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鼠猫]皇上万岁 作者:诙谐(下)

字体:[ ]

  
 
    现在还不能宰了他,等他滚回西夏,抽空去趟西夏皇宫,手起刀落干净彻底人渣去无踪!
    听到展昭敲墙暗示,白玉堂拎着刀冷静地站起来。
    李元昊心头火热,上前一步道:“取我的刀来,让我会会美人儿!”
    李元昊的手下空出地方,白玉堂左手持刀横握,李元昊疑惑道:“你怎么不拔刀?”
    白玉堂面无表情道:“我怕……”
    李元昊大笑出声,狗腿子们一同大笑响彻酒楼上空,李元昊调戏道:“放心吧美人儿,我可舍不得伤了你,到了床上你就知道我的好了!”李元昊笑得嚣张,忽然眼前一黑,鼻梁剧痛!!!
    “啊!!!”李元昊鼻血如泉涌,捂着鼻子蹲下哀嚎。
    这时,就听白玉堂面无表情接道:“我怕控制不好力道,打死你。”
    ╮(╯▽╰)╭
    在白玉堂单方面痛殴下,隔壁回荡着各种有节奏的惨叫。
    展昭、赵臻、承影蹲在墙角,同时为隔壁西夏人祈祷——保持呼吸,不要断气!
    方才被李元昊撵走的酒楼掌柜,叫来了开封府的衙役,展昭问赵臻:“接下来怎么办?”
    赵臻眯着眼睛道:“先把他们抓进开封府关起来,要大张旗鼓的抓,但是先别审问。”
    又对承影吩咐道:“派人全城散布消息,就说李元昊在酒楼调戏良家女子,被开封府抓走了,消息一定要传到其它使节耳中,尤其是耶律澜!”
    两人分头办事,赵臻摸着下巴jiān笑三声:“哼,开国皇帝!”
    ************
    庞统被赵臻派出去处理祸佛的事,两天前刚回开封。
    这次庞吉庞统父子同行,虽然没说过几句话,父子俩的关系却得到根本改善!或者说是庞吉单方面认命了,儿子虽然把他视做一坨屎,毕竟不是狗屎,也没打算清除这坨屎……
    一旦接受这个设定,庞吉觉得自己也可以萌萌哒。
    认命之后的庞吉,舍了老脸天天上门找儿子沟通感情,庞统快被他烦死了!
    庞统虽然不在乎世俗的眼光,但弑父的罪名毕竟太大,即使很烦也不能宰了庞吉。
    庞统想了又想,兵法有云: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惹不得起还躲不起吗?
    于是飞星将军收拾好铺盖卷儿,搬到开封府找公孙借宿!
    公孙无奈道:“那么大个将军府住不下你了?要借宿干嘛来开封府?”
    庞统坦然道:“庞吉不敢来开封府!”
    两人毕竟交情不错,公孙只好妥协,“想借宿也行,我隔壁还空着呢,你要住多久?”
    庞统十分光棍儿道:“住到庞吉不烦我。”
    公孙:“……”
    作为开封府的总账房,公孙先生十分苦恼。开封府已经有个经常蹭饭不给钱的皇帝赵臻了,万幸赵臻食量不大,难道还要加上一个顶十个的饭桶将军?
    考虑到庞统的饭量,要不要认真考虑下不声不响弄死庞吉?
    
