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篮]听见你的声音+番外 作者:匪任

字体:[ ]

 
文案:
花山院姑娘初次见到紫原敦的时候,第一个反应——
哇这个boss气血值好可怕,怎么刷!
精炼装备?升级技能?
当两米零八的紫发大怪物将大手掌放在她的小脑瓜上时,她明白了。
喵呜……还是先回去再修炼几级吧ORZ……
 
内容标签:黑篮 近水楼台 花季雨季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山院纱梨,紫原敦 ┃ 配角:奇迹,阳泉,冰室辰也,闻人雅,广濑夏实,岛津瞳 ┃ 其它:黑子的篮球,紫原敦bg
 
 
  ☆、第零一个萝卜坑
 
  东京的街头。 
  一个年轻高挑的女子慢慢从街的一边走来,黑色长发沿着中分的发际线柔顺地垂落至腰上,圈裹着鹅蛋型的脸,脸上挂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容,穿过频频侧目的路人,推开一家餐厅的大门。 
  
  她便是前面几篇里打了好久酱油的夏实桑。如今,依旧是酱油。 
  
  门口的服务生弯腰说着“欢迎光临”。 
  夏实绕过他,直直走到靠窗的一个角落坐下。 
  
  桌子对面坐着一个撑着下巴的女子,栗色的头发在阳光几乎淡成了黄色。她刚才坐在里面便看见玻璃落地窗外的夏实从她身旁经过,她低头有些眷恋地看了桌上的笔记本一眼,把它收了起来,然后把菜单递给夏实看。 
  
  “不用了。”夏实合起菜单,笑得像只狐狸,“说真的,那个什么飞机失联以后,我还以为你们也失联了……” 
  “……别咒我们。” 
  “好吧……只是没想到你也没在那工作了呢~” 
  
  栗色头发的女子叹了一口气,“阿敦不让我继续做下去,明明没什么事的嘛……” 
  
  夏实笑了笑,忽然响起此行的目的,手指轻轻地磨搓着桌沿。 
  “她回来了,赤司说,有空我们聚一下。” 
  
  她满意地看着对面女子瞬间亮起的眼神。向侍立于一旁的服务生说了几个菜名,在被询问到饮品的时候,她随口一句“那就来两杯咖啡吧”竟然让尚且有些稚嫩的服务生愣在那里,她怯生生地看了一眼栗色头发的女子,然后看向夏实。 
  
  “我们店里没有咖啡,老板怕老板娘偷喝……” 
  “噗——”不顾对面女子突然恼羞成怒,夏实毫不掩饰地笑了出来。 
  
  她看了眼远处低头做着糕点的高大得有些恐怖的男人,他认真的侧脸映射出一种对事物的虔诚,拿着裱花袋点缀好最后一朵奶油花,他抬起头,朝这里看了一眼。又低头,用食指挖了一块奶油放在嘴里。蛋糕上面立马缺了一个口子。他接着用橡皮刀切下两块,给了各抱着他一只腿的双胞胎。默默地又朝这里看了一眼,忽然端着剩下的整盘蛋糕脚下生风地走进内室。 
  
  “紫——原——敦——” 
  栗色头发的女子一时忍无可忍。该不会今天又没有半个蛋糕可卖吧……还好当初把单纯的点心店扩大成现在的餐厅,否则她现在大概只能找广濑夏实哭去,毕竟让紫原成为能做出一看就很好吃的糕点的糕点师是那女人提出来的馊主意。紫原做出的点心的确是很美味,前提是他能给客人留点…… 
  
  “她不会再走了吧?” 
  “嘛嘛,这次小真把她的护照、签证都没收了哦~” 
  “哈?” 
  
  这不是紫原随口一提的建议么……这群男人已经堕落到连这种意见都采纳的地步了吗?笨蛋啊,有身份证明的话这些都还是可以重办的呀! 
  
  夏实冷笑一声。 
  “呵,没有那玩意了。她现在可怜得只剩下一张结婚证……你去哪?” 
  
  花山院纱梨,不,紫原纱梨抱着自己心爱的笔记本猛地站了起来,深深地看了现在的黄濑夏实一眼,后退一步,伸手指着外面KIRAKIRA的恒星。 
  
  “地球太危险了,我要回火星。” 
  “那是太阳吧……你在质疑我的智商吗?” 
  “不需要吧,队长说你没有那东西~” 
  “……去死吧!” 
  
  她嗔骂着从挎包里摸出一本硬皮本子,虽然封面朴素但更像是一本书,默默往前一递,盯着纱梨的脸使劲看。
  过了五分钟左右,纱梨翻书的姿势已经几近可以用狂乱来形容了。她抬起阴晴不定的脸,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丫的!”
  
  很好,她当时也是这个表情。
  “除了赤司,大概每个人都收到了一本。”她倒是希望那女人也给赤司写一本,然后他们可以一起去围观那一位的脸色。前提是能活着回来。
  
  “我记得她的风格一向是恐怖加推理的。”什么时候改走言情路线了呢。纱梨摸着封面上浮起的字迹,仿佛感受到了那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悠远的回忆。
  夏实耸耸肩,“谁知道呢?”
  
