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七五]当痞子穿成捕快+番外 作者:被坑神坑死后发飙的人(二)

字体:[ ]

   “什么叫流眼泪啊!我那是太疼了,才会那样的!”柳长兴觉得今晚上展昭过来明显就是气他的,带着好意的柳长兴被展昭的话惹得转过头去,不想看他。怎么?自己不就是缩成了一团,哽叽了几声么!说得好像自己是个大姑娘似的!
    “是是是,我们家柳长兴柳捕快,才不是随便哭的人呢!”瞧着他那副小媳妇模样,展昭刚刚进来的沉思和担忧全部被一扫而光了。瞧着那被子里的人,他突然有了一种这么过下去也不错的想法。
    不对?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心思呢?摇摇头,展昭笑着想将这个想法丢出脑外,可是在看到柳长兴露在外面的衣领时,这念头又不自觉的回到了脑海中。柳长兴和自己在一起的话,应该很安全又不会受伤。而且怎样也不能让他再和庞家来往了!虽然庞统和庞昱对长兴他都不错,但以自己开封府的立场,不适合与他们过度的亲密。
    但第二天,展昭的这个想法就幻灭了,因为你不去就山,山会来就你,庞家的两个人,可不像是他一样,需要跟在包大人的身边执行公务!对了,忘记说,这回来探病的人还加上了一个庞飞燕!这个不省心的,虽然前些天帮助贺知州抚慰灾民进步了不少,可到了柳长兴的跟前,又恢复了她闹腾的模样!
    “长兴哥,我来看你了!”也没有什么男女大防的观念,在庞府从小被宠出的傲骄性子让她根本就不在意别人怎么想。但是,这个别人也是有范畴的,她这个千金小姐,可不耐烦跟不熟悉的人打交道!能让她登门探望的,必是被她划分在自己圈子里的人。
    “呀!这里怎么还有一个?”看着坐在桌边闭目养神的展昭,庞飞燕有些惊吓。自己应该没走错房间啊?瞧瞧身后慢腾腾跟来的两个哥哥,庞飞燕对着屋里的人仔细的打量了一下。
    不过先不说这个男人是谁,单瞧着他浑身上下的气质,还有那副相貌,真真的是个好儿郎啊!庞飞燕有些花痴的看着展昭,连他站起来行礼都没有注意到。
    “喂,飞燕,你是不是看人看傻了?不是说要探望长兴,怎么眼睛盯着展昭都不会转了?”小一会儿,跟在后面的庞昱和庞统就进了屋子。庞统对于自家妹子那是娇宠的不行,虽然面上看不出来,但从庞飞燕敢嚣张到烧了开封的一条街,就能看出庞统和庞家人对她的纵容。看一个美男子怎么了?就算庞飞燕看上了展昭,那也无不可!在庞统的心里,自家妹妹值得最好的,只要她喜欢,只要她愿意。而庞昱呢,作为从小被管束的很紧的庞家子弟,对于可以随时跑出去疯玩儿的庞飞燕自然是不太喜欢的,尤其是她还老和自己抢长兴,让长兴站在她那一边,这比她依靠着娘捉弄自己,更加让人不可原谅。所以能逮着机会数落庞飞燕,庞昱这小子绝对不会放过。
    “什么叫看傻了?你才傻呢!美人在前,欣赏有什么不对?”被庞昱念叨的庞飞燕根本就没有一丁点儿的害羞。要是寻常人家的女子,早就羞涩的避开了,可惜对不起,展昭碰到的是庞飞燕,这就决定了他根本不会看到那样的场景。
    庞飞燕走到床边,刚要坐下和睁着眼睛的柳长兴打个招呼,突然一下子就好像受惊般的模样,在房间里跳了起来。
    “庞昱,你刚才说他是谁?”庞飞燕那副见了鬼的模样让房间里的所有人都注目看她,不清楚她为何如此的诧异。
    “这位是庞飞燕庞姑娘吧?在下展昭,久仰姑娘大名。”听着庞飞燕质疑自己的身份,展昭亲自给她做了自我介绍。而且,他说的“久仰”并不是客气话,而是事实。对于敢在开封烧街只被罚款连牢狱都没有坐的人,还是个姑娘家,展昭有着很大的好奇。只不过那一次开封府的巡逻治安,展昭因为需要回乡祭祖,并没有亲眼见过。但听开封府的其他人说,这一位庞姑娘性格与旁人不同,需要谨慎对待,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展昭?武功高强、誉满江湖、行侠仗义、为国为民说得就是你喽?”就这么一会儿,庞飞燕那听说书的坏习惯又冒出了头来。想着在茶楼听到的说书人的点评,再瞧瞧眼前人的风姿,庞飞燕觉得这说书的有时也挺靠谱。虽然对白玉堂的说法有些差距,但是对于展昭的儒雅、谦和、颇有君子之风倒是没有说错。
