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花千骨之君临八荒 作者:辰君

字体:[ ]

 
 
文案
 
万年禁欲高冷上仙和傲娇任性魔君
 
故事在花千骨顺利转世之后
 
 
小骨性命危在旦夕 七杀圣君和长留上仙也不得不放下偏见联手合作
 
这是个开了金手指不断打怪升级然后培养感情的故事
 
傲娇任性的杀美人如何一举拿下禁欲冷清的长留上仙
 
内容标签:强强 虐恋情深 前世今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子画,杀阡陌 ┃ 配角:花千骨,南无月,单春秋 ┃ 其它:不虐那是不可能的
 
 
  ☆、凤凰长鸣 重临九天
 
  一连数日皆是昏昧得不见天日的狂风骤雨,将这盛夏的暑气冲刷得干干净净,可是这丝丝的凉意却并不会让人感到爽朗,反而透着一股飒飒的森寒之气。
  天色愈见昏沉,全然没有停雨的意思,浓密的云雾笼罩在群山之上,除了雨声,周遭仿佛还有无数的妖魅在哀声长吟。
  “师,师傅……我们已经在这里守了多日了,今日那七杀魔头真的会出关?”
  雨幕之中,隐约可以看见几道人影攀在陡峭的石壁上缓缓向上。此处魔魅肆虐,阴气极重,就算是道法高深的仙人也难免手脚受困,无法御剑乘风一步登天。
  “世间万事皆在异朽阁主掌握之中,他的话断不会错的。”此刻说话之人近花甲之年,两鬓已有霜色,但双目灼灼有神,精气暗藏,显然颇有修为。而跟在他身边的年轻人则显得稚嫩得多,眼中渐露退却之意。
  “可是徒儿听闻那七杀魔头当年可与长留上仙白子画一较高下,仅凭我们几人,恐怕……”
  “休得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老人低声呵斥了一句,转而抬头望向魔云密布的峰顶。只是此刻他的目光却已不似方才那般坚决,而是被一层忧色所笼罩着。
  此际,藏在他怀中的东西已开始躁动起来,仿佛与这山中沉睡多年的魔物彼此感应一般。老人连忙默念口诀,好让那东西安静下来,奈何越接近山顶,自己的法力愈受压制,竟对那东西完全无效了。
  “师傅!你看!”
  那年轻人话音刚落,只见苍茫的天幕上一道火色鸟影呼啸而过。
  凤凰长离,凌空而翔。那巨大的火凤扇动着巨大的双翼引颈向天长鸣,一时间热浪滚滚而来,山下草木皆被火舌吞灭,灼人的火光照亮了整个山壁,年轻人睁大了满是惧色的双眼,一时间不知自己是身在人间还是地狱。
  “七杀魔头果然藏身于此!”
  老人认得那火凤正是当年七杀圣君杀阡陌的坐骑。它既现身于此,可见异朽阁主所言不虚。
  “快!我们快些上山!”
  看到火凤现身,老人连声催促起来。算算时辰,戌时将至,异朽阁主说要赶在戌时之前取下魔君心窍之血,此乃世间至阴之物,唯有此物才能助他天绝门安然渡劫。
  杀阡陌,老朽与你虽无仇怨,但天绝门百年基业断不可葬送在老朽手中。所以今日老朽定要取你性命!
