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英美]反派命和英雄身 作者:尔风(下)

字体:[ ]

 
  “克拉克,你们可以管他叫克拉克,就像你也无需称呼我为韦恩先生。我已经很久不用这个姓氏了……布鲁斯就可以。”布鲁斯走了进来,看到了卡伦一家的吸血鬼。
  卡莱尔的妻子埃斯梅、长子爱德华、次子埃美特和次女罗莎莉,小女儿爱丽斯和小儿子贾斯帕,被这一家人七个面色苍白的吸血鬼围着,至少克拉克感到很不舒服。
  当然,他自己刀枪不入,连子弹都不怕就更不会害怕吸血鬼的牙齿,但他不喜欢这群吸血怪物围着他的布鲁斯,他作为人类只拥有着脆弱的血肉之躯的爱人。
  所以,他挡在了布鲁斯面前。
  “克拉克。”布鲁斯低声说道,然后拍了拍超人紧绷的肩膀。
  金发貌美的罗莎莉对此很不满,她瞪了一眼克拉克,把手上的碗放在桌子上,发生猛烈明显的一声“砰”,不过她确实控制部分力量了,真用力的话她能把整个碗捏碎。
  卡莱尔的脸色略带歉意,但布鲁斯点头示意没事,他又不是第一次见罗莎莉。
  吸血鬼不需要吃饭,但卡伦一家为了表达友好做了一桌十分丰盛的菜肴。娇小玲珑的红发爱丽斯对着两人吐了吐舌头,端上来两份吞拿鱼玉米份沙拉说道:“我记得上一次做人类食物还是几十年前的事情呢。虽然不能吃,但做起来挺有趣的。就是不知道味道好不好,我们的舌头尝不出滋味。”
  “这很好。”布鲁斯尝了一口说道。
  这顿饭吃的还算平静,饭后卡莱尔请布鲁斯单独去了书房,卡莱尔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裹着深紫色天鹅绒缎面的纯金小盒子,光是这一个盒子就价格惊人,但更有价值的是里面的东西——古典式样的一枚刻着怪异符号的银色项坠。
  “这个东西还是我几百年前拿到的,现在会这么完美的混淆咒的魔法师不多了。剩下的也都退缩到另一个空间,和人类社会隔绝开来。还有一部分,死在几十年前的战争里。”卡莱尔叹气道,然后把盒子推给布鲁斯:“你们需要在这里住多久?”
  “不会太长的,卡莱尔,这里是血族和变形族的地盘,还有魔法阵保护,我需要这些防御。”布鲁斯把盒子收起来。
  卡莱尔笑了起来,苍白的脸上带着笑意道:“我还记得蝙蝠侠不信赖魔法。但我想时间会改变很多东西,我不会失礼到去询问你为何变得年轻,我至今还是很感谢当年你对我们一家的维护……我也感激你现在同意到这边来帮助我。”
  “我原本已经退隐,如果不是横生事端。”布鲁斯平静说道:“我们只是各取所需,公平交易。所以,你们一家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沃尔图里?”
  “是的。”卡莱尔垂下眼眸:“阿罗对卡伦家日益庞大的人数感到不安。或迟或晚,他都会对我们下手,只区别在于——导火索是哪一根。而为了我的家人们,我没法坐以待毙。我不会主动攻击沃尔图里,但我需要保障,从你这边许诺的科技能力。”
  “你不会失望的。”布鲁斯不动声色地淡定回答道。
 
  ☆、第58章 暮光之城副本(三)
 
最后的事实证明,超人凭借着超级速度也仅仅在临睡前刚把床装上。
    这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布鲁斯还坐在电脑前核对资料。而詹姆斯早就把自己那个操作流程简单的木床装好,说不定现在早就在沉浸在甜美的梦境中。
    “布鲁斯。”克拉克走到爱人身边,自然地把头放在对方的肩上。
    “别打扰我工作。”布鲁斯头也不抬地回答道,但还是伸手安抚地摸了摸肩膀上的脑袋,尤其是那一撮富有弹性的小卷毛。
    别问超人是怎么做到的,反正克拉克就是有办法在三分钟内劝说布鲁斯上床睡觉。他们关了灯,在黑夜中轻轻吻在一起,然后倒在松软的床垫上。
    两人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克拉克又确认了一遍:“还有几个小时?”
