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珠圆玉硬 作者:沉默是金

字体:[ ]

 
 
《珠圆玉硬/寝妓》作者:沉默是金/神农架
 
内容简介: 
 
有一天周肃正回到寝室,发现两个直男室友正在一边看AV,一边揉捏另一个微胖室友的(.)  (.)咪咪,并殷勤好客地邀请他加入——据说有胖子的男寝大家都这么玩(×)。看着自己暗恋的人无知无觉、无遮无拦无所谓、毫无防备一脸懵懂,正直正义正气凛然、严肃死板、死气沉沉的死基佬周肃正,会加入这直男间猥琐的集体活动吗? 
 
不标1V1是因为因为本文分为直男性行为(3P互撸)和弯男性行为(1v1XO)。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俊杰 破镜重圆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丁嘉,周肃正 ┃ 配角:云烟,陈雄 ┃ 其它:1v1,傻白甜受
 
 
 
    校园篇 第一季
 
    第一章
    
  十一点的熄灯铃早就打过了,东一栋男寝虽然熄了灯,但依然一片嘈杂。
  周肃正背着书包回来的时候,云烟正躺在床上做面膜,他尽量麻木着面部肌肉,用僵硬如外星人一般的音调说:“寝室长大人,请你以后按时归宿,不要打扰别人正常作息。”
  周肃正没应声,将书包挂在床头,拿了自己的毛巾水盆,向水房走去。此刻寝室只有应急灯发的一星白光,水房里却灯火通明。
  这是一所北方重点大学,为了方便供暖,学生的居住十分密集。寝室是六人间,分上下铺,比南方的四人标间多设了两个床位。每个寝室并不配置独立卫生间,而是在宿舍的两头各设了一个大型的水房,供洗衣、洗澡、上厕所之用,离水房最远的寝室需要走上二三十来米的一段距离,但301寝与水房仅一墙之隔,近水楼台先得月,生活上十分便利。
  临近十二点,宽敞的洗手间寥寥几人,显得十分空旷,在这里周肃正见到了室友陈雄。
  陈雄像一只抓虱子的猴子,搔耳挠腮,正在对着镜子挤脸上的一颗青春痘。他是个一米九四的体育生,浑身上下都向外冒着男性荷尔蒙,壮硕魁梧,孔武有力,一把能举一百八十斤,肤色像一罐深色的蜂蜜,褐中带金,闪闪发光,是个男人味十足的汉子。在本地的同志论坛上,他的胸肌照、腹肌照、冲凉水澡时的裸照广为流传,十分受欢迎,是小零们打飞机的必备之物。当然,这件事陈雄本人并不清楚。
  “丁嘉回家去了。”陈雄盯着镜子里他自己的脸说,不抬头,不偏头,并不看周肃正一眼,但是周肃正却知道他是在与自己说话。
  周肃正“哦”了一声以示回应。
  室友的粗神经令周肃正有些无奈。按道理说,他们不该搭话的,因为眼下他正与陈雄、云烟二人闹冷战。但很明显,陈雄并未将之当一回事。对陈雄来说,只要没将对方亲爹打死,就不算有仇有怨有罅隙。
  周肃正成绩优秀,但高考失利,分数上不了清华,退而求其次,选择了本省这所重点大学的建筑系。家人对这个成绩十分满意,严禁他复读,这让周肃正很久以来心情十分压抑,一直拖延着不去报到,希望届时被学校除名,可他父母神通广大,硬是将藏在本地一个小寺庙中的他找了回来。
  胳膊拧不过大腿,他只好就范。到校报到之时,分寝已经结束,他与几个别院的新生凑了一个杂牌军。其中,陈雄是体育特招生,云烟是艺院的,丁嘉倒是和他一个系,却也非正规招生,乃是教职工子弟。六人间只住了四个人,显得比其他寝宽敞、明亮了不少。
  周肃正心怀遗憾,想着一定在靠考研扳回一局。可寝室的这几人十分荒唐,进了大学后便结束了求学生涯,逃课是家常便饭,吃喝玩乐打游戏听音乐看A piàn,全然没有“看书”和“上课”的概念。
  大一时,在知道他天天上自习,一日不落之后,陈雄感慨着说:“你是哥十九年来见过的最刻苦的活人,只有爱迪生、鲁迅先生能和你比勤奋!”言外之意,就是只有死人、老古董才这么爱学习。
  云烟为人刻薄,更是冷嘲热讽:“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我们这等宵小之辈,周寝室长才不屑与我们为伍。”
