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伪装者同人)生当复来归 作者:萧墨尘

字体:[ ]

 
书名:(楼诚)生当复来归
作者:萧墨尘
 
文案
依旧是各种不会写文案的蠢尘/(ㄒoㄒ)/~~
烧脑谍战剧《伪装者》楼诚cp站一站
短篇已经完稿,所以不会像之前那样拖拖拖。
原著向,伪结局,HE。
另注:历史废,文章中具体历史细节,欢迎指教切记勿喷。
先谢过各位收藏看文的同好(づ ̄3 ̄)づ╭?~
内容标签:强强 民国旧影 恩怨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楼,明诚 ┃ 配角:汪曼春,明台,明镜,黎叔 ┃ 其它:伪装者,楼诚
 
==================
 
  ☆、第 1 章
 
  上海环龙路明公馆。
  往日里热闹非凡的明公馆,今夜却冷清阴森的如同鬼宅。数月前,明家三少明台的失踪差点击垮了一向坚毅的明家长姐明镜,两周前得知明台在苏州有了消息,明镜连夜收拾了东西带着阿香回了老家苏州。
  入夜后的天气有些凉意,明楼独自坐在明台的书桌旁,安静着擦着手中还冒着烟的□□,双手带了皮质手套,竟感受不到丝毫枪膛传来的热度。
  门悄无声息地开了,明诚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就看见明楼沉静泰然的坐在那里擦着手中的枪管,“孤狼的尸体我已经处理妥当了。”明诚上前几步,站在书桌前对着明楼开口道。
  “阿诚......”明楼并没有抬眼看他,叫了一声却欲言又止,最终将枪缓缓的放进书桌的抽屉里,才又轻声说道,“你会怪我吗?”
  明楼始终没有抬头,明诚站着只能看到他的发顶,却无法窥测到这个男人今晚这软弱究竟来自于什么,这哪里还是心思深沉,铁血无情的毒蛇。
  这间屋子里的空气似乎都停滞了,沉闷压抑得让人无法呼吸,凝重的气氛在两个人之间蔓延开来,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不断坍塌,终将形成一条再也无法逾越的鸿沟。
  鸿沟。一想到这里,明楼显得有些沉不住气,抬起头,犀利的眼神灼灼注视着阿诚的双眼,一字一句的再次问道:“你在怪我吗?”怪我没有事先告诉你明台已经安全撤离返回苏州;怪我没有告诉你这次的任务目标是你的养母桂姨—“孤狼”;怪我独自行动以身为饵诱杀孤狼。
  明楼看着阿诚毫无生气的瞳孔,终于有些不确定了,阿诚......还是怪他的吧?只不过阿诚几乎是在自己身边长大的,身为明公馆的管家、明长官的私人秘书,他总是能将自己的身份拿捏得恰到好处,会在无关痛痒的时候开玩笑耍性子,更多的时候总是缄默着等待自己的命令。
  “没有。”一片静默之中,明诚最终还是以恭敬谦卑的姿态吐出了两个字,没等明楼张口,迎着他灼灼的目光,又道:“您坐在这里,以长官的身份,我应该做的就是执行命令。”
  不甚明亮的灯光打在眼前的身影上,映得阿诚原本苍白的脸上有了些许温暖的意味,明楼深邃的眸子里闪动着不可知的细微光芒,今天是他最后的机会了,以后恐怕再也没有机会了。
  “不是长官,不是明大少爷,也不是大哥,就单单以明楼的身份问你......”因为情绪的激动,原本幽潭一般的瞳孔也起了暗涌,明楼甚至紧张的有些语速过快,没有任何停顿的说完了整句话,才在最后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怪我吗?”
  “我恨你!”明诚甚至是磨着犬齿说出了这三个字,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幕,他现在心都在突突地跳。事前他对今晚的“捕狼”行动丝毫不知情,就差一点点......真的只差那么一点点......要不是他想起些事情来找明楼,那根孤狼嘴中发射而出的毒针必定已经洞穿了明楼的喉咙。
  而他,却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明楼的死亡......
作者有话要说:  开个新短篇,真的很短,已经写完,算是提前给自己写个伪结局233333
 
