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棋魂/夏目友人帐]光夏 作者:菀词(上)

字体:[ ]

 
 
《[棋魂/夏目友人帐]光夏》作者:菀词
 
 
  文案:
  进藤光站在炫目的光芒里,顺着佐为凝望的方向看过去。在抬头的那一刻,看见了不远处一个纤秀的身影。
  少年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孑然立在一片摇风的树影里。浅金色的发丝跳跃着斑驳的阳光,和衣袖在风中飞扬。茶色的眼眸悠远地望着天空,好像在期待着什么,目光一片寂静。
  他手里拿着那本熟悉的《友人帐》。墨色的名字在树影里轻轻飞起又落下。
  看文须知:
  ○本文严格遵守原著【个人理解不同,绝非某菀刻意扭曲】○光夏是纯洁的朋友关系。
  ●如果有留长评或者拍砖的(言之有理的),酌情送霸王票【众人:阿菀你何必呢?阿菀打滚抹泪:人家真的很想知道自己哪里写不好嘛~】。●某菀刚结束高考,灰常乐意为苦逼高中党排忧解难【哎跑题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进藤光,夏目贵志,塔矢亮,猫咪老师(斑) ┃ 配角:藤原佐为,青岚,名取周一,川添真由,緒方由梨子,藤崎明 ┃ 其它:棋魂,妖怪,友人帐
 