  天绝门位于东海封渊之上,立派已有千年,虽不及长留蜀山太白一众门派那般名满天下,但也是武林中也尚且排的上座次。而这老人正是天绝门第一百二十代掌门少谷子。他此番携弟子前来,正是因天绝门门下弟子犯下不赦重罪,触犯天条,眼见天劫将至,少谷子不得不求助于号称无所不知的异朽阁,得其指点赶来此地狙杀七杀魔君杀阡陌。
  那魔君杀阡陌百年之前已消失于人间,有传言说他已死在白子画的剑下,也有人说他这些年都在闭关苦修,只等恢复功力便会卷土重来。
  所以这样一想,似乎为了苍生大义杀他也无可厚非。
  少谷子正思索间,忽地听到峰顶之上传来一声长啸,其声婉转如箫,令人心神激荡。少谷子不由身体一震,松开攀着岩壁的手,纵身向上一跃。
  “师傅!”
  少谷子已顾不上身后的徒儿,径自飞身攀上了峰顶。那峰顶之上全然不似崖下那般凄风苦雨,一轮银月悬于九天之上,和风习习,花香阵阵,一棵参天古木蔚然而立,眼前之景实在美不可言。
  而那火凤栖于树冠之上,一身火羽熠熠生辉。
  这难道真是魔君杀阡陌沉眠之地?何以丝毫感觉不到邪气?
  少谷子略作沉思,正打算绕开火凤栖息的那棵古树去寻找杀阡陌的下落,不想此刻怀中藏着的东西却突然发出尖利的啸声,少谷子慌忙作法想要将其封印,不想就在此刻,那古木之中忽地发出一声巨响,火凤猛然张开双翅,朝着少谷子呼啸而来。
  “孽畜!看剑!”
  少谷子见避无可避,只得出剑迎敌。那火凤虽为灵鸟,但被杀阡陌收在座下多年,一身凶煞之气逼人而来。少谷子纵有百年修为,可此时与火凤对阵居然完全不占上风。
  天绝门的剑法轻灵飘逸,讲究以柔克刚,以巧取胜,可惜这剑法在火凤面前毫无用武之地。少谷子边挡边退,眼看就要被火凤逼至崖边,他忽地想起异朽阁主叮嘱过的话,慌忙从怀中将那东西摸出来,放在嘴边用力一吹。
  尖利的哨声乍然响起,声波层层荡开,忽然间风清月朗的山顶之上猛烈震动起来。
  火凤本已将少谷子逼入绝境,但不知为何突然返身离去,少谷子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只听到一声巨响,那参天古树突然爆裂炸开,少谷子险些被那股气劲从崖上震飞出去,一片飞沙走石之间,他听到火凤的啸声之中少了几分杀气,变得格外婉转动听起来。
  难道……难道是……
  狂风之中,少谷子勉强看到有道修长的人影朝着自己缓步走来,一片昏暗之中,他虽看不清对方的样貌,但只是一道模糊的影子却已勾勒出动人心魄之美。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动我送给小不点的骨哨!”
  可惜少谷子来不及多言,对方已然动了真怒,这一声质问刚落,少谷子只觉胸口蓦地一痛,硬生生呕出一口血来。只此一声竟已震伤了他的五脏六腑,倘若对方真的动起手来,只怕自己毫无还手之力。
  世人曾言,长留上仙白子画位列六界第一,那么这个曾以一己之力杀上长留山,令六界闻之色变的魔君杀阡陌实力又该如何?
  异朽君啊异朽君,你号称天下之事无一不通,你说只要老朽拿着此物定能退敌,这次怕是要一语成空了。
  
