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希腊神话+圣斗士星矢]冥王与众神 作者:紫色泡桐(中)

字体:[ ]

 
 
  ☆、ACT.51
 
  一、
  智慧女神赶到极乐净土见到的就是同级别大神们围着老爹宙斯的“尸体”玩深沉。阿瑞斯的试探工具从剑柄转变成彩色糖果棒,战神永远闲不住,别的神老老实实或站或坐,他一个坐姿一分钟换三次,从酒神手中抢了酒杯喝完丢向宙斯——纹丝不动;撕开糖果棒包装纸前戳戳宙斯——没反应;吃饱喝足伸懒腰前下意识抡拳头捶老爹——不动……
  不,宙斯胳膊一抽,阿瑞斯吓得当场屈膝下跪、嚎啕大哭,比哭坟还入戏,宙斯又没了声音,担惊受怕的阿瑞斯抹了把脸,艾玛虚惊一场,腿软站不起来了。
  众神斜眼鄙视,不想搭理这个自导自演的逗比。
  雅典娜亦是如此,趁阿瑞斯没有发现她,脚底抹油向深渊之殿狂奔而去。
  瘫坐在老爹身旁的阿瑞斯狐疑地望着渐行渐远的身影,感觉有点眼熟,搓下巴沉思后,非常不雅地打了个绵长的饱嗝,舒畅后爽快地把问题丢到脑后,懒得费脑思虑。
  深渊之殿内,天后赫拉与女灶神赫斯提亚携手合作,发动神力为牧神和睡神保驾护航,睡神徒弟奥路菲弹奏着美妙的旋律,净土仙女们合着乐曲翩翩起舞,舞姿和表情透着说不出的迷惑人心的魅力。
  牧神潘的“真实幻境”在众神的通力协助下拥有了更进一步的飞跃,幻境比最初更容易令神明陷入,也更容易令他们迷失在幻境中,在心里认同幻境中的一切为真实场景。有了迷惑人心的鼻祖睡神的帮助,潘神的幻境之术使用起来更加得心应手。守在宙斯身旁的众神是潘神这一奇妙法术的见证者,克洛诺斯完全没有察觉到圈套的设置就已经深陷其中难以自拔,幻境发动相当成功。
  赫拉和赫斯提亚对雅典娜点点头,雅典娜回应,算是打过招呼了,稍后雅典娜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加入到二位女神的行列,为幻境创造者们提供庇护。这是雅典娜到此的主要原因,接到冥王的委托特来助一臂之力。
  离此处有段距离的平静水池突然荡漾涟漪,金光烁烁的圆球释放电花在水池上空翻滚旋转,迸发出跃跃欲试的兴奋劲。感应到雷火霹雳不同寻常的赫拉向水池方向看了一眼,雷火霹雳似有感应,越发骚||动,赫拉收回目光,把注意力重新放到潘神和睡神身上,不再分心。
  失去了天后的关注,雷火霹雳沮丧失意,震动球体嗡嗡作响,伴着金色电光交织成的电网噼噼啪啪响不停,雷火霹雳怒刷存在感,可惜没能如愿以偿唤回天后的关注,雷火霹雳怒气冲冲地飞离水池,向幻境制造者们冲撞而去。
  赫拉、赫斯提亚以及雅典娜迅速察觉到雷火霹雳的异状,如果让雷火霹雳就这么接近,力量陡然相撞很可能破坏幻境,今日的成果将功亏一篑。雅典娜当机立断执起黄金权杖迎了上去,与神王的武器正面冲突,她能否扛下逆天的雷火神力尚且不好说,雅典娜握紧权杖,已做好了身躯损毁不堪负荷的心理准备。
  雷火霹雳转眼逼近,雅典娜释放小宇宙,横冲直撞的雷火霹雳被突如其来的力量拦下,天贵星米诺斯出现在智慧女神面前。米诺斯并不理会惊诧的雅典娜女神,单一只手便止住了势如破竹的雷火霹雳,金色的球体忽明忽灭,爆发出惊人的雷火与天贵星较劲。
  惊涛骇浪般的澎湃神力席卷金色球体,硬生生克制住不可一世的雷火,浇熄了令众神惧怕的能够吞噬神力的神王武器。
  海王一巴掌抽过去,金色球体晕头转向地被一股旋风刮回水池上方,待晕眩感过去,球体恼羞成怒,重新振作起来闪着刺眼的电光向闲庭信步的大菠菜和小菠菜压了过去。大小菠菜一抬手,又是一巴掌,球体转啊转啊转,转回原地。
  雅典娜傻了吧唧的看着一人一球你来我往,抽来滚去,忍不住噗嗤一笑,攸关性命的危机解除,松了口气。
  因长时间驻守圣域,与冥界各项进程略有脱节的雅典娜,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看着陌生的米诺斯,想不到海王曾经的神魂托生的力量如此强大……脑子活络的雅典娜又迅速否定了自己的判断,不,对方力量释放时的感觉非常熟悉,那不是一个冥斗士能够拥有的力量。
  宙斯的雷火霹雳怎么会被区区一介冥斗士压制得如此狼狈?
