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西游记同人)[西游记]御龙 作者:尹瑞泽

字体:[ ]

 
《[西游记]御龙》作者:尹瑞泽
 
文案:
     果儿是个仙,还是侍奉在玉帝身旁的仙。最终目的是拐个美男回家,但是……
 
看上了性情温和的太子长琴,上神重黎表示动我的人你一定准备好了重归混沌;
 
相中了雍容华贵的小龙敖烈,美猴王孙悟空表示你一定是要迎着金箍棒而上么?
 
瞧准了英俊威武的小圣杨戬,结果发现居然已经和自家上司走到了一块……
 
于是果儿一番思悟,我这么可爱的小伙子当然是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PS:
 
本文非原著无考据,看文中如果遇到任何不适请及时撤退,否则不管你是雷得焦脆还是香酥,某泽概不负责。
 
内容标签:古典名著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敖烈 ┃ 配角:孙悟空,杨戬 ┃ 其它:小白龙
 
 
 
    
    ☆、小猴子(一)
 
    作者有话要说:  食用说明:
本文主线猴哥,副线玉帝杨戬,太子长琴和重黎穿插其间(这一对沿用上一篇文蹭吃蹭喝蹭被窝的设定,这里直接秀恩爱,没别的)前半部猴哥和小白龙是重点,后半部是舅舅,等于西游记和宝莲灯再放在一起写,某泽钟爱一对一,每对CP都是HE一对一,因为内容比较杂,文章视角岁剧情变化,不固定
另外此处西王母根据传统神话,取用瑶池西王母的设定,和玉皇大帝不是夫妻关系,也不是常驻天庭,最后本文日更,如无意外全文按照第一章风格节操到底,要知道我们的口号是:用节操照亮取经之路
附赠小剧场:
猴哥:我有一条小白龙,但是我从来也不骑
敖烈:猴哥等等我!
某泽:放心吧小龙,猴哥早晚会骑你的!
  西海和东海什么关系?没有关系,但是西海龙王敖闰是东海龙王的亲弟弟,所以西海龙王时不时会到东海走动一下。
  这一回敖闰带了自家的新丁,排行老三的敖烈,本来打算好好给自家兄长引荐一番。奈何小娃娃初来东海,一时兴奋在龙宫里拜过长辈一溜烟的跑到海里玩去了,将派去护卫的鲤总兵、鯾提督都丢得远远了。
  说来这小龙才生出来没多久,尚且不能化作人形,又因父亲平日里不大有功夫管教,还留着贪玩逞快的天性。到了东海心下好奇,借着白龙真身的便利在海中畅游,不消片刻就甩下了伯父派来陪同的鲤总兵、鯾提督,心下想着把两人找回,却不认识路,只得在海中慢慢游着,想着寻不到二人,就等玩累了直接回龙宫。
  熟料海中忽然一阵翻滚,海浪狂涌,震动从海面上传来。敖烈心生好奇,将脑袋冒出水面看着,竟然是海边一块石头炸裂开来,从里面蹦出来一只猴子!
  猴子从石块里蹦出来,滚到海滩边,又是笑又是跳,竟然嘻嘻哈哈的在海边玩着。敖烈眨了眨眼睛,水中的物种大多卵生,难道地上的猴子就是从石头里生出来的?
  小白龙看着那小猴子看得出神,不自觉游近了些,加之石头化育后,海面渐渐平息,身下水浅,竟然有些进退不得。常言道龙困浅滩,何况是只初生的小龙?龙角方长,鳞毛稀疏,且无法力,四足已经抓到了泥沙,急忙往后划去,生怕被困在浅滩上。
  不料自己往后退了几步,那小猴子却跑到跟前来,原来小白龙打量着猴子,猴子也打量着白龙。
  这小猴子从石头里蹦出来,在海边蹦跶,身上占满泥沙,前肢戏水尚且干净,一身金毛沾着海水湿哒哒的往下滴水。眼下正上上下下的大量小白龙。
  敖烈吼了一声,“大胆!我乃西海三太子,你想做什么!”
  小猴子被敖烈吼得有些发怔,身子往后一缩,连带前肢一起内曲在腰腹间,眨了眨眼睛。敖烈也不知这猴子会做什么,又怕水位再降低自己回不去,心下着急,却不敢贸然行动,也只能拿出十二分精神来,瞪着眼前这只猴子。
