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陆小凤]花叶藏林 作者:叶藏鸦(上)

字体:[ ]

[陆小凤]花叶藏林
作者:叶藏鸦
 
 
文案
一觉醒来,韩野从大学课堂来到了武侠世界,成为了一个小小的病秧子韩夜心。
而他在这个世界上遇到的第一个“熟人”,竟然是花家七童——花满楼。
 
彼时的花满楼目光明亮,笑容温暖。
温热的友谊让韩夜心决意阻止花满楼的眼盲的命运,
 
然而……
他没想到许多年后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和花满楼同青丝、共白雪。
 
注:本文花满楼仍会目盲。
 
 
“我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看不见你现在的样子。”花满楼轻轻地叹息道。
温馨,主受
====
感谢美工清白君制作的封面(^―^)
 
内容标签:武侠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满楼,韩夜心 ┃ 配角:陆小凤,朱停,西门吹雪 ┃其它:
 
 
 第1章 韩野
 
    迷迷糊糊中,韩野觉得很冷。
 
    教室里的空调已经坏了好几天,八九十人的屋子,只靠头顶几台风扇,呼啦啦地扇着点滚热的风。就这情况,怎么会冷?
 
    他还觉得浑身不对经,疼的要命。
 
    就像在梦中跟人打了一架,浑身都要散架似的。
 
    韩野又在课堂上睡着了。
 
    每逢张教授的课,韩野都得睡着。这也没办法,张教授的声音实在太催眠了。他老人家学问广博有如大海,讲课的调调却可以媲美摇篮
 
曲!
 
    “今天,我们来讲一讲李商隐的这首诗。诗名叫做,《嫦娥》。嫦娥,大家都知道,就是月亮上的嫦娥。嫦娥啊,是后羿的妻子。后羿
 
,射日,有功。从西王母那请了灵药,嫦娥,就把这药给偷了,自己,飞到了月亮上。你们看,这首诗,是这么说的:云母屏风烛影深,长
 
河渐落晓星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在这种温柔和缓的调调中,韩野是每课必睡,每次睡前都还要痛苦地挣扎一番,他还想考老人家的研究生呢……
 
    可是今天睡得实在是太难受了。怎么到现在也没下课吗?也听不见胖子看手机时发出的猥琐笑声。
 
    只听到风声灌耳。
 
    等等……风声!
 
    韩野猛地睁开眼睛。
 
    在一片漆黑中,先跳入眼中的是一簇火光。火烧得很旺,“啪啦”一声,已经烧了很久的木柴塌陷了一块。一个粗粝的手扔了根木柴进
 
火堆里。
 
    韩野觉得脑袋很疼。等等,这什么情况?班级组织三更半夜到来野炊吗?山林猎人正在添柴?
 
    他缓缓回过头,看见一个男人,坐在火堆边,脸色随着火光半明半灭。
 
    等等!
 
    韩野又给自己按了一下暂停。这个男人,穿的衣服,好像是古人穿的那种长袍?而且是三个月没换过的!他的一只手扔着柴,另一只手
 
,却按在一把刀上!
 
    刀!
 
    韩野在心中咆哮,为什么是刀!
 
    他又看了看男人的脸。他的脸和手一样粗粝,满是风刀霜剑严相逼的样子,头发也结成一团,披在脑后——到底多久没洗头了?!
 
    “醒了?”男人忽然看了他一眼。
 
    那眼神,也跟这个男人整个人一样,是粗粝的,淡漠的,甚至,还有一种厌恶和仇恨!
 
    韩野一边摇头,怪自己脑补太多,一边又掌握不了状况。他简单的在心里总结了一下,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有时候经常会做这种梦,情节具体,环境逼真,做梦的人毫无自觉,等醒过来之后才会发现,啊,刚刚做了一个多么精彩刺激狗血四溢
 
媲美连续剧的梦!
 
    有时候结尾的时候还会打上“明天同一时间,请您继续收看”的字样呢!
 
    打定了主意,韩野稍稍放松了一下。不过这个梦实在有点奇怪,因为他竟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被千百根针扎过一样,还觉得非常冷!
 
