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一朝成名 作者:黑め眼圈

字体:[ ]

 
  书名:[综武侠]一朝成名
  作者:黑め眼圈
  刚穿越到武侠世界,顾响饿得两眼发黑,每天想的就是填饱肚子的问题。谁知道还没来得及思考如何走左拥右抱的人生赢家路线,他就率先做到了轰动武林,名震八方。
  虽然成名的方式有点诡异。
  面对无数挑战帖,顾响沉默了,这个宗师名号谁想要谁拿去啊!
  CP宫九,主攻文。
  内容标签:强强 武侠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响 ┃ 配角:宫九 ┃ 其它:玉罗刹,西门吹雪,叶孤城,陆小凤
 
    晋江银牌推荐:武侠迷穿越入小说中的武学圣地,还没高兴,结果发现缺水缺粮各种缺。就在一命呜呼之际,他等到了十绝关的开启,从此走向人生酷炫的巅峰,人人都以为他要破碎虚空。
  等顾响一回过神,竟然发现自己成为了武林第一?这篇文成功用严肃的故事背景,讲述一个半桶水的宗师闯江湖的故事,将装逼的境界一刷再刷,演绎出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欢脱感。
  ==================
  
  ☆、第1章 初入江湖
  
  别人穿越是一来就有人告诉身份地点,等着来一场“咦,你是谁?”的失忆即可,然而同为穿越者,顾响只想向老天爷比个中指。
  呵呵,活人没见到一个,死人骷髅见到好几具,全是一副得道高人模样的坐化类型,令他一来就吓个半死。
  好在顾响是个半吊子的武侠迷,静下心来就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首先他拥有了夜视能力,并且身体轻盈,落地无声,和原本废宅的身体素质一个天一个地;其次,他来的地方绝对不简单,四周极广极高,应该是一座巨型的古代宫殿,单是看着就令他这个见识过高楼大厦的人都震撼了。
  半年的时间,足够他知道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
  十绝关。
  这里最好的闭关场所之一,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绝学所在地,它专门针对那些触及破碎虚空境界的大宗师,有缘者可入其中。据说十三年开启一次,乃仿造正版的战神殿所建,上方的四十九幅浮雕皆是四大奇书中的战神图录,悟懂最后一幅就能破碎虚空。
  可惜用半年的时间过去,顾响怎么也没有看图说话的能耐,第一幅都没看懂,何况最后玄而又玄的最后一幅。
  于是他把目光移向旁边的石壁。
  第一千三百次,顾响默默长叹,膜拜起石壁上写着的几排飘移字体。
  是的,此飘移非彼飘逸。
  任谁在一路往上飘着要飞升的情况写字,恐怕也无法保证自己几排字都位置均匀漂亮。没写得狗啃,已经对得起令东来这位破碎虚空级高手的风范。
  “余十岁学剑,十五岁学易,叁十岁大成,进窥天人之道。”
  “天地宇宙间,遂再无一可与抗手之辈……经九年潜修,大彻大悟,解开最后一着死结,至能飘然而去。”
  “留字以纪,令东来立。”
  顾响虽然饿得难受,还是在念着的时候忍不住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产生心潮澎湃之感。这就是小说中的武侠世界!这就是横扫四方而独孤求败的无上宗师!
  没这不成仙就疯魔的觉悟,正常人也不会来这里找死啊!
  原主到底是怎么想不开才放着大好的青春不要,来这种断水断粮的地方求道?顾响心中垂泪,只能找个地方坐下,身体习惯性的摆出打坐的姿态,体内自动运转起可以称之为内力的热流。他闭目陷入冥想一般的半醒半睡,用这种方法抵御饥饿感的到来。
  这样的情况已经维持了许久,石壁上流出的水越来越少,从缝隙里长出的果实也吃得弹尽粮绝。他莫名的预感这样的情况不会持续下去,而事实也确实是如此。
  十日后,顾响第一次听到了自己以外发出的声音。
  “咔嚓——”
  石壁上的门缓缓露出外面的景象。
  十绝关开启,这代表十三年的期限已到,他可以刑满释放了。这就和腌咸菜一个道理,时间到了,总要打开盖子透透气。
  顾响面无表情的站起快要石化的双腿,换下破烂的衣服,再穿上死人的整洁衣服,一步一步,朝着阳光射入的地方慢慢走去。
  他走的从容,看似不急,实则飞一般的留下了残影。
  我擦,再不走就要关上了!
  江湖上,三流的人物永远想着一流的人是在喝什么酒,抱什么美人,却甚少知道此刻有大批人马赶往塞北的方向。这其中有武林世家的人,有各大门派的高手和掌门,甚至有避世而出的人,他们纷纷走向同一个地方,却又错开相同的位置,寻找着古籍上记载的十绝关。
  战神殿神龙见首不见尾,三十年一开启,天知道会在哪里,唯独十绝关有着记载的痕迹,里面同样有着传闻中的战神图录。
  恰逢十绝关开启的十三年,不少德高望重的人都经不起诱惑力的前来,况且是那些自不量力又听到风声的家伙。
  一时间,塞北乱了起来,三教九流皆汇聚于此。