  不料那猴子刚刚才从石头里蹦出来,不知人事,也不通人性,被敖烈唬住怔了片刻反应过来,反倒觉得有趣,咧嘴就是一笑,左手还在右手手背上挠了挠。猴子一笑嘴巴快咧到耳边,着实难看,小白龙被笑得不明所以,划着四只脚往后退了一步。那猴子一看他退步,反倒笑得更开心,发出一阵“嘿嘿嘿嘿”的笑声。
  敖烈能通人言,却不懂兽语,也不知道猴子嘴里那些叽叽咕咕的喊叫是什么意思,只得歪头看着他走过来,一伸手居然在敖烈脸上摸着。敖烈生出来没多久,下巴上的胡须还没长出来,脸上干干净净,被那小猴子布满金毛又打湿的爪子摸着,有些坚硬又沾着海水,剐蹭在脸上有些痒,等到小猴子摸到鼻子的时候,爪子上的毛蹭过鼻子,敖烈终于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正对着小猴子喷了他满脸。
  原本猴子身上在滴水,脑袋还是干的,这一回被小白龙喷了一脸,一伸手摸了摸脸,复又眨眨眼。敖烈明白他这是又被自己喷得懵了,看着他两只爪子从海里碰水洗着脸,最后索性把脸往海水里一埋,用爪子刨着,料他一时注意不到连忙往后退着,免得再生事端。不料那猴子看到这奇奇怪怪的东西往后退,一着急伸出两只爪子,揪住敖烈头上才生出来的一对小角,拽得敖烈生疼。
  “死猴子你放开,我是西海三太子,你敢抓我的龙角是不想活了么!”敖烈摆着头,想要挣开那猴子的一双爪子,不了那猴子虽然从石头里蹦出来没多久,力气却不小,揪得敖烈生疼。敖烈疼得冒起火来,头颅往前一推,顶到小猴子肚子上,然后狠狠一摆头,想将猴子斜斜摔出去,没想到那猴子一个翻身,咕噜一下抱紧敖烈的脑袋缠了上去!一边抓着敖烈的龙角一边吱吱嘎嘎的喊着。
  显然猴子听不懂敖烈说什么,敖烈也不懂猴子叫唤什么。
  敖烈气得一头往下撞去,把猴子往海底泥沙上撞,谁知那猴子灵活,放开龙角搂着小白龙的脖子一个转身爬到了小白龙颌下,让小白龙自己一头撞上了海床,搅得满头污泥。
  好在虽然水浅却也有三尺深,小白龙在水里晃晃脑袋洗干净头上的泥沙,猴子也在小白龙颌下喝了好几口水,又攀着小白龙的身体爬到脊背上,从海水里爬起来猛得喘气。
  那敖烈撞得头晕眼花,好不容易晃着脑袋洗干净,发下那只猴子又跑到了自己身上,心中更气,在海水里翻着滚儿,看我不把你这只死猴子弄下来。那猴子从水里出来还在喘气,身上没劲手也抓不稳,小白龙翻身翻得太快,猛然滚起来小猴子便从小白龙身上落了下来,眼瞧着小白龙在海水里迅速的打着滚儿,又搅起来一阵浑浊。
  敖烈刚刚撞得头昏眼花,又翻了一阵,脑袋有些晕,又觉得身上一轻,想着大约是那只猴子已经下来了,这才停下了身体,发现肚子已经蹭上了泥沙!居然为了摆脱那只猴子自己滚上了浅滩!
  猴子看着那小白龙卧在水里不动了,这才抓了抓两腮跳着步子走过去,浅浅的水涌着浪,等走到小龙跟前,周遭的水已经变得清澈起来。走过去只看到小白龙匍匐在沙滩上,眼里竟然淌着水。猴子不太明白小白龙这是怎么了,刚才还玩得挺开心的,现在又没什么精神躺着,眼里还流着水,挠着手背想了一会儿,冲着小白龙伸出手去。
  真被自己蠢哭了!一只猴子而已,花了那么大的力气都没有甩掉,反而将自己困在了浅滩上!敖烈不争气的哭了起来,自己真是太蠢了……鲤总兵、鯾提督快来救救我!那只猴子过来了!爹!大伯!那只猴子伸爪了!
  毛茸茸的爪子,沾着水渍打湿了金毛。猴子睁着圆溜溜的一双眼睛,尖尖的嘴巴咧着,似乎在笑……敖烈看得有些心虚,这只死猴子要做什么?
  没想到那猴子伸出爪子来,在眼睛下面一抹,竟然是在给自己擦眼泪。敖烈眨眨眼,难道这只猴子不是要害自己?
  看到小白龙对自己眨着眼睛,猴子嘴巴咧得更大,伸出爪子给小白龙擦掉了眼睛里出来的水,又在小白龙脸上轻轻拍了几下。
  “你是在安慰我么?”小白龙用鼻子蹭了蹭那只毛茸茸却很轻柔的爪子。
