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紫空(火影,佐鸣,科幻) 作者:耽兮耽兮

字体:[ ]

 
 
《紫空(火影,佐鸣,科幻)》作者:耽兮耽兮
  文案:
  发生在世界末日后的故事。
  在孤独的太空漂流中,佐助猛然惊觉自己竟然变成了鸣人。而鸣人,明明早就已经从这个世界上离去了。
  一切的欢聚悲离。
  一切的过往曾经。
  全都融化在了这紫色的永夜里。
  内容标签:火影 幻想空间 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佐助,鸣人 ┃ 配角: ┃ 其它:
 
================
  
  第一卷
  第1章 【AC 2020】
  
  男子醒过来。白亮的灯光从眼睛的缝隙里涌进来。他扭头闪躲,头皮却传来一阵撕扯感。
  他摸索着摁下手旁的按钮,固定上身的缚带松开了。他抬手,摸到了头上贴着的感应贴片。男子忍痛撕掉那些线管,然后松开腰部的缚带。
  他攀附着周围的东西,直起身子。环视周围。并非陌生,这里是他的太空舱。而他也清晰的知道自己的身份——宇智波佐助。人工智能科学家。
  头痛骤然袭来。模糊的片段,参差闪烁着。撕绞着他的神经。
  厄…他身体瑟缩着,右手扶住额头。
  “Nazo!”他本能的叫出声。在他喊出这个代号一般的名字时,他却骤然发现自己不知道它的所指。一阵陌生感伴随的恐惧袭来。他心绪凌乱的望着这个房间唯一的入口,像等待着一种未知命运。
  然而过了许久,这个他所呼喊的陌生人却始终没有出现。
  滴。一个细小但清晰可辨的声音。他低头,左手腕上的计时器显示着现在的日期时间——AM0:00,2020/12/25,圣诞节。
  圣诞节。佐助笑了笑。他试图揣摩这个计时器发明者此举的初衷,是为了这一代缅怀在故土上的美好生活,还是为了下一代了解那些他们根本不明所以的传统。无论何者,都天真的几乎可悲。
  他觉得自己已经不再记得过圣诞节的感觉。空旷的舱体,紫色的夜空,周而复始的生活。他憎恨这种每天都会醒过来的感觉。但他却还是会感到饥饿,感到困倦,感到无法死去的绝望。
  胃里传来抽搐感,他又该死的饿了。
  他下床,走向门边。习惯性的伸出左腕划过感应板。呲。舱门开了。
  眼前是一条贯穿整个舱体的通道。填饱肚子之前,他想先让自己清醒一下,于是他向着最末端的盥洗室走去。
  他将整块湿润的毛巾覆在脸上,然后拿下来,扔进回收系统。接着他又拉出竖着镶嵌在隔板里的镜子。
  看到自己的瞬间。佐助几乎跌倒。
  金发。蓝瞳。
  即使忘记全世界,他也不会忘记的那张脸。
  鸣人的脸。
  