    “上次是凌晨一点变化的,你还有两个小时。”
    “或许不影响呢?”克拉克亲吻着爱人说道,当然,他不是非要抱着侥幸心理。
    布鲁斯嗤笑了一声,他伸手拍了拍身下的床问道:“你担心没有时间用上你费尽千辛万苦弄来的多功能床?说起来,这里隔音确实不好,如果詹姆斯……”
    他的话消失在一个激烈的吻里,克拉克沙哑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道:“我没法控制你的声音,所以你得小声点……”之后的事情就如同克拉克心中渴望了几十年的场景一样。
    布鲁斯是如此美丽耀眼,如此摄人心魄,如此……拉奥啊!
    第二天早上克拉克睁开眼看到旁边睡着的十九岁青年,依旧是布鲁斯的样子,却比昨天青涩稚气了不少,还能看出眉眼间的锐利张扬。他温柔地轻吻年轻爱人的额头,道了一声早安,便下床去准备早餐,让布鲁斯继续安心补觉。
    布鲁斯昨晚没睡好是正常的,但事实上隔壁的詹姆斯也没有睡好。
    一开始是他实在不想入睡,因为每一夜当他陷入睡眠中,都会梦见被逐渐升起的血海淹没:他喘不过气来,惊慌却无法发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血液没过头顶,然后满身大汗地从噩梦中惊醒。
    但是昨晚有所不同,因为很快他就无需担心噩梦的事情了……呃,说真的,隔壁动静能稍微轻点吗?或者说他可以申请去换一面更结实隔音的墙?
    一直到凌晨三四点詹姆斯才迷迷糊糊睡过去,结果一大早又要爬起来。原因无他,因为布鲁斯给他在小镇找了一份工作,今天早上要去报到。用养父的话来说,有点事情做能让他脑子里少想点其他事。何况回归到普通人的生活,用平凡来抚平伤口也是心理治疗的一环。
    福克斯小镇的高中历史教师,反正听起来还挺不错。
    “詹姆斯卡尔特,你们叫我卡尔特先生,或者詹姆斯都可以。”看着下面一群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詹姆斯确实觉得心情好了不少,他想起了自己高中的时候。
    他当然记得高中毕业那晚,他第一次见到了冬兵,那个破门而入把他的宿舍弄得一团糟的男人,满怀警惕和冷漠犹如一只困兽。之后他们一起到了孤独堡垒,呼吸过极地的冰冷空气,也在布鲁斯的安全屋里听过彼此的心疼。
    然而这一切冬兵却什么都不记得了,他不知道自己早就见过衔尾蛇。
    詹姆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对待这一切,冬兵的事,九头蛇的事,那双浸透了鲜血的手……很多时候,詹姆斯回想过去就像一场梦境,这场梦漫长到他记不得自己到底是谁。
    恍如隔世……梦中曾经的自己拥有一颗渴望成为英雄的心……梦中曾经的自己却也沉浸在鲜血和黑暗之中,享受着被人恐惧和掌控一切的快感……那么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卡尔特先生?”现实中的声音让詹姆斯回神,他看了看站在门口的漂亮女孩儿,意识到自己刚才分神没听见对方害羞的轻微的声音。
    “你是……今天来的转校生,伊莎贝拉斯旺对吗?”詹姆斯看了看自己的学生名单,对女生点了点头,示意对方进来坐。
    这是个漂亮的姑娘,脸蛋好身材也好,看上去脾气也不错。就是脸色过分苍白了一些,一副内向又不爱吵闹说话的样子。
    等到贝拉在爱德华卡伦坐下后,詹姆斯才拿起课本开始讲课。这时候,衔尾蛇还并不知道这对爱情鸟将来会给他,卡伦一家还有布鲁斯添了多少麻烦。
    #
    通过教书进行心理康复的方法很有效果,至少詹姆斯已经能保证自己不会在上课批作业的时候突然分神,岔到过去充满血腥和痛苦的记忆中。
