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希腊神话+圣斗士星矢]冥王与众神 作者:紫色泡桐(下)

字体:[ ]

 
  ☆、ACT.101
 
  小胖子的步伐越发矫健了,他发现前方不但有提坦神族第一美女,另外还有一个风姿绰约、貌美如花的女神向他招手——招手源自脑补。
  与勒托面对面说话的女神老夏不陌生,进入三层意识世界以来他们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后世他们之间的交情还算深厚。
  夏大王和未来的人类之父与那方渐行渐近,同时察觉到俩女神的交谈气氛与假设的截然不同,从她们面无表情的冷艳神态上看不出端倪,可那股毫不相让的对峙状态让俩男神瞬间头皮发麻,要知道从古至今,懂得明哲保身的男神几乎不会主动掺和到女神们的纠纷中去,因为历史证明无论过程还是结果,总归吃力不讨好。
  普罗米修斯十分懊悔,素来感知敏锐的小胖子破天荒埋怨美色误人,竟然模糊了他自诩无神能敌的趋吉避凶本能。
  俩女神不约而同转移注意力,看了过来。
  小胖子打消偷偷溜走的想法,硬着头皮迎难而上。
  此时他们离俩女神还有段距离。
  老夏看了眼目视前方,嘴唇不停蠕动,不知在念叨什么的小胖子,“听说你智慧超群,善于思考,几乎无所不通?”
  普罗米修斯停止了神神叨叨,努力克制眉飞色舞:“还行吧。”他的名声都流传到提坦神族以外的地方去了?小胖子心花怒放。
  “那我问你,与勒托站在一块的女神是谁,你知道吗?”老夏慢悠悠的说。
  “当然知道,”生怕被哈迪斯小瞧了,普罗米修斯摇头晃脑的说。“那是赫拉,神王克洛诺斯与天后瑞亚之女。”然后就没了。
  是的,那个比勒托略矮,也比勒托年轻的漂亮妹子正是三代天后赫拉,现如今她只是个普通提坦后代,在亲生父母那儿不比冥王哈迪斯受宠。
  老夏但笑不语。
  普罗米修斯觉得他的笑容很是意味深长,仔细想了想,还是一无所获,对老夏的神秘笑容越发在意。
  勒托与赫拉无论现实还是意识世界,都没有结为好友的缘分,她们心中都对对方抱有偏见,她俩同时出现在这里并非美好的不期而遇。勒托悄悄跟着赫拉前来,而赫拉的本意是为了碰运气,勒托一不留神暴露行踪后被赫拉当场发现,俩女神的争端一触即发,老夏和小胖子就撞在这样一个尴尬的出场时间上。
  老夏的到来让二位女神的心情颇为复杂,赫拉的复杂原因在于她本就是来找老夏,经过多方打听才得知此地,她从来不敢奢望深渊之神会对她另眼相看,只能在这里守株待兔。老夏的出现让赫拉欣喜,同时也让她提心吊胆,勒托也是为了大哥哈迪斯而来,而且目的很不单纯,赫拉可以想见勒托为何想见大哥。赫拉害怕老夏误会是她把勒托引来的,于是在见到老夏的一刹那立即对勒托表现出显而易见的排斥。
  勒托心里五味杂陈的缘由比赫拉感性得多,她是来见识让“宙斯”神魂颠倒的心中唯一,她迫切的想要了解哈迪斯到底拥有何种魅力令“宙斯”念念不忘、欲罢不能。出生不凡的勒托几乎是整个北方提坦的精神寄托,在奉承声中成长起来的勒托无法接受自己被一个男性神明比下去的可怕事实,所以她按捺不住来了。
  老实说见到哈迪斯后,勒托的心情比没见之前更加复杂了,她心酸的发现男神和女神完全没有可比性,凡是长眼睛的都能看出哈迪斯与她千差万别,到底怎么比?比什么?比美?比身段?比智慧?比武力?还是比出生?