==================
  盂兰盆节
  
  第1章 第一回  莲花灯
  第一回
  
  盂兰盆节到了,日本各企业放假八天,学校和棋院也不例外。和谷提议大家一起去京都玩。
  盂兰盆节,早已成为除元旦外举国同庆的节日。一入夜,公园中张灯结彩,人声鼎沸。半山坡上,“大”字篝火遥遥明灭。身穿夏季和服的人们围起大圆圈,踏歌跳起盂兰盆舞。
  “阿福,拿着。”和谷从摊位老板处接过章鱼串烧,没有回头,反手递给身后的男孩。
  章鱼串烧很快被人接过了,动作极其粗鲁。
  和谷觉得奇怪,刚回过头,便看到前方有个人向自己跑来。
  和谷定睛一看——那人竟然是阿福!那么刚才接过串烧的人……
  “靠!好一招混水摸鱼!”和谷自认倒霉。
  <<
  暗处的树荫下,一只肥胖的招财猫正在津津有味地啃着章鱼烧,还不时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白色衬衫的十六岁少年无奈地叹了口气,没什么说服力地说了句公道话。
  “老师,你这样做跟抢劫没什么区别。”
  “都怪你!”招财猫义正言辞地指出,“谁叫你没带钱出来!”
  好像我有义务喂饱你似的!夏目翻了个白眼。
  他别过脸望向河流。河床的上游,有很多人在施放荷花灯。整条河都像燃起了风中之烛,晶莹剔透,流光烁烁,恍如梦幻。
  然而不远处的百鬼夜行,也同样壮观。
  幽蓝的狐火一簇接着一簇,引领着奇形怪状的百鬼们。灯笼怪上窜下跳;河童又放了个响屁;百百目鬼满手的眼睛在眨;豆腐小僧扶着大肚子的产女;泥田坊的独眼溜溜地转个不停,身后白色肌肤的雪女一脸嫌恶;哭丧婆还来不及嚎啕一声,就被旁边的八百八狸警告性地喝斥住……
  “这妖怪怎么不反击啊?”夏目皱眉看着队列最后的女孩。青碧色的裙裾被猫妖拉着,骷髅怪一直乐此不疲地敲她的头,摆明把她的脑袋当太鼓使了。“她不痛吗?”
  可是招财猫压根就没听夏目说话。它正垂涎地盯着地藏菩萨和浪小僧手中的铭酒瓶。
  “嗨,夏目!”浪小僧友好地挥胳膊,谁知瓶子竟脱手了,砸到了前边的夜道怪。它凶神恶煞地回过头来,浪小僧早在小路上一溜烟逃了。
  “哟,斑大人!”地藏菩萨高高晃悠着铭酒瓶,“要不要一起来点儿?”
  就知道它要引诱猫咪老师喝酒!夏目转眼一看,招财猫果然不见了踪影。
  当然,普通的人类是无法看到这些的。
  <<
  盆棚前挂满了乳白色的盆提灯,和式屋舍的门前燃着“迎魂火”。念经祈祷的声音以及靡靡的镇魂歌,云烟般此起彼伏。
  与对面公园的夺目华灯相比,光身处之地的微弱灯火就不值一顾了。
  最唯美的却是在河中——各色荷花灯飘摇不定,缥缥缈缈。
  ——经历过失去的人们,在这种节日是不会有心情欢庆的吧。
  光独自站在河边,从背包中取出一盏莲花灯。他用打火机点燃了花心的蜡烛,俯下身,把莲花灯放到河里,轻轻一推。
  ——好想念你啊,佐为。
  视线变得朦胧。他握紧折扇,目送那抹柔和的光芒在水中渐行渐远。
  “进藤?”
  光没有料到会遇见塔矢一家。
  光邀请亮跟大家一起来的时候,他以要父母归国为由拒绝了。谁知道他们竟也是来京都。光本以为遇见亮会很高兴的,但是他现在心情更低落了。
  没有别的,只是因为塔矢父子恰好在光想念佐为时出现,而且父子俩正看着河面上刚被自己推出去的莲花灯。
  塔矢老师失去了毕生的对手,塔矢亮也失去了追逐的前辈。光难过地想着,也许是自己不给他下棋,佐为感到留在自己身边已经没有意义了,才离他而去的吧。
  ——没有佐为,亮根本就不会注意自己。自己所受的注目,其实全都是因为佐为。
  一想到这个事实,光更难过了。
  <<
  夏目下榻的旅馆是古老的和式风格,房间很宽敞,十个人在里面也不会觉得很窄。他可以听到对面有很多年轻人在喧闹,还能听到落子的清音,估计他们是在下围棋。
  夜晚九点,招财猫找妖怪们喝酒了。夏目拉开行李包,取出衣物打算去洗澡。
  这时,身后传来敲门声。
  不同于招财猫粗鲁的拍打,那敲门声很斯文,轻轻的,小心翼翼的样子。
  门外是刚才夜行的青碧色振袖的妖怪。十四岁左右的女孩,缎带束发,黑色眼瞳。
  “请问你是来要名字的吗?”夏目礼貌地问。
  女孩紧张地绞着振袖的衣角,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夏目哭笑不得地让她进屋,从背包里拿出《友人帐》。
  “你认识夏目玲子吧?我是她的外孙,夏目贵志。”夏目继续礼貌地说,“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女孩慌张地抬起手,指指自己的喉咙,然后向夏目摆摆手。这下他明白了,她是个哑巴。
  “呃,你可以写下来吗?”夏目在电视柜的抽屉里找到了纸和钢笔。女孩接过钢笔。钢笔没有墨水,而且她用握毛笔的姿势写字,在纸上戳了个洞。她的脸更红了。
  夏目叹了口气,把《友人帐》放在茶几上。不管她有什么事,他总得把名字归还给她的吧。
  夏目刚翻开《友人帐》,女孩却猛地伸手阻止了他的动作。
  “怎么了?”夏目疑惑。难道她不想要回名字吗?不可能啊,没有妖怪会甘于奴役的吧。
  女孩站起来。她动了动嘴唇,口型好像是:“我带你去看。”
  什么?夏目刚想询问,一道刺眼的白光猛然袭来。
  <<
  看到光身后的亮,讨论得热火朝天的众人目瞪口呆。
  向大家解释后,光把尴尬的亮拉到众少年棋士里。众人面面相觑,却只是胶着了一会儿,因为强者的加入,很快整个和室又恢复了斗志满满的气氛。
  但是大家都多少发现了些异样——
  光平时很吵闹的。而他现在却静静地坐在角落里。眼神空洞,来回开合着手中的折扇,怀里是一大堆的招鬼什物。
  于是,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起了一个诡异的念头。
  “进藤,你是不是鬼上身了?”离光最近的和谷开门见山。
  光愣了愣,露出一个比哭更凄凉的笑:“真的是鬼上身就好了……哎哟!”他扯下被和谷扔到脸上的枕头,“混蛋和谷!”
  “不要开,这,种,玩,笑!”和谷喝道,一拳捶上光的肩膀。光跳起用枕头朝和谷的脑袋就是一记。众人释怀地大笑。亮若有所思地看着光。越智哼了一声,意味不明地托了托眼镜。
  “说起鬼上身,”奈濑灵光一现,“不如我们来玩‘百物语’吧!”
  话音刚落,日光灯很配合地闪了几下,忽明忽暗。
  须臾。
  “太棒了!”光跟和谷大喊。
  毕竟还是孩子,大家都觉得很刺激。刺激的不是招鬼本身,引人入胜的是那种诡异吓人的气氛,特别是在盂兰盆节玩。
  但是亮、伊角、越智神情严肃。
  “听说这游戏很邪门。万一真的被鬼附身了该怎么办?”越智深思熟虑地说。
  “这世界根本就没有鬼。这只是个刺激的游戏!”和谷立刻反驳,他平时就很不喜欢越智。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亮中肯地说,“不是迷信,而是有些东西,确实是科学解释不了的。”
  光心说我就是要鬼附身。“你们不用担心,我做第一百个说故事的人,最后一个吹熄蜡烛!要死也是我先死啊!”
  “这可是你说的。”和谷也不跟他客气。奈濑抱着一堆白蜡烛推开房门,“现在咱们就开始吧!”
  作者有话要说:
  看文须知:
  1】本文严格遵守原著。个别人物可能写崩【个人理解不同,绝非刻意扭曲2】欢迎拍砖。
  3】佐为会回来。
  4】光夏是纯洁的友谊关系
  
