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仙古]宿命 作者:白琰

字体:[ ]

 
 
文案:
     那些被掩盖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本文主电视剧版古剑世界。仙剑人物均为游戏。
 
本文主CP:欧阳少恭x百里屠苏 恭苏
 
    副CP:重景(飞)、霄青、云紫
 
副CP除了重景之外大概描述的不会太多,因为虽然仙四的剧情大概我都知道但是我真没玩。
 
仙三N周目可都没玩仙四只有一个原因网速不给力我下都下不了【手黄再】
 
时间轴为仙四后五百年,仙三之后五十年。
 
景天为蜀山客卿长老。从头到尾没有失去过记忆从飞蓬到景天的每一世记忆都记得。
 
百里屠苏为游戏里的屠苏重生。
 
作者文笔属于小学生文笔,人物OOC请见谅。现写并无存稿所有BUG都会留到后期大修,若有BUG请指出(づ ̄3 ̄)づ╭?~
 
内容标签:强强 仙侠修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欧阳少恭,百里屠苏 ┃ 配角:景天(飞蓬),重楼,玄霄,云天青,云天河,紫胤真人(慕容紫英),陵越,风晴雪,襄铃,方兰生,红玉,尹千觞等 ┃ 其它:古剑奇谭,仙剑奇侠传
 
 
==================
 
  ☆、楔子
 
  太古时期,火神祝融托请女娲为凤来琴赋灵,长琴幻化为俊美公子,取名“太子长琴”,因好友悭臾祸连被贬下凡,被人间铸剑师捕获铸成“焚寂”凶剑,焚寂煞气会令持剑者大开杀戒。女娲为免人间祸患,将焚寂封印于乌蒙灵谷“冰炎洞”内,交由一方部落世代看守。*1
  太子长琴被贬下凡后不久,地皇女娲因补天而亡,继人皇神农陨落后,上古三皇只余下天皇伏羲。
  幸而女娲和神农都留有一血脉,神农血脉遍布九州隐于人世。女娲一脉分为两支,一支遵循女娲遗愿前往地界建造幽都镇压龙渊一族,一支则前往人间苗疆世代守护人间。
  而此时神将军飞蓬与魔尊重楼因两界的冲突而屡屡交手,一直难分胜负,两人逐渐有惺惺相惜之意。
  重楼提出要和飞蓬在自己发现的一处新仙界中决斗,一较高下,飞蓬碍于神界天规而犹豫再三,最终经不起重楼诱惑而答允。
  两人势均力敌,比试旷日持久,最终惊动了天庭,天帝派兵捉拿飞蓬问罪,飞蓬因感知到追兵将至而分心,佩剑被重楼打落人间而落败。*2
  飞蓬也因与重楼的私斗违反天规,被贬入凡间轮回。
  这便是所有故事的开端,这便是最初的真相吗。那被掩盖住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所有最真实的往往被所有谎言所覆盖,而揭穿了谎言之后的真相,确是一个无法承受的真实。                        
作者有话要说:  *1、*2:节选自百度百科。
所有与游戏、电视无关的设定均为私设。
 
