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七五]当痞子穿成捕快+番外 作者:被坑神坑死后发飙的人(一)

字体:[ ]

书名:[七五]当痞子穿成捕快
作者:被坑神坑死后发飙的人
 
文案:
当一个痞子成为了开封捕快,又会在开封府如何混的风生水起呢?
展昭:作为一名开封府捕快,你要上能飞檐、下可走璧、见义勇为、打抱不平,时刻准备着,为开封府正义事业而努力奋斗!
柳长兴:我真的只想做混吃等死的小捕快啊!(哭着蹲马步中……)
 
内容标签:七五 穿越时空 种田文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长兴、展昭 ┃ 配角:庞统、白玉堂、庞飞燕、庞昱、包拯、公孙策、庞太师等 ┃ 其它:七侠五义、以及涉及开封府的影视剧
 
银牌编辑评价:  
幼时因生活所迫而成为痞子的柳长兴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和痞子对立的捕快,而这捕快竟然还隶属于几百年前的开封府!只想安静的在开封府混吃等死啊!可是,当他遇见了那件事、那个人,一切想法都变得不一样了… 
本文语言诙谐,基调轻松,主角穿越前后身份对立,思想矛盾又统一。人物描写细致,相互交织的明暗两条线索再现了属于开封府的辉煌时代,而对情感欢脱又细腻的表述,也使小说人物更加贴近生活,温情满满,萌点不断!
==================
 
