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鼠猫]皇上万岁 作者:诙谐(上)

字体:[ ]

书名:[鼠猫]皇上万岁
作者:诙谐
 
文案:
穿越宋朝,家徒四壁,一贫如洗。
家有老娘,双目失明,半疯半癫。
名字不知,身份不知,亲爹不知,啥啥都不知。
少年赵臻45°遥望破窗,满心沧桑……( _ _)ノ|
 
忽然有一天,一身正气的红衣美青年从天而降:“在下展昭!”
忽然有一天,额上弯月的黑脸老中年喜极而涕:“老臣包拯!”
少年赵臻猛然顿悟:“难道俺就是狸猫换太子中的那只太子!”
 
——食用须知——
*本文CP鼠猫,主角万年小正太,无CP~
*应读者要求,更新时间提前到每晚18点以后~
*朝代打乱,年龄打乱,官职打乱,什么都乱~
*逻辑已死,人物已崩,作者已疯,不适绕行~
*乖乖看书,别闹,捣乱者打屁股~ 
 
内容标签:七五 灵魂转换 天之骄子 平步青云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臻(赵祯),展昭,白玉堂 ┃ 配角:包拯,公孙策等 ┃ 其它:鼠猫
 
银牌编辑评价:  
赵臻穿越成饥寒交迫的小屁孩,前一刻还辛辛苦苦奋斗在温饱线上,后一刻就被开封府捡到,一跃成为未来的准皇帝赵祯,从此过上了混吃混喝的美丽生活。作为史上最爱逛街的皇帝,登基后的赵臻也闲不住,黏着展昭白玉堂满世界乱跑,遇到闲事管一管,遇到奇案破一破…… 
本文虽然是七五题材,却没有原著中沉重的生离死别。作者为我们讲述一个欢乐的探案故事。在这里,没有打不败的坏蛋,没有解不开误会,没有破不了的奇案!
 