    然而在夜深人静或是无需工作的时候,那铺天盖地的血海又会卷土重来,将他打落在地上,让他浑身颤抖僵硬,将自己蜷缩起来,仿佛这样就可以隔绝整个世界,拒绝承认那份不堪的记忆是真实属于他的。
    除了承受痛苦和日常工作外,詹姆斯无时不刻不在追问九头蛇的事情。他是如此迫切需要知道冬兵的下落,九头蛇的现状,还有他们还需要等待忍耐多久才能结束这一切。
    而布鲁斯每次的回答都是一样的:时间没到。
    提姆偶尔会来到这栋三层小房子里,走到布鲁斯的书房秘密地谈上一两个小时,再一脸忌讳如深地走出来,让人更好奇他们到底说了什么。对于这个,克拉克很识趣地从不过问,可詹姆斯却忍不住,他忍了三次,最后一次终于直接拦住了提姆询问。
    提姆对这个最年幼的弟弟很是照顾,尤其是考虑到他之前经历的事情。
    “九头蛇的势力很庞大,比我们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庞大得多。虽然布鲁斯和我并不是没有见过更强大的敌人,但无论是影武者联盟、旺达萨维奇还是达克赛德都和九头蛇不尽相同。”提姆和詹姆斯站在院子里的那棵树下,他叹气说道:“九头蛇和政府牵连太深,包括……”
    “我不想知道这个,我只想知道九头蛇在哪里。”詹姆斯急切道:“布鲁斯已经和我说过太多遍‘耐心’,但我等不了这么久,我需要……”
    提姆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微笑道:“看来你的性格更像杰森。哦,对了,杰森让我转告你有空去一下哥谭,原话是‘看在老头子的份上我不会打死那个小混蛋,但我得教教他什么叫尊重兄长!’所以你看着办吧。”
    …………喂喂,什么叫看着办啊?!
    提姆把手放在幼弟的肩上,认真又担忧地皱眉说道“冬兵的事情,布鲁斯和我说过。我知道你现在的感觉,好像每一天心都承受着灼烧的痛苦,但布鲁斯没有说错,在九头蛇的问题上,耐心是我们必需的。何况,你必须知道主导你的是什么……是仇恨还是思念?”
    詹姆斯捂住了眼睛近乎绝望道,“这两者没什么区别,不,我并不说我恨九头……该死的,没错,我恨他们。可我不会再让仇恨统治我的人生。”
    “这是个好的开始,吉姆。”提姆叹气道:“我和布鲁斯谈过你的事情,我们都认为你需要休息,避开这些事情,至少在你从心理创伤中走出来之前……”
    “我没有心、理、创、伤!”
    提姆平静地看着他,四周一片寂静,只能听见草丛中昆虫的叫声,然后提姆一针见血地说道:“那么使用你的能力,吉姆,证明给我看。”
    詹姆斯站着纹丝不动,仿佛一尊雕像一样——因为他做不到。他现在没法使用自己的能力了,并不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而是心理上做不到。又怎么可能做得到呢?在他用这双手分解过无数的人体,取出捏碎了无数的心脏后……
    这个能力本身就是罪恶的代名词,它带给他的只有无尽的痛苦和血腥。
    “有时候,你真像布鲁斯。”詹姆斯麻木道:“也和他一样理智到冷酷。”
    “是有人说过我最像布鲁斯,但无论布鲁斯还是我,都并不冷酷。你看,吉姆,我实际经历的比看起来的要多得多。大部分人都认为我最多就是个亿万富翁,一个大型跨国集团的总裁。而知道我另一个身份的人也觉得我不过是红罗宾,不是蝙蝠侠。”
    提姆的神色很平静,但詹姆斯却能看出他眼中的疲倦和悲哀:“人们总觉得我们能承受很多,但并不是如此。你在布鲁斯身边长大,你亲眼见过他曾失去什么。更何况愧疚感……这是一种能压垮你的东西。说回冬兵,九头蛇在失去了你这个超级武器后,不会让另一个武器再受到致命性的损伤,冬兵会活下来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