  ☆、第 2 章
 
  而他,却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明楼的死亡......
  明楼闻言,忽地一笑,站起身来走到明诚身前,抬手按住他的双肩,整个人凑了过去,将额头抵在他的额头上,以一种极其亲昵的姿态将他控制在自己双臂范围以内,“听着,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活着,活着来见你。”语调沉缓,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庄重坚定,“而你,无论什么情况,你也必须活着,必须活着。”
  “我...我知道了。”明诚有些别扭,想要低头,却被明楼狠狠一顶,整个人向后仰去,连带着明楼的推搡,后退了好几步撞在门上。明楼只是维持着原本额头相抵的姿势,面露凶光,语气越发犀利起来,声音近乎咆哮,重重砸在明诚的耳膜上,“我不想听知道,我要的是承诺,是誓言!!!”
  明诚盯着近在咫尺的脸,却不知道眼前这个人究竟怎么了,白白在军校浪费了数载光阴,所知所受都还给教官了么?战乱年代,军统特务,伪政府官员,□□分子......哪个身份都足够他们提着脑袋在执行命令了。
  “我一定活着。”明诚虽然心中吐槽,但也被这双炙热的眸子盯得不知所措,心中动容。他是了解明楼的,究竟是受到了怎样的打击,他才会像现在这般失态,说出这种小儿女情态的话。
  听到了阿诚的保证,明楼颓然松开对他的禁锢,扶着额头退了两步,摆手道:“你今天好好休息吧,下面人传了消息,大姐已经顺利到了苏州,现在和明台在一起,明台知道怎么做的......”
  话还没说完,一阵尖锐的电话铃声响起,在空荡荡的明公馆里显得异常刺耳。明诚也没半点犹豫,转身出去接电话,明楼盯着他急匆匆的背影,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开口,留住他,让他别去管这个电话,然而他不能。
  坐倒在小沙发上,脑袋里全是尖锐的刺痛,五指成拳紧紧握在一起,指甲在掌心里留下深深的凹痕,这疼痛却让明楼无比清醒,他不能阻止,也不能反抗,甚至不能坦白。
  明诚接了电话返回书房,就看见明楼双眉紧皱,一双拳头狠狠砸着额头,“又头疼了?”他平日里都贴身带着明楼的止痛药,倒水拿药一气呵成,坐在他身边轻声道,“来,吃药。”
  合水咽下雪白的药片,明楼缓了缓,依旧不住的揉着额头,“什么事?”
  “黎叔约我明天见面,有任务。”
  闻言明楼几不可查的楞了一下,旋即恢复平静,一丝停顿也没有的交代着,“周佛海倒戈,孤狼已死,76号是该连根拔起了,”掩藏在手掌后的瞳孔里闪过凝重的痛楚,无人察觉。
  
