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希腊神话+圣斗士星矢]冥王与众神 作者:紫色泡桐(上)

字体:[ ]

 
 
文案:
圣斗士+神话故事。
下黄泉的后续,
故事相对独立,
没有看过前部也能看懂。
注:本坑撸正了冥王的年龄排序,他不再是老三,具体请参见本坑第三章的作者有话说部分。
 
当年三分天下时抽中了下下签,那之后哈迪斯在火河邱利普勒格顿岸边聆听死者的叹息度过千万年。
不经过神王传召不可离开冥界——高高在上的神王讳莫如深;
以宙斯为首的奥林匹斯神族因神王的暧昧态度对冥王展开冷暴力,他们都以为他们的表面功夫无懈可击,每天在极乐净土看仙女文艺演出的哈总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神一样的队伍里总有几个拖后腿——哈总表示喜闻乐见,多多益善;
听说奥林匹斯弄了个十二主神排行榜,作为神王亲大哥的哈迪斯榜上无名。
十二主神?
哈总不跟他们一块打榜~
谁稀罕跟你们比!
 
内容标签:圣斗士 灵魂转换 奇幻魔幻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哈迪斯(哈总),波塞冬(菠菜) ┃ 配角:奥林匹斯神族众,提坦神族众 ┃ 其它:伪圣斗士同人,伪神话同人,哈迪斯
==================
 
