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国师是个受 作者:故筝

字体:[ ]

 
书名:国师是个受[重生]
作者:故筝
文案
呆萌奔放强大受VS‘弱小’的人类痴汉攻
风宵阳是一个法力高强的国师,但是自从他来到一个奇怪的地方之后,总是有人请他去当戏子。
╮(╯_╰)╭不就是个戏子嘛?他跳过大神画过符,当戏子算什么?
 
=== 采 访 时 刻 ===
记者:对于这次被粉丝当众求婚,您有什么想法?
国师:对不起我是个道士╮(╯_╰)╭
记者:从进入娱乐圈以来,大家一直很好奇您爱的是男人还是女人?
国师:我比较喜欢看起来像女人的男人o(*≧▽≦)ツ
记者:关于最近爆出的你被封臣**的新闻,你打算说什么?
国师:谁叫土豪的大腿粗得比较让人有安全感啊(*/ω\*)
 
一句话总结→
这是一个自带卖萌技能和无差别魅力扫射的道士,还俗后抱上了一个霸气侧漏土豪攻的大腿,拿了最高戏子成就奖的故事。
主受文,1V1,没带脑子的傻白甜文,随机发放避雷针。注:攻有严重的心理生理双重洁癖!
 
内容标签:重生 古穿今 穿越时空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风宵阳,封臣 ┃ 配角:段戟音,房骁,金驰,张雪漫 ┃ 其它:道士,娱乐圈,痴汉攻,奔放受,金手指,作者故筝
==================
 
