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病娇的世界观 作者:桔色空间 (上部完结)

字体:[ ]

 
《[综]病娇的世界观》作者:桔色空间
 
文案:
     作为一个与世隔离的孤僻病娇,间桐清次表示世界观什么的完全不重要。重要的永远都是你遇到什么人,因为病娇的世界永远不需要别人能看懂。
 
主CP:忠犬骑士X病娇女王  Lancer/间桐清次
 
副CP:田沼X夏目(背景有二设)
 
酱油:言峰绮礼X远坂时臣 属性不明
 
本文是综漫题材同人文,如果没看过FATE系列请慎入,不喜请愉快的关闭不要炸毛。内容标签:原著向 综漫 平步青云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间桐清次 ┃ 配角:夏目贵志,言峰绮礼 ┃ 其它:夏目,Fate
 
 
    
    ☆、幼虫
 
      
  间桐清次每天晚上九点都会坐在自己床上看书。因为这是他了解这个世界的唯一途径。
  自从出生起,清次就没离开过这个不知名的海岛。他从没去过学校,更没有请过家庭教师,然而,在他还只是个软白无力小婴儿的时候就天生识字,等他十岁之后,就比电视新闻上报道的大多数天才还要聪明,不仅能看懂九个国家的文字,甚至还违反常理的擅长四个国家的口语。
  很长一段时间内,清次内心都极为惶恐。他一度还认为自己并非人类,而是由那个自称是自己父亲的清瘦男人用各种诡异的液体制作出的小怪物。直到有一天,九岁的他在海边吹风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名叫苍崎青子的高挑美女才知道,原来他是没落的魔术师家族间桐家的嫡系,而他的父亲间桐鹤野正是被魔术协会认可的下任家主继承人。
  清次起初并不信任这个突然出现来历不明的女人,于是他赶在自己的父亲还没喝醉酒之前去询问关于魔术师的事。间桐鹤野起初还有些吃惊,他那略微狭长的瞳仁细细眯成一条直线,清次第一次从这个高瘦的男人身上察觉到了一种凌厉的气势。幼年的他并不能很好的分辨这样的父亲和平常究竟有什么差别。他只是深深的把魔术师三个字印在脑海里,并默默为自己独特的出生而骄傲。
  然而,这次的谈话却出人意料异常的简短。穿着白色连帽厚绒外套的清瘦男人甚至没有耐心向自己的儿子解释魔术师的来历,只是极不耐烦的扔给他一个大大的宽口玻璃罐子,满脸的烦闷:“等你过了十二岁生日,就把这虫罐里的幼虫都吃下去,这些东西就是间桐家的秘传,至于能领悟和控制多少就看你自己的天赋了,魔术这种东西依靠的从来都只是悟性和血缘,根本不需要什么教育。你已经九岁了,以后的就算只有一个人也一定能好好活下去的吧。间桐家累积数百年的财富,无论你想怎么挥霍都一定是绰绰有余的。”
  清次扬起头,用黑白分明的眼睛细看自己父亲秀气的侧脸轮廓,甚至来不及说出什么的挽留的话。间桐鹤野就迎着海岛上漫天的云霞快步离开了木屋,只留给他一个纤长而潇洒的背影。他白色的外套被夕阳的余晖染成金红色,漂亮的有些眩目。从那一刻起,间桐清次决定喜欢红色。
  轻轻合上手中黑色封面的大书,清次有些无奈的晃了晃脑袋,长长叹了口气。虽然一个人的生活自由而随意,但多多少少还是会觉得孤独。记忆里父亲的容貌随着时间的推移非但没有模糊,反而愈发的清晰起来。这次的回忆清次甚至还想起了鹤野那双浅绿色的眼睛,就如同森林里欢快的翠鸟一样,纯净而澄澈,根本不像一个沉稳中年男人,硬要用什么来形容的话,大概是有些不合时宜的孩子气吧。
