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张良同人]流氓背后有良人+番外 作者:雪蓝仙子

字体:[ ]

 
 
文案
 
人言,成功的男人背后有女人,而流氓皇帝刘邦的背后却是有个良人,张良!
但其实流氓皇帝也并没那么“流氓”,尤其遇到了这个并非“良人”的张良!
 
那日夜晚,刘邦执起张良的手,便是许下诺言,要与他执手江山,一起坐看天下。
张良点点头,便是与他携手。
可真正夺得江山的那一刻,他们才发现,他们已是君臣,也只能是君臣。
 
刘邦(大哭):“子房,是我对不起你!是我负了你!你打我吧!T T”
张良(无奈):“别丢人现眼了,还是撤离观众的视线吧!”
刘邦(委屈):“子房!我爱你!”
张良(无语):“滚~”
 
 冷CP: 刘邦X张良
不喜勿进~~
********************************
 
此文其实轻松搞笑!!纯粹是作者身为邦良党YY出来的!无文采无历史!历史渣文笔渣!还剩啥?YY!
此文很短,因为作者不会写小说。
 
内容标签:历史剧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良,刘邦 ┃ 配角:萧何,樊哙,项羽,韩信 ┃ 其它:松儿(原创),楚汉
 
 
 
  ☆、第一章 天赐美人兮名为张良
 
  昨夜秋雨一整夜,青山如黛,山染修眉新绿。一夜的雨使得这山间更是清新怡人,一间木屋便坐落在这片青山之间,木屋虽然不大,却仍是有几间房屋,并且极其精致整洁。而这木屋的主人是一名男子,这男子已到了知命之年,但看上去却要年轻一些,或许他真的知命,才决定在这偏僻的山野之中过着半隐居的生活。
  此时这名男子正慵懒得倚在窗前,头发被整齐得盘起,几缕青丝垂下,但隐隐约约还是有几丝白发显露出来。
  他望向窗外,远目青山,将美景尽收眼底。此时此刻,重重往事竟如泉涌般涌上心头,思绪万千,只见他表情颇有些复杂,但转念之间嘴角却不自主地微微扬起,他似是笑了。
  此刻,他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一个与他共度了将近一半岁月的男子。那个人是君,而自己是臣,最终自己还是选择远离他,远离宫廷,大部分时间远避在深山中,而自己也无悔于自己的选择。他便是张良,而那个人便是刘邦。
  张良还记他们初遇也是在山间,那时的他正逢而立之年,意气风发,正巧来到离留县不远的军营附近,当听闻正是刘邦的军营驻扎在此时,内心其实有几分欣喜。毕竟相传刘邦提剑斩蛇起义,他的确对此人好奇。但后来张良与刘邦真正相处的时候,他的内心其实近乎是崩溃的,这是后话。
  张良缓缓步入营帐,心里颇有些紧张,或许不知对方对自己的想法,所以行动上更是谨慎。
  “在下张良,拜见沛公。”张良定了一定,不紧不慢地道出了这句话。
  对面的人侧过身,脸上略带些惊喜,但看到张良的那一刹那,却是一脸错愕,紧接着又皱了皱眉。
  “你真是张子房?”刘邦无意识地上前了两步,又追问了一句。
  “正是在下。”面对对面之人情绪大变,张良也只是淡淡笑了笑。
  “我以为……我以为你是魁梧壮硕的猛汉!!”说着又用手比划了几下,“谁想到你……你竟然这么清瘦纤弱……”面对面前纤细的翩翩美男子,刘邦竟有些说不上话。
  张良听到这么一句话,噗嗤一声,便拂袖而笑,但神色依旧平静如水。
  “我说的是实话,谁能想到一个纤弱的美男子会去刺杀始皇帝呢?!大家内心想的当然是五大三粗的汉子啊!”刘邦急忙辩解道,脸也变得微微有些红润。
