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伪装者]上海明公馆 作者:洛惊尘

字体:[ ]

 
书名:[伪装者]上海明公馆
作者:洛惊尘
文案
伪装者同人
各种脑补,楼台、天台、楼诚、黎叔、大姐等等......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欢喜冤家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楼、明台 ┃ 配角:阿诚、明镜、黎叔、王天风 ┃ 其它:
==================
 
☆、1
 
    “哥,我要……”小少爷明台歪斜地倚在沙发上才开口,就被沙发旁翘个二郎腿看报纸的大哥斜楞一眼,后面的话就被憋回去。他可怜巴巴地偷窥一眼正在品着咖啡的大姐,满脸的委屈喊:“大姐,大哥他瞪我。”
  “哦……”大小姐明镜漫不经意地应一声。
  “当个日本人的汉奸官儿有什么了不起,在自己家里都不许人开口了。”明台翘个小嘴吸吸鼻子泄愤地嘟哝。
  大哥手中的报纸倏然合上,目光直视过来。慌得明台嗖地扑去大姐身边仿佛狮子扑来追他一般,他求救地嚷:“大姐,大姐,你看大哥呀,在外面杀人还不够,回家也要吃人了。”
  “明楼!”明镜嗔怒地沉了下脸。
  气得明楼直起身子挥舞了巴掌做个欲打的动作指了小弟明台骂:“姐姐,你看你都把这小东西惯成什么模样了,他还无法无天了。”
  “大姐大姐,你看大哥呀,人家就想要看看他手里报纸上今天兰新大戏院的影讯,他就要吃人。”明台撒娇般的哼哼声都要把明镜的心溺得酥酥的,任了小弟明台摇晃她哀求,明镜笑了对大弟明楼说:“明楼,你是当哥哥的,大过年的,你就让着小弟些。再说,我们明台多乖呀,家里就数他最乖。”明镜疼惜地捏捏小弟明台那迷死人不偿命的漂亮小脸儿,又拍拍他说:“大过年的,不许出去疯闹,看什么电影呀,就在家里陪哥哥姐姐过年。等下子阿香给你做你爱吃的年糕炒毛蟹,还有你爱吃的红烧划水,嫩得咧。”
  明台如大获全胜一般,得意地坐起身,趁其不备一把抢过大哥手中的报纸,翘起二郎腿靠在大姐肩头耀武扬威地翻看着,还虚起一只眼挑衅地从大哥脸上划过,于是明楼恼得起身扬了巴掌就要招呼,被大姐眼疾手快一声“明楼!”喝止回去,温声好气地说,“不要大过年找不痛快,这家里谁若大过年的让我不痛快,我也不会让他好受!”
  明楼深咽口郁闷泄气地坐回沙发,嘟哝一声:“是,大姐!”
  这家里大姐是长嫂如母,她说的话就是圣旨,无人敢违逆。偏偏明台这小家伙越来越滑头,学得会下天子以令诸侯了,拿了大姐为虎作伥。
  一切都被下楼过来的阿诚看到眼里,他眼底都是无奈的笑,却装作对刚才发生的事一无所知地凑去明楼身边低声耳语几句,明楼的脸色立刻沉了下去,起身对明镜说:“大姐,对不起,我有些紧急的公事,去接个重要电话。”
  明镜不置可否地看他一眼没发话,明楼已同阿诚快步离去向书房走去。小弟明台隔了报纸的眼始终洞察着眼前哥哥们交谈时的一举一动,心里翻涌了各种猜测。大过年的,紧急情况,什么情况呢?