  ☆、第1章 奇怪的少年啊
 
  一声巨响划破宁静的夜,灯柱毫无预兆地倒了下来,横亘在马路上,恰好将整条通道挡住了,周围顿时陷入一片昏暗之中。
  黑色宾利停在了距离灯柱一米的地方,灯柱倒下去时飞扬的碎灯片还弹到了车窗上。
  “好险!”驾驶座上的青年被这惊魂一幕震得平时的冷静都丢失了,庆幸自己及时停住了车之后,他忙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坐在后座上的封臣眉头紧锁,问道:“金驰,现在调转回去还来得及吗?”
  金驰打亮车灯,将头探出车窗外看了看,刚才的庆幸从他脸上消失得一干二净,“老板,只能弃车了,这条马路本来狭窄,我们又是匆忙闯进来,不能往前开,调头回去又说不定会撞上那些人。”
  封臣抽出座位下的小箱子,迅速输入密码后打开,里面放着几把精致的小手枪,在清冷的月光下泛着凌厉的银光,“弃车。”封臣随手抓了两把,当机立断地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往巷子里走!”封臣又说。
  金驰没有说话,他紧紧跟在封臣的身后,两人闪身进了旁边的小巷子。
  这一片的小巷子最杂乱不过,虽然已经是半夜,但往往就是这个时候,这些阴暗的小巷子里汇聚着不少廉价□□,瘾君子,酒鬼,赌徒……
  杂乱的脚步声驱散了小巷子的阴暗,有人拿着手电筒到处扫射,似乎在找什么人。醉醺醺的酒鬼和红了眼的赌徒大声吼他们,“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
  “砰”的一声,酒鬼手里的酒瓶爆裂,手掌也被子弹穿了个洞,血喷溅出来,吓得他连叫也不敢叫,巷子里的人争相恐后地往后跑。
  “他们手里有枪,跟刚才追我们的人不是同一拨。”金驰抿着唇,脸色发白。
  封臣紧紧贴着墙,脸色没有丝毫变化,仿佛越是危险的时刻他就越是冷静一般。
  这里是个死胡同,他们根本跑不出去,如果那些人走进来了,他们只能拿着手枪硬拼。当然,侥幸一点的话也许那些人会忽略掉这个犄角,直接走去下一个地方找人。
  “嘭”,又是一声响,比起刚才的枪声要沉闷也要响很多。
  封臣和金驰对视了一眼,“不好!”封臣的脸色变了。他们同时听见了一声闷哼,有什么活物落在他们背后了。
  外面的人听见这声巨响,已经迈着脚步往这边过来了,金驰可以看见手电筒光越来越亮了。
  金驰拿起手枪准备等有人一走过来就爆头,封臣却是转过身去对付落在地上的活物。
  借着月光,封臣看见地上蜷成一团的白色活物猛地站立了起来。
  是个人?!
  风宵阳打了个呵欠,完全没能明白自己在榻上睡得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屁股一痛,再睁眼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红韶……”灯光太昏暗,风宵阳瞧了个模糊,于是叫了一声侍女的名字。
  “你是谁?!”封臣看着慢慢从黑暗处走出来的少年,本能地觉得不大对劲,他没有贸然出手。
  借着灯光,少年终于完全暴露出了面容来。他穿着一身极不合身的白色长袍,因为过分宽大,锁骨和胸膛都露了出来,肌肤一片莹白。他懒懒地打了个呵欠,抬脚就往前走。刚刚走过拐角处的几个人陡然看见风宵阳的身影,还吓得后退了一步。
  “抓住他!”有人指着他喊。
  就这一句话便让封臣明白眼前的少年跟这些追过来的人并不是一伙儿的。
  “大胆!你们是谁?”风宵阳脸色一冷,拿出了平时的气势,但是他没想到那些人竟然停也没有停直接就冲了上来,手里还拿着什么黑乎乎的东西。
  风宵阳感觉到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战,他猛地上前走了两步,谁知道抬脚太猛,一下子就踩到了长长的衣摆。
  嘭!
  封臣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原本气势极强的少年,在这群人面前摔了个狗啃泥。
  本来已经做好备战状态的金驰也忍不住抬手捂了捂脸。
  那群追兵大概也没想到这个人会这么没用,他们愣了几秒钟,就在这几秒钟的功夫里,封臣一枪爆掉了领头人的手,金驰随后跟着开枪,那群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连忙冲着封臣这边扣动扳机。
  “火药爆炸了?”风宵阳揉着脑袋迷迷糊糊地爬起来,就见一颗暗器冲自己飞了过来。
  风宵阳脸色微变,手上一动,一张符纸飞了出去,他同时大喝一声,“止!”
  本来打得好好的众人都被他吓了一跳,那张符纸飞到半空中又轻飘飘地落了下去,什么都没发生……但就在这一瞬间子弹却飞进了风宵阳的手臂。
  好痛!风宵阳瞪大了眼,刚要脱口的痛呼又被他吞了回去。不行不行,师父说的身为国师不在外人面前丢脸,要镇定镇定……
  然后封臣就看见那个奇奇怪怪的少年突然又蹲了下去,手指在地上画着什么,嘴里还神神叨叨地念着,“难道刚才扔错符啦?不对呀,明明是扔那一张啊!难道不该是紫色的吗?”
  封臣的脸色黑了黑,只觉得这家伙简直坏事。这么多人拿着枪在这里,他和金驰两个人根本对付不了,只有趁机先跑再说!这个家伙他也顾不上了,一时心善可能就会丢掉自己的性命,只能怪他出现得不是时候……