  米诺斯抽打“溜溜球”之余目光不善地瞪向盯着自己瞧的雅典娜,恶劣又不屑的开口,“看什么,丑丫头!”
  这极其欠揍的口吻!!!
  雅典娜掰断了黄金权杖,眉眼抽搐,额侧暴出青筋,“波塞冬?!”
  海王一记嗤笑作答,转头对不死心再度扑来的雷火霹雳说:“再不老实,把你送给克洛诺斯当球踢!”
  雷火霹雳老实了,旋转着滚圆的身子,委屈地噼啪放电,好不甘心。
  “急什么,”海王破天荒耐心解释。“冥王答应过的条件一定会兑现,哈迪斯从不食言。”
  抓着断成两截的黄金权杖的雅典娜陷入思考。
  “丑丫头发什么呆,快去给哈迪斯护法,连这点事都做不好,要你什么用!”海王的催促声响起。
  雅典娜虎虎生威的转身,眼不见为净,拼命克制双手不把两截权杖砸海王脸上。
  米诺斯穿过宴客厅与回廊,走过草木繁茂的花园,来到深渊之殿的寝殿。他拾级而上,数根彩绘圆柱组成的空间内,微风轻拂纱帘,冥王正闭目躺在床榻上。大菠菜和小菠菜陶醉地欣赏冥王的睡眼,然后脱下冥衣,穿着内衫小心翼翼地躺在冥王身侧,躺稳后目不转睛地看着冥王的侧脸。
  他靠在老夏身边,被老夏的气息萦绕,大小痴汉露出幸福的笑脸。
  二、
  真实幻境中的冥王可没那么幸福,面对原始蛇精病,不能用常理判断,也不能用常规对话来预判,老夏只好随机应变。变着方忽悠克洛诺斯离开宙斯的身躯,可不管用,老家伙对老夏的仇恨根深蒂固,明明宙斯才是夺走他江山的罪魁祸首,老家伙非咬准了老夏,好像不把老夏拖进万劫不复决不罢休,所以老夏一不做二不休,决定加大刺激力度,让克洛诺斯自爆脱离。
  “你嫉妒我。”老夏说。
  克洛诺斯打定主意在宙斯的躯体内蹲守到底,只要不主动脱离,他料定小杂||种拿他无法,因而气定神闲地坐在地上,也不忙着在净土里烧杀抢掠,冥王对于净土的控制力之高出乎他的意料。克洛诺斯不是个没有头脑的神明,冲动易怒、阴晴不定是他神性的一部分,假设毫无头脑,第一代神王又是如何成为他的手下败将,含恨脱离神界孤零零地回归上天。
  老夏理直气壮的话语让克洛诺斯有点不爽,不过还是克制住情绪,摆出不屑一顾的嘴脸。
  老夏继续说:“因为波塞冬爱我,只爱我一个,你在他心中没有丝毫地位。”
  “还不是你这个小杂||种挑拨离间!”唯有海王能让克洛诺斯动摇,克洛诺斯真的非常喜欢波塞冬,他有句话说的没错,他确确实实考虑过将神王之位传给波塞冬,前提是他想禅位。
  老夏觉得老爹一直都很傻很天真,一边把白月光波塞冬捧上天,一边又紧紧霸住神王之位拒不妥协,嘴里说着甜言蜜语,许下诸多好处,下手却不留情面。会作秀,懂演技的神才是当之无愧的神王,论表演艺术,宙斯的临场发挥也不遑多让,甚至青出于蓝。
  “你们之间还需要我花力气挑拨?瞧瞧你干得那些蠢事!”老夏在他对面盘腿坐下,笑得狂霸酷帅拽。“我来给你数数,波塞冬从小就被你拿去喂养你那些恶心的臭虫,别急着反驳,除非你能拿出真凭实据证实你没那么做;其次他为了救我免于被你吞噬,自愿被你吞下,从而被你侵蚀了神性,开始出现幻觉,一改往日的开朗,变得暴躁疯狂;再次,你远距离遥控天地大战后的冥界的是是非非,让沉睡中的我陷入你的圈套,冥域之主竟然被投入了人间轮回,想必你当时打得算盘是使我永远在轮回中沉沦,从而彻底迷失神格,忘记原有的一切。
  “你的计划一开始实行的很顺利,似乎尽在掌控,可惜你忘了一点,我哈迪斯是冥界之主,冥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皆由冥王的意志所支配,所以让你非常失望的是我在人间仅经历了第一世就返回了冥界。神魂更没有像普通人类那样变得麻木,浑浑噩噩等待命运的审判,因为我就是审判的制定者。”
  老夏说到这里停顿片刻,克洛诺斯的脸色非常难看,冥王的那些话无异于对他失败的嘲讽,带着胜利者的骄矜与狂妄,居高临下地阐述他的天真傻气、不堪一击。
