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红楼之真假正经 作者:兰桂

字体:[ ]

 
 
 
    文案:
    当法海穿越贾政,假正经变成了真正经……
    赵姨娘眼波流转:老爷~奴婢好想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来看人家?哼~是不是被哪个小妖精迷住了?
    法海怒目而视:放肆!本老爷法力高深岂会被妖所迷?哼!言词yín|秽、行为放荡,禁足!
    王夫人轻捻佛珠:老爷,金钏儿一个小丫头,难道我还处置不得?
    法海拂袖而去:草菅人命、佛口蛇心,连那两条蛇都不如,你也配念佛?!休掉!
    贾赦又惊又怕:二弟,平日是我让着你,但你也别妄想爬到我头上来管我的事!别忘了我才是袭爵人!
    法海严肃郑重:身为家主整日花天酒地,愧对祖宗,今日我就上禀族长,代父请家法!
    贾宝玉委屈含泪:老……老爷……我再不敢了……
    法海眯眼冷笑:冥顽不灵、贪花好色,不过是块仙家弃掉的破石头,倒不如我化了你去,好生静静心。
    贾母苦口婆心:政儿啊,亏得我这般偏着你,你这是要伤我的心啊……
    法海恭敬正直:夫死从子,母亲理应事事以兄长为重!
    ……于是,连偏向二儿子的贾母也开始吃不消了。
    当假正经成了真正经,全府Hold不住啊!求放过!!
 
 
    内容标签:红楼梦 仙侠修真 豪门世家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贾政(法海) ┃ 配角:王夫人,贾母,贾宝玉,贾府众 ┃ 其它:红楼梦,法海
 