  第2章 第二回 百物语
  第二回
  
  炫目的白光照得夏目睁不开眼。两秒后,白光攸地消失了。他眼前一花,感到有无数金色星星碎开。
  “你好厉害啊——!”
  少女的尾音夸张地拖得老长老长,最终语调上翘,完成了这明显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赞叹句。
  夏目的心脏欢跳起来。他知道她是谁。
  眼睛慢慢适应后,夏目很快就意识到他在某座古寺里。他站在满地的残枝败叶上,身前有一张高度到他腹部的方形石桌。石桌大得惊人,边上放有棋具、笔架镇纸以及《友人帐》,置于中央的是一个十九路棋盘。夏目的身体正对着棋盘,左右两端各有一人端坐在圆石凳上。
  左边是刚才青碧色小振袖的女孩。右边是稍微走了样的女版夏目。少女时代的外婆一身高中制服,明亮的眼睛死死盯住布满落子的盘面。夏目玲子精致的五官有些扭曲,好像浑身都在散发着黑色的怨念。
  显然,她们方才正在对弈。显然,他的外婆输了。
  “50目啊!”玲子郁闷地大叫一声,上半身同时扑倒在桌面上。夏目觉得很新鲜——他从不知道外婆会下围棋。从玲子报出的数字来看,夏目想她应该输得很惨。
  女孩低下头,执笔点墨:“抱歉。”
  好字!夏目暗暗赞叹,他并没有多少书道造诣,却也能辨认出来这是正规的楷书。浓淡相宜,令人赏心悦目。
  “傻瓜,你道什么歉啊……”玲子眯起她那双明亮的眼睛,“啧,我与妖怪的斗法中,惟一赢了我的就是你。愿赌服输,你想要我帮什么忙呢?”
  夏目总算明白了:这也是玲子与妖怪间的战斗,只不过战斗方式是对弈。要是玲子赢了,她就像往常一样把女孩的名字写到《友人帐》上;要是玲子输了,她就要帮女孩一个忙。
  女孩的头垂得更低了,像做错事的小孩。“找一个千年前的灵魂。”她写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