  美男子……当张良听到这个词的时候,表情已经僵住了。如果张良生在现代,内心必须吐出一句卧槽,但在当时,他的第一想法就是自己被调戏了。
  “去刺杀始皇的为何非得是一个壮汉?”张良淡淡问道。
  “或许我是真的对你们这种好读书的人有所偏见,我以为你们个个怯懦且软弱,刺杀这种事,你们怎么可能会产生这种想法?”
  “这也要区分人吧,又不是每个书生都软弱,也不是每个壮汉都勇猛。”
  “子房有理,是我判断太过偏激。看来我真的应该对儒士的想法有所改变了,但是……”话到嘴边,刘邦还是收回了。
  看到刘邦有些犹豫,张良嘴角勾出一抹笑意,这笑竟使得他俊美的脸更加销魂。“毕竟有些观点很难改变,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沛公有所顾虑,人之常情啊。”
  面对张良这颇有些销魂的笑容,刘邦的魂早就没了,只是连连点头,但他的右手已情不自禁得勾住了张良的脖颈,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
  但是张良身为曾经的韩国贵族,并未有什么人敢这样勾住他的脖子,他开始觉得有点别扭,但看到刘邦那爽朗的笑容,又觉得这样很是温暖,便欣然接受了。
  刘邦一边勾着身旁之人的脖子一边将他带到酒席上,他让张良就坐在他的身边。
  “来来来,子房~咱们喝酒~~不要拘束,就当这里是你自己的家。”刘邦边笑边道,说着自己先拿了个碗饮了一大口。
  家……这个这么多年都未听见的字,突然就在刘邦的口边出现了。当张良听到这个字眼的时候,内心就像刚刚被闪电击中了一样,脸色刹那间黯然失色,很是苍白。
  再坚强的人,面对国破山河,家破人亡,都不可能不动任何感情,况且这么多年他从未与任何人提起,此时此刻就好像在心里沉淀许久的一块巨石一瞬间在此刻崩塌。
  刘邦此刻也慌了神,完全未料到这句话能引起张良神色上的变化,内心甚是不安和焦虑。他明明一直都那么泰然自若,怎么会……刘邦赶紧冷静下来,回想刚才所说的话,突然恍悟……
  但偏偏刘邦并不是善于安慰人的人,只见刘邦情急之下,直接挽起了张良的手,爽快得道了一句:“子房!不要伤心!以后我们这里就是你的家!只要你做我的军师,你就是有家的人了!!”
  听到这句话,张良更是愣住,但转眼间便轻笑起来。只看张良赶忙将白色的袖子掩住自己的嘴唇,他好久都没有这样释放自己,发自内心得笑了。
  张良的举止已将身旁的刘邦搞得云里雾里,一头雾水。现在的刘邦更加搞不懂张良了,但看见张良开心,自己也高兴,也便跟着笑了。
  “哈哈,子房,你这笑何意?”刘邦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张良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只是不知在下何德何能,既没有给沛公指点用兵,也没有给沛公出谋划策,沛公何以用我为军师?”
  张良凝视着刘邦,眼前的人虽然有些无赖,但并不招人讨厌,反而言语间像是有什么东西丝丝扣入张良的心弦,张良没有想到自己的心竟是被触动了。
  “既然话到此处,看来是时候请教子房先生了…我最近真是遇到了一件麻烦事,还需子房指点一二啊。”说着刘邦叹了口气,陷入了沉思。
  “哦?”张良微微有些吃惊,毕竟他自认为自己算不上什么神算子,他也没想去算,“看来我来得太是时候了。”
作者有话要说:  邦良文自给自足T T
 
