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多年父子成兄弟 作者:云镜

字体:[ ]

 
《HP多年父子成兄弟》作者:云镜
 
文案:
十九年后的又一年过去了,新的预言诞生。
“……他将改变整个历史,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他的名字,包含了巫师界两个最著名的名字,和一个最著名的姓氏——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
 
在一场争夺预言球的打斗中,他回到了三十七年前,他的父亲被黑魔王烙印的那一天……
多年父子成兄弟——他是哈利的儿子,却穿越了时空,和哈利被凑成了一对双胞胎。
 
他的哥哥哈利,对蛇院之王西弗勒斯·斯内普特别关注。
他,则对那个有着铂金色头发的男子,念念不忘……
 
 
 
这里有一对正常的CP——西弗勒斯·斯内普&哈利·波特;
这里还有一对奇怪的CP——德拉科·马尔福&(半个哈利)阿不思·莱姆斯·波特。
 
本文已完结,看文愉快,新坑兽人文很快就挖开,欢迎跳坑。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西方罗曼 HP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不思·波特;哈利·波特;西弗勒斯·斯内普;德拉科·马尔福 ┃ 配角:詹姆;莉莉;小天狼星;卢平;罗恩;赫敏;双胞胎兄弟 ┃ 其它:hp;同人;耽美;霍格沃兹;格兰芬多;斯莱特林;黑魔王
 
 
 