 
  ☆、第64章 风雨前夕
 
李元昊被关押的消息,在城内引发一片哗然。
    无数宋人唾弃李元昊的无耻,诸国使节暗搓搓地看热闹,唯有西夏使节愁白了头发。
    和李元昊一同进京的副使,是一位老成持重的白发武将,老将军对李元昊好色的名声早有耳闻,在西夏总能听到太子强抢民女、逼良为娼、夺人妻妾的事,在酒楼调戏个把民女也不是没有可能。
    黎老将军毫不怀疑消息的真实性,只想早点把自家太子捞出来,若太子因蹲监耽误了国宴,肯定要被他国使节笑掉大牙,搞不好史书上也会留下光辉灿烂的一页——某年末月某日,宋皇大宴群臣,诸国使节均已到场,唯西夏太子李元昊因调戏民女遭到拘禁,不幸缺席。
    (╬ ̄皿 ̄)麻蛋!想想就好心塞!
    自雍熙北伐惨败后,宋朝和辽国签署了[澶渊之盟]。
    对宋而言,[澶渊之盟]无疑是个丧权辱国和约,不仅燕云十六州的失地未能收回,还要不断输金纳绢以求辽国不再南侵,使得北宋国威扫地。宋朝胆怯避战,贪得无厌的契丹人步步紧逼,不仅派兵袭击边境宋军,还随意掠夺边民的财物,残忍屠杀大宋百姓……
    宋辽是死敌,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对于腹背受敌的西夏来说,再没有比大宋更好的盟友了!
    黎老将军忽然有些后悔,西夏皇子众多,有名分没名分大大小小足有二十几个,哪怕派出最无能的皇子,也好过惹是生非的太子殿下!进京才几天,瞧瞧他都捅出多少篓子了!
    还有那个突然出现在太子身边的汉人,武功高强,身份不明,整日阴阳怪气不与人来往,平时只会阿谀奉承捧得太子越发荒唐,关键时刻怎么不见人了?!
    黎老将军气得摔了茶杯,火急火燎去枢密院求见柳文渊。
    侍卫进去通传,一盏茶功夫才慢悠悠走出来,“柳大人正在会客,请使节择日再来。”
    侍卫的语气态度都很端正,但黎老将军还是听出一丢丢不屑于顾的冷嘲,心中默念[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三遍,黎老将军终于忍气吞声道:“既然柳大人在会客,老夫就稍等片刻。”
    黎老将军常和宋人打交道,知道宋人的官场潜规则。柳文渊是宋皇钦点负责招待使节的官员,不能得罪柳大人,更不能跳过他去求其他官员,否则一个‘私通’的帽子扣下来,够他喝一壶的。
    侍卫语气不变道:“请使节移步偏厅等候。”
    黎老将军心里着急上火,“敢问柳大人几时有空?”
    侍卫看了看天色,悠悠然道:“里面的是辽国使臣,之后还有高丽、交趾、回纥、于阗、三佛齐、真腊、大理、大食……”侍卫一口气报出十几个名字,“使节大人莫急,尽管柳大人公务繁忙,但您老人家身体健康,只要耐心等,总有见面的一天。”
    黎老将军的脸色又青又白,捂着心口怒喘,好悬没厥过去!
    他得多天真才能相信,各国使臣同时找柳大人有急事!一定是这群落井下石的东西,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故意给西夏添堵,故意耽误营救太子的时间!小人之心何其歹毒!
    这里头,肯定有宋人在推波助澜,否则一群初来乍到的使节,哪有可能消息这样灵通!
    用外交途径解救太子的计划失败,黎老将军只好亲自前往开封府,以个人的名义探视,先确认太子平安,然后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儿。黎老将军凭借多年阅历隐约感觉到——太子怕是得罪人了!
    ***********
    开封府
    因为庞统常用的兵器太重了,衙役们抬不动,展昭白玉堂只好帮他一起搬。赵臻也想凑热闹,帮倒忙不说,还差点被铁砂袋砸中脚背,众人虚惊一场,勒令他不许靠近。
    白玉堂拎起赵臻放在公孙的书桌上,“个子那么小,还满地乱跑,你是陀螺吗!”
