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主古剑]若是月轮终皎洁+番外 作者:野性缅因

字体:[ ]

 
 
文案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
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谢衣说沈夜如高天孤月一般,遥不可及,如冰如霜,却又独自照彻漫漫寒夜。
谢衣又何尝不是一轮明月,在无尽的黑夜里照彻了多少人的漫漫长夜。
倘若命运拐了一个弯,走上了一个岔道,那么人的命运是否改变?
主CP沈谢
PS:谢衣是穿的,但是性格等不变,因为作者怕把原著谢男神写崩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穿越时空 游戏网游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夜,谢衣 ┃ 配角:流月城众,各种龙套 ┃ 其它:
 
 
  ☆、一、天问
 
  谢衣收拾好破军宫室内散落一地的偃甲零件,分门别类的放进专门的箱子里面。
  破军宫室内总是散乱一片,各种杂七杂八的零件到处都是,主人也从不收拾。今天谢衣特意清扫破军宫室,简直就像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一样。
  谢衣坐到铜镜前,打散发辫,重新梳理整齐。铜镜上模模糊糊映出了一个人影,手执木梳,乌发便一缕一缕缠在指尖。镜中人眉目端庄,风华天成,却并不夺目逼人,反倒是像月亮,借来太阳一缕光辉,洒向人间。
  他庄重的编结着发辫,无念无求,无思无想,身心一片澄澈透明。
  为了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太久,流月城也已经等了太久太久。
  谢衣拈起托盘上盛放的祭司服。这是破军祭司诸多服装中最为华美庄重的一件,只在最盛大的庆典和祭祀上穿着。但现在谢衣要穿着它去参加一个无人知晓的仪式。
  破除伏羲结界的偃甲已经制作好,大祭司和沧溟城主拨来的五色石整整齐齐的摆放在破军宫室的库房里。一切准备就绪,马上就可以开始动手破开结界。
  可是他在动手的前一晚突然觉得心惊肉跳,仿佛会就此放出一个可怕的恶魔,令烈山部陷入灾难。
  谢衣居所隔壁的雩风不止一次的向他哭诉,他常常梦见一个黑紫色的可怕人影。谢衣在那晚突然想起了雩风对他说的话,顿时陷入了不祥的预感当中。
  他向大祭司告了假,不眠不休地翻遍了生灭厅的古老卷轴,最终在一块马上就要碎掉的竹简里面看到了一种用来占卜的仪式。
  鉴于心底的强烈不安,谢衣向沈夜要求举行这一个仪式。沈夜沉默了一会儿,眉峰聚起一个小小的山丘,最终还是败在了他的胡搅蛮缠之下。
  谢衣穿上祭祀袍,上面点缀的金饰相互磕碰,发出细碎但悦耳的声响。谢衣深吸一口气,他不知道这个用来预知未来,占卜吉凶的阵法是否真的有效,又或者会令施术者付出惨重代价,但是为了烈山部,一切都是值得的。
  施术的地点选在寂静之间,重重的石阶上是高大粗壮的矩木核心,包裹着一滴形如硕大红宝石的神农神血。沧溟城主就沉睡在此地,以期用神血治愈疾病。
  “破军祭司来了么?”沧溟城主难得清醒,脸色虽然仍然带着不健康的青白,但眼光清明,神态威严而睿智。