==================
 
  ☆、二十年后
 
  “斯莱特林的传人即将出现……他的灵魂将会转世,他将改变整个历史,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本报记者梅勒思·布朗为您独家采访了做出这个惊人预言的著名预言家……这意味着,黑魔王即将卷土重来……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做出适当的准备是有必要的……”
  ——来自《预言家日报》特约撰稿人梅勒思·布朗
  啪!最新一期的《预言家日报》被摔在了古老典雅的办公桌上,刚刚被浏览过的那个版块的最右边,是报道中做出了“斯莱特林的传人即将出现”的“伟大”预言的鬼才会想知道他叫什么的老家伙——瞧他那副神经兮兮的表情!那肮脏凌乱的大胡子!那破破烂烂丢给小精灵当遮羞布都不配的袍子!就他的品位而言,他甚至比不上乌姆里奇横行霍格沃兹时期的占卜学教授西比尔·特里劳妮!
  我的脑袋一定是被亚瑟·韦斯莱最近搞到的那款奇形怪状的麻瓜汽车给碾过了才会去看这则报道!
  《预言家日报》自从救世主功成身退从一个傲罗转向明星魁地奇队客串表演嘉宾(至今为止才表演了一场,多么可怜的救世主!)之后就没有话题可挖了吗?!还是丽塔·斯基特歪曲事实乱写一通愤而报复她的人终于成功将她赶出《预言家日报》之后这个不上档次的报纸连一只小甲虫都不如的记者也没有了呢!那个蠢透了的梅勒思·布朗居然把这个一文不值的预言解释成——伏地魔即将卷土重来?!
  伏地魔回得来才怪!一个把自己的灵魂劈成了好几份还被一一弄成渣渣的家伙能转世才怪!
  一群过了十几年安逸日子闲得发慌没事找事哗众取宠沽名钓誉的蠢蛋!
  哦,对了,马尔福是言行举止优雅高贵的——于是慢慢抬起手,轻轻拿起放在办公桌右侧的魔杖,把那份垃圾报纸变成了一堆灰烬。德拉科·马尔福站起身,整理了一番自己的长袍,准备打开地窖的门(没错,就是地窖,曾经属于斯莱特林蛇王院长西弗勒斯·斯内普的地窖),开始夜复一夜的巡查。
  德拉科·马尔福,现年三十七岁,目前是霍格沃兹斯莱特林学院的院长。
  至于格兰芬多学院,哼,至少纳威·隆巴顿比红头发韦斯莱小子更适合,尽管德拉科·马尔福至今依然不待见这位呆头呆脑(腼腆)的隆巴顿先生。
  明天是新学期开学后的第二个周末,按照副校长赫敏·韦斯莱(没错!没有比这个更让人火大的事儿了!)前几年定下来的规矩,要带着二年级学生们前往魔法部参观的日子。为了让孩子们更好地了解曾经为魔法世界做出贡献的人们,魔法部有一部分被改造成为了英雄纪念馆。从麻瓜们那里搞来的一套教学方法,蠢得就像鲁伯·海格试图教会他那大块头弟弟正常说话!
  德拉科·马尔福,曾经的魔法部财务司司长一点儿也不觉得和目前仍然兼任魔法部神奇动物管理控制司司长的赫敏·韦斯莱,以及红毛小子,以及救世主一起在魔法部闲晃很有趣!
  而且他敢打赌,霍格沃兹这群精力过剩的小家伙们,尤其是格兰芬多蠢狮子们会拆了魔法部!
  如果所有的二年级学生都像斯科皮·马尔福那么乖巧懂事,那么他就不用牺牲自己大把大把的睡觉时间了!该死的救世主值得顶礼膜拜,但不包括他那可恶的夜游城堡的恶习!
  “啊哈,瞧我逮到了一个什么东西?”德拉科·马尔福恶劣地笑了起来,苍白细长的手指在夜色里凭空抓去,掀起的是一件如水波般抖动的隐形衣。
  他无数次嫉妒过拥有这件无价之宝的波特,也无数次地厌恶过这玩意儿,因为它带给自己的痛苦回忆那么多,那么多——照理说披着它是不会被人轻易发现的,可惜隐形衣的继承人显然还没学会灵活自如地运用它。
  小子,至少也把你那双脚收一收啊!德拉科·马尔福恶劣地在心中嘲笑。
  四处飞翘的黑发,翡翠般的绿眼眸,圆圆的脸蛋带着稚气未脱的婴儿肥。没有闪电形状的伤疤,他看起来就是一个营养比较均衡的幼年版的哈利·波特。
  但他不是哈利·波特。他的名字来自魔法界最令人敬仰的两位巫师。虽然大多人坚持说是三位。
  “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你深更半夜在我的地窖门口徘徊,还穿着这玩意儿,我可以假设你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还是你准备告诉我一个可以吓到我的秘密?”德拉科·马尔福板起了脸庞,冷声问道。
  他可以看到波特家的小儿子脸上的沮丧和不安。
  布雷斯说他有几分斯内普教授当年的风采,不少低年级学生私下里都抱怨他太凶了,换言之也就是嘴太毒了。可是他怎么能跟教父比呢?教父在言语上对待波特家的人可谓是毫不留情的,这一点他可做不到。
  因为波特家的小儿子是斯莱特林学院的——天大的奇迹啊,波特家出了一个“叛徒”!一想到当年红毛小子韦斯莱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的表情,德拉科·马尔福就觉得心情好了许多。