    听说黎老将军上门了,坐院子里喝茶顺便欣赏众人搬家的包拯道:“皇上果然料事如神。”
    赵臻挥挥爪子谦虚道:“不是我猜得准,是西夏人只剩这一条路了。”
    包拯笑道:“皇上的意思是放人?”
    赵臻一脸苦大仇深,“不放不行啊,高丽等国欺软怕硬,都是没什么主见的应声虫,国宴上总不能让辽人一家独大。”赵臻话锋一转,“轻易放人我实在不甘心,不如……让西夏人保释李元昊,先敲他一笔保释金再说!”
    包拯一愣,“何为保释,何为保释金?”
    赵臻大致讲了讲,包拯抚掌曰:“大善!”随后兴高采烈地讹诈西夏人去了。拨一部分修桥,拨一部分修路,拨一部分修堤坝,再拨一部分修……嚯嚯嚯,钱再多也不够用啊不够用~
    听包拯讲明了办法,黎老将军气得头晕:“据我所知,调戏民女[未遂]不算重罪!”
    黎老将军在[未遂]两字上加了重音,意在指责大宋得了便宜还卖乖。
    包拯也不恼,和和气气跟使节讲道理:使节大人一定是误会了!
    按照‘问审判’的一般程序,自然不用花冤枉钱,谁叫你们火急火燎一定要提前保释呢?这种小案子本来分分钟就能审完,怎奈本官要进宫参加国宴,这是万万不能迟到的,不如您明天请早?虽然明天过年不该审案,为了大宋和西夏的永世友好,本官愿意破例啊!
    明天?等到明天黄花菜都凉了!黄花闺女都生了!
    黎老将军脸色铁青,“宋人欺人太甚!”
    包大人佯装疑惑道:“使节何出此言?”
    最终,黎老将军妥选择协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破财免灾总好过丢人现眼!黎老将军领着李元昊及一众狗腿子回去了,李元昊除了鼻子歪了,身上没有明显伤痕。白玉堂拥有多年的打架经验,一招一式都是内伤,众人除了浑身疼,连严重的淤青都没有,自然无法告状了……
    黎老将军气得又吹了一回胡子,李元昊生平第一次受挫,对白玉堂更加志在必得!
    **********
    千篇一律的国宴,和赵臻想象中差不多。
    吃着样式精致的冷菜,喝着伪装成酒的凉水,听着咿咿呀呀的唱腔,最不人道的是皇位高高在上,金灿灿的龙椅上坐在瘦小小的赵臻,金包子无精打采的模样,远远看去好生凄凉。
    好在赵臻不用整场一个人坐着,时不时有使节上来搭话,看着这些心塞的面孔,赵臻觉得还不如自己坐着舒坦。或许是赵臻的年龄太小了,各国使臣都有些松懈,两三句就被套出真实意图。
    西夏太子李元昊想和大宋结盟,缓和西夏四面楚歌的情况,共同抗击野蛮的契丹人,另附加一个条件是要带走白玉堂。——赵臻嘴角抽抽,这货肿么还没死心,莫非是传说中的抖癌墓?
    传说中被爆菊的辽皇子耶律澜,文质彬彬仪表堂堂,确实有被爆菊的资本。
    辽和西夏的态度同样傲慢。区别是,李元昊的傲慢是个人傲慢,耶律澜的傲慢是整个国家的傲慢。辽国打从心眼儿里瞧不起宋人,否则不会明知道李元昊联宋抗辽,还派出国家的耻辱耶律澜和大宋谈判。或者说辽国一开始就没打算谈判,只是派人通知一声,就像总经理吩咐小职员一样。
    想通这一点,赵臻的眼神越来越冷……
    高丽皇子王飏也是呆着任务而来,用妹妹岚公主联姻大宋!
    赵臻险些把一口凉水喷出来,传说中娇蛮泼辣容貌丑陋无人敢娶的岚公主!西夏皇白送李元昊都送不掉的岚公主!连色中饿鬼李元昊都敬而远之的岚公主!→_→高丽要跟大宋开战了吗?
    王飏完全没注意到赵臻纠结的眼神,只是自顾自地夸奖妹妹聪明懂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赵臻总觉得有种小时候给老师背课文的感觉,如此流畅的措辞,如此生硬的语气,一看就是背得很顺溜,其实根本不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