  沈夜点了点头,看着下方穿着一身华美祭司服,正拾级而上的弟子。
  瞳无谓地看着谢衣一步步走上来。虽然他并不认为这个传自太古的阵法有什么用处,但是作为谢衣和沈夜的好友,既然他们两个都认为有举行这个仪式的必要,那他也没必要自讨没趣的去阻拦。倒是华月捏紧了手上的箜篌,既担心占卜出不好的结果,又担心谢衣的安危。
  寂静之间的石板上刻着玄奥难明的纹路,按照指示生起了一堆火,一团小小的焰光在呼啸的寒风里闪烁,就像是在时光洪流里挣扎着苟延残喘的流月城。
  谢衣登上了最后一级石梯,不论是沈夜,华月还是沧溟城主和瞳,都明显戒备起来,手上捏好了法诀的手势,只要出现意外,法术就会立刻发出。
  谢衣给了他们一个放松的微笑,借助了神农神血力量,又有沧溟城主强大灵力庇佑的天问之阵,是绝无可能失败的。
  沈夜几人脸色稍霁,仍旧不肯放松。谢衣笑着摇了摇头,向之前演练的千百遍一般,开始高声朗诵祭词。谢衣摇动着缠着珠玉璎珞的的法杖,衣袖带风,像是一只张开双翅的青鸾,就要乘风飞上九天。沉重而繁复的赤金冠摇曳着火红的光影,恍若一轮初升的朝阳落在他的发间。
  祭歌声渐渐响起,初如细细的春雨,随后又像无人的空谷,只有他清朗明亮的歌声不断绵长,延宕。他的声音包含着悲悯和仁慈,明亮又柔软,听着他的声音,就像在凝望着夜空中那一个又圆又亮的月轮。
  谢衣停下了旋舞,将手里拿着的一把祭香投进火里。
  乌金色的粉末落进火堆,火光忽的向上一腾,众人的心也随之一跳。
  有种朦胧而混沌的光彩出现在火里,光暗、阴阳、五行在其中糅合成一团,不停旋转、交融、厮杀,极微弱而又极其坚韧,仿佛是从什么东西上剥离下的一般。有种无所在又无处不在的声音从火里发出,谢衣心里一喜,向着那团混沌灰暗的火微微张口。
  忽然一股庞然大力攫住全身,一根手指也无法动弹,像被无数锁链捆缚,又像是被什么抽离出了躯壳,一切都在扭曲旋转,晦明、声音和感觉,一切都像是不真实的幻觉。
  恍惚中似乎听见谁惊呼“谢衣!”的声音,但他也不确定这究竟是不是一场幻觉。
  混沌一般的火光扑上来,抓住他的神魂,突破所有限制,眨眼间游遍三山四海,拖出一道长长彗尾,径直往极北的不周山飞去。
  火光毫无阻碍地穿过一道白色的屏障,飞向不周山脉极高处。
  不周山依旧是不周山,哪怕经历过水火二神与钟鼓的鏖战和天柱倾塌之祸,依旧不减雄浑气势。万仞高山覆盖着皑皑白雪,直插云天,还有山峰整个倾倒,成为见证天倾之祸的遗迹。
  无数角龙应龙在群山间盘旋,发出震天的长吟。角龙在山岩上磨砺还不够坚硬的双角,灼热的龙息喷吐在岩石上,溅起一片火雨。年老的应龙飞向寂明台,迎来最终的死亡。金色的龙血顺着寂明台流淌而下,把山上的土壤全都染成了金色,龙血草在浸泡着金色鲜血的土壤里肆意生长。
  哪怕只是在天上匆匆一瞥,这种苍凉壮阔的景象仍然令谢衣为之战栗。
  创·世火一闪即逝,越过前赴后继飞往龙穴,接受试炼的角龙,裹挟着谢衣冲进这个深邃幽暗的洞穴。                        
作者有话要说:  本人太滑山逸清师姐,八完鱼则又来八谢大师了哇咔咔(泥垢
这玩意儿是天问之阵,神渊古纪有出场哦,奢比尸族的玄夷祭司用这个召唤过□□之火。
神渊番外篇白雪琴音里面,浮水部的老祭司也貌似也用过这个天问之阵,就假设向烈山部这种从太古时代传承下来的部族有天问之阵的记载和召唤□□火的方法。
好多地方借鉴了神渊,神渊果然很美好,番外尤其美好~
 