  “下面说回波塞冬,”老夏不疾不徐。“从白银时代末期开始,你的神力就在侵害波塞冬的神格,请注意,我说的神力指的是你传染给他的‘癫狂’,至于那些臭虫,神话时代我和波塞冬玩的比较好你也知道,我经常把他带去深渊,塔尔塔罗斯讨厌深渊以外的生物在深渊里潜伏,所以你的那些臭虫没能逃过塔尔塔罗斯的眼睛,他们都被……”说着比了个割脖子的手势。
  克洛诺斯终于暴躁难抑,如波塞冬令他动容,深渊之神是克洛诺斯穷其一生难以弭平的心头大患。最让克洛诺斯蛋疼的是他还是神王时不能找深渊之神的麻烦,因为深渊即是塔尔塔罗斯的本体。如果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深渊之神弄死或弄残,整个深渊就会分崩离析,得罪过克洛诺斯,遭到克洛诺斯流放的十恶不赦的囚犯就会一并被解放出来,到时将天下大乱。
  当然如今的克洛诺斯巴不得深渊解体,毕竟他是来报社的,唯恐天下不乱,可是塔尔塔罗斯已陷入深眠,连个影子都找不到,别说正面为敌一雪前耻了。
  老夏饶有兴致地看着如笼中困兽的老爹。
  他说:“你企图控制波塞冬,原本可能是因为不想在神王之位重蹈覆辙,你推翻了一代神王,因而担心波塞冬壮大以后如法炮制,你害怕被自己的子女推翻,你喜欢波塞冬却又不得不防备波塞冬因为你的喜欢而膨胀野心,所以你想了个自以为‘两全其美’的法子,用你的意志控制波塞冬,让他为你所用,仰你鼻息。
  “问题是波塞冬他聪明活络,并不对你言听计从,终究不会坐以待毙,你的宠爱让他如履薄冰,使他从小被迫陷入困局,成为一部分神明的眼中钉肉中刺,是你把他从你的家族中推出来,把他推向被你们夫妻排斥在外的深渊中的我。今天借着这个契机,请务必接受我哈迪斯由衷的感激。”
  克洛诺斯双眼红得滴血,血珠溢出眼角顺着脸颊滚落在地上枯萎了植被,留下斑驳的焦印。
  老夏挥手,窜到身前的火焰被挡了回去,他好整以暇的说:“你知道你为之努力了那么多年,波塞冬为什么还是没有被你控制住吗?”
  克洛诺斯理智将失,不发一言。
  “因为他发现了你的诡计,他舍弃了一部分神魂,追着我投入人间轮回,而你的那部分神力恰好弥补了缺失,被他转化为自己的力量,”老夏微笑。“他真的很聪明,不是吗?”
  这就解释了米诺斯为何出现在冥界的原因,因为他生前是人类,死了以后成为冥斗士亦是被波塞冬的神魂影响。虽然成为人类拥有了独立人格,但残留在灵魂中的属于海王的那部分促使他决定在冥界的前进方向。
  海王的灵魂若选不上冥斗士,那还得了?米诺斯顺利选中为候补冥斗士,并出现在阿格龙河沿岸翘首以盼,尽管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在等什么。现在老夏找到答案,他在等自己,等待回归冥界重获新生的冥王哈迪斯。
  稍后的一系列遭遇,效忠,坚守,既是对老板的肝脑涂地,也是对爱人的不离不弃。
  老夏眼泛湿意,感性地摸摸胸口,心口处荡漾着柔软和甜蜜。
  被冥王吐槽坏了的克洛诺斯见不得老夏喜大普奔,一记猛虎下山,暴起将冥王扑倒在地。他掐着老夏的脖子,恨不得在老夏身上掏出几个血洞。老夏的方法奏效了,克洛诺斯完全丧失理智,眼中只剩下排除异己的本能杀意。
  “小杂种老子和你同归于尽!”克洛诺斯的嗓音刺耳扭曲。
  被他推倒在地的冥王的眼珠从蔚蓝如海变成幽暗漆黑,气质也发生了改变,黑色的小宇宙在周身蔓延,它们包裹住神力化作的烈焰,转眼被吞噬湮灭。杀气腾腾的克洛诺斯从那双幽深的眼眸中看到了神秘莫测的深渊本体,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满身的凌厉荡然无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