    不过没关系,等下课时间一到,胖子自然会把他叫醒的。
 
    韩野放了心,索性哈了口气,朝火堆凑了凑。
 
    他忽然又觉得有些奇怪。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或者是大脑预感到信息带来的巨大冲击而暂时屏蔽——男人拿下架在火上煮着的一个罐子,从罐子里倒出黑乎乎
 
的药:“喝了。”
 
    韩野的脸色惨白,大脑已经撤掉了那道屏蔽——他颤抖地伸出手,看着那双小孩大小的手掌。男人却没注意到他的异常,把药放倒他的
 
手上,又望着火堆发起呆来。
 
    韩野心脏狂跳,手抖了抖,药汁洒在地上,溢出来的药味刺激着他的鼻子。
 
    他终于鼓起勇气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胖胖的棉袄,短短的腿,小小的脚。
 
    妈呀!
 
    韩野惊出了一身冷汗,蹭地站了起来。
 
    那个男人忘了过来,看着眼睛瞪得很大的韩野,皱了皱眉,道:“把药喝掉。”
 
    韩野在他的目光中紧张地咽了口口水,把药喝了下去。
 
    真苦!
 
    男人又回过头去。
 
    韩野终于冷静了一点,再看了遍自己的身体。
 
    这个身体很瘦、很虚弱,但是皮肤十分柔嫩。所以,综合各种状况,这是个孩子的身体!
 
    这个梦也未免太奇怪、太有真实感了。
 
    韩野重新坐了下来,终于想起来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个树林。林子里黑漆漆的,火光能照得到的地方,到处都是树。地上一层枯黄的叶子,头顶也不时有叶子落下来。
 
    天空阴沉沉的,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
 
    风吹过来,整个树林都呼啦啦地响着。
 
    这是秋天。森林里的秋天,他成了一个小孩,和一个男人在野外露宿。
 
    这个孩子还是个病秧子,身体很不好。比如他已经这么靠近火堆了,还是很冷。
 
    韩野又往火堆前凑了凑。
 
    那个男人始终不说话。他似乎在发呆,神色木木的,但韩野却觉得他十分地悲伤。
 
    只有在火小下去的时候他才会动一下,扔几根柴进去。
 
    他的右手,始终按着那把刀。
 
    刀是弯刀。黑鞘。刀柄用布缠着,上面已经乌黑不堪。
 
    那些污渍,看起来甚至像是陈旧的血迹。
 
    韩野不禁想起高中时代狂看的武侠小说。这个男人,十分像小说里描写的刀客。
 
    再看他的样子,如果用一个古龙的经典形容词来形容,那便是落拓!
 
    不错,这个男人是个落拓的刀客,带着个体弱多病的孩子,栖身于深秋的树林。
 
    他那柄刀,杀过很多人,溅上过很多血,以至于缠着刀柄的布都成了黑色!
 
    他不信任任何人,只信任他的刀!
 
    韩野两眼放光,脑补得热血沸腾。
 
    “不疼了就去睡觉。”男人冷冷地说了一句。
 
    韩野叹了口气。这个梦境既真实又无聊。他决定不去招惹这个冷冰冰的男人。因为他实在无法判断这个男人和孩子到底是什么关系。若
 
是父子,男人的态度未免太冷淡!
 
    还是他这样的刀客,无论对任何人,都这么冷淡?
 
    韩野决定去睡觉。等睡醒了,他的梦也就结束了。
 
    虽然刮了一夜的风,但第二天竟然是个晴天。
 
    韩野的脸色很不好。他知道,自欺欺人已经结束了。他并不是在做梦,而是穿越了。
 
    韩野没看过几本穿越小说。他不喜欢预知后事的金手指设定,他喜欢一步一个脚印从低谷爬向高峰的故事。所以当别人都在穿越重生的
 
时候,他还在看老掉牙的武侠。
 
    谁说武侠已死?韩野每每恨不得呐喊一声:仍在我胸中啊!
 
    所以当真的发生这种事,他已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他并不奢望穿越,但竟穿越了。
 
    而且还很有可能穿来了一个武侠世界。
 
    想到这里,韩野就有些兴奋。
 
    在这个世界里,他会看到谁?
 
    男人照样是一个字也不多说,在韩野还无法理清自己的心情的时候,踢灭火堆,冷冷地说了句:“上路。”
 
    出了树林就是大路。
 
    前后望不到尽头,左右零零落落地散着几座村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