    “那都是江湖朋友谬赞,在下并没有那般出色,只是普通护卫一个。”听着庞飞燕对自己的评价,展昭丝毫没有什么骄傲的想法,连连推辞。而这样的做法让在外面的某人看不顺眼,直接一个鹞子翻身,从屋顶落到了庭院之中。
    “臭猫,你要是普通护卫,那我们五鼠成了什么?”一袭白衣,在日光的映衬下显得是洁白耀眼,搭配着主人出色的容貌,更加让人觉得气宇不凡。手持一柄折扇,端端是风流潇洒,若是走出去不知道迷了多少闺秀千金的眼。
 
  ☆、第五十六章
 
“白玉堂,怎么哪里都有你!”瞧着白玉堂那般不客气的模样,庞飞燕见不得她欺负展昭,就自动自觉的替他回击了过去。
    “什么叫哪里都有我?庞飞燕,应该是哪里都有你吧!这只臭猫如果说自己是普通捕快,那和这只臭猫相交的五鼠,岂不也成了普通人?他自己一个人自谦不要紧,可不能连带了我的哥哥们!”白玉堂摇着扇子,走进了屋内,坐在了一边。这柳长兴所在的屋子虽然不小,可一下子添了六个人,还是显得有些拥挤。
    “好吧,这事算我不对。”展昭的性子让他不会和白玉堂做口舌之争,再说,就算他争了,也争不过这个万事都很小心眼儿的男人。所以,展昭就十分轻松的认了错,他比白玉堂要大一些,多多包容弟弟也没什么不对。
    “瞧瞧,这才是君子啊!”当事人都说话了,庞飞燕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一句感叹坐在了柳长兴的边上。她转眼看着床上瘦得下巴都快要把自己戳死的柳长兴,些微的有些难过,但大大咧咧的性子让她没面子表现出来。
    “长兴哥,那帮人是对你下了什么毒手,竟然让你瘦成这般模样!我看你现在快和我一样重了!你是个男人,可不能这样啊!”担心的给柳长兴掖了掖被角,庞飞燕说出的话不中听,但却很在理。
    “他们哪里敢对我下什么毒手啊?”看因为庞飞燕一句话屋子里的人都转头用专注的眼神看着自己,柳长兴好笑的反问了一句,光是冲着庞昱的面子上,他们也不敢虐待自己啊!
    “那怎么会这么瘦?难道是你长高了?”庞飞燕不理解一个男人为什么会突然变瘦,柳长兴是受伤了,可是他不过是昨天受的伤,今天也不可能变化如此之快。那除了被他人虐待之外,就应该是自己的原因了。想着自己当初由圆嘟嘟的模样,变成现在的细条身材,庞飞燕有了新的推测。
    “咳咳……”因为庞飞燕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再次转回去,不敢直视柳长兴的眼睛。还真是悲剧啊,被一个小姑娘这么说……不过,长兴的身高的确还需要长进啊!这是在场之人共同的心声。
    “我说飞燕啊,你这么和我一个大男人讨论身高,你觉得合适么?”被人抓住了弱点,柳长兴也觉得有些尴尬,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身体都十八岁了,竟然还没有到6尺!与在场各个都6尺多的身高一比,还真是让人感觉到有些悲哀。
    “不合适么?我记得我小时候也和大哥比过身高啊!”想起以前自己哭着说还没有家里的丫鬟高的时候,自己的大哥把自己高高举起,说以后一定会长到很高的模样,庞飞燕不觉得这个话题有什么不对。
    “和你大哥比过身高?”这时候大家的目光又全都跑到了庞统的身上,这么个大男人,好歹有六尺半的身高,怎么和一个小姑娘相比啊!