 
    第一卷 真假太子
  ☆、第1章 身份不明
 
  四壁漏风的茅草屋前,瘦骨伶仃比桌子还矮的小少年,正吃力地抱着树枝挪进厨房。
  在少年身后还跟着一位蓬头垢面的老妇人,这老妇人步履踉跄眼球浑浊,竟是双目失明。
  老妇人左手握着石头,右手攥着泥巴,嘴里念叨:“儿呀,吃饭了。”
  走在前面的小少年嘴角一抽,“娘亲,那是石头不能吃。”
  老妇人恍若未闻,仍是自顾自地说:“儿呀,喝口水吧。”
  少年头都没回道:“娘亲,那是泥巴不要喝。”
  老妇人越过搬树枝的少年,先一步坐在椅子上,将捧了一路的石头和泥都丢在桌上,用脏兮兮的双手摸索着,拍拍近旁的空位,“儿呀,不要顽皮,过来吃饭吧。”
  少年无奈地看她一眼:你才顽皮,忙着呢,求别闹。
  老妇人等不到少年回话,就像被按住[暂停]键一样,呆呆坐着不动了。
  仔细看那老妇人——虽然衣衫褴褛满面风霜,但容貌生得极好,如果倒退二十年,绝对是个温婉可人的大美女。可惜现在眼睛瞎了,脑子也不大正常,表情痴痴傻傻傻,有种说不出的凄凉。
  少年摇摇晃晃端了一盆水进来,给老妇人洗手洗脸,又叫她坐着别动。
  老妇人很听话,双手放在膝盖上,浑浊的双眼直视前方,当真不说也不动。
  少年蚂蚁搬家似得运进一捆树枝,喘粗气,擦擦汗,将树枝掘吧掘吧填进灶台,又慢吞吞地开始生火做饭。少年的动作很慢,没有少年人的活泼劲儿,倒像个慢条斯理的小老头。
  ——这少年是谁?
  少年本名赵臻,是21世纪Z国好青年,年纪轻轻已经是国内一线影星,前途和钱途一样远大的人生赢家。正该潇潇洒洒挥霍青春的年纪,熟料一场车祸送了命。再睁眼,居然穿越到古代,不仅家徒四壁一贫如洗,还有位双目失明疯疯癫癫的老娘。
  老娘啥都不懂,只会念叨“儿呀,啥啥的”,搞得他连自己姓甚名谁都不晓得。
  再瞧这小身板儿——皮包骨头,面黄肌瘦,有六岁了吗?考虑到长期营养不良对孩子身高的影响,也许这娃已经七八岁了。这娃的五官随了美人娘,灵秀可爱有余,威武霸气不足。
  再说赵臻其人。
  平生最大的愿望是多赚钱,早退休,拿着钱潇潇洒洒享受人生。原本赵臻的人生目标就快实现了,熟料一朝穿越两袖清风,辛苦奋斗三十年,一朝回到学龄前,赵臻都快愁死了。
  刚醒来的时候,赵臻人生中第一次体验到“饿懵了”的感觉!
  挣扎着滚下床,狼吞虎咽啃了半个发霉的馒头,险些把胃呕出来。
  苦命的赵臻仰天长叹:一定是我的断气方式不对,才会被大宇宙的恶意森森笼罩!
  [猪脚,你肿么还没醒悟,用恶意笼罩你的分明是无良的作者。]
  **********
  地理环境很陌生,疯疯癫癫的老娘半点指望不上,赵臻只能自己探索。
  搜素屋内时,赵臻在炕洞下找到一个小包袱,包袱里包着一把匕首,两三件旧衣服,竟然还有几两碎银子和几件首饰。赵臻演过古装剧,多少知道一点银子在古代的价值。
  在屋外的树林里转了转,发现几种野菜和野蘑菇。赵臻不会辨别毒物,只好用小动物用一种一种的试,找出能吃的。除此之外,赵臻还发现一处小型水潭,清澈有鱼,纯天然无污染。
  作为一名上得荧屏下得厨房的绝种好青年,赵臻的动手能力极强。迅速地适应了古代生活,烧火做饭不在话下,照顾老娘得心应手,还亲手制作了小板凳、小桌子、和两双木筷子!
  ——真励志![拭泪]
  唯一比较辛苦的是,每天早起都要跋山涉水,和大自然搏斗,上演荒野求生。
  (╬ ̄皿 ̄)没错,就是荒野!
  这一点,赵臻实在百思不得其解,就说古代地广人稀,也不至于荒无人烟吧?没有田地,没有邻居,没有劳动力,远远望去连炊烟都看不到……这母子俩在深山老林里靠什么生活?
  = =+难道!是痴情女遭遇薄情郎,他娘是忠贞守节的王宝钏第二?
  **********
  为了生存,赵臻想到了搬家。
  可别看老娘平时对赵臻百依百顺,一听说搬家就摇头了。任赵臻磨破了嘴皮子,老娘依然态度坚决——不行就是不行!问她原因,她就含含糊糊说“要等人,外面危险,不能乱跑”。再问她要等谁,外面有什么危险,她就颠三倒四说不清了。
  赵臻再度怀疑,他穿来以前,这娘儿俩是怎么生存的?
  老娘脑子虽糊涂,毕竟是个成年人,撒起泼来赵臻也拿她没辙,只好不了了之。
  赵臻把蘑菇蔬菜和吃剩的鸟骨头熬成一锅汤,哄着老娘连喝三大碗,又哄着她早早上床睡觉,这才背上歪歪扭扭的自制小竹篓,将匕首揣在怀里,去树林里采蘑菇。
  食物好找,器皿可造,生活必需品却极难得。赵臻一直想去外面淘换些食盐和衣物,却苦于不认识路。而且树林里环境复杂,赵臻不敢走太远,只能以屋子为原点向四周探路。
  这次出门觅食,赵臻的运气不错,居然发现几株野生桃树。就地啃了两个桃子解渴,纯天然无污染甜到心里了。赵臻只恨自己人小力薄,又不善爬树,不能把桃子都摘走。
  正美呢,赵臻突然脚下一空,眼看就要滑下去了!幸亏他一直背着沉重的背篓,身体失去平衡后一屁股坐在地上,两只脚都悬空了,生生惊出一身冷汗!
  赵臻心有余悸,扒开树丛向下看:好家伙!这可太坑人了,几株桃树中间竟然有一道深深的裂缝,里面全是碎石杂草。刺鼻的气味儿传来,赵臻仔细一瞧,裂缝里竟然横着一具男尸!
  接二连三的惊吓,让赵臻整个人都不好了!
  壮着胆子打量几眼,发现男子好像死很久了,身边还散落着几个烂桃子。
  赵臻猜测,这倒霉鬼大概和他一样,捡桃子捡得太投入,然后不幸失足。
  等、等等!Σ(`д′*ノ)ノ这货不会是他爹吧!
  呃……老娘看上去四五十岁,这男子顶多二十出头。不过古人貌似十几岁就能结婚了,也没准儿是老妻少夫什么的……恻隐之心动了一咩咩,赵臻弯腰给男尸三鞠躬,嘴里念叨:“不知道您是谁,我这小身板也扛不动您,给您盖上干草,免得风吹日晒,您就安息了吧。”
  帮无名男尸遮盖好,赵臻有将深坑附近的树丛割倒一片留作记号,省得再有人遇险。
  **********
  深山老林中的生活清苦而寂寞,没有网络没有电,赵臻无聊的快长蘑菇了。
  赵臻不知道朝代,只能从母子俩的服饰推断,应该是在唐宋时期;赵臻不知道年月,只能大概从气候推测是夏天;赵臻不会用太阳算时间,只好顺从日出而作日乐息的规律……
  这天,赵臻带着老娘一起出门摘桃子。
  ——老娘虽然疯疯癫癫前言不搭后语,但她十分听赵臻的话,力气也比赵臻大很多。
  赵臻很开心,没有美食人生毫无意义,我大吃货怨念滚滚。
  老娘也很开心,只要能和儿子在一起,她每天都是萌萌哒。
  ╰(= ̄ω ̄=)(*°▽°*)╯我们是逗比的母子俩~
  母子俩一个看不见,一个小短腿,走路都是慢吞吞的。每次早上出门,傍晚才回家,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树林里空气清新还能锻炼身体,所以母子俩一逛就是一整天。
  只是……平时荒无人烟的桃树附近,今天竟隐隐听到人声?
  ——穿越两个月,赵臻头回遇到原住民,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惊喜,而是警惕!
  赵臻拉着老娘蹲在远处,小声叮嘱老娘别出声。老娘很听话,自己用手捂住嘴,睁着一双浑浊的眼睛蹲在原地,无比乖巧听话的样子。赵臻将背篓留给老娘,自己爬到近处偷窥。
  居然是一队官兵?!
  赵臻睁大眼睛,小心控制呼吸。
 