  ☆、第一章
  
  柳长兴是个痞子,这一点在他连床前明月光都不会背的年纪就已经定好了。为什么呢?因为他有一个不务正业的娘。
  说是不务正业,其实也不能赖柳长兴那无辜的娘,因为她也不想把自己的儿子培养成一个人见人厌的痞子,她所做的完全是被逼无奈。
  柳长兴刚一出生,他的爹就因病去世了,家里只剩下孤儿寡母,周围连个可以照应的亲戚都没有。孩子的爹以前是做教书先生的,好歹还积攒下了些银钱,可是等柳长兴长到一岁的时候,这钱也被花的一干二净了。没办法,柳大娘一个寡妇就只能靠自己的法子赚钱养活儿子。她的丈夫虽然是个教书先生,可是她自己却是只识得几个大字,并没有什么文化,所以不能妇承夫业,当然就算她想继承,也没人信她。而柳大娘又是个心气儿高的,平时在家有老公宠着,也不曾干过什么吃苦的活计。所以她思来想去,就用自己灵活的脑袋瓜开始骗钱。
  最开始只是离村子不远的城里装装乞丐,用泥巴抹黑了脸讨得几文钱花花,可后来观察了一下城里的基本情形,柳大娘就不满足于成为乞丐了。用她的话说,城里的傻子和混蛋那么多,光蒙一些见钱眼开的,就够自己全家的嚼用了!于是,在柳长兴三岁的这一年,他成为了母亲最好的赚钱伙伴。母子俩合伙,将附近乡镇的有钱人那是骗了个遍,生活品质自然也上去了不少。不过,因为受到母亲的影响,小小的柳长兴从小就学会了偷jiān耍滑、偷鸡摸狗,但他也听从了母亲的教诲,出格儿的事儿、作jiān犯科的大事儿,他是一样也没有碰过!
  这日子好景不长,或许是因为柳大娘把小小的孩子教坏了,上天给的报应吧,在柳长兴还不到五岁的时候,柳大娘就因急症去世了。临死前,柳大娘将柳长兴托付给邻居的大婶,希望她可以带着孩子回到他的祖父家里。为什么之前不回去呢?原来这柳大娘和柳爹爹的婚事是私下里决定的,并没有得到柳长兴祖父的同意,所以这么多年,就算是丈夫死了,她也从未有回去的打算。可是,现在她的孩子就要一个人活在这世上了,只有孩子的祖父才能照拂他直到成人。
  可能是因为人死之前的要求让人不忍心拒绝,也可能是柳先生的教书事迹一直被人记在心里,总之就算是柳大娘平日里行为不端,邻居大婶也依旧答应了她的请求。在柳大娘头七以后,就将柳长兴带到了和村子隔了两个村子的刘家庄。
  “你就是我的孙子?柳长兴,弘道倒是给你起了个好名字啊!”看着小小的人儿,柳家先生,也就是柳长兴的祖父柳顺之捋了捋下巴上已经泛白的胡子。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娃娃,那机灵古怪的小眼神儿,柳顺之老爷子就想起了自家已经去世的儿子。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活了大半辈子,竟然白发人送黑发人,甚至连个碑都没有见到!不过老天总算是不亡他老柳家,在儿子去世之后给自己送来这么个宝贝孙子!
  “你就是我爷爷?”柳长兴对这个穿着青色大褂的老头并没有什么好感,尤其是他给自己那种掉书袋的感觉,特别像村子里瞧不起自己的教书先生。实际上他有什么瞧不起人的呢?他的学生连个会背《三字经》的都没有,而自己早就把三字经倒背如流了!
  “是,我是你爷爷。从今天起,你就和我一起学习吧!长大后不要像你爹一样,更不要像你娘!”在村子里大婶送柳长兴到祖父家的时候,柳顺之就把自己孙子和儿子的事情问清楚了。虽然感念柳大娘一个人照顾儿子不容易,但是他对这个女人教自己的孙儿在街上行骗实在容忍不得。再加上当初是她将自己的儿子拐走,导致柳家差点无后,就更看不上这个死去的女人了。也正式因为柳大娘去世,柳老爷子才这么轻描淡写的要求了一个“不像”。
  “学习?你要教我什么?《三字经》?《千字文》?还是《百家姓》?”听到柳老爷子话语中将自己爹娘扁的不成样子,一向心高气傲的柳长兴不满意了。虽然他年纪小,不过五岁,还学了一身痞子气,可是他活的这些年绝对是可以说阅尽世事。自己的爹娘虽然在外人嘴里说起来不好听,可是对自己,那绝对是没说的!有多少次自家娘因为没能教好自己在灯下痛哭,柳长兴心里记得是清清楚楚!
  “怎么,这些你都背会了?”瞧着柳长兴撇着嘴巴一副不屑的模样,柳老爷子不太高兴。可他因为年纪大,自然不会和小孩子计较,所以只是怀疑的反问了这么一句。
  “算是背会吧!”瞧着柳老爷子不相信自己,柳长兴更不高兴了。以为自己小就轻视自己么?于是柳长兴就开始给柳老爷子背了起来。
  “力勉宜,哉之戒,益无戏……”
  “停停停,你这都背的什么!还敢说会被三字经,我看三岁的孩童都比你知道的清楚!”本来还对柳长兴有所期待的柳老爷子,在听完他背的《三字经》后就彻底失望了!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儿子么?弘道啊,你对不起我们柳家啊!
  “呵,说我知道的不清楚,你把《三字经》倒过来被试试?”瞧着自己眼前的老头胡子都快要气歪的模样,柳长兴也不觉得他怎么地!实际上他不想刚开始就给这个老人一个下马威的,以后自己还要住在这里,直到可以自力更生。可是,这个老头实在让人忍无可忍,他凭什么语气中对自家娘那么不屑一顾?就算是娘再不好,那也是一个人辛辛苦苦照顾自己长大的母亲!
  “……哎呀!”听了柳长兴的话,柳老爷子刚开始还不服气,可是当他真的想到《三字经》最后一句的时候,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什么叫倒背如流,他今天真是开了眼了!这小子,真不愧是柳家的子孙啊!
  从这以后,柳老爷子就对柳长兴严加管教,希望能培养出一个读书的人才,也好让他走上柳家五代以来都没有走上的为官之路。可是柳老爷子心里的想法虽好,柳长兴却明显的不为所动。什么名声利禄?什么官身威风?通通不在他眼里。在他脑海里的,始终都是和小时候一样无拘无束的快乐日子。所以,无论柳老爷子怎么教导,柳长兴“混小子”的名号还是从西家传到了东家,甚至到最后,连隔壁的两三个庄子都知道柳家这书香世家出了柳长兴这么个痞子!作jiān犯科的事儿从不敢干,偷鸡摸狗的活儿却没少做。每天优哉游哉的不是在地上吃烤鸡,就是在河里捉活鱼。也亏得柳长兴生活在17世纪的时候,不然到了现代,还真就没这么好的条件给他玩耍了!
  “柳长兴!今天又到哪里去摸鱼了!”黄昏时的阳光格外的美好,昏黄的光照在人的身上透着暖意。可就是这样的诗情画意的景色,却被柳家院子里一声震天吼给破坏了。柳老爷子中气十足的拿着教鞭,看着不知又跑哪儿去撒欢儿的孙子,气急败坏的恨不得把他打死。
  “老头,什么叫摸鱼啊!我这可是给家里省钱,你平时吃的鱼不也是我从河里捞的?”拎着两尾鲤鱼,柳长兴头发湿湿的站在门外。他本来是算着时辰赶到家里的,结果没想到这柳老爷子今天给孩子们下课下早了。早知道就让邻居家孩子大胖提前跟自己说一声好了!摸摸头,柳长兴觉得自己这一次很是失策。
  “嗨,你还有礼了!我让你做的策论你做了么?都二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不争气,就知道摸鱼抓鸡,我还不如当初不知道有你呢!”挥舞着教鞭,柳老爷子被柳长兴的话给气的胸差点都炸了!这是怎么着?自己身为爷爷平时吃个孙子捉的鱼还是问题了!背的《孝经》都忘到南天门外了?
  “哎呦,哎呦,你可别打了!晚上还得给老头你做鱼呢!哎呦,哎呦……”捂着身上,柳长兴满哪儿的逃跑。别看柳老爷子今年已经是知天命的岁数了,但是因为和柳长兴长期打抗拒战,这身子骨儿那是好的和四十岁一样!啪啪几下,全都落在了柳长兴的身上。
  瞧着不好,柳长兴顺势把鱼丢进了自家的储水缸里,一转头就跑出门去了。打不过我还跑不过么?等到老头气消了,我再回去!
  柳长兴想的很是美好,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就在今天晚上,他是再也回不到自己表面上自己一直讨厌,却在心里早已接受的柳家大院了。
 