  猴子听到小白龙嘴里说了什么,却不知道什么意思。张嘴干叫了几声。
  “算了,小猴子,我就知道你听不懂我的话。”小白龙垂下头,一只猴子怎么可能听得到人话呢?“不过你倒是挺好的,居然在安慰我,我还以为你要做什么。”
  听到小白龙嘴里叽里呱啦吐出许多话来,小猴子却听不懂,心下好奇,张嘴叽叽咕咕的问着,结果小白龙反倒闭上嘴巴又不说了,记得猴子抓耳挠腮,在小白龙边上跳来跳去。
  “你来来回回的跳着是要做什么啊?”小白龙知道龙啸不通侯语,却还是好奇,这只猴子要听不懂着急完了又要做什么?
  猴子听了小白龙的话,歪着脑袋站在小白龙跟前,抓了抓两颊,忽而眼珠咕噜一转,又笑了起来,一伸爪子指了指小白龙,又指了指远处的海面。
  小白龙想了片刻,明白他是想把自己送回水深些的地方,立刻点头,弓起爪子,奈何足下全是海边细沙,使不上什么劲,刨了一会儿,身体没往后退多少,倒是足下刨出几个坑来。
  小猴子看着更是明白,这小龙要往回游,但是使不上劲,抓了抓手背又是眼睛一转,走到小白龙身后,两只猴臂竟然把后面便细的身躯给抱了起来,用力往后一拉。
  奈何小白龙身上长着鳞片,他用前肢抱着,结果一用力滑溜溜的身体就从手臂上滑了出去。猴子一着急,用爪子一抓再狠狠一拖,结果小白龙身子没动,倒是将鳞片抓下来几片。
  那敖烈身为西海三太子,自幼备受尊宠,哪里受过这样的疼?看着这猴子在帮自己,起先还是满心感动,等被扒下龙鳞来,疼得大吼一声在泥地里又滚了一圈。
  那猴子看了看自己手里亮晶晶的鳞片,利爪方才抓住皮肉还碰到了些龙血,两只爪子正烧着疼,却听到那小龙又在吼,估摸是疼了,跑过去又在刚才爪下鳞片的地方摸了摸。
  小白龙困在浅滩上,看着猴子小心翼翼伸手摸着自己的皮肉,一时间喘着气也说不上话。两人看了一眼,猴子有些不好意思的咧嘴笑着,敖烈瞪了瞪眼睛,这只猴子,不懂人话,倒是会笑!
  心里还在生气,忽然起了一阵浪,小白龙连忙借着浪潮往深水里游去。
  那猴子被浪一拍,等它刨出水面,只看到一截龙尾消失在浪里。
  且说这小白龙回到水里发现是鲤总兵、鯾提督来接自己,两人看到小白龙连忙解释到,听到龙啸猜着是它受困,这才掀起浪来助自己。
  等两人带着敖烈回到东海龙宫,敖闰觉得失礼又是一顿训斥,好在东海龙王敖广帮着劝了几句,也没受刑,只是被骂完了,敖烈忍不住问了一句:“父亲,地上的猴子都是石头里生出来的么?”
  “胡说,猴子也属灵类,当是父母生养,怎么会是石头里生出来的?”
  “可是父王,儿臣在海滨嬉戏之时,看到了一只猴子从石头里蹦出来……”
  “许是你看错了,石头里怎么蹦的出猴子来?”
  对父亲的说法心下疑惑,可是父亲怒气未消,敖烈也不敢多说什么,由龟丞相领着退了下去。
      
    ☆、小猴子(二)
 
      敖烈在东海龙宫停留了几日,心下却惦记着那只小猴子,父亲说猴子属于灵类,当为父母所生,但是自己分明看着那猴子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自己获救的时候多亏了那一阵浪,却不知那猴儿在浪中是否被谁呛到了。敖烈无事,便念叨着那只猴子,东海龙女见他兴致缺缺,便过来关心。“敖烈你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不高兴啊?”
  “四姐,我在海边看到石头里蹦出来一只猴子,但是父亲却说猴子都是父母生养的,难不成是我看错了?”
  敖听心听了之后,微微一笑道,“你父亲说的只是一般情况下,但是天地之大无奇不有,也许那只猴子真的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也未可知,你可以去问问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