    “大哥,你什么时候还干过这个?怎么从未听你提起?”庞昱作为弟弟,从来没听过在自己家里还发生过这样的事儿,男人的身高绝对是很大的问题,大哥能和自己的妹妹比,真是可惜当时自己没有亲眼看见!
    “阿昱,只是当时飞燕哭闹而已。”不愿意将自己妹控的属性暴露开来,庞统随意的解释了一句,就默默的喝茶了。可就算他一副淡然的样子,也没能阻止大家对那件事的好奇心,互相的用眼神交流着,推测当时的真相。不过,通过这个小插曲,在场的人都知道了一点,那就是看起来冷硬刚强的飞星将军好像很喜欢小孩子。想象着他哄着妹妹量身高的模样,在场的众人对他的态度都在不经意间缓和了很多。喜欢小孩子的人,应该不会坏到哪里去吧!
    就在大家还想要继续扒各位身高的梗的时候(男人有时候就是会这么无聊),昨晚上闯进来的赵虎又一次的奔进了这个院子,虽然这次他跑到了屋前记得敲门,可这次大敞的房门,根本就没给他发挥的机会。瞧着屋子里满满当当的人,他再一次的表示很奇怪,但这一回却没有忘记要传达的消息。
    “各位,包大人准备升堂结案了!请展护卫过去协助,其他人皆可旁听此案。”
    “结案了?怎么会这么快?不是还没有抓到真凶么?”这是知道真相没忍住开口的庞昱,虽然只是很小的声音,却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赵虎,大人怎么会突然想到结案?”走在前方,展昭撩起袍子下了台阶。他是想过要劝自家大人的,但自己还没有想清楚呢,大人怎么就先下了决定?是和长兴说的一样,打算紧抓幕后黑手么?
    “这是大人考虑了一晚上的结果。卑职也不太清楚到底原因为何,但昨晚上,包大人在书房里和公孙先生谈了一宿,想来是别有打算吧!”因为展昭需要照顾柳长兴的原因,赵虎自动自觉的替他当值,自然也算是清楚那么一点。
    “公孙先生么?看来大人是考量清楚了。”想起公孙先生对于朝廷上的事那是处理的游刃有余,比自家大人那清廉刚正的性子要更加明白事情的婉转曲折,展昭赞同的点了点头。这样结案也好,陈州的条件太差,实在是不适合长兴养伤,能快一些回到开封,他身上的伤才会快一点痊愈。
    “升堂!”
    “威武!”
    在陈州百姓的围观之中,伴随着陈州旱灾发生的盗粮、劫人事件告一段落,虽然在知情人士的眼中,这只是暂时的与幕后主使休战,但是在百性心里,那已经达到了恶有恶报的结果。
    “这些个混蛋!怎么敢偷盗粮仓里的东西!”
    “你知道因为你,多少人被活活的饿死嘛!”
    “你还我孩子命来!你还他命来!”
    因为钱良本和黑衣人的死,真正的被判刑的只有李连顺和那挖地道的几个孙家伙计。孙悟文的能量还是很大的,虽然未能和文书以及账本一起交到庞昱的手中,但还是在钱良本死后的当晚,派人把他们送到了陈州衙门。
    这些人,虽然只是干了很小的坏事,最多不过是助纣为虐、为虎作伥,挖个地道、收个钱粮,但正因为他们对利益的贪心,才使得这件很严重的事情发生。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而滔天的恶事,也正起于人们心中那一闪而过的恶念。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古人的话总是有那么点道理,让你看见生活背后的含义。
    “诶,庞昱,你说这陈州都要穷死了,他们这些百姓哪儿来的青菜和臭鸡蛋啊!这些东西留着吃多好?”看着那一个个往犯人脑子上扔的东西,庞飞燕觉得有些可惜。别的事她不清楚,可是对于这陈州百姓的苦难,跟着赈灾的她是真真正正的看在了心里,所以极其不理解这些人的作为。
    “也许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愤懑吧!”看着在最前方抓着李连顺囚车痛苦的大婶儿,庞昱不忍心,调转马头回了衙门。如果当初这些人想到了现在,是不是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事情发生?可能那时候陈州虽然受了旱灾,却不会死这么多的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