 
  ☆、骨哨重现 风波再起
 
  百年之前魔君杀阡陌为救回魂飞魄散的花千骨几乎耗尽一生修为,在将她交给白子画之后便来到此地调息恢复。此地终年魔雾笼罩,妖魅横行,便是修为上乘的仙家弟子亦不敢轻易踏足。他在此地设下结界之后便陷入沉睡,这一睡便是百年。没想到再醒来时听到的第一个声音,竟是小不点的骨哨声。
  不待少谷子反应,杀阡陌已一手扼住他的脖子,将他从崖边提了起来。那骨哨已经被他夺了过去,暗淡的月色下,那只骨哨在杀阡陌的手中泛着淡淡的清光。
  小不点,日后你若有危险,一定要记得吹响这骨哨,姐姐无论在哪都一定会赶过来。
  当日的誓言早已随着花千骨散魂的那一刻不复存在。如今回忆起来,仍觉心头无限痛楚。百年前,他亲手将花千骨送入轮回,如今的她应该正被白子画细心呵护着吧。
  白子画……念及这个名字,杀阡陌积压在心头百年的怨气仍难消散。那样一个铁石心肠泥古不化的木头人,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小不点为他付出一切?想到这个,杀阡陌心头怒火更盛,扼住少谷子脖子的手又紧了几分。
  “说!这骨哨你从何而来!”
  百年间杀阡陌沉睡于此,功力确已渐渐恢复,但他的身体毕竟屡受重创,想要再回顶峰恐是不易。但即便如此,一派之首的少谷子在他的面前,竟半点反抗之力也无。杀阡陌杀性已起,双目蒙着一层血色,周身魔气缠绕气势惊人。
  “花,花千骨……”
  少谷子心知自己死期降至,本想临死前再豪言壮语一番,不想诡异的事却发生了,他的舌头竟完全不受他的控制,自己动了起来。
  “小不点她怎么了?她恢复了吗?她现在何处?”
  一听到花千骨三字,杀阡陌周身的杀气顿时淡了几分,脸上显露出几分焦急。世人都说魔君生性怪僻嗜杀成性,然而又何曾有人看到过他温柔多情的一面。百年之前他只身杀上长留,血染天下,为的并非天下至尊的虚名,只是为了那朵不经意在他身畔绽放的小花。
  他爱她怜她,视她胜过世间一切,那份感情不是因为对琉夏的愧疚,不是出于尘俗的男女爱欲,只是因为她曾在他孤独寂寞的心上点燃了一丝小小的温暖。所以他愿舍弃一切来回报这份温暖。
  “妖……妖神……临世……花千骨的灵识是妖神重生的……关键……”
  “妖神?”杀阡陌闻言,眼神一厉,所谓美人之怒亦是绝色,少谷子虽已命在旦夕,但此刻看到杀阡陌朱唇微抿秀眉怒蹙,仍是禁不住在心底暗道一声妖孽。
  “当年妖神南无月已死在白子画剑下,小不点虽继承了妖神之力,但在散魂之时亦已将妖力封印于神器之中,妖神想要重回人间除非解开所有封印……”
  杀阡陌沉吟了一声,忽然感到掌中一阵刺痛,握着骨哨的手不由一松。
  “你!你竟敢对我下咒术!”
  因为事关花千骨,杀阡陌一时之间没有防备,没有想到这老儿竟然敢在骨哨上动手脚。待杀阡陌反应过来之时,只见咒文已经顺着他的手腕蔓延至手臂。少谷子见状不觉心头大喜,提剑就朝着杀阡陌胸前刺去。
  “妖孽!今日饶你不得!”
  杀阡陌的妖力虽然被那咒术所压制,但盛怒之下实力依然远在少谷子之上。少谷子甫一出剑,杀阡陌不闪不避迎着剑锋而上,那剑虽非神器但也堪称当世名器,不料杀阡陌竟徒手接剑,剑锋划过他的手掌却不见半点血色,少谷子心头大震,可来不及收剑只听到几声脆响,那宝剑便已在杀阡陌手中断了几段。少谷子见状大惊失色,呆立当场,而杀阡陌杀招又至,这一掌势如雷霆,转眼之间将少谷子周身经脉尽数震碎,鲜血从他身体中飞掠而出,此刻刚刚攀上峰顶的天绝门弟子见此惨状不由惊呼起来。
  “师傅!”
  少谷子受此重创却并未马上断气,那天绝门弟子还来不及赶到师傅身边就被杀阡陌身旁的火凤扑倒在一边动弹不得。杀阡陌俯身拾起掉落在地上的骨哨,小心地抚摩了一番,然后转过身款款走向倒在血泊之中的少谷子。
  他经脉已段,五脏六腑皆碎,便是大罗神仙出手也性命难保。望着地上那濒死的老人,杀阡陌双目凝霜,杀机毕露。他稍一转动手腕,少谷子便从地上漂浮起来,看向杀阡陌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之色。
  杀阡陌自沉睡中惊醒,尚来不及整理妆容,但那张惊为天人的面孔又何须粉黛修饰,便是素面朝天亦是艳绝天下无人可比。然而此刻这张面孔却让少谷子感到比地狱恶鬼更加可怕。
  “说!是谁让你来的!”
  杀阡陌话音刚落,只听到几声闷响从少谷子体内传来。他如今功力散尽,甚至已不能自我了断。少谷子此刻只求速死,哪还有什么骨气可言,可正要说出真相,话到了嘴边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倒是嘴硬。不妨事,待我掏了你的虚鼎去异朽阁一问便知。”
  他说罢,眼神一沉,掌中推出一道气劲穿过少谷子的身体。
  “师傅!”
  他的身体顷刻间化作漫天血雨,被峰顶的烈风吹散四处。那只火凤见状忽然化作一道红光落在他身畔,待红光退却,火凤已化作人形,绯红长袖迎风翻飞,为杀阡陌将血雨尽数挡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