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陆小凤]花叶藏林 作者:叶藏鸦(下)

字体:[ ]

 
 
 
 
    韩夜心以为这两人都是大户出身,修为高深,自己一介凡人,还是不要妄加揣度了。
 
    说了一会闲话,花满楼请南宫绿萝去花府做客。南宫绿萝细想,既已接受他的礼物,去看看也无妨,况且也应该拜访一下花府的长辈。
 
    她点头答应。再看花满楼,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说的话绝不越矩半分。而他那位朋友韩夜心,眼神放空,不知在想些什么。南宫
 
暗自寻思,这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若是朋友,有这么形影不离的朋友吗?
 
    南宫绿萝回屋收拾了行礼,出来时见韩夜心已经牵着她那匹黑马,和花满楼在说话。这两人不知在说什么,花满楼的笑容更快乐些,伸
 
手摸了摸那匹马,低头和韩夜心说了几句话。
 
    南宫绿萝忽地一怔,连脚步也停了下来。
 
    花满楼似是听见她的声音,回过头来。南宫绿萝勉强平定心事,快步走了过去。
 
    “南宫姑娘,你的包袱若是沉重,不妨放到马上。”花满楼道。
 
    绿萝点了点头。韩夜心接过包袱,入手比想象的沉重得多,暗道南宫不会带了一包袱的金子吧?想罢摇了摇头,把包袱挂在马鞍上。
 
    几个人一路向花府走去。未免尴尬,花满楼一路走,便和南宫说一些街谈巷尾的趣闻,沿街店铺的当红物品,连扬州城里最近流行的胭
 
脂水粉,他也能说出一二。
 
    南宫连忙点头,被花满楼说得心动,恨不得现在就去买上几盒,回去送给南宫家的女眷们。如此也不寂寞,眼看着就到了花府。
 
    南宫家的十七小姐来访,在花家已经成了一件最激动人心的事。从门房始,到府内各处,每个人都两眼放光地盯着这位南宫小姐,甚至
 
有人把韩夜心半途截住,拉倒角落里仔细拷问。
 
    韩夜心听花满楼和南宫一路相谈甚欢,心里本就有点气闷,此时被花府的马夫从后面搂住脖子逼着交代八卦,只觉得不耐烦,什么也懒
 
得说。众人兴致不减,一起上来逼问。韩夜心从空隙里看见走在前面的两人,语笑晏晏,完全没有察觉到他脱队了,心里不痛快得很。他抓
 
住马夫的胳膊身子一转,那马夫以为他认了真,正觉得自己太过越矩,却见韩夜心手指一勾,脸上满是一幅“快来问我”的神色。旁边人立
 
刻会意,马上围了上来,就听韩夜心口若悬河地开讲那七公子和南宫小姐的八卦。
 
    只有一人在外围冷冷地看着。自韩夜心进门时他就接过南宫小姐的马,此时摸了摸马的脖子,脸上露出一丝怨毒又解恨的笑容。
 
    “韩夜心,你以为七公子身边的位置永远是你的?”杜乐暗道。
 
    经过一下午的口耳相传,花满楼和南宫绿萝在花府的众人嘴里俨然已经一见钟情再见倾心,郎才女貌家世相当,简直是世上再没有的良
 
配,恨不得马上就放鞭炮来庆祝。
 
    韩夜心听着这些夸大的言辞,有种莫名的快意。心里哼了哼:“花满楼,让你装君子。”可是快意之后,又是莫名的难受,一个下午都
 
躲在房间里,捂着被子不想出门。
 
    晚上花府全府设宴款待南宫绿萝。韩夜心一万个不想去,但是若不去,未免太过扫兴。到时候花家人不知道他怎么了,说不定会轮流前
 
来探问。想到这,韩夜心勉强起身,从井里打了桶水上来。映在水里的人虽说脸色有些苍白,但剑眉星目,鼻梁挺直,怎么说也是个英俊少
 
年。只不过此时头发乱糟糟地支楞着,衣服也皱巴巴的,一整个颓丧之像。
 
    韩夜心叹了口气,用冷水洗了脸,换了身衣服,才不得不向饭厅走去。
 
    饭厅里早已热闹非凡,欢声笑语不断。韩夜心一眼望去,看到花满楼身边坐着一个陌生少女,那少女穿着一身宝蓝衣裙,肤白唇红,蛾
 
眉淡扫,发髻上正插着那支琼花簪。少女身上除了那个簪子,还带着不少金饰,但绝没有恶俗之感,反而显得她更加华贵。
 
    花满楼侧过脸来,和她小声地说着什么。花家的人,特别是花满楼的嫂嫂们,看着这一对,都心知肚明地笑起来,显得十分满意。
 
    韩夜心见此情景,竟不自觉地后退一步,整个人如坠冰窖,简直要被冻僵了一般。他恨不得扭头就走,背后却被人一推,花无倦奇怪地
 
看着他,道:“夜心,你站在这门口做什么?”
 