  丁嘉倒对他十分钦敬,从家里摘了外公种的菊花给他泡茶:“这个对眼睛有好处,能缓解疲劳。”
  毕竟有自习室、图书馆等清静之地,所以周肃正时常孟母三迁,除了每晚在寝室度过六个半小时的休眠,其余时间大多在外看书,本可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前几天中午,他回寝室去拿一本书到期要还的书,不堪入目的一幕却落入了他的眼帘,让他十分震惊:
  寝室的门虚掩着,桌上的台式电脑正肆无忌惮放着AV,苍井空的呻吟娇媚婉转,而在下铺陈雄那张窄小的床上缩着几个人,正在白昼宣yín。
  男生寝室一群人组团看AV很正常,毕竟血气方刚的岁数,又没有女朋友,发泄渠道少,只能靠自助。陈雄也曾好客地邀请周肃正一起看,却被他严词拒绝。云烟冷笑着说:“假正经!”
  床显得很挤不仅因为床窄人多,更重要的是,床上还有个胖胖的丁嘉,十分占地方。
  此刻丁嘉光着上身,被云烟、陈雄两人坐拥在中间,一身雪练般的肌肤白得晃人眼。而陈雄和云烟一边看着AV视频,一边揉着丁嘉的胸部。丁嘉满脸通红,不情不愿,却又不得不顺从。
  “大白天的你们在干什么!”周肃正一声怒喝,将书包猛然砸在桌上,“哐当”一声陈雄的搪瓷碗掉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我操~~你他妈不知道会阳痿啊!”云烟呻吟着骂了一句,虽说是骂人,那声音又轻又飘又媚,不输视频中的女优。
  “你们少欺负人!”周肃正冷眼看着丁嘉,声音也不由提高了许多。
  “大惊小怪个屁,兄弟间互撸不是很正常?”陈雄一边喘气一边答话。
  丁嘉却红着脸,一声不吭。
  丁嘉一米七四的个子,却有一百六、七十斤。从小到大,他都没锻炼过身体,一身肉软泡泡的。他肤色雪白,嫩滑的如同一个剥果壳的鸡蛋,水汪汪的又像剥了壳的荔枝,晶莹剔透。在教室里,丁嘉时常被女生们围着捏脸,称赞他的皮肤;另一个被女生羡慕的地方,大概是他有胸。因为胖,他的胸有点大,那次上体育课被班上男生们抓了一把,那人大叫一声“卧槽,34c!”“丁嘉,为了文明,你还是戴个罩吧!”顿时班上哄笑一片。
  云烟懒懒地说:“才放了两分钟,要不要一起来啊?不过嘉嘉只有两只咪咪,你得等下一回合。”
  这话无耻之极,周肃正气得一带门,发出震耳欲聋的一声响。
  丁嘉带着哭腔说:“寝室长生气了。”
  云烟又捏了一把他的面颊,嘶哑的嗓子带着呻吟的气息安慰道:“嘉嘉别怕,咱们不管他~”
  因为长得胖,丁嘉便为另外两位室友贡献了这种福利。
  云烟是艺院的,高中便与家人断绝了往来,父母停了他的生活费。好在云烟生得一幅漂亮皮囊,唇红齿白,一双桃花眼风流倜傥,时常靠着吃软饭度日。但云烟深深明白,女生在倒追你的时候,怎么个倒贴都行,可一旦成为了名正言顺的女友,便开始拿乔,要求多多,从前付出的一点一滴,都要连本带利讨回来,你得八百倍对她好才行。所以,女朋友他是养不起的。
  本校男多女少,而前一段时间又闹出一件荒yín怪诞之事:金融的一个女生和体院男友开房,high过头了,女生被搞得大出血;救护车一路呼啸而去,许多人出来看热闹。最后这女生命是保住了,脸面却没了。大家都说,体育生太猛了,先天自带十条牛鞭的功力。陈雄时常自怨自艾,他这么好的货色,居然单了下来,老天瞎眼。
  那天晚上,丁嘉回了他外婆家,周肃正给了云烟和陈雄每人三百块钱。
  “哟,精神损失费吗?”云烟笑着说,中午经他那一吓,差点落病了。
  “同寝一场,不用客气!”陈雄十分大度地说。
  周肃正冷笑一声:“这是嫖资。你们以后要玩,出去找别人,别缠着丁嘉。欺负个傻子,也不怕天打雷劈。”
  云烟和陈雄当场气结。之后的几天,两人都不与周肃正说话。
  刚从家回来的丁嘉不明所以,见他们横眉冷目,有如陌路,丁嘉急的如灶台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
    
