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来喝大师兄的茶+番外 作者:澄渊(下)

字体:[ ]

 
 
  叶正阳虽然本身是个北方孩子,但是还是一样的从骨子里面怕冷,看着华山道士们一个个穿的严严实实,在这样卖肉的潮流之下已经不为所动,就能看得出来华山到底是有多么寒冷。
  不过幸好,华山虽然是纯阳宫的地界,但是到底还是道馆,自然有不少来上香的游客,不少的商贩就在这里做起了生意。
  卖高香的,卖灵符的,卖登山用的拐杖的,抬人山上的轿夫,各种各样的人应有竟有。
  这次中,自然不会缺少贩卖衣服的。
  眼看着一间店铺里面罗列着一件件的御寒衣服,并排还摆着貂皮大氅,精致手炉,叶正阳的眼睛刷的一下就亮了起来。
  冲进店铺里面一把抓起来好几件看上去最为耐寒的衣服,还选了一件白色狐皮大氅,一个金丝镂空雕花手炉,看了一眼店铺连,恨不得将所有的东西全部都穿到身上才罢休。
  那掌柜的也是吓了一跳,虽然他见过不少来买衣服的客人,但是大部分带着那么多东西的都是娇滴滴的的富家小姐,哪里见过这小少爷还要买那么多的。
  不过当叶正阳将钱一次性递给他,甚至还比这衣服价值多上几贯的时候,掌柜的还是立刻点头哈腰的将那些东西全部都包给了叶正阳。
  谁都不会跟钱过不去不是?
  式微看着那堆得快要把叶正阳淹没的衣服,也是醉了。
  “你这是把所有人的衣服都买了?”
  听到式微这么问,叶正阳抱着衣服一脸无辜,“啊,没有啊,不过你们若是想要就去选,我可以帮你们买下来。”
  旁边的徐傲血神色淡定的从叶正阳的手里面拿过大半的衣服扔到踏炎乌骓的背上,心里庆幸叶正阳没把这店铺整个买下来。
  虽然觉得叶正阳的做法有些夸张,但是他们也知道纯阳宫上,华山峰顶,常年都是冰天雪地,风雪飘荡。饶是他们由内力加护,也不敢太过托大,纷纷在店铺里面选了些许御寒衣服。
  叶正阳也是说话算话,痛快的帮其他人付了钱。
  就连花烛都走进去,买了一件小披风,又买了一件深蓝毛领夹袄。
  式微道,“我还当你不怕冷呢。”他无论何时触碰,都觉得花烛体温高于常人,他觉得大概是苗疆的特别内功心法。
  闻言,花烛掂量了一下手中两件衣服,对式微道,“我自是不用,这披风是给呱太的,这衣服,自然是送给紫苏的。”
  ……
  式微心中肯定,唐紫苏和呱太一样,在花烛心目中都是用来逗着玩的。
  说不定在花烛的心中,唐紫苏还不如呱太来的有用。
  一行人买了衣服之后,又买了一些食物地图,虽然本来他们可以一路轻功尽快到达纯阳。
  但是这华山一路绝景,若是那样上去,实在是未免有些不解风情了。
  待到他们准备完全了之后,这才决定好了徒步上山。
  虽然现在正是入秋时节,有些微凉,但是对于那些善男信女,求神祷告的人来说,正是最好的季节,故而这山脚下聚集了不少的人。
  叶正阳他们这一行人自然吸引了不少目光。
  他们一群男子,衣着华贵,而且个个相貌堂堂,却又各有特色,再加上都是习武之人,身材匀称,站姿笔挺。看得不少躲在轿子里面等待上香的富家千金们偷偷的掀了帘子去看他们,而一些平常人家的女子也是个个红着脸偷眼瞄去。
  除了……
  叶正阳。