  ☆、ACT.01
 
  欢迎新老朋友入坑~~
  泡桐的文大致啥样,老朋友应该不陌生,新朋友看过就知道了,能接受的往下看,不能的……大家随意吧,所以雷点雷区注意事项神马就不挂在文案上再啰嗦一遍了。
  祝小伙伴们看文愉快=3=
  一、
  雷电天气在陆地之上肆虐了三天,危言耸听的末日流言在人类社会泛滥,大小专家纷纷冒头,坐在镜头前声情并茂夸夸其谈,犹如政客。与此同时,另一个次元内,神王使者高调驾临冥界。
  使者初抵冥界就察觉出不同寻常,隆重的欢迎仪式没有如预期那样上演,无尽的黑夜、亘古的死寂、凝固的时间是冥界的主旋律。即使神王本尊降临,再强大的神威也无法令冥界寸土为其意志所转移。
  这不是重点!
  冥界竟然对使者的到来无动于衷,连一个引路者都不曾出现。
  使者脚踩崎岖,蹒跚前行,河面上刮来的燠热之风夹带着挥之不去的腥臭,吹散了桀骜者的自信,流光溢彩的神甲在阿格龙河的映衬下变得暗哑无光。神王使者仰望酱油色天空,平生第一次感到了绝望。
  就在不久前,从宙斯那里领取了信使任务的恫吓之神福波斯在偌大的奥林匹斯山上找战神爸爸,他的目的有二,一是炫耀神王新赐予的神甲;二是显摆他从众神使者赫尔墨斯眼皮底下抢到了出使任务——代表奥林匹斯山奔赴冥域宣扬神王之威,震慑蠢蠢欲动的不臣之心。
  剑锋直指谁的胸口,大家懂的。
  这种耀武扬威的好事从前都便宜了赫尔墨斯,福波斯眼红多时,今天好不容易捡漏,不来老爹跟前显摆那就太令神发指了!
  福波斯找到战神阿瑞斯的时候,后者正在恃强欺弱,被欺负的是酒神……又是酒神,总是酒神。狄俄尼索斯摔酒瓶,酒神也是有尊严的!但他不敢,酒神和战神同是宙斯的儿子不假,区别在于阿瑞斯是宙斯与唯一的合法妻子赫拉的儿子,酒神的娘连小老婆都称不上。在神王之子多如狗的奥林匹斯山,拼娘才是真绝色,与先天条件优渥到基本没朋友的战神相比,私生子之一的酒神毫无竞争力。
  还有一点很关键,酒神打不过战神。单就武力值来说,除了双亲和俩大伯,战神在奥林匹斯山难遇敌手。战神之所以被称为战神,神力不爆表你都不好意思接受这头衔,阿瑞斯不负众望,降生之日起便勇猛无匹、战力无穷,相对智商就有点欠费,大约是赫拉一不留神在武力值那栏多充了点。
  暴躁易怒是阿瑞斯的个性特征,嗜杀血腥是他的毕生追求,战争破坏是他的司掌,另外司掌的还有灾难、勇武和力量——从工作性质来看,活脱脱四肢发达、寻衅滋事的典型。凭借一身二线太古神都要畏惧三分的战斗力,战神阿瑞斯在奥林匹斯山当属一方恶霸。这家伙作为神王的嫡子是受到法律保护的,依法享有二王子的各项权利,就是没见他履行过义务。为什么是二王子,因为他还有个大哥,但大哥的出身一直遭到猜疑和诟病,所以二王子比大王子活得滋润是众神皆知的秘密。
  没有神明想和战神过不去。阿瑞斯这么多年来只在雅典娜身上栽过跟头,雅典娜的战争女神头衔让阿瑞斯有种版权被侵犯的的焦灼感,尤其那群不长眼睛的信徒套在雅典娜头上的除了战争女神,居然还有胜利女神、智慧女神等溢美光环,中二期的阿瑞斯觉得这不能忍!
  可惜阿瑞斯每次对雅典娜放“有种放学别走”的狠话,每次又在绝对有利的前提下被雅典娜反败为胜。围观了辣么多年“战斗男女不得不说的事”的奥林匹斯众神悟出了真谛——智商决定成败。雅典娜胜利女神的头衔肯定不是充话费送的。
  让战神的神王老爹无奈的是阿瑞斯这熊孩子不知道适可而止,成天嚷嚷着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的坚强口号,一遍又一遍提醒众神他脑容量有限的残酷事实,失败都把脸打肿了,他还是锲而不舍,直到他老娘赫拉站出来拉架,阿瑞斯终于偃旗息鼓,挑战谢天谢地画上了句号。
  奥林匹斯众神都知道天不怕地不怕的战神最怕他娘,阿瑞斯犟起来连他老子神王他都不买账。众神不知道,阿瑞斯其实有个真惧怕对象,要不然为什么频繁被雅典娜打脸他不打击报复——虽然归根结底是他自己作死,不是阿瑞斯光风霁月,也不是阿瑞斯傻逼到不懂得暗||箱||操||作,说白了他不敢。
  雅典娜有个牛逼哄哄的靠山,同是也是阿瑞斯不敢得罪的靠山——阿瑞斯他亲大伯,冥王哈迪斯。因而阿瑞斯一听到儿子福波斯自请去冥域蹦跶,准备当面向冥界霸主歌颂神王的神威浩荡,阿瑞斯吓尿了。
  “赫尔墨斯呢?”阿瑞斯手里的黄铜酒杯被捏得嘎吱作响。
  酒神缩着脖子往边上站了站,有点舍不得开溜了,思来想去决定留下来继续围观恫吓之神的傻甜白。
  福波斯说:“出发去希腊圣域了。”
  “你的任务是赫尔墨斯推给你的?”
  “我从他手里抢的!”为证明自己的强横,福波斯握拳大声分辩。
  异样的光华一闪而过,瞬息之间,阿瑞斯手里的变形酒杯完成了砸福波斯脑袋的任务。福波斯捂着血流如注的脑门,大惑不解地看着他老爹。福波斯对他老爹莫名其妙出手伤神万般不解,却没有生气恼怒,反正也打不死……