 
  ☆、第2章 展昭包拯
 
  赵臻看见,四名官兵用刀驾着两个五花大绑的猎户,其他官兵都围在深坑边往里看。
  不一会儿,已经腐烂的男尸被从深坑里拉上来,腐败的气味儿开始蔓延。
  赵臻觉得恶心,马上转开视线。一直站在坑边观望的锦袍男人也用手帕掩住口鼻,张口抱怨道:“脸都烂透了,这模样谁还能认出来,真是晦气。”
  赵臻一愣,男人说话的声音好尖细,拿手绢的时候还翘着兰花指?
  Σ(`д′*ノ)ノ难、难道是传说中的太监?!
  赵臻正惊奇,一直侧脸对着他的锦袍男子忽然转身。
  赵臻吓得一缩,锦袍男子却缓缓走向两个猎户,靠近后,又嫌脏似得停在三步外。
  男人从袖中掏出一块玉牌,问道:“这个腰牌,真是从这具尸体上扒下来的?”
  两个猎户赶紧磕头,“大老爷明鉴,俺们不敢撒谎的!俺们发现的时候,这人已经死很久了,俺们见他怀里露出一个玉牌牌,就财迷心窍想换俩钱儿花,俺们真不是谋财害命啊!”
  锦袍男子翘着兰花指卷头发,“尸体上的草,是你们盖得?”
  赵臻一惊:糟了,当初真不该乱发善心。
  两个猎户果然否认道:“不是俺们,俺们就偷了玉牌,旁的啥也没敢动。”
  锦袍男子似乎很满意,扬声道:“搜山!”
  说完,将玉牌收回袖中,比了个手势。
  赵臻还没反应过来,官兵们已经手起刀落,血光崩溅,两个猎户的头滚出老远。赵臻下意识捂住嘴,浑身抖成一团,趴在原地一动不敢动,直到这伙人都走了,才摇摇晃晃爬起来。
  回到原地,老娘果然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双腿蹲麻了也没动一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