  无法可比或许比自愧不如更让勒托抓耳挠腮。
  勒托的美貌毋庸置疑,她有信心,即便是神族第一美女欧律比亚亲临,她也不一定会在对方的光彩下黯然失色,在她心中欧律比亚已经是过去时了,而她勒托代表着神族的未来,她出生时的异象代表了一切;作为二代神王与天后的长子,哈迪斯在容貌上好像自带诡异的天赋加成,他的长相与亲生父母相差甚远,但不代表他是个丑八怪,相反,哈迪斯非常英俊,他的美丽是男性化的,是与亲兄弟波塞冬与哈迪斯完全不同的,另外他的气质与一般男神也不尽相同,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压迫感,没来由的让勒托紧张,勒托竭力想摆脱这荒谬的“心理作用”,但是很难,她不得不承认自己被哈迪斯的神力压得险些匍匐在地。
  在数种比对下,武力一栏她输得心服口服,还有出生……二代神王之子比北方提坦领袖的大女儿更有说服力。勒托再天真烂漫也没脸意yín自己比哈迪斯出身高贵,虽然他甫一降世就是个爹不亲娘不爱的小可怜,但他有深渊这座强大到让人提不起力气反抗的靠山,这是勒托无法轻举妄动、最为忌惮的所在。
  因而在脑补了成千上万的见面场景后,勒托苦恼的发现真的见到哈迪斯后,她仍然无言以对。
  对“宙斯”势在必得的勒托用力掐了掐手掌心,命令自己不能临阵退缩。
  多少猜出些勒托烦恼的赫拉毫无顾忌地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当夏大王与普罗米修斯走至身旁,赫拉的灿烂笑容迅速转变成谄媚,她自来熟的抱住兄长的胳膊,清脆地唤着大哥,痴痴对着勒托流口水的普罗米修斯立马回过味来,眼睛在美少女与美青年之间来回扫荡,然后用力一拍大腿,“对了,哈迪斯!是哈迪斯!我怎么给忘了!”沮丧地捶打脑门。
  老夏弯了弯嘴角。
  赫拉对这个说话颠三倒四、莫名其妙的小胖子皱了皱眉头,第一印象不太好。
  夏大王决定不把这个残酷的发现告诉拥有极端爱美之心的普罗米修斯,这位算是冥界将来的“衣食父母”,应该与其建立互利共赢的良好关系,假如没有人类,冥界的主要作用就失去了意义。
  老夏并不是真的两耳不闻窗外事,对于勒托的到来自有他的猜测。赫拉拉着他滔滔不绝说了好一会儿话了,勒托还是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眼神复杂,目光中的幽怨挥之不去,老夏都要错以为自己其实是个薄情寡义的负心汉。
  既然对方无话可说,老夏干脆假装没看见,勒托惦记上小米让他有些不爽。
  “说吧,找我做什么?”老夏不相信赫拉特意跑来仅仅为了和他培养兄妹之情。
  “大哥你不怪我吧?”赫拉有些紧张。
  老夏一下子明白了她没头没脑的问题,他看了眼普罗米修斯,结果闲不住的小胖子已经厚着脸皮去和勒托套近乎了,根本不在意他们兄妹的交谈。
  如果老夏猜的没错,赫拉试图解释她的袖手旁观,试图表达她的无能为力,换句话说她在亡羊补牢。克洛诺斯与瑞亚的这些个孩子中,只有老夏年幼期间就被赶出了家门自立门户,除了“波塞冬”以外的弟弟妹妹们虽然日子过得没有“波塞冬”舒坦,却是在神王与天后的庇护下相安无事的成长。但是他们从未对小小年纪被迫离开父母庇护生死未卜的大哥施以援手,他们甚至没有试着去寻找大哥,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为了不触怒神王,不惹天后烦心——使自己置于可能被父母厌弃的不利情况下,为了保全自己,为了继续拥有庇护,他们选择视而不见,冷眼旁观。
  如今,大哥哈迪斯拥有不下于神王、天后的大靠山了,弟弟妹妹们心中的量角器重新划线了,换句话说哈迪斯如今身怀和弟弟妹妹们一起哈皮的本钱了,不仅不会为弟弟妹妹们带来不好的影响,反而是如虎添翼、锦上添花了。
  赫拉是弟弟妹妹中间第一个出来试探他反应的开拓者,小丫头雷厉风行,心肠也硬,是一个合格的天后后补。
  老夏不意外,他预感早晚会有这一天,当年也是如此,只是没有这么快。有克洛诺斯和瑞亚那样的父母,他的兄弟姐妹大多是冷酷现实的利己主义者。所以冥王迫切的想要提升力量,只有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才能掌握命运,而不是让别的什么神明来左右自己。这也是他后世为什么嚣张跋扈到令众神错以为他随时可能攻上圣山自立为王,在绝对力量面前,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神明们惧怕他,与此同时,他们也不得不捧着他,害怕得罪他。
  “废话少说,直说你的来意吧。”老夏似笑非笑。
  赫拉的紧张剧增,手脚冰凉,老夏的避而不谈让她七上八下,理智告诉她不能再追根究底。
  “大洋神准备为女儿举办生日宴,您有兴趣参加吗?”赫拉小心翼翼的问。
  大洋神俄刻阿诺斯?