  ☆、第二章 天降谋士兮名为子房
 
  原来这要从刘邦的同乡好友雍齿说起,雍齿本是追随沛公,沛公也拿他当兄弟看待,然而雍齿如今却被魏国收买,还把丰邑这城池直接拱手让给了魏国,而雍齿现在也成了魏国的人。
  这事使得刘邦极为头痛,也极为痛苦,毕竟遭到了兄弟的背叛。关键更重要的是丰邑固若金汤,易守难攻,刘邦连连失手,正在为此想尽对策,而这时候张良便出现在了刘邦的面前。
  张良听到此事之后,思索了片刻,轻声道:“我倒是有个主意,但是这个主意也是我之前看过的书籍上所提及的。”
  刘邦一听,欣喜之情片刻浮现于脸上,急道:“子房快讲!~”
  张良嘴角微微上扬,道:“沛公莫要急,我只是觉得既然这丰邑固若金汤,恐怕强占是不行的。我看还需再借兵,你现在的这些兵恐怕熬不太久。”
  “子房这话何解?”刘邦微微有些吃惊,毕竟他已派去几千兵力去攻打这丰邑小城,怎会不够。
  “我的意思是,咱们派这些兵并不是去强攻这座城,而是用围,咱们让兵将们将丰邑围得死死的,直到这城弹尽粮绝,水泄不通,雍齿到时候自然会将城池拱手相让。靠的便是持久。”张良细细解释。
  刘邦低头沉思了片刻,突然抬头示意了一下旁边的将士,将士立刻上前,然而将士还是离得有点
  远,刘邦再次示意,待将士向前,刘邦立即向他小声嘀咕了几句,将士便退下了。
  “子房这话有理。哎,其实最让我不痛快的还是因为…因为一直把雍齿当兄弟啊,他怎么说变就变了呢。”这时的刘邦再次侧过脸对张良说话。
  “所以人千万不能轻易付出真感情。”张良立马接了一句,眼神似云,飘忽不定。
  听到这句话,刘邦没有作答,只是静静得看着张良。帐里再次陷入沉静。就在这时,一个人突然从门外走了进来。
  走进营帐的这个人高高瘦瘦,虽然算不上英俊,倒也是颇为儒雅,长长的胡须也让他更显得有智慧。
  刘邦一瞧,大喜,满脸洋溢着微笑,赶忙站起身,招呼起来:“来来来,萧兄请坐~萧兄请坐~”
  刘邦的这个动作反而让张良微微吃了一惊,听闻刘邦不拘小节,但没想到刘邦竟然如此不拘礼数。
  “沛公,你这样,我都不好意思了。”萧何说着便席地坐下于桌子的另一旁。
  “哈哈~萧兄说得哪里话,都是自己人~我给你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位便是张良张子房了。”
  “张良?难道是传说中刺杀始皇帝的那位……”话说到一半,又定了定神,瞅了瞅张良,“少侠……”话语再次脱口而出。
  “哈哈哈哈哈!”看到萧何的表情,刘邦狂笑不止,“萧兄,你也没想到子房长得如此清秀吧~~”
  张良本来没觉得什么,但看到刘邦如此豪爽的大笑起来,反而有些不好意思,默默得垂下了头。
  刘邦看到张良不好意思得低下头,忽地握住了张良的手,道:“哎~子房不要拘束,都是自己人~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呢便是萧何。” 
  刘邦言毕,萧何点了点头,朝张良微微一笑。其实萧何早已观察到刘邦“握手”的小动作,悠悠道:“想不到你们已经混得这么熟了~”
  张良刚要解释,刘邦却先开口:“那是!我刘季是谁啊!管你是文人雅士,还是屠夫武将,不出一会功夫,便能混熟了。”
  “哦~~”萧何意味深长得回应了一句。
  “来来来~咱们先谈正经事。萧兄,关于攻打丰邑这事,我和子房商量一下,还需一些兵力,你看你有何主意?”
  萧何思索了片刻,道:“现在招兵恐怕来不及,况且咱们现在也并不富裕,我看只能借。”
  “借?那管何人借?”刘邦又问。
  “项梁。”萧何吐出了两个大字,紧接着又详细解释,“我听闻项梁的军队目前驻扎在不远的薛县,项梁身为项燕后人,威名远扬,我想他为了自己的声望也会借给咱们兵。”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