  ☆、第一章
 
  或许是因为玉衡缘故,百里屠苏的魂魄在风晴雪怀里消散后居然又在蓬莱废墟再次聚集。看着那个本该被大火烧死的人此时坐在废墟中看着远方,便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这是决裂之后两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此和谐的呆在一起,等待死亡。
  “少侠你可知道,在下本该和巽芳与千殇一起烧死的。”欧阳少恭低头咳了咳,如今的状态当真是说句话也困难了。“可是他们联合最后的灵力扑灭了大火。也让在下发现一件有趣的事。”
  百里屠苏将目光移到欧阳少恭身上,并未言语。欧阳少恭也并未在意,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当初所谓的真相,不过是一场谎言。天皇伏羲的一个谎言,太子长琴不过是这个谎言的牺牲者罢了。”欧阳少恭的话语刚落,身边便落下一道天雷,虽并未打到他身上,余波也让本就快散魂的他加快了散魂的速度。“触及了禁忌吗。哈哈哈哈哈哈,所谓的神,也不过如此。”
  百里屠苏当真是被这个场景惊到了,压下了心中的疑问,关切的问了一句。“先生,可还好?”
  “反正都快死了,能和少侠一同化于荒魂,也是不错的。”欧阳少恭看着这个不过是17岁的半大孩子,是了17岁,因为他的缘故17岁便要面临死亡的孩子,他的半身。在知晓了真相之后对他终究是有愧疚的。“总归,是我对不起你。”
  欧阳少恭撑着最后的力气站起来挪向了百里屠苏,所幸百里屠苏倚靠的地方离得也不是很远,欧阳少恭几乎是摔到了他的身上。
  百里屠苏被压得吐了口血却并未说什么反而伸手扶了扶欧阳少恭,看着自己和欧阳少恭正在消散的身体晃了晃神。
  “少侠,我们就快散魂了啊。”欧阳少恭趴在百里屠苏身上,没有力气再挪动位置,也并不想挪开。“就在巽芳与千殇发动最后的灵力的时候,在下发现了灵魂里的那个封印,那个由天帝亲自下的封印。许是在下快死了那个封印居然就这么消散了,那个尘封了千年的真相当真是可笑至极。”
  百里屠苏安静的听着欧阳少恭趴在他身上絮絮叨叨,他该震惊的,却因快散魂又震惊不起来。“先生,夕阳快落下了。”
  欧阳少恭侧过头看着快落下的夕阳,千年来的因不得入轮回而积攒的所有负面情绪仿佛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欧阳少恭移回视线与百里屠苏四目相对,百里屠苏渐渐觉得意识消散,彻底失去意识之前记住的便是欧阳少恭最后说的三个字。
  对不起。
  百里屠苏恢复意识的时候觉得浑身没有一处不疼的,猛然间他想起自己应该是散魂而亡连轮回都不会有了为何还会觉得疼痛。猛的睁开眼,倒是把照顾他的陵越给吓了一跳。
  “师弟你没事吧,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百里屠苏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少年,这分明就是自己大师兄孩时模样啊。迷蒙的伸出手看了看,果然是他七岁的时候,难道他经历的这一切都是梦?不对,不是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百里屠苏突然间想起了欧阳少恭死前说的那些话和那一道天雷。这更像是,有人施展了什么禁术使时光倒流……莫名的他用手捂住了胸口,一脸茫然。陵越在一旁以为他心口痛,差点要去请紫胤真人过来。
  “师兄,我没事。只是觉得,有什么东西不见了……”
  陵越以为他说的是他的记忆,心疼的上前一步抱住百里屠苏。
  “不见了便不要去想了,以后天墉城就是你的家。”
  百里屠苏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是一片清明,既然有人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那么他便要阻止这一切,搞清楚事情的真相。
  “我知道了,师兄。”推开陵越,百里屠苏对着他展颜一笑。明亮的笑容让陵越晃了晃神,更加确定自己不能让师弟受到一点伤害。百里屠苏不知道,他这一笑成功开启了自家大师兄的弟控护短模式。若是知道……好吧即使知道他也不能干什么,总不能对着师兄板着脸吧。
  次日,百里屠苏随着陵越练剑时惊讶的发现自己体内的灵力居然与他解开焚寂封印后的一模一样,封印虽然薄落但的确存在着,煞气也安静的蛰伏在体内并未有爆发迹象。