  清次起身喝了半杯水,突然觉得腹中空虚有些饥饿。他踩着浅紫色的拖鞋走到起居室里,随手从冰箱里取出一点海鲜,不到半个小时。清次就端着一碗色泽诱人,香气四溢的海鲜烩饭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清次抬起银勺浅浅尝了一小口,忍不住轻笑出声,有些自嘲的想,间桐家的秘传天赋大概是厨艺吧。
  在父亲离开后的这三年里,清次迅速掌握了处理食物的技巧。即便这个大洋深处的海岛食材种类十分单一,他也轻而易举的用这有限的四五种鱼虾做出了无数美味的料理,甚至可以保证一整个月都不会有重复的菜。
  吃完饭之后,清次有些乏了。他随手把碗扔进水槽里,就准备回房间去睡觉。起居室的灯光刚一暗下来,清次就发现自己的房间里有什么东西在散发着古怪的萤光。他加快脚步推开自己的房门。
  书桌上那个从未被挪动过位置的虫罐正在肆无忌惮的散发着诡异的光线。间桐清次走到桌边细看。宽口的玻璃瓶子里有无数线团一样的不知名小虫子在欢快的蠕动着,随着它们愉快的互相推挤,房间里的光线开始频繁的改变颜色。不知道什么原因,清次只是随意扫了一眼就能感受到这些东西愉快的心情。连带他自己本来有些低落的情绪也被扔到一边,他笑着把瓶子举到嘴边,一股脑把这些虫子都吞了进去。
  瞬间,木屋内仅有的光线也被湮灭了。一股被烈焰灼烧内脏的灼痛毫无预兆的散布到清次全身。他淬不及防,整个人都倒在地板上,狼狈的蜷缩成一团。在意识模糊之前,突然有些明白过来了,父亲其实一直都觉得他是个累赘吧,这么痛大概是内脏都被虫子吃光了吧。如果只要吞吃一瓶虫子就能成为可以自如使用神秘的魔术师,那么这代价未免也太过低廉了。
  虽然痛得完全无法动弹,清次还是竭尽全力的高高扬起自己的面颊,固执得不让泪水流下来。就连父亲也不爱我,那么这些泪水到底要给谁看呢?纵然要死,也要高傲得像个王子一样。清次死死咬着牙龈,因为太过用力,甚至已经磕破了牙床。泪水和血水混合在一起,把他清俊的面容涂画得异常可怖,唯有那双黑沉沉的眸子依旧亮得惊人。
  经过了数天死去活来的折磨,清次身体里的虫子终于安静下来。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没有进食的清次,脸上渐渐显出青白的死光来,他的精神却反常得格外轻松。他甚至能轻易的感觉到自己的脊椎因为长时间维持僵硬的姿势而拉扯出的痛苦悲鸣,海鸟的鸣叫穿过窗台飘进清次耳朵里。他费力的站起身来,对着镜子里形销骨立的自己咧开一个诡异的弧度,一个崭新的世界终于在他面前打开了。
  间桐清次能清晰的察觉到自己身体里涌动的力量,和那些不知名的幼虫一起在五脏六腑之中愉/悦地叫嚣翻滚着。窗外的月光带着海风落在清次温润的侧脸上,他额角狰狞诡异的虫纹一闪而过,就连嘴角的笑容也突兀地残忍起来,他缓慢地用舌尖在自己的脸颊上滑了一圈,超出常理的灵活柔软很显然不是正常人类的舌头能具备的功能。
  室内安静的气氛因为清次诡异的动作逐渐变得阴森起来。遵循着某种饥饿的本能,间桐清次长腿一展就凭空跨出数米的距离,从窗台上飞掠了出去,残影一般消失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
  天幕上云层滚滚,仿若迎合着某种巨兽呼吸的韵律,转瞬间就吞噬了月光,就连原本就十分暗淡的星光也随着无数细小的虫鸣一起被湮灭在孤岛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是桔子为了调剂心情写的。
大纲不完整,速度大概是每天三千字左右,第一次尝试无CP的写法,如果大家有什么想说的请不要害羞的留言告诉作者君,因为作者智商的限制,有些伪哲学什么的,大家请不要较真。    
    ☆、暗棋
 