  封臣抬手对着人较少的地方集中开火。
  金驰明白了他的意思,两人迅速朝那边聚拢,那群人以为蹲在地上的少年是来帮封臣打掩护的,顿时气得又朝少年开枪。
  风宵阳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大喝一声,“止!”
  他又扔出了一张符纸,有了刚才的例子在先,那群人这次根本停都没停就冲了过来,还有人骂了一句,“这小子傻逼呢!”话音刚落,飞到半空中的符纸突然着火,很快空气中就响起了“啪啪啪”的声音。
  这一次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了。
  那些刚刚打出去的子弹全部都是空气中爆开了,还发出了细小的火花。
  而那些正要冲过来的人动也不能动,就跟武侠小说里被人点了穴一样,那些人惊骇得要命,看着风宵阳的目光都变了,他们止不住惊恐的大叫:“有鬼!有鬼啊啊啊……”
  “你是什么怪物!别过来!别过来……”
  风宵阳看着他们只能叫不能动,顿时松了一口气,他撩起袖子捏了捏受伤的手臂,纳闷道:“这是什么暗器?”然后用手指直接捏住子弹,生生从手臂上拽了出来。
  所有人看着这一幕都惊呆了,仿佛看着什么怪物一样,竟然吓得叫都不敢叫了。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风宵阳迷惑不解地看了一眼这个灯光昏暗的小巷子,那些人、还有周围的环境都让他觉得陌生到了极点。“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把我扔到这个地方?”
  风宵阳的伤口痛得要命,他匆忙翻找衣服里的金疮药,找出来之后连忙倒在了伤口上,火辣辣的痛从伤口上传来,他紧紧咬住下唇,努力维持着清醒,看也不看那些被自己定住的人,慢慢地往巷子外走。等走了两步,风宵阳才发觉了不对。
  衣袖太大,肩部太宽,衣摆也太长了……明明之前极为合身的长袍这个时候竟然莫名地长长了一大截!
  风宵阳只能郁卒地提着裙摆,加快了步伐。
  这个夜晚的月光一点都不亮,巷子里只能借着不远处昏黄灯光照明。
  封臣看不清那名奇怪少年的长相,但他看见他穿着白色的袍子,施展了神奇的‘法术’救了自己,他似乎很强悍,就算中了弹也没有发出一声痛呼,还能面无改色地取出子弹,然后不紧不慢地走出去……在暗光的衬托下,他在封臣的眼中就变成了仿佛神仙精怪一般的人物。
  飘飘如谪仙……
  封臣脑子里竟然还在那一瞬间生出了不切实际的幻想。莫非这个少年是月光的使者?
  当第二天早上太阳从地平线升起的时候,封臣和金驰先后恢复了身体的自由,唯有那群混混模样人还牢牢被定在那里,有好几个人的裤子都还是湿的,大概是吓尿了。
  封臣松了松僵硬的骨头,二话没说直接开枪解决了这些人,然后和金驰一起离开了这个地方。
  到了白天封臣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畏惧了,他们回到之前的车上,金驰发动车子调头走。金驰一边打方向盘,一边不解问:“老板,你不是不喜欢杀人吗?怎么这次把他们全都解决了?”
  封臣点了根烟,淡淡道:“昨晚发生的事情不能让他们说出去。”
  说到这个金驰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全然没有了平时在公司的冷静自持,“老板!你说昨天晚上那个少年是什么来头啊?他那一手简直就跟什么妖术一样!”
  封臣不悦,“那叫法术。”
  金驰咳了一声,又有些担忧地道:“容城什么时候出现过这么厉害的人物?我们要不要仔细查查那个少年?”
  “嗯,要查。”
  金驰还想说什么,回过头却突然发现自家老板有点儿心不在焉。难道是在琢磨这次背后暗算的人是谁?金驰闭上了嘴不再打扰自家老板深思。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听见自家老板突然出声:“金驰,你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仙吗?”
  金驰再回过头,对上封臣的表情,“……啊,大概有吧。”他怎么觉得老板的表情有点儿……花痴(?)呢!
 
  ☆、第2章 鬼祟的少年啊
 
  寒风侵袭,风宵阳时不时地打一个哆嗦,有些气闷自己为什么没有把暖玉戴在身上。他抬起头看了看天边的星辰,心中更是气闷了。
  这是什么鬼地方?天上的星辰少得可怜,让他如何掐指推算时间?
  风宵阳无法知道自己走了有多久,寒冷、疼痛都在刺激着他的神经,他只能转移注意力去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阿——”嚏!风宵阳张了张嘴,又及时地把这个喷嚏咽了回去。
  他闭着嘴企图将这个喷嚏内部消化。
  师父说过,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要注意国师的派头,绝对不能做出有伤大雅的行为!打喷嚏是凡夫俗子才会做的事!更何况刚才他还在那么多人面前摔倒,已经丢了一次脸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