  第2章 【AC 2005】
  
  那是佐助第一次见到鸣人。
  欧洲人一般的金色头发和碧蓝眼珠,鼻子嘴巴却又是专属亚洲人的柔和。不知是晒的还是天生的健康小麦色,近六尺(一米八)的个子,颀长中带一点结实,让人很容易想到海滩边的西班牙人。这样混合着多种特质男生,即使是在加州这样居住着各色人种的地方也很难被埋没在人堆里。
  那时的他,头上还绑着一条蓝色头巾。好像是刚为本院的橄榄球队加油回来的样子,额上的汗珠映照着阳光,青春逼人。与此景相应的,还有他身边站着的几个身材火辣的女生。
  这么受欢迎的亚洲人。真少见。佐助坐在带遮阳伞的塑料桌子下,带着看戏的心情观察着,轻蔑的一笑。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那小子居然很不识趣的走到了佐助的桌子旁,说出了一句蹩脚的日语:“尼轰金跌素嘎,哦咧莫,哟罗西库。(你素日本伦么,我也素哟,多多指教)”,异常热情的伸出了手。
  听到此话,佐助差点一口口水呛死自己。他忍着笑,跟他握了握手。
  得到了回应,鸣人似乎心情大好,立刻不知从哪儿抽出一支马克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号码。然后笑得无比灿烂的挥手离场。
  “喂,鸣人你喜欢帅哥啊。”远远的佐助听到有女孩子略带醋意的声音。
  “我比较帅吧。”大喇喇的回答。然后又是一串爽朗的笑声。
  白痴男。佐助心里想着。无比烦恼的低头看了一眼他在自己论文文件袋上挥洒的字样——NarutoMill(鸣人·米尔)。托您的福,我还要去教务处再领一张了。佐助起身,把文件夹抽了出来,用手捏着伸到垃圾桶上方。顿了顿。却没有松手,转而叠回了资料夹里。
  第二次见面,是在学校的自助餐厅。
  佐助依然是一个人坐着,吃着令人厌倦的墨西哥卷,手旁千年不变的放着一沓资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一个金头发的人把餐盘凶狠的放到他的面前,毫不顾忌的坐下了。
  是那个日文名,外国姓的家伙。
  “怎么不给我电话?”餐盘里放着诡异的意粉配汉堡的他,直愣愣的就问出了这样的话。
  “……”很自然的,佐助语塞了。
  “好吧,我长的不像日本人。但是我真的是诶!”操着一口正宗美国西部腔的人兀自说道。
  “哦,ok。”佐助答曰。心想关我什么事。
  “诶,听说你一个人住诶。酷。”啃着汉堡的人又扯出一个毫不相关的新话题。
  嗯,学校配给研究人员的而已——佐助本想如此敷衍过去。但他却在那双蓝眼睛的瞪视下中了邪一般的说道:“哦,你想来玩么?”
  “可以么?”蓝眼睛睁的更大了。
  “嗯。”佐助本能的点头回答道。知道木已成舟。
  “好诶!你人不错啊!”大条筋同学高兴道。
  佐助纠结的笑了笑。收起东西准备走人。
  “哦,地址记得短信我哈!回见。”听完这句话,佐助便离开了餐厅。
  
  第3章 【AC 2020】
  
  精神终于崩溃了么。在登上这个空荡的飞船五年之后。
  佐助摸摸镜子,再摸摸自己的脸。
  就是他。活生生的他。永远不变的,像蓝水晶一样的眼睛。
  佐助笑了笑。然后看到镜子里笑着的鸣人。自己笑得没有他那么好看。但看着这张脸,佐助还是无法抑制住记忆的涌动,那脑海里的加州阳光映着他的笑,恍如昨日。
  哼。佐助忽然愤怒的把镜子推回了隔板。
  那些时候再好又如何,你还不是跟所有人一样都离我而去了么。对,永远留在那个湮灭的星球。
  哈哈哈。你们都留在了那里,灰飞烟灭。而我还活着。一个人活着,还变成了你的样子。哈哈哈。这真是太讽刺了。佐助狂笑着,跌跌撞撞的离开了盥洗室。
  休息室就在不远的地方。他拿出储藏柜里的食物,放进专用的加热器。一个包裹着淀粉膜,加满了添加剂的所谓蔬菜卷,就是他今天的晚餐。看上去很像他在大学吃的最多却始终厌恶的墨西哥卷。但味道却去之甚远,味同嚼蜡对它而言几乎是白描似的形容。
  也许所有那些住在太空舱里的人都说过或者在心里感叹过自己对过去生活的不珍惜。但佐助却说不出来。
  珍惜,或者不珍惜。又有什么差别。所有的东西都会散去。世界。人。爱情。
  然后活着的人挣扎着继续活着。行尸走肉。苟且度过余生。
  