  他们想看到绝世秘籍、想看到缔造了破碎虚空高手的地方是否留下先辈的痕迹,即使只能看到十绝关一眼,几乎所有人都会觉得不枉此行。
  因为这里离他们太遥远了,整个江湖已经有数百年没有听说过有关破碎虚空的事迹。如今天下太平,慈航静斋隐世不出,魔门修生养息,别说是号称离破碎虚空不远的大宗师,连宗师都没出现过几个。
  走出十绝关的顾响不知道他们的疯狂,更不知道自己的出现,惊呆了多少人。
  这一个错愕的时机,十绝关静静的在他的背后关上,断绝了那些想要探入内部的人的念头。若是平时,顾响少不了在众人的目光下头皮发麻,然而他饿得眼前发黑,脚下打飘,仿佛只差一步就羽化登仙。
  这副不同寻常的姿态就让所有人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让出了一条宽阔的通道。在高手的眼中,此人气息内敛近乎于虚无,步履如踏云端,妙不可言。
  而在一心寻求利益的世家眼中就可怕了。他们看不出武功的程度,从外表来看,这个一身古朴黑袍的青年男子面色苍白,纵然身形消瘦,也有种劲松般傲岸的气魄,瞬间与内心的前辈高人重叠在一起,令他们膝盖隐隐发抖。
  于是,有一个从小听惯江湖流传的世家小辈腿一软,跪到了地上。
  “前辈,请您收我为徒!”
  众武林人士一个激灵,立刻惊叹起眼前这个男人二十多岁的年轻容颜,十绝关十三载开启一次,眼前这个人可是闭关十三载才出来的牛人!传闻数百年前,传鹰大侠在十绝关闭死关,出来的两年后就跃马破空而去,留下一代传说。
  还有魔门的血手厉工,听说也进入了此地。更兼之有描绘得如魔似幻的无上宗师令东来,在此地破碎虚空,留下的一封书信引起了当年江湖的腥风血雨。
  这,没准就是即将破碎虚空的高手!活着的大宗师!
  随着那声渴望收徒的话打破了宁静后,立马窜出一个家族的长老,仗着白花花的胡子,他站在最前面弯下腰,颤颤巍巍的询问道:“大侠,啊不对!宗师,您需要什么,我马上派人送上,或者您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在下和在下的家族都愿意为您效劳。”
  一个个的小算盘打了起来,谁也不输给谁。
  “哪里轮得到你,塞北可不是你们宋家的地盘。”
  “你们罗家又是什么东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敢当嚎头?”
  “我看宗师现在需要找个歇脚的地方,附近的青城客栈是我的名下,不如……”
  “什么客栈啊,我在不远就有一座庄园。”
  “我有……”
  什么修养在利益面前荡然无存,口角争斗起来,让这里变得吵闹至极。
  顾响反应迟钝了一下,心中冒出一个想法……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然后他淡定的抬脚往有肉香飘来的地方默默走去,没有人敢拦他,可是没走几步,他自己停下了脚步,往左和往右两个方向下意识的看了过去。
  左边的不远处不知为何多出了一个笑容可掬的小老头,右边的某处阴影里,好似起雾了一般流动着灰白色的气息,有一双幽冷的墨绿色眸子直勾勾的盯着他。
  “让开。”
  顾响沉默片刻,声音沙哑得如磨盘碾过一样的说道。
  岩石背后,玉罗刹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家伙是不是好几天没喝过水了,嗓子干成这个样子?下一秒略感尴尬,这大概是人家的声音罢了。
  小老头的吴明没打算引起众人的注意,好似一个普通过来看热闹的江湖人,双手合拢在袖子里,慢吞吞的往后退了几步。他暗自皱眉,与玉罗刹无限接近真相的想法相反,心道不愧是驻颜有功的前辈,从外表上来看,哪里像是有过十三年闭关痕迹的大宗师。
  说完之后,顾响迈起自认为虚软无力,但在其他人看来霸气侧漏的步伐走去。百米的距离眨眼即逝,他甚至觉得脚下飘风了,不过……离鸡肉味越来越近,口水在干燥的嘴巴里分泌出来。
  绕了几圈的距离,他才确定附近没有其他人继续跟踪他的感觉,一改刚才的高冷态度,他捂住叫嚣的胃部,一头钻进了诱惑着他的一片树林里。
  不久,他心满意足的擦了擦嘴巴上的油光,溜之大吉。
  几个武功在江湖上算得上好手的男子找寻了过来,看见地面残留的骨头,他们脸色大变,知道回去不好交差了。
  刚沐浴完,没打算去前面凑热闹的宫九从一边走了出来,湿漉漉的头发披散在肩头,柔和了一丝冷酷如雕刻般的深邃面容。
  瞧见火丛上不翼而飞的东西,他目光一凝,说出来的话却第一次接地气了。
  “我烤的野鸡呢?”
  “公子,属下没看清楚,只、只是在附近找到这些鸡骨头。”
  几个在旁边看守的侍卫冷汗直流,手上用手帕捧起一块块咬碎的鸡骨头。咕噜一声,宫九的肚子响了,听到这种不符合贵公子的声音,侍卫想笑又不敢笑出来,紧接着他们心中一凉,看见宫九移开了注视着地面的视线,露出毛骨悚然的淡淡笑容。
  “没用的废物,找不到偷东西的人,你们就不用回来了。”
  “……”
  侍卫们伤心欲绝,奈何世子殿下已经弃他们而去,寻找填肚子的伙食。
  其实——他们想说,包裹里有。
  