 
  ☆、第二章
 
  
  正是日头渐西去,家家炊烟时。叼着根狗尾巴草,柳长兴光着脚丫子悠哉的走在乡间的土路上。照射了一天的黄土地此刻柔软极了,脚踏在上面可以最直接的感受大自然赐予的温暖。
  “小虎子,小虎子……”
  就在享受着与诗歌中完全不同的落日景色之时,熟悉的声音在土路另外一边传来,听着像邻居家的王大娘。
  “长兴,有没有看见我们家小虎子?他说出来玩,可这都一个时辰了,到吃饭的点儿还没回家!”瞧见了人影儿,王大娘朝着柳长兴所在的地方奔了过来。可是,当她看到不是自己的孩子时,失落的模样让人有些不忍。虽然说乡间的孩子在这片土地上混惯了,可是很少出现这样怎么喊都不见人的状况。就算这里只是个距城里不近的村子,那拍花子什么的也不是没有的。自家孩子应该不会这么倒霉遇到危险了吧!王大娘心里默默的祈祷着。
  “小虎子?没见啊!我在这里有一会儿了!要不我帮你找找?”把嘴里的草吐掉,柳长兴回答着王大娘的话。看着她焦急的模样,他想起了自己当年疯跑出去玩儿时候自家娘担心的模样。那时候自己不过是去跟着伙伴儿们捉个蝌蚪,回来就被娘揍屁股开花。而最奇怪的是,明明是自己在挨揍,娘却一边打一边哭的稀里哗啦。
  “那你帮我找找吧!我已经找了好一会儿了……你看见他就赶紧让他回家!”强忍住眼泪儿,王大娘让柳长兴也帮帮忙找儿子,然后就继续上路了。一边走还一边喊,妈妈的呼唤在没有人烟的土路上显得特别凄凉。
  “唉,又给自己找事儿做!”看着王大娘匆匆的找寻着儿子,柳长兴把拎在手里的鞋子蹬上了,一边叹着气一边搜寻着草地。村里的孩子们玩儿到现在不回家还能有几个地方?无非是水田里抓泥鳅,小河边摸小鱼,山里边采野果。快速的朝着孩子们最常去的地方搜寻,柳长兴心里不知怎的,看到这一路上都没有人也变得有些慌乱。
  “快啊,小虎子,使劲儿抓住!”等找寻到最后一片沼泽地里的时候,柳长兴就听到邻居家孩子的哭声还有叫喊声。他快步的走过去一瞧,就看见王大娘一直叫的小虎子此时陷在了沼泽地里,正不断的往下沉;而旁边是邻居大胖的弟弟小胖,正递着一根树枝拼命的往小虎子那儿戳,希望他可以借此被拉上来。
  “呜呜呜,我够不着!”觉得自己越来越下沉的小虎子此时更是慌得不行,可是他越挣扎就越往里陷,速度比不挣扎的还要快。但孩子那里懂得这些呢!他的求生意识告诉他只要抓住小胖手里的树枝就能活下来。
  “这周围的树枝这么短,他怎么够得着!你快回去叫两个大人过来,这里我先看着!”瞧着形势不好,柳长兴也转头观察了一下周围,可是入眼的全部都是类似芦苇一样的植物,就这么根树枝还是小胖不知道从哪里淘来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