  百里屠苏惊讶的感受着体内的一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看着陵越正认真的教他御剑之术,或许现下可以一试御剑。学着陵越御剑升到空中之后他还是没有回过神来,煞气并未发作,心下有些欣喜,以后总算是不用徒步赶路了。
  “屠苏!下来!”正当屠苏沉浸于自己的思绪中时却听见紫胤真人厉声一喝,百里屠苏本就还未熟悉现在的身子,如此一吓便是直接从半空中掉了下来,本想催动灵力却未曾想到如今年少的身子承受不住如此庞大的灵力直接反噬了。昏过去前感觉有人接住了他,苦笑着喊了那人一句师尊便昏了过去。
  看见小徒弟昏了过去,紫胤赶紧搭上百里屠苏的脉搏。本以为是因煞气发作才导致的百里屠苏昏迷,却未曾料到煞气好好的并没有发作现象,昏过去反倒是因为灵力反噬。紫胤对着百里屠苏输送着自己的灵力平缓着他体内翻滚的灵力,暗暗心惊百里屠苏这个七岁的孩子体内的灵力居然不亚于他。
  紫胤对着刚御着剑降下的陵越摆了摆手,成功的让陵越到嘴边询问的话语咽回去,退到一边担忧的看着紫胤怀里的百里屠苏。等着紫胤停止对百里屠苏输送灵力平缓,陵越这才开口询问。
  “师尊,师弟没事吧。”
  “无妨,灵力反噬受了些内伤。我已平缓住他体内翻滚的灵力,只是屠苏最近需好好休养罢了。你去凝丹长老那讨些治疗内伤的药物来吧。”说完抱着百里屠苏向祭剑阁方向走去,陵越见师尊带着离去,也赶紧听从师尊的话找凝丹长老讨药去了。
  百里屠苏醒来时觉得身上暖烘烘,除了虚弱点倒是并无大碍。看着一片漆黑的卧房,估摸着自己这一昏直接昏到了大半夜才醒。把被子往上提了提只露出一对眼睛,心想着这次倒是没被煞气控制反倒是灵力反噬受了内伤。本想着整理整理从重生到现在这几天的思绪,却发现思绪如麻根本无从整理起,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微叹了口气,想着欧阳少恭的那番话,所谓的真相,倒是渐渐的睡了过去。
  再醒时天已大亮。百里屠苏起身换衣服,对着那个发冠看了好久,最终还是无奈的拿起来戴上。虽说天墉城没有定要佩戴发冠的规矩,以前却也因为这个事被找过几次麻烦,如今的百里屠苏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第一次用发冠束起了头发。
  本还不情不愿被掌教真人喊来叫百里屠苏的秉予推开门就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坐在桌前笨手笨脚的戴着发冠,一时间不满的情绪倒也是烟消云散了个干净。
  “发冠不是这么戴的。”秉予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抢过百里屠苏手里怎么样也弄不上去的发冠,帮他束发。
  “……谢谢。”手里的发冠被抢走让百里屠苏楞了一下,在记忆里搜索了一下将眼前人与当年那个面冷心热的秉予师兄对上号。“秉予师兄?”
  长大再怎么面瘫,如今还是个十岁大的孩子的孩子罢了,还未是跟后来一般似是遗传了执剑长老一脉的面瘫脸。
  “小不点你倒是知道我是谁,陵越跟你说的吧。”恩,小不点的头发真软。
  正欲打算开口解释怎么认识秉予的百里屠苏默默的嗯了一声,在心里对背了锅的师兄说了句抱歉。
  “好了。”秉予终于是把百里屠苏的发冠给他束好,后退几步像是欣赏般的打量了自己的杰作。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似乎是忘了什么事……“糟了,小不点快跟我走。掌教真人和执剑长老在临天阁等着你!”秉予拖着百里屠苏就朝外奔去,被拖着走得百里屠苏感叹了一下原来日后看着比大师兄还稳重的秉予师兄小时候也是如此急性子啊。百里屠苏当年因煞气缘故不曾亲近众同门,倒是才知晓秉予也有这一面。
  成功的将百里屠苏一路拖到了临天阁,百里屠苏觉得自己还未好的内伤被这么一折腾有种要更严重的趋势。还未感叹完便被秉予直接推进了临天阁。见着师尊与掌教真人都盯着自己看,后知后觉的弓下身。“弟子百里屠苏拜见师尊、掌教真人。”
  函素挥退了秉予,打量了一番百里屠苏才对紫胤真人说道、“这孩子看起来呆呆傻傻的,况且还身负焚寂煞气,你真要收他做徒弟。”
  第一次听见有人评价自己呆傻,百里屠苏心情很复杂。
  “这孩子与我有缘。”紫胤真人只回答了这一句,并未多说。
  “既然你决定了,那便这样吧。”函素看了看打定了主意不改的紫胤也不再劝。起身离开临天阁将地方留给师徒二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