  “我考虑考虑。”老夏没有明确答复,“是哪一个女儿?”大洋神夫妻的子女可多了去了。
  “墨提斯,大哥听说过吗?”
  当然听说过!那是种马小弟的原配发妻,雅典娜的亲妈!
  老夏在意墨提斯,不是在意她本人,而是在意她的肚子。夏大王不想因为自己的多此一举把雅典娜给扇没了,即使是意识世界里也不能够。他一直克制着不去拜访,因为历史上他们的正式碰面时间还要往后推。
  “波塞冬会去吗?”老夏看似随意的问。
  这里的“波塞冬”还会对墨提斯一见钟情吗?如果没有,雅典娜还生得出来吗?
  赫拉瘪瘪嘴,“怎么不会,他高兴着呢!”
  看来这个时候墨提斯与赫拉之间的争夺已经埋下隐患,“波塞冬”是典型的吃着碗里瞧着锅里。老夏觉得挺神奇,照这情况推测,赫拉与墨提斯均遵从历史对披着波塞冬皮的宙斯怀有好感,唯独后宫之一的勒托另辟蹊径,这是不是表示勒托爱的是宙斯的皮囊——资深外貌协会?
  话又说回来,神族哪一个不是外貌协会成员?绝大部分的爱慕就是从迷恋外表开始的,这就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你邀请宙斯了吗?”老夏又问。
  “没有。”赫拉坦然承认她的厚此薄彼。
  “我带他一块去,墨提斯不会介意吧?”
  赫拉喜出望外,“不介意不介意……你愿意出席?”
  老夏温和一笑,“你让墨提斯给我发请帖吧,别忘了把宙斯的名字写上去。”
  赫拉开心极了,满口答应,老夏没有借机为难她,赫拉对大哥的心胸敬佩不已,并且有些无地自容。
  “你不用把勒托放在心上,”赫拉努力向老夏示好,“她仗着不平凡的出生在提坦族内耀武扬威多年,整天端着架子、翘着鼻子,对着众多爱慕者挑三拣四,好像多了不起似的,墨提斯出生同样不凡,勒托早已不是提坦中的独一无二了!”
  老夏经她提醒想起来墨提斯出生时确实伴有奇异现象,不同于勒托出生的口口相传,墨提斯出生的不凡是记录在案的,直至青铜时代也有可供查找的具体卷宗。墨提斯的不凡之所以不如勒托出生异象那般广为流传,主要因为大洋神夫妻不如科俄斯和福柏那么高调,大洋神夫妇俩一直奉行低调做神,他们在后来的白银与青铜交替的大动荡中毫发无损、全身而退,这与他们的未雨绸缪密不可分。
  也所以同样都出生自带祥瑞,墨提斯成了种马小弟的发妻,勒托只是个小情儿。
  “你们说的生日宴,我也会去。”不知什么时候普罗米修斯蹭回来了。
  从血缘上说,墨提斯是普罗米修斯的姨妈,邀请亲外甥赴宴再正常不过了。普罗米修斯在后世是二代十二提坦神族中的代表神祗,从他母亲这边算他应该是三代提坦,不过通常情况下辈分随父亲走,他的父亲伊阿珀托斯是一代十二提坦之一,其子自然就是二代提坦。
  夏大王分析自己会对普罗米修斯印象颇佳,大约因为曾在一层意识世界附身于伊阿珀托斯的缘故……
  老夏发现勒托已经不知去向,难怪小胖子又回来了。
  赫拉目的达到,迫不及待想要回去汇报好消息,说了几句刷存在感的讨巧话,轻快地告辞离去。
  普罗米修斯遥望远去的窈窕身影,感叹道,“……你妹子真美。”
  可不是嘛,虽然克洛诺斯和瑞亚做父母很渣,却很会生孩子,姑娘们美得各有千秋,小伙们帅得独具魅力。
  老夏刚想洋洋得意的附和,普罗米修斯转瞬又道,“比勒托差了一点。”
  夏大王的扬起的嘴角挂了下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