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棋魂/夏目友人帐]光夏 作者:菀词(下)

字体:[ ]

 
  但如果不是这样,又怎么解释碎裂的玻璃、名取凭空受的伤?
  又怎么解释与进藤初见时的两盘棋?!
  如果不是这样!!
  “小亮、小亮……”名取的叫声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过来。
  名取不安地看着亮。亮的脸上有某种异样的表情,他很慢很慢地虚起了那双狭长漂亮的幽绿眼睛。名取在棋盘上见识过可怕的小亮,但那更多是自信与强势。而现在的他,没有一丝火气,像一头从沉眠中骤然苏醒的狮子,平静而危险。
  这孩子,太聪明了!
  名取忽然觉得强烈的窒息感。他低低地说:“小亮,你可以问我问题,但是你先冷静。”
  “我现在很冷静。”亮漠然地说,“名取表哥,你的伤,真的是拍戏时摔下来的吗?还是刚才那个打碎玻璃的……东西?我看不到的?”
  名取闭了闭眼睛,从口袋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他抽起烟来,吐出一圈一圈的烟雾。亮由始至终一言不发。浓重的烟雾将名取整个人围起来,像一堵孤绝的围城。
  “小亮,有些真相,你没有必要知道。”名取的声音从里头缓缓传来,仿佛即将要飘散,“我只是想保护你。希望你懂。”
  “如果我不知道真相,又怎会懂?”亮轻声说,仿佛梦中的呓语,似是问名取,又似是问遥远时空中的某个少年,“还是你不相信我会相信你?你连这点信任也不给我,又怎能希求我懂?”
  名取被一连串的问句堵得心塞。有生以来,他第一次觉得无法面对一个人的质问。也许是因为少年眼中的黑白过于分明,坦坦荡荡,而他的双手已沾染了太多的血色。
  “小亮,每个人都有秘密。我也不例外。”名取心烦意乱地说,“刚才不小心让你发现,是我的错。我道歉。是我不够谨慎。我保证这个秘密绝不会对你的生活有任何影响——”
  “名取周一,你是我的哥哥!”亮猛地站起,被他的话激得愤怒,“你伤成这个样子!刚刚还差点被不知是什么的东西袭击!你以为我关心的只是对我的生活有没有影响吗?!你就是这样看我的是不是?!从小到大?!”
  其实亮也分辨不清楚他到底是在生谁的气。他承认他是很有掌控欲的人,就像一头狮子本能地想要掌控周边的一切。亮讨厌摸到真相的边边角角却还是一头雾水的滋味,非常讨厌,尤其是他打心眼里在乎的人。
  名取的推脱甚至给亮一种污蔑的感觉,尽管亮知道那真的出于保护而非刻意隐瞒的心理——只是,他凭什么觉得他不会理解?他已经目睹了那样匪夷所思的一幕,还有什么会比方才的事更荒唐?
  名取一下子哑了。发怒的小亮果然非常可怕,他赶紧争辩:“小亮,我……我当然不是……”
  “可是你给我这种感觉。”亮坐了下来,拿起床头柜上剩余的绷带,“是的,我无法像看待对手那样看你,但这不意味我不在乎你。因为你是我哥,就是这样。你的事,全部,我都想了解。”
  原来坦诚的滋味是这个样子的,像口里有酸涩的梅。亮忽然叹了一口气,拉过名取的胳膊,默默为他包扎起来。
  名取觉得特别无奈,又特别心疼。他甚至从亮的声音听出了哀求。就像小时候的每一个夜晚,亮赢了棋,却又怕他从此再也不找自己,那种明亮而怯怯的眼神。
  “好,我只说关于我的事,”名取淡淡说,“别人的,我没有这个资格。”他指的是光和佐为,当然,还有夏目。
  亮看着他,点了点头。
  
  第60章 第五十七回 往事漫漫
  第五十七回
  
  光沉浸在与佐为重逢的激动之中,随即,就看到亮从棋院奔了出来。尽管他叫了一辆出租车便扬长而去,但是光确信他看了自己和佐为一眼。
  是独属于塔矢亮的目光,如此的明亮而锐利,却总是一闪而逝,让人捕捉不到。光,比任何人都要熟悉。
  不知怎地,那一眼让光瞬间就冷静了下来。哭声渐渐停住,光松开佐为,两人相视而笑。
  “今天,我下了一局好棋!”光骄傲地说,像一个迫切邀功的孩子。
  “嗯,光很厉害呢,”佐为欣慰地笑着,夏目已经为他搜集了光这些年来的所有棋谱,一本贴得密密麻麻的《进藤棋谱帐》,见证了光所有的成长,还有两个少年之间纯真的情谊,“真的很精彩。”
  光感到一阵狂喜——佐为对他的认可,早已胜过这世界上的任何一切啊!