 
  ☆、第 3 章
 
  “你说什么?”明诚拍桌而起,力道大得差点将小屋里唯一一件值钱的家具拍烂,目光炯炯地盯着黎叔苍老平静的脸,“你再说一遍?”甚至是觉得不解气一样,不等黎叔重复,隔着桌子抓住对方的衣领就将老人家拎了起来,“你敢不敢再说一遍!!!”
  黎叔仍旧一脸死静,没有半点情绪下达着命令:“组织要你,找个机会堂而皇之的除掉明楼,闹得越大越好。”
  “谁下达的这种狗屁命令?”这一刻,明诚终于明白了那时候明台接到毒蛇命令时候的心情,不,这是一种比明台更深刻的心情。明台那时候有郭骑云、有于曼丽、有程锦云、再不济还有大姐,而他呢?除了明楼,他一无所有。
  面对着明诚嗜血一般的凶恶目光,黎叔似乎也是早有准备,语气平和,滴水不漏,“想要将76号连根拔起必须除掉汪曼春,当然也必须除掉明楼这个特务委员会副主任。”
  “你!!!!!!”明诚急火攻心,却什么也说不出口,这一切来得太过顺理成章,身在局中他根本无力反驳。脑海中陡然回想起昨晚明楼说过的话,他应该是早就料到了这一切,甚至这样的结局。
  颓然无力的放下黎叔,明诚瘫回椅子上,面露痛苦的问道,“为什么选我?”
  “这是眼镜蛇亲自决定的。”
  果然。明诚叹了口气,妥协般垂下头,喃喃自语:“我就知道,除了他自己,再没有这么狠的人了.....”先是明台,结果刺杀的是南田洋子,这次真的轮到明楼自己了?人选居然是他明诚,明楼这一生终究信任的人,竟然只有他明诚?
  明楼竟然还有信任之人?真是可笑啊。
  “我知道了。”明诚抬起头,眼神又恢复了他应有的傲然,“什么时候?”
  “他的时间安排你最清楚不过,最迟下个月五号之前,必须当众击毙明楼,然后你尽快转移去延安。”
  “明白。”
  明诚一路恍惚,不知怎么就已经站在明公馆高大的铁门前才回过神,看着自己大衣上沾染的尘土,哦,车忘了开了。
  明公馆中一片漆黑,唯独一扇窗户透着昏黄的灯光,那是明楼的卧室。他今日如此反常,竟然不在书房,他已经知道了么?难道是他亲自下达的命令?若是亲自下达,为什么还要托黎叔转达?面对自己说不出口么?
  脑海中的疑问越积越多,翻来覆去煎熬着他本就已经不堪负累的心脏,他找不到答案,更不能去质问明楼索要答案,他应该做的是执行命令,昨晚他不还是这样回答长官的么?
  “呵...真是可笑啊......”明诚看着那一豆光亮,嘲笑着自己这般拖泥带水竟连明台都不如。
  明诚收拾好自己的表情,抬手拂去身上沾染的尘埃,推开沉重的铁门,昂首挺胸走了进去。
  “大少爷。”象征性地敲了敲卧室的门,明诚推门而入,就看到明楼一身睡袍歪在小沙发上,凝视着窗外一片漆黑的夜空。
  “怎么也不关窗?”明诚疾步走到窗边,替他将窗子细细扣好,顺手将窗帘放下,遮住了窗外浓稠的黑夜。明楼对他的这些行为早已经见怪不怪,偶尔自己耍性子都是在他面前,他心里还不知道怎么骂自己呢。
  抬手招呼阿诚过来,明楼将手中已经冷掉的茶杯放下,头脑一热,一把将眼前的男人拽到自己怀里,狠狠勒紧,嘴唇得寸进尺地凑到他耳边吹气,“黎叔说什么了?”
  不提还好,提起这个,红着脸的明诚猛然挣开明楼的怀抱,退到两步开外,冷冷地盯着他,一脸阴枭。明知故问是吧?难道不是你自己选的人?现在还装蒜?所有的咆哮都堵在喉头,一触即发。
  只可惜,明楼没给他这个机会。
  这人怎么跟斗牛犬似的,攻击性这么强还老是耷拉着脸。明楼心中也是一阵火,入怀的身体是他想象不到的冰冷,吹了一晚的风么?走着回来的?
  “你还闹脾气,过来。”明楼的声音里带着十足的愠怒,颐气指使得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子,抬眼挑衅的看着阿诚。明诚被他一句话吼得心中怨怼消了大半,所剩无几的怒视,在他涨红的脸上,也只像是闹别扭。
  明诚不情不愿地坐在明楼身边,下一秒就撞在坚实的胸膛上,一个温暖的怀抱,将自己妥帖的纳入裹紧,让四周围的寒冷无处可袭。“怎么身上这么冷?”
  明诚的脸已经涨得通红,有多久没有被这个人拥抱了,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他都已经想不起来,唯独这不同于自己的洋洋暖意,一如从前,始终未变。
  将通红的脸埋进明楼怀里,明诚直愣愣地瞪大了双眼,瓮声瓮气的回答;“上面下了命令,将76号连根拔起。”眼中灼热的水汽差点汹涌而出。
  明楼满目爱怜的盯着怀中开始回暖的身体,悠悠道:“阿诚,今晚就睡这里吧。”
  
 
  ☆、第 4 章
 
  
  晨光熹微,这一觉睡得异常踏实,刚刚转醒的明楼意识还没有完全回笼,下意识的伸手去摸身边的阿诚,触手却是身边早已凉透的床单,摸不到丝毫有人躺过的温度。
  “大少爷,早餐给您准备好了。”恪守着主仆间应有的规矩,阿香不在明诚更要担负起做早饭这项重任,他才不会好心以为床上这个人能天不亮就起来做饭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