    韩夜心张口结舌,什么也说不出。花无倦朝饭桌望过去,不一会就似乎明白了什么,眼里带着他一贯的嘲讽的笑容:“嫉妒了?不甘了
 
?”
 
    韩夜心面红耳赤,连忙摇头。他最怕应付花无倦,果然花无倦一张口,就让他恨不得多出十张嘴来分辨。
 
    花无倦颇是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什么也不说地向桌子走去。可是他脸上的表情明明很愉快!
 
    韩夜心摸了摸鼻子,悄悄地坐到最下方的位置上。平时花府宴饮,他从来都是和花满楼坐在一块。今日坐在下面,往常在这个位置的人
 
便奇怪的看着他,然后又若有所悟地看看花满楼和南宫绿萝,更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背,什么也不说地替他满上一杯酒。
 
    这个人便是花开。
 
    “小韩公子,我明白你的心情。”花开颇有同感地道。如今他们花府三护卫,只有他是单身,这种滋味正明白的很。
 
    韩夜心一霎觉得找到了同道,两个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他:“阿开……”
 
    这世上的“情侣去死去死团”,又多了一个成员。
 
 第55章 醉梦
 
    韩夜心喝了很多酒。和花家的其他人比起来,他的酒量并不好。然而那一天,他边倒边喝,不知不觉,桌上已经摆了好几个酒瓶。等宴席散
 
去,韩夜心趴在桌子上,手里的酒碗倾斜,酒水从桌上流下来,流进他的衣袖里。
 
    花满楼站在他身后,弯腰闻了闻。他轻轻地摇了摇头,正准备把韩夜心拉起来,却听到嫂嫂说道:“七童,还站在那做什么?快点送南
 
宫姑娘回房休息吧。”
 
    南宫绿萝也喝了一些酒,此时脸颊红扑扑的,笑着说道:“不用那么麻烦。”
 
    “那怎么成。”
 
    花满楼从韩夜心胳膊下收回手,花开见他有些犹豫,道:“七公子,你放心去吧,小韩公子自有我送回去。”
 
    花满楼冲花开点了点头,方才向南宫绿萝走去。
 
    花开背着韩夜心,回到住处,打来热水给韩夜心洗漱一番,方才把他扔到床上去。他看着韩夜心紧皱的眉头,摇着头叹了口气。
 
    韩夜心不知自己身处何处,周围全是一片漆黑。有什么东西在吸引他往前走。韩夜心一边走,一边有什么念头拼命要从脑子里冒出来。
 
但他也不知道这让自己头疼欲裂的念头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胸中那酸涩的情感是什么,只觉得有什么话语,好像马上就要脱口而出。
 
    但却怎么也说不出。
 
    韩夜心一边绞尽脑汁地想,一边扶着墙壁往前走。一望无际的黑暗中,他的手能触摸到的,就是一面光华的墙壁。
 
    走了不知有多久,他忽然看见了些许光亮。韩夜心努力向那光亮走去,走进了,才发现是一颗杏花树。杏花纷纷扬扬地飘落,整棵树,
 
发出如月光一样的光。
 
    杏花树下背对着韩夜心站着一个人。那个人穿着一身松散的白衣,头发披在肩上,手垂在身侧,握着一卷书。他光着脚,脚踩在黑暗里
 
,荡起一阵阵涟漪。
 
    那背影很熟悉。韩夜心连忙走过去,望着那背影,喊道:“花满楼!”
 
    可是他怎么也发不出声音。他掐着自己的脖子,无论如何用力,他都喊不出来。韩夜心急得满头大汗。
 
    正在这时,花满楼却回过头来。他的目光在黑暗中寻找一会,终于定在韩夜心的方向。他的眼睛和这周围的黑暗一样黑。
 
    终于,花满楼微微笑了笑,他朝韩夜心招了招手。
 
    韩夜心一边摸着自己的脖子一边跌跌撞撞走过去。
 
    “夜心,你怎么到这来了?”花满楼扶着他的肩,问。
 
    韩夜心想说话,却说不出来。但花满楼却似乎懂他的意思,径自一个人道:“你迷路了。”
 
    韩夜心摇了摇头。
 
    花满楼又道:“你觉得这里美不美?”
 
    韩夜心望着花满楼的眼睛,点了点头。
 
    恐怕让他承认这里是世上最美的地方,也不是难事。
 
    花满楼笑了笑:“这里是我的世界。不过你不该来这里。你应该回去。”
 
    “那你呢?”韩夜心抓着花满楼的衣襟,无声低问。
 
    花满楼摇了摇头,松开韩夜心,又背过身去。
 
    “为什么?”韩夜心慌了:“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回去?”
 
    花满楼又摇了摇头。
 
    韩夜心急得满头大汗。他怎么也绕不到花满楼的前面,无法看见他的脸。
 
    只听花满楼的声音悠悠地传了过来——
 
    “因为,你说话不算数。”
 
    韩夜心猛地从梦里醒过来,一摸额头,满是汗水。他下床倒了杯冷茶喝下,心绪才渐渐平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