那个人在她的面前停下来。他带着帽兜,脸上带着面具,他还打着伞,等他把伞拿下来的时候,她看见他那双眼睛,很是深邃的一双眼睛……她畏惧的看着他,不知道这个人要干什么。他坐下来,双手扣着,对着她说:“我想麻烦你一件事情。这些是你的。”
  他仿佛不怕被骗一样,直接将一袋子金佳隆放在了桌子上,她听着那声响声,登时就感觉到这笔钱能够让她像个小贵族一样过上好些年,如果她节俭一点,她甚至能够过上十几年……她无法忍受这样的诱惑,她咽了咽口水,他已经吃了很久的面包片边角了……她畏畏缩缩的拿起那袋子钱,然后利落的塞进自己怀里。她心里跳得厉害,问:“你……你……想要我做什么?”
  这个人不说话,站起来,然后打开自己的伞。他走了一步,然后说:“跟我来。”
  她跟上去。犹豫着。
  她看着他的背影,透出孤寂而强大的味道,他没有回头,每一步都仿佛量过一样,走得自然随意的同时给人无形的压迫,长风掀起他的袍子,她看着那袍子上繁复的花纹,再度咽了咽口水。他们来到了一家隐秘的店子,,老板仿佛没有看到他们一样,两个人走进了一间房,关上门回过头,这个人把伞扔在一边,他拉开自己的帽兜,长发如同水流一样滑落下来,她的瞳孔缩起来,登登登的撞到在门板上,他看着她,摆出一个入座的手势,优雅的坐下来,然后自顾自的倒了一杯红酒,他将面具缓缓地摘下来,特里劳妮深深吸上一口气。
  她看着他,这个人……她只在学校里见过他,她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样一个人……他们的距离犹如天堑,遥不可及,可是现在这个人却倒了一杯红酒递给她,她走过去停顿了三次,才把那杯酒接过来,她张张嘴巴,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
  他对她微微一笑,举杯,先喝。抬起的眉眼,美得让人叹息。
  特里劳妮在破斧酒吧里坐下来,她看着邓布利多,这个满脸褶子的老头子,但是那双眼睛带着她不敢轻视的精明。这样的一个时代,最不缺乏的就是有能力的人了,但是真正有能力驾驭这些人的人却寥寥可数,眼前就是一个。特里劳妮想起那个人,那个人也算一个。她在邓布利多开口之前说:“我需要您一个承诺,先生!”她不敢直视他的眼睛,那让她心底的秘密无处躲藏。邓布利多微笑:“您要先说说交易的内容,特里劳妮小姐。”
  特里劳妮看着那个人抿了杯中的酒液,他对她说:“帮我卜一卦!我想知道斯莱特林的后裔……汤姆里德尔……现在的黑暗公爵……的命运走向!”
  她抬起头对邓布利多说:“我可以帮你卜一卦!关于汤姆里德尔的命运走向。”
  邓布利多神色一僵,他盯着这个女人,许久,他看着依旧低着头颤抖的女人,问:“我能帮你什么?特里劳妮小姐。”
  特里劳妮颤抖着拿出自己的水晶球,摆在桌子上,她看着水晶球里白雾翻滚,她坐下来,不如说她瘫在凳子上,对面的男人一如既往优雅的看着她:“如果得出来的结果让我很满意的话,我可以帮你一个忙!”特里劳妮看着水晶球,他们家族一直都是预言家传世,但是到她这里已经没落到人见人打的地步!!她嘴巴泛白,全身颤抖,仿佛下一刻就会哭出来,但是男人不为所动,他嘴角带着笑意,眼睛却是冷的。特里劳妮最后深吸一口气:“好!我答应你!但是这种拥有梅林眷顾的巫师,我不一定能够测出来。”
  “没关系!”他浅浅的咀了一口红酒。
  她的眼睛开始陷入一种云雾翻滚的姿态,这会耗费很多意想不到的东西,这样的预言,堪破命运,自然会有惩罚。只是不知道鳏寡孤独,人命五缺,她会被加诸于身的是哪一样。她缓慢的,整个人的意识仿佛已经不存在了一般,她说::“拥有征服黑魔头能量的人走近了……出生在一个曾三次击败黑魔头的家庭……生于第七个月月末……黑魔头标记他为劲敌,但是他拥有黑魔头所不了解的能量……一个必须死在另一个手上,因为两个人不能都活着,只有一个生存下来……那个拥有征服黑魔头能量的人将于第七个月结束时出生……”
  水晶球村村破碎开来,最后散在桌子上,跳落到地上。两个人对视着,许久阿布拉萨克斯问她:“具体时间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