  酒神暗暗咋舌,瞧这爆棚的武力值,丢个杯子就能把钢筋铁骨的神明打飙血,不过这里面除了阿瑞斯本身牛以外,被丢的那个杯子也功不可没。如果酒神没有看错,那个杯子是火神赫淮斯托斯为妻子打造的,为什么会出现在战神手里……对阿瑞斯这种老是不记得把裤腰带系上的神二代来说,女票兄弟的妻子就跟家常便饭一样不值一提。
  没错,火神赫淮斯托斯就是那身世坎坷的大王子。
  酒神和火神一向关系不错,酒神主要司掌寻欢作乐,火神的工作之一是给寻欢作乐提供道具,他俩的工作关系就像杀猪的跟磨菜刀的。想到工作伙伴那糟心的大绿帽,酒神没了看热闹的兴致,丢下战神父子,寻比他更没有存在感的牧神潘扯淡去了。
  战神与恫吓之神最终不欢而散。
  恫吓之神不理解父亲磕他脑门的良苦用心,中二的撂下一堆狠话气势汹汹地离开了奥林匹斯山,发誓要让父亲收回前言,对他刮目相看。
  现在他终于懂得了父亲对哈迪斯避而不谈的缘由,最可怕的是他引以为傲的神力在冥界完全施展不开。冥域似乎拥有抑制神力的可怕能量——福波斯不知道这种逆天设定从何而来,又是为什么存在——他是真怕了,神失去神力,与待宰的羔羊有什么区别?
  冥界以外不管什么地方,任何河流阻挡不住恫吓之神的脚步,他偏偏对眼前臭名昭著的阿格龙河束手无策。
  虽然他觉得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可天下没有后悔药可以吃,人类没有,神明也没有。
  福波斯在阿格龙河边彷徨踯躅,不得已开始脑补游过去的可行性……终于,河面上有灯火影影绰绰逐渐靠近,福波斯潸然泪下。要不是恫吓之神的尊严一息尚存,他真想掉头从此再也不踏足冥界一步。
  黑色的小船无帆无桨,乘着来自第八层冰山地狱的刺骨寒风在阿格龙河上笔直前行,船头莹莹的迷雾之灯令河面下栖息的水鬼望而生畏。破浪而来的接引者面容森然、目光冰冷,华美的战甲冥衣笼罩着肃杀之气,他是死神达拿都斯。
  二、
  神族苏醒,神迹显现。
  宙斯可着劲打雷证明自身价值,这些和冥界没什么关系。神王就算把天捅破了,最终还得乖乖把天补回去,天空之神乌拉诺斯是他们的爷爷,虽然爷爷木有了小唧唧……这跟冥界也没什么关系了。
  哈迪斯心安理得地把意在威吓的电闪雷鸣丢一旁,叫来了冥界三巨头及各狱狱守,召开例行高管会议。冥界看似受到至高之主管辖,实际从太古时期就独行其道、自成一界,奥林匹斯神族在与不在一个样,好处坏处都没冥界插足的地方。在奥林匹斯山上撞见冥王比神王管住自己小弟弟的几率还低,好在冥王积威已久,大小神明不敢明目张胆往他头上泼脏水,更多时候是无视。无视也可与“无是非”划约等号,所以冥界之主的执政生涯四个字可以囊括:闲!的!蛋!疼!
  散会后,哈总问加隆,“帕拉斯那丫头还在极乐净土?”雅典娜最近的消遣是让极乐净土的仙女陪她玩COSPLAY。
  “圣域的教皇派人传口信,女神回去了。”加隆第一次见雅典娜那么匆忙,莫非圣域出了大事?
  哈总不以为然,“应该是神王使者抵达圣域了,丫头跟他老爹再不亲也是名正言顺的神王之女。”雅典娜精明得很,神王甫一苏醒就大张旗鼓,她不能不识好歹。
  “那我们呢?”加隆忧心忡忡。
  冥王摆明了不把神王放在眼里,听了三天响雷依旧我行我素。全冥界大小喽啰对神王放雷的指向心知肚明,按道理冥界不可能听见陆地上的雷声,既然听得一清二楚,还装聋作哑会不会惹怒万神之王?
  据说宙斯不是一个心胸开阔的领导者。
  发誓效忠冥王的加隆虽然不再是一般意义上的人类——脱出轮回的束缚成为专属于冥王的个体,归根结底他本质还是个人。凡人对神王的惧怕更多的是对未知的绝对力量的敬畏。另外宙斯是哈迪斯的顶头上司,老板的老板,官大一级压死神。
  “那就等着吧,宙斯心情好或许会派个信使来冥界走过场,”老夏真没把这事放心上,这么多年来往冥界送的快递屈指可数。“要是真派了使者过来,大家不必诚惶诚恐,头上的雷炸得再响也不能让地上少死几个人,说不定还会连累审判庭工作量激增……”雷电天气会使人丧命。
  老夏猜测跑来宣传口号的是众神使者赫尔墨斯,赫尔墨斯是奥林匹斯山专职快递员,口碑好业务能力强。
  事后证明他猜错了。
  宙斯这回另辟蹊径,让孙子福波斯兼职快递,福波斯抵达冥界后因神力被抵消,没有立刻引起冥斗士的注意,再加上福波斯没有神族快递标配——赫尔墨斯的有翼金靴,连阿格龙河都渡不过去,等到死神接到消息去迎接的时候,闲不住的冥王已经跑海域找老二波塞冬幽会去了。
  好不容易接上头的福波斯被骨感的现实击碎了动机不纯的野望,意yín中借神王之名狐假虎威,享受传说中不可一世的冥界霸主对他卑躬屈膝的场面不仅没有出现,甚至连冥王的面都没见着。落差太大他承受不来!福波斯带着满布裂痕的玻璃心踉跄回奥林匹斯山,找他老子哭诉大爷哈迪斯目下无尘,还有死人脸达拿都斯接待工作上的各种怠慢。福波斯仗着老爹的凶名没少在神族内作威作福,冥界遭遇的种种让他咽不下这口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