  ☆、第2章 年龄成迷
  
  空腹吃油腻的东西,就算是神仙都救不了顾响的肠胃。
  上吐下泻一阵子,他虚脱的待在一家医馆里治病,大夫看了他几眼,一阵稀奇。
  只见顾响摘下了头上的斗篷,露出的面容一片惨淡。本来还算幽深有神的双眸变得眼眶下凹,面颊削瘦,皮肤更是常年不见阳光的病态苍白,若不是这个时代没有普及毒品,顾响这模样妥妥是瘾君子。
  年龄偏长的大夫慈祥的摸了摸胡子,说道:“这位公子,你的身体只是虚弱,但是底子很好,只需要休息几天,再喝上几服药,哦,还有期间不能再沾荤腥了。”
  顾响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然后大夫的毛笔唰唰的写上药方,药童连忙拿好墨水未干的药方,在征得同意后帮忙去抓药了。医馆里此刻较为冷清,顾响看见唯一的药童离开后,眼睛微闪,想起了自己目前最迫切想知道的问题。
  古代的中医应该都会摸骨吧?
  他不求知道能活多少岁,但求提前知道一下已经活了多少岁。
  当身上的银子哗啦啦的花出去一部分后,顾响踏出医馆,眼睛还是不太适应外面的阳光。除了刺痛之外,心底油然而生一种重获新生的劳改犯的滋味。
  倘若大夫的话没有错,他就不是半只脚踏入棺材的老古董,而是一个真正表里如一的二十多岁的青年。那么这样一来,他之前就犯下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扣除进入十绝关的十三年,再天资卓绝的人也不可能在十岁左右就达到闭死关的地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