  一个怯生生的女声响起:“请问……你就是……”
  对上佐为温和的眼睛,由梨子感到心脏扑通扑通地跳。本来她想问是不是sai,可是又想到,和sai对弈的棋手何其多,恐怕佐为不知道她是谁,“你是……NATSUNE吗?”
  这话一提,光顿时想起了夏目。是夏目陪着佐为回来的,一定得好好感谢他才行。光四处张望,可是雪地里哪里有夏目的影子?
  佐为看向由梨子,眼里一片温和的笑意:“你一定就是YURIKO了。”
  “谢谢你。”由梨子深深吸了一口气,“妈妈死了之后,就只有你、还有进藤,真心实意地对我好——”她忽然看到绪方,脸上写满厌恶,“绪方精次,我是怎么也不会考院生的!”
  陡然变调的声音,光和佐为俱是一惊。绪方本想问个水落石出,此时被由梨子骤然打断,眉头皱起:“由梨子,你别胡闹!”他不耐地喝道。
  佐为明白过来:“由梨子,绪方先生……就是你的兄长?”
  绪方的脸色难看起来。他与由梨子之间的矛盾众所周知,这本来就让他在众棋士面前挂不住脸。现在居然在sai面前上演这么一出,简直就像公然掴他一巴掌似的。他快步上前,拽住了由梨子的胳膊。
  由梨子忽然一抖,只轻轻地问:“你还想逼我到什么时候?”她挣脱绪方的手,也不顾奈濑的叫声,跑远了。
  “我的妹妹太任性了。”绪方大为尴尬,“我很抱歉。”
  “发生什么事了?”佐为在意地问,“什么叫‘逼她考院生’?”
  “我只是叫她试一试,没想到她——”
  “试一试?”光打断他,“绪方先生,你叫她试一试,该不会又是拿帮她妈妈出过医药费、打碎鱼箱之类的来要胁她吧?”
  绪方有一刹突然暴怒的冲动。这小子,拖欠自己和sai的棋局数年之久,现在又管他和由梨子之间的家事。本来满腔对sai的热切被由这突发状况浇灭,绪方再也没有了询问的渴望,他愠怒地说:“进藤,这是我们的家事。”
  对于由梨子的围棋,我根本没有对你抱过一点儿希望,你这不称职的兄长。光愤愤地想,看着绪方大步流星地走向他那辆红色的轿车。
  “佐为,你也知道由梨子的事吗?”光对佐为说。
  佐为担忧地点了点头。
  “他们之间经常这样。我待会儿给她发个信息。”光无奈地说,又想起佐为是用NATSUNE这个名字跟由梨子打交道的,“佐为,夏目呢?他不是跟你一起过来的吗?”
  “贵志说他想回家看看。他父母和他一起住过的房子,离这儿好像不远。”
  “他父母和他一起住过?”光眨了眨眼睛,不解,“他亲生父母不是去世了?”