  【拔萝卜,拔萝卜,嘿哟嘿哟拔不动~】
  【吃人的手短】
  纱梨已经预见了之后无可挽救的发展。
  这是她的故事。她家天杀的队长把它写了出来……
  
  她拿书捂脸。
  “我可以把它丢掉吗”
  
  “不可以哦~”一道不属于夏实的声音响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吃完蛋糕的紫原敦出现在她的身后。一手环过她的胸前,一手从她手中拿过书。
  “我等了很久了呢~”他带着奶油的甜香气息喷渤在她的耳畔,疑似还舔了舔。
  纱梨已经不想去看夏实有些抽搐的眼角了。
  
  所以,花山院纱梨和紫原敦的初次相见,属于一个美丽的误会。吃人手短(是的,手短),简直一针见血地表现出了她当年的窘境。而她是绝对不会承认同学两年后才第一次跟她后桌的少年打了个照面是因为自己平时总是迟到早退上课睡觉下课也睡觉。
  
  曾经的队长无疑打着他们的脸,让他们再一次昨日重现——
  
  哈罗,那些年我们一起中二过的年代!
  
  十多年前的天空也许会更蓝,风也许更轻,所有人的面孔还没有覆上经历时间洗礼后的稳重感。
  
  教室里藤原老师依旧用着他不变的低柔的嗓音讲着函数,像春天里的一阵风,轻轻吹拂着台下的学生。所有人在新学期伊始顶着春困的倦怠的眼皮,竭尽所能尝试着接纳着黑板白字的源源不断的信息。 花山院纱梨再一次在这样和谐的氛围里睡得一塌糊涂。
  
  一副黑框眼镜被她放在了桌旁,她趴在桌子上让自己投置在射进来的阳光里。栗色的短发显得有些营养不良,干巴巴得像一头草。她将脸埋在手臂里,只露出一段苍白得有些失去血色的雪白脖颈。搭在桌沿的手指修长纤细,露出的线条流畅至极,像是一双弹琴的手。 
  
  她身后的少年再她毫无意识的时候,伸手扯去她头上的发卡,用比较尖的那头狠狠戳向灌满氮气的食品包装袋,用力向下一拉,暴力整出一个小洞,然后撕开。夹带着咸香味道的气体飘了出来,他看了一眼手中的发卡,又把它别了回去。 
  
  这样相互煎熬的四十五分钟终于过去后,所有人欢呼着离开教室。花山院纱梨在吵闹中睁开朦朦胧胧的双眼。她的脸色一如刚才后颈上的皮肤那样,像是生长在阴暗地方渐渐泛白的小草,有些苍白,眼眸里还带着刚睡醒的雾气。她戴上眼睛,伸手往抽屉一摸。然后安静的脸上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龟裂起来,哗啦啦表情碎了一地。 
  
  没、带、饭!
  
  她摸了摸书包的暗格,习惯性地想拿出一支棒棒糖。为了防止低血糖她对那种甜腻的味道已经麻木了。但是摸了半天,最后掏出一个空了的包装袋…… 
  
  然后命运的齿轮开始转了,虽然总有人怀疑它是不是忘了上润滑油。花山院纱梨对于那一天的记忆总觉得还是惊吓更多。
  
  那是那一年春天里的某个中午,饥渴难耐的花山院纱梨误食了紫原敦的食物。虽然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在自己不在的时候把如此诱人的甜点放在桌上引人犯罪。
  
  当空无一人的教室里突然出现一个头抵着门框走进来的少年,尽管白色衬衫外的羊毛背心把壮实又显得狂野的身材稍稍修饰了几分,但那一刻,她还以为自己要死了。
  
  那种懒洋洋的特质嗓音通过他得天独厚的身高满是压迫地落在花山院纱梨的头顶上。 
  “偷吃我食物的家伙,都不可饶恕——”
  ○本○作○品○由○ 浩扬电子书城 Www.Chnxp.Com.Cn ○收○集○整○理○
  哎哟妈呀。 
  天外来客!
 
  ☆、第零二个萝卜坑
 
  突然向四面辐射强大的气场与及其恐怖的身高差,让花山院纱梨的脸色变得更加惨白。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她想起了小时候从花山院爱子的学校独自走回来时在路上碰到的邻居家的大狗时那种发颤的感觉……她低下眉眼,有些不安地搅着黑色的羊毛衫,毛衣底部的毛料子已经被扯出了线头。安静了一会儿,她忽然恍然大悟,轻轻地开口。
  “我明天带便当给你,当做赔礼好了……行吗?”
  
  他的手微微松了一点,她便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神犹疑了一下,然后很快闪过,比常人要大得多的手掌在她后脑勺上随意地揉了揉,发出一声长长的鼻音。
  
  花山院纱梨一时无暇去管变成鸡窝的脑袋,想了想,又补了一句。
  “我家阿姨做的东西很好吃的~”
  
  这一次他很快地回应了。
  “诶?真的吗……唔,看在便当的份上,这次就放过你好了。”
  
  变脸还能再快点么……真是个实诚的孩子。
  
  她当年就是用一根热狗换来那只拦住她去路的狗狗放了她一条生路,然后用半年的午餐成功让它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在她搬家的时候还上演了一场十八里相送。哦……那是一只哈士奇。
  
  不不不,她当然不是把眼前这位比成二哈。就凭她坐在桌子上后平行视线大概到他胸口位置、伟岸的胸膛近乎她的两倍……她嘴巴一撅。
  “怎么也得是哥斯拉吧!”
  
  ……
  啊咧……完蛋了。黑色的羊毛衫又上前一步,细细的绒毛几乎蹭在她的鼻尖上,带来异样的热度和对方身上独特的味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