  第4章 【AC 2005】
  
  一周后的傍晚,鸣人果真带着一打啤酒上门了。
  鸣人的年龄不够,弄来这么一打酒估计还是托了学长帮忙。佐助思索着,不知他究竟是真的懂得点人情世故还是只是自己想喝了。
  鸣人把酒顺势放在地上,有点歉意的样子。
  “之前短信里说周三就过来,谁知道教授忽然提前了论文的截止日期,赶了我好几天。”他一边解释着,一边脱鞋。
  “你那么忙,那些辣妹们应该等的很痛苦吧。”佐助故意调侃他。
  “哈?”鸣人惊讶道,“我们都只是好朋友而已啦!”
  “好…朋友啊。”佐助故意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是穷人啊!她们怎么可能喜欢我。”鸣人的脸竟然憋红了。
  没想到他会这样说,佐助有点不解的望他。
  鸣人低头呢呢喃喃道:“我的奖学金都用来交学费了,哪有余钱去玩啊…”
  佐助未及反应,鸣人却已立刻岔开了话题:“喂~你的公寓超乎我意料的大诶!可以四周看看么?”
  “请便。”佐助无意追问下去,抬了抬手。
  鸣人于是从沙发上站起身,抽出一瓶啤酒,开始佐助公寓一日游。
  不得不说,被学校直接作为研究人员录取的佐助的公寓,和大多数游手好闲的大学生的公寓有着质的区别。
  几乎所有可以放东西的台面上都有着厚厚的专业书籍,新的旧的,期刊专著。而涉及的领域从电力学到生物学,无所不包。墙壁上贴着的,甚至也都是一些晦涩的图表。
  鸣人想起贴在自己墙上的梅根福克斯和克尔维特。不知道该认为佐助是怪胎还是认为自己是白痴。
  忽然鸣人在架子上的一本书前面停下了脚步。
  鸣人兴奋的抽出了那本书,对着佐助挥舞着:“这本书,你也喜欢么?”
  “哦,它么?”佐助淡淡的说,“以前公寓的主人留下的。”
  “这样啊。”鸣人有些失望,眼眸垂了下来。喜怒皆形于色,是一种彻底的单纯。佐助心里忽然闪现出这句话。他不自觉的上前,走到鸣人旁边。“这本书,怎么了?”他伸手抚过书的封皮。
  “我的启蒙书籍。因为它我才辅修了人类学。”鸣人笑着说。
  “辅修?”
  “我的本专业是地质学。”
  地质学和人类学双专业么。之前一直以貌取人的把金发碧眼的他当做普通的傻瓜,从来没有想起过他其实也是这所知名大学里百里挑一的人才。
  “很厉害。”他说。
  “哈?别笑话我了。”鸣人害羞的摸了摸头,“被你这个全息天才表扬感觉比讽刺还糟。”
  天才。呵呵。佐助满心讥讽的想着。但没有表现出来。
  鸣人研究完了他的书架,很自然的坐在了佐助的床上。天气有些闷热,鸣人漫不经心的呼扇着T恤的下摆,结实的小腹时隐时现,然后他昂着头喝酒,露出脖颈上的喉结,汗水从额发上滴下来,滑进了衣领里。佐助感受到一阵不知是源自于肾上腺还是下垂体的莫名骚动。
  对欲望追根溯源是一件很白痴的事情,佐助倾向于行动。
  他上前,抢过鸣人手里的酒瓶,一饮而尽。然后,欺身而上,将那个惊呆的人压倒在床上。
  他的脸庞逼近,低声道:“没有人教过你不要随便坐到别人的床上么。”
  “对…对不起。”身下人似乎还没有完全搞清楚状况。
  “现在道歉似乎有点迟了…”佐助用相触的唇结束了这句话。他的手紧紧的箍住了鸣人身体,而强硬的吻,则束缚了他的嘴。
  “嗯!”鸣人发出挣扎的声音。
  佐助抬起头,看着他那双眼睛露出小狗一般的眼神。
  “怎么,不喜欢?”他乌黑的眼珠里全是邪魅。
  “也…也不是…只是…”鸣人语无伦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