  他堆出魅力十足的笑一跃起身对大姐明镜说:“姐姐,我也去上楼拿本书下来读拉丁文给姐姐听。”
  “嗯,乖,别跑,小心些。”明镜嘱咐着,明台已经跑远。
  他上楼,又迅速地从旁边的楼梯拐道下来,蹑手蹑脚地凑去大哥书房的后窗,里面的大哥才挂下电话,手按在话筒上眉头紧锁地同阿诚哥商议着什么。阿诚哥若有所思地推断着什么,然后就见大哥的拳头狠狠在书案上一捶,对阿诚点头似是肯定地说了句:“就这么做!”
  明楼说着绕过书桌出来,指了阿诚嘱咐:“东西收好,容不得半点错。”明台依约从口型中推断着二人的对话,就见阿诚哥将一份秘密文件折叠齐整后放去二哥写字台的抽屉里,然后上锁,又将钥匙别在自己的腰上同大哥换了副开心的面孔说笑着向书房外去。书房门上锁的声音,明台心里掂量,这么诡秘,一定是二哥同阿诚哥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二哥到底是汉奸还是自己人,他也说不清。
  他眼疾手快地绕出去低头猛跑恰同书房里走出的大哥和阿诚撞个当面。
  “大……大哥……”明台搔搔头吐舌头。
  “你怎么在这里?”大哥纳闷地问,眉头就皱起来。
  “大姐让我拿拉丁文的书读给她听,检查我功课。”明台搪塞着,堆出一脸迷人的笑吊了大哥的脖子央告:“大哥,大人不记小人过,其实刚才在客厅里吧,小弟是想要,要大哥给明台买一双新鞋子,nuo,就和阿诚哥脚上那双一样的牌子的,英国货,可我不喜欢一样款式的,我可不喜欢和别人穿一样的东西。”
  “这个品牌的鞋子好像就只这一款休闲些的,其它的都过于正式。我给你看看别的款吧。”阿诚抢先答,这点小事他还能做主,小少爷最难伺候,若再纠缠下去,不知道他还要出什么花样,或许天上的月亮他都可以开口要。
  “那好呀,我买双一模一样的新的,阿诚哥你这双就丢掉,再不许穿,你去换个别的牌子的,反正你人帅,穿什么都好看。”明台大言不惭,一句话噎得阿诚和明楼面面相觑。
  “说定啦,那谢谢阿诚哥,谢谢大哥的新年礼物。今年过年真开心,亏得我从香港回来过年,不然少了多少乐事。”
  明楼的鼻子都要气歪,还是勉强堆了笑脸劝他:“大正月里,买鞋不吉利。鞋、邪同音,明家是做生意的,这些规矩不能废。不然这样,下个月,出了正月让你阿诚哥托人去海外给你定,不过嘛,这款式怕就要过时了,春款该出来了。要不,给你□□款的?”
  “我不管,我要嘛,我就要要嘛!”明台撒娇耍赖,然后挎住阿诚的胳膊摇来摇去,贴去他身上软磨硬泡,恨不得把他的鞋从脚下扒下来,但是他明里玩赖,手下却麻利,趁其不备掏出那钥匙在手心里不为人见的模子里一按,又手一滑将钥匙推回阿诚的裤兜里。整个动作天衣无缝,他心里暗自庆幸乐开了花,心想同本少爷斗,你们都嫌嫩些!
  明台借口奔去楼上拿书,而是在楼上对准窗外墙外的一个废置的垃圾筐,稳准的将模子投掷去筐里。守在外面的小乞丐抬头看看他,然后爬去筐里捡起了那模子一溜烟的跑了。
  