    第二章
    
    到了大二,课程变得繁重起来,除了周二下午有空挡,周四上午无课,其余时间均安排得满满当当,甚至连周六晚上还见缝插针弄了一堂逻辑课。周肃正喜欢这种充实感,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高中时代。这样一来,便离他心中的梦想殿堂更近了一点,离那个yín靡的301寝室也能更远一点。
    第二天早上的第一节课是建筑力学,周肃正很早就去了教室,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本校是百年老校,拥有自己的兵工厂,曾为共和国的成立贡献了巨大的力量。建国后也曾收到过国家元首的亲笔题词,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盛极一时。然而,俱往矣,在和平年代,她却渐渐丧失了曾经的核心地位。其中最明显的莫过于近十来学校无经济实力来更新现代化的教学设备,军工系的学生们一直嚷嚷着要买一台新式坦克,校长一直没批。学生们只能看着那几台哑火的喀秋莎默默流泪。直到去年,学校才风风火火搞起了建设,据说新的领导人上台后,教育部给了相当大力的支持。
    正对着校门的主楼建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由外语学院、美术学院等好几个院系共用,设施老旧,九层的楼房却没有电梯,一些老教授上一堂课,能爬吐血。而建筑学院的师生就比较幸福了,该院一早就拥有一栋专属教学楼——求知楼,由一位功成名就的学长捐赠,蓝玻外墙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楼内打扫得一尘不染,洁白晶亮,拥有国内最一流的教学设备,还聘请了一位美貌的电梯小姐。除了大五的学生外,四个年级都有自己的固定小班级,羡煞其他只能流动作战的新老院系。
    拥有了固定的班级,便能拥有固定的座位,至少周肃正为自己选择了一个,这样能强化人内心的归宿感。
    清晨,周肃正推门进来的时候,班上才来了两个人,渐渐的,人陆陆续续到齐了。第一堂课后,有十分钟的课间休息,这时丁嘉向他走了过来,周肃正一皱眉:“有事?”
    虽然只是个轻微的面部表情,但丁嘉已经被他吓住了,噤若寒蝉,不敢开口。
    周肃正只好揉了揉眉宇,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善一点,耐着性子问:“怎么了?”
    丁嘉一直握着的拳头这才张开,是两个绿皮的煮鸡蛋。他神色有点不太自然,说:“云烟、陈雄,他、他们觉得自己不对,托我帮他们向你道歉。这个、这个是道歉礼物。”
    周肃正一直盯着丁嘉,不说话,也不移目,这个不习惯撒谎的胖男生瞬间就慌了,雪白的圆脸变得通红,仿佛一只熟透了的番茄,泛着晶莹的光泽。
    周肃正这才缓缓开口,说:“我不爱吃鸡蛋,你自己吃吧。”
    丁嘉急得快哭了:“可是、这个……”
    周肃正说:“我原谅他们了,鸡蛋给你吃。”
    周肃正心中叹了口气,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爱吃鸡蛋。据他所知,丁嘉一天最多能吃四个蛋。
    听了这话,丁嘉这才高兴起来,他人虽胖,眼睛却不小,不是一线天,周肃正能清楚看到其中绽放的喜悦。
    “我们一人一个。”丁嘉笑着说,并将一个略大个些的鸡蛋放在了周肃正的课本上,然后用与他身形不符的速度,飞一般回到他自己的座位上。
    回到座位后,丁嘉捂着自己的胸口,妈呀,刚才吓死他了,差点就露馅了,还好寝室长最后收下了鸡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