==============
    
    第1章 法海穿越贾政
    
    人有没有情?妖有没有情?佛有没有情?
    到底什么才是情?什么才是对的?神人鬼妖四界,等级有序,难道,不该拨乱反正?
    法海抱着白素贞刚刚产下的婴儿,浮在半空看着下面被大水淹死的众僧和百姓,满脸木然。白蛇死了,许仙死了,青蛇回了紫竹林……这一场灾难到底是谁的错?
    “我来到世上,被世人所误,你们说人间有情,但情为何物?真可笑,你们世人都不知道……”
    小青离去时冷笑的话语不停的盘旋在他脑海里,让他无法挣脱。白蛇产子托孤被雷峰塔撞死是不是亲情?许仙明知她们是蛇精却甘愿沉沦于女色,是不是爱情?青蛇明知水漫金山是送死,却为白蛇冲锋陷阵、大开杀戒,是不是友情?
    那他呢?他对女色起了欲念,对许仙心生嫉妒,对青蛇羞愤欲毁……结果犯下了滔天大祸,生灵涂炭,佛像的金面剥落无颜,这都是他的罪孽,道行已丧,是他错了……
    “法海,你天生慧根,法力高强,得天命担任金山寺住持,本应降妖除魔,拯救苍生,但你思想顽固、以偏概全,已是入了魔障。辜念你本性善良,及时悔悟,送你入轮回历练,望你能早日参透世情,重归佛门。阿弥陀佛!”
    法海怀中的婴儿被神君带走,法海盘膝坐好,看着天边的那道佛光,双手合十,渐渐闭上了双眼。
    ***
    “老爷,您可醒了,这是刚熬好的药,您快些喝了发发汗,养养就能好了。”
    法海一睁眼就看见一个中年妇人拿着帕子拭泪,还伸手要扶他。他就是在女色上栽的跟头,怎么能容许再有女人碰他,立时就喝了一声,“放肆!退去!”
    王夫人脸一白,手僵在半空,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躲避的动作,“老爷?您,您可是还在怪我?我……”她说着就掩住口哭了起来。
    法海快速扫了眼四周,心中疑惑,却受不了王夫人这番作态,眼一眯威严尽显,“住口!你这妇人眼中无情、动作虚假,莫要再在此惺惺作态!出去!”
    这下王夫人是彻底被吓到了,她看了眼身后,见都是自己的心腹才放下心来,方才那话若是泄露出去,她定会成为整个京城的笑话!老爷今日怎地这般动怒?
    王夫人心里转了无数个弯,却是不敢再招惹他,连忙擦干净眼泪带人退了出去,看到门外侍立的赵姨娘,立时冷下脸哼了一声甩袖走了。
    法海微松了口气,仔细看了看房间和自己的身体,便开始打坐练功。他修行多年,法力高深,早已不习惯这般手脚无力的感觉。一个时辰之后,法海面上闪过一片晕黄的光芒,已是修回了一层法力,他试着召唤自己的法宝,却发现毫无反应。
    呆坐片刻,法海苦笑了一声,“也好,没有那么大能力,就不会再闯下大祸,禁得好!”不知是不是换了一个时空,他再想起蛇妖的那些事,心里已是一片平静。但他的魔障还没破,他的疑惑还没找到答案,这些就是他此次历练的意义,必须牢记在心。
    穿好衣服,法海从铜镜中瞥到自己的样子,他抬手摸了下满头黑发,皱起眉向外走去。
    “老爷?”赵姨娘正站的腿酸,见门开了忙惊喜的望过去,“老爷您看着可是大好了!奴婢一直挂着心,环哥儿也急得团团转呢!”
    法海被她身上的脂粉味呛了一下,后退两步并不答话,看向另一边的小厮礼貌的询问,“可有剃刀?”
    小厮愣了一下,“有的老爷,您可是要修胡须?小的立马给您拿来!”
    法海满意的点头,“嗯,多谢小哥儿。”
    门口顿时静了一静,那小厮挠挠头连忙转身跑去取剃刀,赵姨娘讪笑两声,捏捏帕子凑近,“老爷,让奴婢帮您吧,对了要不要叫环哥儿过来问问功课?您上回让他背下的他都记住了,奴婢考过他呢,您看?”
    “后退!男女授受不亲,你且离开吧。”法海紧紧的皱着眉,不着痕迹的打量院子里的小厮、丫鬟和婆子,发现他们的言行举止与他的世界明显不同,似乎拘谨了许多,几乎鸦雀无声。
    小厮很快取来了剃刀,法海淡淡一笑伸手接过,拒绝了他们的帮忙,回屋端坐在铜镜前,散开头发开始为自己剃度。
    “啊——!”赵姨娘立时尖叫一声,腿一软就摔在了地上,大声哭喊,“老爷您有什么事别想不开啊!老爷,您这是做什么呀……”
    “老爷!”“老爷使不得!”“天呐!快去叫太太!”“去请老祖宗啊!”
    院子里所有人都吓破了胆,吵吵闹闹的飞奔去请贾母和王夫人,甚至还有人跑去请贾赦的。法海被他们弄的一愣,回过神时已经被两个小厮拉住了手腕,他不解的看过去,“你们这是做什么?我只是想剃度?难道剃度还有什么说法?”
    小厮跪在地上差点哭出来,手吓得直发抖,却是半点也不敢松开,“老老老爷,使不得啊!您,您三思,您,对,您有什么事跟老祖宗说,定能办成才,您千万别想不开出家啊。”
    法海脸色一变不悦的甩开他,“放肆!我佛慈悲,遁入佛门乃是大善,怎可如此胡乱言语?!”