  绿眼小狮子,不对,绿眼小蛇仰着脸,看起来惊慌失措,两颊还泛起了微红——都干了些什么坏事?——话说起来,那双眼睛是化成水的翡翠吗?
  德拉科忽略了心中浮起的诡异感,不耐烦地追问:“到底有什么事情?”
  “我……我……”阿不思似乎有些紧张,说话也结巴起来。
  无论是国王十字车站遇见送斯科皮到火车上的德拉科·马尔福意外被他撞到,还是在赫敏阿姨荣升到副部长的庆祝会上再次撞到他,或者在国际魁地奇大赛中看到他不屑一顾的表情,以及看到他出现在霍格沃兹的教师席上,以及魔药课上被他刁难似的提问,以及为了自己糟糕的魔药成绩不得不接受他的补课,以及不小心炸了坩埚弄伤自己被他抱去医疗翼,以及自己因为救世主之子的身份被人排挤而偷偷哭泣时他暗中为自己施加保温咒,以及自己被哥哥詹姆斯“欺负”时他狠扣格兰芬多的分数……无论以上哪种情况,都不曾让他如现在这般紧张。
  终于在德拉科即将发飙的前一刻鼓起了勇气,阿不思小声说道:“我听说,您在这儿上学的时候……跟我爸爸的关系不太好?”
  哈?德拉科挑起了右眉毛,这个问题对他来说显然出乎意料。
  “听谁说的?赫敏·格兰杰还是罗恩·韦斯莱?”
  “不是!……呃,好吧——他们两个都说了。”
  “如你所知。还有什么问题?”
  “为什么?”
  “什么?”
  “为什么你们的关系不太好?”
  德拉科无语。应该说这家伙不愧是救世主的儿子吗?一样的低智商,一样的自以为是——他为什么觉得自己和救世主的关系必须很好?
  德拉科摆出了马尔福家族高贵的不可接近的表情:“那么,你觉得呢?”
  这时候,阿不思的脸简直就像红透了的番茄,略显稚嫩的嗓音听起来有些颤抖——
  “您是,因为喜欢我爸爸,才老是欺负他吗?”
  啥?啥?啥啥啥?!
  当德拉科·马尔福能够明白那句话的时候,他怀疑自己不是智力就是听力出现了问题。
  但是面对眼前涨红了脸期待答案的绿眼小蛇,他还是很快、冷笑着、略带咬牙切齿地给出了一个恶劣的回答:“是啊,我想我非常爱他,尤其是看到你哥哥詹姆斯·波特欺负斯科皮的时候,那感觉就像是回到了我们的少年时代。”——梅林的内裤!他受哈利·波特打压半辈子,现在马尔福家的少主居然也难逃厄运!这叫他的怨念比世间的任何爱都要深!
  到底是哪个混蛋(马尔福从不说粗鄙的脏话!)在造谣说他喜欢哈利·波特那个人到中年仍然是矮个子疤头、没事就溜到蜘蛛尾巷斯内普教授家门口鬼鬼祟祟的混蛋啊!
  “……是吗?我,我知道了……”低着头,呆站了片刻,阿不思忽然转身拔脚狂奔,留下德拉科一人气得握紧了拳头。
  绿眼小蛇的反应让德拉科增加了头疼的症状,整个晚上都在想到底是谁在恶整他,散播一些可笑、可怕的谣言,以及被他查出来后对方的下场——石化?烈火熊熊?四分五裂?阿瓦达?
  德拉科的美好夜晚在詹姆斯·波特率领下的一帮捣蛋鬼们在霍格沃兹城堡到处乱闯找密室最终被罚一周禁闭以及各种各样残酷的咒语想象效果中,完完全全地毁了。
  而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第二天一大早的情绪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今天本来是要去魔法部参观的日子,按照惯例父母都应该陪同一起去的,但是只有哈利·波特来了。而哈利·波特瞎掰不出金妮·波特来不了的理由,只好如实告诉两个儿子:鉴于他和成为《预言家日报》体育新闻记者的金妮感情几近于无,他们在昨日协议离婚,和平分手,孩子们归哈利抚养但金妮要求享有随时探望孩子们的权利。
  “她的随时跟之前一年见不了两次有什么区别?”詹姆斯非常不在乎似的嚷嚷。
  但随后他意识到自己的抱怨对母亲来说并不公平,他已经是三年级了,可以明白很多事情,至少哈利和金妮事实上并不如外界想象的那么恩爱。然后詹姆斯委屈地嘀咕:“我以为你们还能在一起十年八年的——至少等我毕业。”
  而阿不思以及忍不住啜泣了,这让哈利觉得更加愧疚,哄着詹姆斯去魔咒学教室后,哈利回头将一直跟在他身后的阿不思抱得更紧了,他一向疼爱这个小儿子。然而心却在告诉他,他不后悔跟金妮分开,因为那个人,这样做是对的。
  “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你知道吗?有些人,只有当我们和他们生死永别之后,才知道他们一直都在我们心里,也只能是他们在我们心里。因为他们不在了,所以把别的人放在心里是没有用的……别的人无法填满我们的心,只有他们才可以……”哈利牵着阿不思的手,一起来到了校长室,等待从这里的壁炉到魔法部去,在此之前顺便看一看他最尊敬的两位校长。墙上,那位花白长胡子的老人眨了眨眼睛,露出了充满睿智的笑容,而旁边的另一幅画像里,任期几乎可以说是霍格沃兹史上第二短的黑色头发鹰钩鼻的男人看着一大一小两个波特,冷哼了一声。对此哈利只是微笑,目光在他的脸庞上停留一会儿,慢慢移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