      深秋的半夜,海风咸湿阴冷。
  精神异常亢奋的间桐清次却完全察觉不到,他从自己房间的窗户飞掠出来,甚至没穿鞋,就这样光着脚在森林里狂奔。因为力量太大,被清次踩过的地方都留下了清晰的凹陷痕迹。
  高大的树梢上纷纷扬扬的落下枯黄的叶子,借着幽暗的月光清次能毫不费力的看清楚叶片上的小飞虫。无人的孤岛上,经年累月的朽木和落叶无人清理,潮湿的海边也没有突发的山火。
  即使清次光着脚乱踩也不需要担心被硬/物刺伤,绝大部分的毒蛇爬虫都因为气温太低进入了休眠。间桐清次就这样漫无目的的在森林里横冲直撞,刚刚觉醒魔术回路的清次,他所有的行动都只是遵循着体内突然觉醒的本能。
  起初,他精神亢奋,完全察觉不到身体上的疲惫,等他彻底深入到森林的腹地,就已经被各种有毒的瘴气麻痹了感官,侵蚀了身体。伴随着一阵毫无预兆的头晕目眩,间桐清次终于警觉起来,他拼尽剩余的体内,往散发着热气的地方靠近。
  对魔术一无所知的间桐清次并不明白,这是他体内的刻印虫在宿主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出于本能释放出的狩猎魔术。这个魔术是那些饥饿的虫子们用来寻找猎物的,大型的动物温热的血液就是它们标记的目标。
  清次借着魔术的指引,模模糊糊看到了一团火光,随后他就体内不支晕厥过去。
  就算他天赋惊人,只是初次使用体内的魔术回路就能制造出数量可观的魔力。却不能改变他本身肉/体的虚弱。作为一个从未进行过体育锻炼的十二岁孤僻宅,间桐清次的体能远远没达到同龄人应有的标准。
  等清次从昏睡中清醒过来的时候,首先进入他视线的是一个身材高大一身黑衣的男人。如果他稍微有一点魔术师常识的话,不难分辨出这样的款式黑衣只属于圣堂教会的代行者和执行官,而他们都是恐怖的魔术师杀手和猎人。
  虽然间桐清次没有正统魔术师敏锐的观察力,他依旧因为这样一次狼狈的仰视把言峰绮礼牢牢印在了脑海里。因为这是清次第一次直观的认识到,什么样的存在叫做强悍。黑色的法衣棱角锐利,合身的剪裁把言峰绮礼刻苦锻炼的挺拔身姿完美包覆起来。
  鼓胀紧实的肌肉,哪怕清次只是沉默的看着就能感受到它们隐藏的巨大威力。这个男人就如同一只择人而噬的猛兽,即便只是一言不发的站立在原处,就能带给清次无形的精神压力。这并非什么魔术师神秘的第六感,只是一个正常人类对危险的本能。
  面对这样的压力,间桐清次只觉得喉咙干渴焦灼,舌尖颤抖就连一个完整的单字都说不出来。倒是那个男人察觉到了什么,转过身来,低着头用堪称温柔的声音和清次说话:“鲁莽的小魔术师你好,我是来自圣堂教会的执行官言峰绮礼。”
  清次仰面躺在地上,吃力的用手肘撑起小半个身体,直视着言峰绮礼深不见底的黑眸浅浅一笑:“谢谢你救了我,我是间桐家的魔术师清次。”
  “间桐么……”高大的男人突然侧过头对着身后跳跃的篝火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随即便俯下/身来,轻轻把一个触手冰凉的物件放进清次的手心里:“这是影之国魔女的耳环,如果有兴趣的话,就三年后到日本极东之地的教会来找我吧。如果是你的话,说不定真的发现不一样的结局。”
  清次张大双眼,还没来得及多问一句,视线就被秘术散发的绿光遮蔽了:“虽然你天赋不错,但是魔力暴走之后还是好好休息一个晚上吧。我会留下一个使魔为你守夜的。”随着言峰绮礼低沉的吟唱清次察觉到有一股涓细的热流顺着全身焦渴的神经游走,就好似甘甜的清泉,转瞬间就驱除了体内的燥热。大概这就是魔导书里曾经看到过的高级治愈术吧。
  清次放松身体模糊的猜测着,整个人逐渐进入了昏迷之中。
  “主上,为什么要多此一举?难道您真的打算让这孩子召唤出库兰的猛犬?即便能侥幸得到强力的从者,就算是间桐家魔道的嫡系,一个从未受过正统魔术师教育的半吊子在圣杯战争中,除了送命以外,毫无用处吧。”火光的阴影里突兀的出现了一个高瘦的男人,他脸上覆盖着造型诡异的白骨面具,就连说话的声线也透出诡谲来,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这个男人双腿交叠成奇异的圆环状,这明显不是人类的骨骼能顺利完成的姿势,
  言峰绮礼阳刚锐利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不耐,他伸手扯了扯自己宽大的袖管,利刃的冷光从袖底掠过:“同样的命令我不想重复第二次,不要在人前露出违背常理的姿势,这会让我有不愉快的回忆。”
  “对不起,因为在上次的战争中区区并未出战,所以忘了您是重生来的。不过好不容易得到圣杯,没想到您居然会留下这样一个愿望。难道说是做了什么后悔的事么?”嘴上虽然说着道歉的话,高瘦的男人怪异的动作却没有半分收敛,反而变本加厉把自己整个上半身都扭到一团,好似一条软骨的长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