  ☆、二、钟鼓
 
  创·世的火焰扑灭了黑暗,带着谢衣穿过幽邃的石窟。磅礴灵力顿时涌来,裹缠着他的身体。
  龙穴中最外层是永不停歇的风暴,五行灵力在这里不断激荡,在石壁上爆发出光的洪流,亿万个洪钟大吕的声响回荡在他耳边。创·世火带着他穿越风暴,每当五行之风向他扫来的时候,谢衣都会感到犹如被万千刀剑割裂神魂的痛苦,神魂像是要就此消散,彻底融化在这幽深黑暗的洞窟中。
  一切都在扭曲旋转,五行,光暗,空间,时间,都通通成为了无意义的混沌。
  谢衣被火焰拉拽着,身不由己地向更深处投去。
  五行风暴逐渐止息,迎面却涌来了更为玄妙也更为危险的大潮。
  谢衣拼命鼓起灵力,用这一点微末的力量勉强抗衡着四周灵压。然而以人力抗衡自然的伟力,不过是螳臂当车而已,浅绿的舜华之盾如同风中残烛般闪了几闪,就破碎成了万点流萤。
  创·世火好像透明一般,任由阴阳之海顿时毫无阻碍地席卷而上,把他的神魂割得粉碎。
  疼痛伴着记忆洪流爆发开来,组成了无数似曾相识又光怪陆离的景象。
  谢衣在记忆中载沉载浮,竭力保持着清醒。有时候上一刻能看见他坐在一个大铁盒里,不用马儿拉车就能够日行千里,下一秒就能发现自己穿着深蓝的长衣,在无星无月的夜里扬起手上的长刀;他看见有个地方人们制作出铁做的飞鸟翱翔于天际,一会儿十日临空时血液沸腾的灼痛又仿佛跨越时光,降临到他身上。
  原来……原来……我忘记了这么多……
  谢衣惊愕之余,下意识看向手心,却发现不知何时又拥有了实体。龙穴中狂涌的五行和阴阳依附着他的魂魄,为他生出骨骼经络,化作躯体。
  谢衣顾不上迷惑,仍然牢记着来此的使命,疾步向更深处走去。
  创·世火静静悬浮在龙穴最深处,闪耀着奇异的光彩。下方是一片空无虚幻,又好像涌流着不可见,不可知,不可言之物。 那是就连烛龙之子,龙神钟鼓也无法承受的混沌。
  谢衣谨慎地止了步,扶着墙停在混沌的边沿。身心的痛苦已渐次退去,重新塑造身躯适应了龙穴的庞大灵力,能够在狂暴的灵力中行动自如。
  他抬起头,凝视着高悬半空的创·世火。
  创·世之火安静的燃烧着,横绝千古。自它被烛龙在天地未开的混沌中吹燃起,就一直燃烧着,从过去燃到现在,也将永远的燃烧下去。
  谢衣凝视着它,眼中倒映着它的影子,胸中也像燃烧起了一把火。
  他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问出了整个烈山部的疑问。
  “烈山部欲破开伏羲结界,不知此事是吉是凶?”
  创·世火晃动了一下,分出一道透明的光影,不断拉伸、扩大,最后化作一个巨大的光幕。他用剩余的五色石最终破开了结界,却引来了心魔入侵,附在了矩木核心之上。之后是和师尊的分歧,争执,乃至叛逃,终于引发了他最不愿看到的结局。
  谢衣后退一步,靠在石壁上,只觉得浑身发冷。
  我怎么会……对着师尊出手?
  一直围在他身周的火焰光彩黯淡下去,创·世火也发生了异动。龙穴灵力搅动,景物飞速拉远,形成一片扭曲模糊的色块,谢衣被毫无反抗的弹出了龙穴。这是天问之阵的时效结束了,神魂正要返回流月城。
  突然一声惊雷乍响,盛大的光彩刺破重重黑云,击碎龙穴前的山石。石块四处迸溅,角龙惊慌的四处逃散,生怕被这个暴虐嗜杀的龙神撕成碎片。
  “何人擅闯不周山!”天问之阵的力量被这密雨般的落雷和狂风所干扰,一时间竟无法从不周山离开。一只尖锐而有力的爪子抓住他,涌上的强盛龙力禁锢着他不能远离。
  雷声依然隐隐,电光也还是纵横不歇,朦朦胧胧地龙影下,仿佛垂下了鲜红色的云,一时变得狰狞无比。
  谢衣被掐得呼吸困难,眼前一阵一阵发黑,举目只见一片密排着的金鳞。
  浓云是他的旗帜,闪电为他的前驱。所谓“人”的力量和他相比,就像是一个不自量力的蚍蜉妄想撼动大树。
  “咦?”谢衣听见神龙傲慢而冷酷的声音,又在末尾掺了一点点微小的疑惑。一道金色的虹光落到他身上,随即狼狈地扑到冰冷尖锐的山地上。
  谢衣无力摔在地上,领口冰冷的雪突然化作雪水灌进衣襟,泥浆沾湿了衣裳。他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抬高头仰视着那个高悬在云上的人影。
  只一眼就能看出那并不是人类,至少不是普通的人类。
  他散着火红的乱发,额角处生出两枝角,近发根处是海底珊瑚般的红色,继而变成光耀无匹的金黄,仿佛用最纯正的精金铸就。入鬓的长眉像迎着风的刀刃斜斜飞起,眉下压着噬人的眼锋,臂膀上有几片金鳞未完全褪去,断续的绯红电光和云气在身周飞翔,他虽化作人形,但龙威犹在,通体像是透着火焰,只在左肩往下披了一挂淡青的鳞片,安宁清静的颜色令人看了出神,冲淡他全身的几分煞气。【1】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