 
☆、2
 
  重回客厅,阿香闹了同明台玩牌,明台摩拳擦掌地迎战,索性脱了鞋跪坐去沙发上一副顽皮的样子很是投入,还招呼大哥明楼和阿诚说:“大哥,阿诚哥,你们也来好不好?”
  “不了,还要出去办事。”明楼说,“你乖乖在家里陪大姐,回来时我给你买你最喜欢的沈大成的红豆年糕吃。”
  “哦!”明台有意无意地答一声,目不转睛的看着手里的牌,明楼疼惜地揉揉他的头向大姐躬身告辞转身离去。
  “正月初一都不着家,我也去楼上陪爸爸妈妈说阵子话了,你们好好玩。不许吵架。”明镜起身嘱咐。
  “只要阿香不赖我的钱,保证不吵架。”明台得意洋洋地抖抖自己手中的牌炫耀。
  大姐有个习惯,年初一清晨必要去父母跟前独自去哭诉守望一番,到了初三还会带他们兄弟去墓地里拜上一拜。大姐一上楼,就必定要一个钟头,大哥和阿诚哥也走了,真是天助我也!
  望着大姐的身影上楼,明台一低头,恰看到阿香的手正悄悄的藏牌。他眼明手快一把擒住阿香的腕子:“哈哈!总算被我捉到了吧?玩赖,不玩了不玩了!”
  明台说着一把揽过桌上的赌本,阿香急得去抢急红了眼:“小少爷你耍赖,这里有我的钱。”
  “你耍赖,这钱就都是我的,是规矩啊。”
  争了一阵子,明台放手说:“好了好了,赖不过你了,你比我还会玩赖。钱都给你,算我过年给你的红包。”
  “谢谢小少爷!”阿香眼前一亮高兴地推开明台的手把钱揽去自己眼前。
  “那你怎么也得谢谢我,出门左转,去霞飞路给我买红房子烤的多纳圈吃。要两个,不!四个,我和大姐一人两个,不给大哥和阿诚哥吃,谁让他们欺负小孩子的!”
  这回总算是人去楼空。
  明台迅速地下地,看看左右无人,吹了口哨奔向大哥的书房去。他不忘先奔去厨房外的后院墙,他扔那个垃圾的地方就一墙之隔,树枝上有一个鸟巢半悬在枯枝上,他纵身上树摘下鸟巢,摸出里面崭新的一把钥匙,得意的抿嘴一笑,蹿身下树向大哥书房去。
  楼道里静悄悄的,他小心翼翼地打开书房门,进门忙将书房门反手关上,就向大哥的写字台摸去。他手中的钥匙轻轻打开大哥的抽屉,拿出那份机密文件,一手打开摊开在桌案上,一手就去掏裤兜里的相机。忽然眼前一震,他定睛仔细看看,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哪里是什么机密文件,是他在港大的成绩单,六门功课不及格挂科,这怎么可能?分明军统那边都帮他处理得妥妥当当,就是签到都是满签的。
  他正在犹豫,心想坏了,上当了,还不等将东西物归原处,就听门声一响,慌得他一抬头,阿诚哥已经进来,将门反锁。
  “阿……阿诚哥!”明台遁逃无路,结结巴巴地解释说,“门没锁,我来寻那本……中文版的但丁《神曲》,我的拉丁文学得不好。”他陪了一脸笑就要溜走,忽听屏风后角落的沙发里一声咳嗽。大哥!
  明台双腿发软,险些瘫软在书桌上,原来大哥自始至终就没有离开这书房,而他则像跳梁小丑一样被戏耍了。陷阱,一切都是陷阱,他误入圈套了。
  千钧一发之时,他看阿诚哥从墙角踢过来一张春凳,黑黑的漆面亮得可以做镜子照人。小时候调皮淘气,他曾经被大姐和大哥按在这春凳上挨家法,娇嫩的肌肤出了汗同亮漆凳面摩擦粘去一处,吃肉般的疼。他叫这条春凳是“老虎凳”,传说中的老虎凳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
  “大哥,阿诚哥—”他拖长声音赖赖的,极力挤出笑,无官都要纵去一处,忽然,他高声大喊:“大姐,大姐救命!大哥要打我!大哥要吃人啦!”
  “十、二十、三十、四十……”阿诚哥在计数,报数声都透出猫耍拿在掌心里的耗子一样的得意。这是大哥的老规矩,要是敢喊,喊一句多打十下,于是在阿诚那声“六十!”抱出口时,明台终于闭口了,换成呜呜的呜咽声,“大……大哥!”
  “七十!”阿诚报数,明台急恼得跺脚跳着刚要喊,“你这是做什么?”可又服软的咽回了话,呜呜的抽噎着。
  大哥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看得津津有味也不看他一眼。
  阿诚推推他的肩指指眼前的春凳。
  明台闭眼,这才是自作孽不可活,在劫难逃呀!
  他瘪个嘴,抽噎着揉了泪眼,赌气地乖乖地爬上冰冷的春凳。
  双手握拳支撑了圆润的下巴,侧头泪眼汪汪地望一眼大哥,大哥还在看报不肯看他一眼。
  “轻……轻点,”他带了哭腔,忙抢去阿诚开口前嚷着,“这句不算数的!”
  西服被撩开,鞭子就带了风声“嗖”的一声抽下。
  “哎呦!”明台一声惨叫。
  “八十……”
  “呜呜呜,不算的,不算的!大哥,疼呀!轻点!”
  “九十!”
  “啪啪”两声连抽而下。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明台咬紧了拳头,汗水泪水唰唰地流下,明台疼得踢了两条笔直修长的腿抽搐哆嗦,阿诚哥的鞭子就朝了他被西裤包裹得结实的臀上招呼而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