  式微叹息,看着很不得快要裹成一个球的叶正阳,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这再加上他那白色皮毛的狐皮大氅,若是上了山有人远远看去,大概会觉得是雪球滚落下来。
  不过就算是周围人的围观也不能撼动半点叶正阳的心思,就算是站在华山脚下,他都能感受到从山顶上面飘来的阵阵寒气,若不是徐傲血劝告山下穿得太多,爬山的时候出了一身汗水,到了山顶冷风一吹定然会染上风华,他真的就连手炉都要用上了。
  式微怒道,“你看,就连呱太一个冬日就要冬眠的蛤蟆,都忍着寒冷往上上呢,你能不能出息点。”
  旁边的呱太披着一件黄澄澄的小披风,一双眼睛一鼓一鼓的对着叶正阳耀武扬威,顺便对于式微刚才那些话做出了鄙视。
  莫要把我和那些普通蛤蟆混作一谈,弱鸡。
  叶正阳慢吞吞的将自己的脖子缩起来,小声嘟囔道,“我又不是纯阳宫上面那群大屁股羊,自产羊毛,可以完全不怕严寒。”
  他这话说的声音虽低,但是在场的几个人耳力稍微好点的还是能够听得出去,旁边的花烛听到叶正阳将纯阳宫那些道貌岸然的小道士们全部都比作了毛茸茸的绵羊,忍不住的笑了一声,促狭道,“你这般比喻,反而让我觉得那群臭道士们可爱了不少。”
  不然的话,那群天天清规戒律,斋戒沐浴的道士们,和他这个苗疆人实在是有些不对盘。
  叶正阳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毕竟,他们就叫做纯阳宫,自然上面是一群羊。”
  这话音刚落下来,就听到有人在旁边冷冷接茬,“若是要我说,你们这藏剑山庄一个个的都是一身黄色,倒是一群鸡了?”
  那人说话声音不大,那声音感觉像是丛远处传来,只是落在他们的耳中却依然清晰。
  众人回过头去寻找,却看一颗指路松树之下,一身穿蓝白道袍的纯阳道士,正在看着他们,那人半倚树旁,姿态懒散,长发未束,披散肩头,和那纯阳宫倒是一派严谨的作风大相径庭。
  他看到他们的目光转过来,拎起手中酒葫芦,仰起头一口干下,随后手向后一抛,那葫芦在地上打了个转,发出一声闷响。
  仔细一看,那人将三尺青锋斜跨腰间,身上道袍也是胡乱披着,到宛如一个浪荡江湖的不入流道士,穿着一身衣服来坑蒙拐骗。
  可待到那人走进之后,看清那人相貌之后,除了花烛和唐紫苏之外的四人都是一愣。
  那人丰神俊朗,清俊出尘,那一张容貌气度如同翩翩谪仙,自带一股子仙风道骨的气质。
  竟如同那李渡城中的苏妄言一般无二。
  只是这人气质懒散,带着七分的痞气,和苏妄言那眉间清高淡泊迥然不同。 
  饶是容貌相同,却让人确认,这人并非那苏妄言。
  那人抹了抹嘴巴,将嘴边的水迹擦干,似乎是在自言自语般说道,“啧,又是七秀,又是五毒,还带着天策和尚,双奶双T,我纯阳宫可没那么大的副本用得着你们兴师动众。” 
  叶正阳闻言,不自主的愣了一下,望向那人的表情变的古怪起来。
  就在这时,另一外纯阳道士匆匆赶来过来,对那人说道,“你这家伙!莫要跟客人无理。”
  那懒散道士嗤笑一声,似乎对于那后来的道士很是不屑,“你们紫虚的人管的真是宽,到可真的惹人嫌恶,让我作呕。”
  说罢,那道士足尖一点,一招梯云纵用的飘逸脱俗,让人真的会以为是地仙降临。
  那后来的道士又说了什么,却是叶正阳不再在乎的。
  奶?T?副本?
  莫不是,这人也是同他一般?                         
 