  “所以我才担心。”佐为微微蹙眉,“我用贵志身体下棋的时候,他的灵魂是沉睡着的,很久很久都醒不来。我留纸条问他去了哪里,他都不肯回答。直到今天他才说,是回了家——”
  佐为说着说着,发现光正目不转睛地凝望着他,琥珀色的大眼睛里水光冉冉,笑容里有些酸楚,有些无奈又有些落寞。这样的光,是陌生的。
  佐为蓦然想起,他以NATSUNE的名字和由梨子下指导棋时,一直没有跟光,还有别的任何人对局、说话。可是当夏目打电话给光时,光分明已经知道他回来。
  光……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吗?
  佐为的身子陡地一震,心中有说不出的撼动,几乎要落下泪来。
  然而光却没有问,只是笑笑,握住了佐为的手:“我们去找夏目吧。回来,我再复盘给你看。”
  ┄…┄…┄…┄…┄*
  东京站往上数的第三个站,叫代镇站。这是一条新的线路,秋末才对外开放。光给自己和佐为都买了票,看着佐为好奇地研究着东京的自动出票机,光不由失笑:“佐为,走啦,又不是没有见过!”
  “哎呀,我都四年没有见过了呢!”佐为鼓起包子脸。
  “佐为……”
  光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哪来的这么多情绪,居然每一刻都想哭。他用拳头堵住嘴,极力克制着夺眶而出的眼泪。
  是因为夏目啊……
  是夏目帮他找回佐为的。到处都寻找不到的佐为,他以为只有在棋里才能相见的佐为……是夏目帮他找回来的。
  全都是因为夏目。
  拥有着《友人帐》的夏目。
  强大、善良、温柔,同时又不得不寂寞着的夏目。
  自从把棋盘给猫咪老师的那一天起,光就期待着这么一天了。
  因为,他相信夏目!
  催促乘客上站的广播响起,光牵着佐为一起走进车厢。他看到玻璃窗上映出自己的身影,以及,前所未有的,佐为的身影。光轻轻把手贴上玻璃,呼出的热气令窗户里的佐为雾蒙蒙的,他触了电般地赶紧摩挲,窗里又很快浮现出佐为的笑脸。光松了一口气。
  然而,那张卡哇伊的笑脸很快凑上前:“光,窗户里有什么好玩的吗?”
  光慢慢地侧过脸:“呐,佐为……”
  “嗯?”
  “……你不会再走了吧?”小心翼翼的语气。
  “浅葱醒过来了,说希望在东京听我吹笛……贵志也执意要带我回来。”佐为想了想,说,“所以,我应该是不会走了。”
  “浅葱?”
  “是贵志认识的一个女妖怪。非常美丽,弹得一手好琴。”佐为一想起浅葱,就有一种知音难遇的感慨。他从怀里拿出那支绾着浅葱发丝的竹笛。没想到与自己有相似心境的,不是人类,而是一个妖怪,想来也是难得的缘分,“贵志、斑、还有他身边的妖怪,都强大得很呢!”
  光接过那支竹笛。竹管莹莹生翠,水蓝色的长发穗子在他手上拂过。光越发地好奇,心里像有猫爪子在挠:“佐为,你再说多一些!”
  话匣子就这么开启了。佐为说起自己从黑暗中陡然的苏醒,睁开眼时看到的白衣少年,他那奇妙的《友人帐》和招财猫,和YURIKO的棋局,附身在夏目身上时的种种心情,浅葱惊心动魄的昏迷,丙和三筱,秋之夜宴的妖怪,和明明短暂的对弈……
  光听得痴迷,像听到遥远而精彩的传说,竟不由自主生出神往来。从佐为的叙述中,光总算找到了某些疑惑的答案。
  “佐为,你当初不与别人对局、不跟我说话,是怕让夏目和浅葱他们困扰?”
  佐为点头:“是的。我不能占着夏目的身体用,让他醒不来啊……而且,我实在害怕,浅葱同样的事会发生在我身上。”
  光不得不承认佐为的担心有理。如果让他知道有这种方法让佐为回来,不管要付出要多少代价,他都会去试一试。
  还好浅葱醒过来了。不然,佐为是不会回来的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