    “我看放肆的是你!”门外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贾母从轿子里下来,扶着鸳鸯的手走进屋子,满脸急切和愤怒,“老二你在闹什么?宝玉是有错,你打了他一顿板子还不够?他还小,你慢慢教就是了,何苦闹成这样让我老婆子跟着难受?还遁入佛门?你是想学你敬大哥,找个地儿出去多清净,不再管家里?你趁早给我收了这念头,有我老婆子一日,你就别想!”
    贾母用力的拿拐杖敲着地,仔细看眼中还有些慌乱,这可是她一向倚重的二儿子啊,怎么会突然想出家?难道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莫非是王氏那蠢妇惹出来的?
    王夫人之前去看宝玉了,没有轿子,比贾母晚了一步,看着法海手中的递到,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多亏有周瑞家的在旁扶着。
    贾母看向她的眼神里像带了刀子,“老二媳妇,你给我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方才我问你,你不是说老二好着呢!这就是你说的好着呢?!你怎么照顾你老爷的?”
    “这,这,母亲,我实在不知,方才老爷只是命我出去……”王夫人攥紧佛珠,越急嘴越笨,一个用力竟把佛珠给掐断了,晶莹剔透的珠子瞬间滚落了一地。
    法海腾地站起身,怒道:“你这妇人!对神佛如此不敬,该当何罪?!”
    贾母被他吓了一跳,看着满地的珠子就想起王氏那个小佛堂,这个丧门星,弄这么个东西引着政儿一心向佛,到底是何居心?她又惊又怒,脸上便苍白起来,心口一滞,有些喘不上气来。
    法海立刻发现了她的异状,忙扔下剃刀将贾母扶到床上,给她号了号脉,“嗯?气急攻心?”他皱眉看向贾母,“老人家理当心平气和才是,少动怒气,多存善念。”
    贾母拽住他的手哀声哭起来,“儿啊,你快醒醒吧,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法海浑身一僵,原来老人是自己的母亲?他回想自己醒来后发生的一切,心中明了,那王夫人是他的妻子,赵姨娘是他的妾室,而其他人都是他家的下人。想明白后,他有些无措,他本来的想法很简单,剃度后四处游历,助人的同时也能观察世间百态。可出家对于他来说是理所应当、大善大德之事,这些“他”的家人却为此哭闹不止,显然是不会同意了,这可如何是好?
    贾母见他迟疑,哭声渐大,紧紧拉着他不让他动。贾赦正在院子里同新纳的小妾饮酒作乐,听到二弟要出家连忙赶来看热闹,谁知竟看到老母亲躺在床上哭,这下他可抓到把柄了,伸出的手指差点戳到法海头上去,“二弟!枉你苦读圣贤书,你把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你上有老母、下有妻儿,说什么出家?你出家了四大皆空,他们怎么办?还要不要活命了?”
    法海被他一顿指责却是正好开了窍,是了,他从前修行无碍是因为无亲无故,如今他还有家人,他既然占了这具身体,自然就应当负起责任,这不也是人间的情?也许他不需要四处游历,先在这里体会一下白蛇与青蛇的执着也好。
    “兄长,你说的有理,是我糊涂了。”
    贾母一下子被口水呛住,急得鸳鸯红了眼,贾赦满腹的话被噎了回去,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法海,其他人全都止了哭声,震惊的在贾赦与法海之间来回看,所有的人都在想,莫非二老爷这次是烧坏了脑子?
    
    第2章 宝玉还不如许仙?
    
    不管众人怎么想,法海不出家了就是皆大欢喜!赵姨娘先前被吓着了,哭得浑身发软,贾母离开时瞅了一眼,随口下令禁足半月,又敲打了王夫人两句。定是这些人伺候的不好,不然她好好的儿子怎会生出出家之念?荒唐!
    法海虽知与她们无关,但实在反感她们的虚伪做作,便没开口求情,正好他不能近女色,这也是个远离她们的借口。法海努力适应自己的新身份,微笑且恭敬的送走了贾母和贾赦,对他们眼中的震惊疑惑不已,但他不好出言相问,只能等他们走后,回想着从前那些大宅老爷的言行对贴身小厮套话。
    “方才母亲提到宝玉……”
    法海顿了一顿,果然那小厮立刻就接上话,“老爷,您是想问宝二爷的伤?奴才们知道老爷心疼宝二爷,当时打板子都没下狠力,养两日便好了,”说着想起贾宝玉装病不肯上学,又连忙讪笑着开口,“这,这几日天气炎热,宝二爷想是受不住暑气才,才没去上学,也免得老祖宗心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