  ☆、第76章 同门相争亦可悲
 
  这小道士是被派出来迎接他们的。
  他们来之前,自然先送了拜帖,不然的话,纯阳掌门也不是说能见到就能见到的。估计对方也是算好了他们今日差不多就要到达,所以才派人出来。
  他们一行人都带着武器,实在是太过好认,那小道士一眼就看出来了。
  他们跟着那小道士一路上山,华山风景虽然雄壮恢弘,但是若总是看着这白茫茫一片,也觉得有些无趣。式微便转了注意力去跟那小道士说话,“刚才那人是什么人?”
  那小道士将双手拢在袖子里面,似乎是有些耐不住寒冷,他羡慕的看了一眼捂得严严实实的叶正阳,这才开口说道,“那是苏少卿师兄。”
  他那师兄二字说的又快又轻,若是他们不注意的话,估计就要漏听过去,而且语气又极为的不情愿,看得出来对那苏少卿没什么好印象。
  师门之中有的弟子只见有所摩擦并不是什么罕见事情,更何况纯阳家大业大,弟子遍布天下,最近几年来,已经隐约有何少林并肩中原白道武林领袖的意味了。
  对于这件事情,叶正阳倒是并不觉得奇怪,毕竟纯阳这个设定,他之所以没有叫做武当,只不过是因为在这个时代张三丰还没有出生。
  纯阳之中,现任掌门李忘生德高望重,武艺高超,而传闻纯阳的开门祖师吕洞宾更是守护在纯阳宫中,实力足以傲视江湖群雄。
  所以纯阳在江湖之中的地位根本无法撼动。
  这其中,青灯出身少林,这佛道两派现在相处融洽,之前也曾经拜访过山门,却不曾经见过苏少卿出现,“刚才看到苏少卿道长和纯阳门中的苏妄言道长长相颇为相似,听闻苏妄言道长有个同胞兄弟,可是苏少卿道长?”
  一听到苏妄言的名字,那小道长的眼中一亮,脸上满溢出敬意和崇拜,“你们认得苏妄言师兄?我听闻他之前下山历练,不知道他近来可好?”
  眼前小道长实在是太过直白,将所有的表情都写在了脸上,面对他的热情,青灯也只能勉强应对几句,那小道士接着说道,“听闻苏妄言师兄和苏少卿师兄的确是双生子……”
  说到这里,那小道士面色一沉,似乎有些许不满之意,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山下急匆匆的下来一人,也是纯阳道袍打扮,只是这人器宇轩昂,俊美不凡,配上这一身破军道长的衣装,让人觉得眼前一亮,那人看到他们,先是对他们稽首,落落大方,之后才对那小道士问道,“闻正师弟,你可否见过少卿?”
  闻正撇了撇嘴,似乎并不想要理他,但是看到叶正阳他们也都还在,自然也不好太过分,冷淡道,“刚才在山下见了,”
  那道长面对闻正的冷淡语气并不生气,依旧是面带微笑,跟众人告别之后才匆匆离去。
  看到那人身影消失在华山白茫茫的雪色之中,闻正的面上流淌出一丝厌恶的情绪,似乎是在对自己嘀咕道,“什么大师兄……”
  他话说到一半,突然叫了一声,捂着头蹲了下来。
  一枚松塔跌落在地上,大概就是闻正痛呼的理由。
  只见苏少卿坐在一棵巨树的树冠之间,华山天气很冷,那古木已经失去了叶子庇护,却让穿着一身蓝白道袍的青年几乎融入了天地之间。
  他右手里拎了个酒葫芦,似是只是在树上观雪赏景,只是左手上,却拎了两个松塔。
  他扬高了声音,那慵懒的嗓音在华山之中回荡开来,“什么时候,你这种小辈,也敢在背后说大师兄的坏话了。”
  还没等闻正回答,那人手中的松塔已经又一次被掷了出来,那普普通通的果实,此刻却如同暗器一般又快又恨,砸在闻正的脑袋上,“若是再这么不把好你的狗嘴,老子就帮你永远闭嘴。”
  他这话说的虽然缓慢懒散,但是那话语之间已有杀意流淌,闻正被砸的满眼金星,看是对上苏少卿的身影,却又不敢再说一句,只能低头不语。
  看那闻正不再说话,苏少卿从树上俯视着叶正阳几人,“你们认识苏妄言?”
  按照苏妄言之前所说,苏少卿应该是他的胞弟,只是他的语气之中却半点无对兄长的恭顺,看到叶正阳点头,苏少卿想要说些什么,一片乌云却悄然攀爬过来,他看了看天色,似是有些担心刚才下山的那名道长,便道,“改日老子得空,在去找你们。”
  说罢,便匆匆朝着之前那道士立刻方向去了。
  那闻正到底还是个小孩子心性,被苏少卿这般教训,眼睛里面已经有了泪花,愤愤说道,“这帮讨厌的静虚弟子!既然这般欺辱我。”
  在一旁的敦惇遁这时候跳出来说了句公道话,“分明就是你刚才要先说那道长坏话的,长老说过,失礼在先的人才有过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