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伪装者]巴黎焰火 作者:泠冬已

字体:[ ]

 
 
文案:
教堂的钟声准时敲响,鸽子肆意飞翔在空。
气球,焰火,香槟酒。童声与舞乐,糖果与佳人,婚礼的欢乐气氛总是容易感染上了年纪的人。
明楼有些迟到了,所以只能在人群后侧远远观看。新郎的背影消瘦挺拔,令他有些陌生。但他还是微微笑着,笑这种奇妙的陌生,笑他此刻心痛。
这样的氛围令人放松,他接过侍者手中的香槟送到嘴边,眼睛仍在偷偷瞄着那对新人。
神父正诉说着永恒的誓言,他们的结合是上帝所支持的,也是世人所认可的。
多么美好。
交换戒指,终生既定。孩童们适时燃起焰火,点燃初冬的黄昏。明楼又向侍者要了一杯酒。
“先生,别来无恙?”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楼,明诚 ┃ 配角:孔佳丽 ┃ 其它:
==================
 
  ☆、序:爱人的婚礼
 
  雪地白了一片,乌鸦只黑一点
  仰头再看,还是白茫茫的雪
  路边堆的旧轮胎,也被铺白
  如谁故意摆下,一局黑白围棋
  都已让白子占了所有声势
  白茫茫,一曲楚歌,要唱尽一子英气
  一双眼睛转动,黑黑的
  微微一点弱势,似乎勾了唯一动静
  此刻找谁扮演别姬?又怎能突围
  一棵倒塌柏树,压断了电话线
  朝右手的山舞银蛇,向左边的原驰蜡象
  更是千万银盔玉甲,纷纷扬扬
  似乎没有退路,白茫茫只让人心寒
  忽见乌鸦拍翅,就这样越空飞去
  如撤子不围,落它一派白里独自迷惑
  让我这个观者,也都怦然心动
  只是正要走开,突想一事还不明白
  我这一生人,究竟是白子还是黑子
  -雪地乌鸦
  窗体底端
  位于欧洲大陆西岸的巴黎,地处高纬,却可以四季如春。冬日和暖的阳光懒洋洋洒进窗子,照在教室中昏昏欲睡的学生身上,便是饱暖思睡意。可映在男人的深邃眼眶中,便是一室的灿烂。
  他热爱他的工作,关心体贴学生。在久违的校园生活中,他似乎如鱼得水。
  在充盈了一室的阳光中,他轻轻将书合上。指尖沾着的粉笔屑也沾在了暗蓝色的书皮上。
  看到角落里睡着的学生,他轻轻的笑了。在他的印象中,那个学生似乎很顽皮。来上课的次数寥寥无几,考试成绩却能十分优异。这让他想起了,身在远方的亲人。
  他拾起一粒粉笔,准确无误的投在那懒虫的头上。
  教室中爆发出一阵笑声。
  “古老又伟大的史诗奥德赛是西方文学的奠基之作。生于古希腊的盲人荷马,拥有着超脱于时代的智慧。在这里,我想为大家推荐一部小说。”他顿了顿,似乎是在犹豫些什么。
  “是什么?”
  “詹姆斯乔伊斯的《尤利西斯》。”
  座下登时一片哗然。
  男人微笑着,能肆意表达着情绪,甚至被情绪所左右,这是年轻人的权利。
  “我读过这本小说!”女孩明亮的声音自吵嚷中突出出来,教室里渐渐安静下来。
  “阿曼达,你有什么问题?”他笑着问道。
  “书中故事发生在德国首都柏林,我想问您,您对法西斯做何观?我们都知道,法西斯也曾侵略过中国。”阿曼达抬头笑得灿烂,挑衅似的看着他。
  “巴黎公社将暴力革命推向世界。罪恶之源,其实就在巴黎。”
  教室里即刻鸦雀无声。 
  男子倒是十分淡定从容。他缓缓走下讲台,提起他随手搭在椅背上的大衣与围巾,笑着告别同学们。
  “明!”阿曼达追上他的脚步。
  “还有问题?”明楼笑道。
  “我无心为难你。”阿曼达耸肩。
  “你是我的学生中,最有天赋的一个”明楼拍了拍她的肩,“但我还是想说,看问题,不要仅局限于地域、时间这些狭隘的小方面。”
  “好!”阿曼达终于笑了。
  “你的风衣很适合你。”阿曼达恭维道。
  “谢谢!”明楼身上的长款灰色风衣,是巴黎时下最流行的款式。
  “穿着入时,谈吐风雅。如此迷人的明先生身边一定不缺美人。” 年轻人,就是不乏冒险精神。
  “美人易得,但爱人是天上的星星,易观,却不可摘。”
  “先生接下来有约否?”阿曼达一鼓作气。
  “受约去教堂参加婚礼。”
  “友人的婚礼?”
  “爱人的婚礼。”
  阿曼达终于停下了脚步。
  钟声准时敲响,鸽子肆意飞翔在空。气球,焰火,香槟酒。童声与舞乐,糖果与佳人,婚礼的欢乐气氛总是容易感染上了年纪的人。
  新娘的礼服白得无暇,自教堂内缓缓走出的美人,是今天婚礼的主角。
  明楼有些迟到了,所以只能在人群后侧远远观看。新郎的背影消瘦挺拔,令他有些陌生。身侧宾客不时与他攀谈,诉说着对新人的祝福与期盼。这样热闹的场合,他已许久没有经历过了。
  这样的氛围令人放松,他接过侍者手中的香槟送到嘴边,眼睛仍在偷偷瞄着那对新人。
  神父正诉说着永恒的誓言,他们的结合是上帝所支持的,也是世人所认可的。
  多么美好。
  双方交换戒指,终生既定。孩童们适时燃起焰火,点燃初冬的黄昏。明楼又向侍者要了一杯酒。
  “先生,别来无恙?”                        
作者有话要说:  开头引用章平老师的诗歌,非原创。
开坑撒花~有什么意见建议请评论~么么哒~
 
  ☆、周氏家宴
 
  观大上海之璀璨繁华,等入了夜,方可见其端倪。在这灯红酒绿,歌舞笙笙中,无论是步履匆匆的普通人,还是百乐门中倚歌唱跳的风尘中人,都值得好好赏评揣度一番。
  当然,现下正处乱世,人人自危,哪还会有学究来观察这些?倒是及时行乐一番才最是要紧。
  湖南路262号,周府。
  周佛海于家宅设宴,为远道而来的贵客接风洗尘。
  “现下前线战局紧张,在上海这个烂摊子中,也只有在周先生这,我才能偷得片刻安生。”地政司首席顾问万庆昔毫不避讳的发着牢骚。
  “先生您敬业非常,才会有这样的牢骚。”周佛海秘书程颢笑答。
  “依我看,日本人气数已尽。你也应该向周先生透透口风,让他早做打算才是。”万庆昔抬手与程颢碰杯。
  “周先生博闻广见,自然比我们有远虑。”程颢上前一步,又举目四顾,才与万庆昔耳语道,“您忘了,周先生今日是替谁接风洗尘了?”
  万庆昔一惊,目光不由得在大堂内扫视了一番,却并没有找到想要找的目标。 
  “那姓孔的小丫头,究竟有什么来头?”
  “周先生近日,频繁收发密电。除了他的贴身秘书,没人知道那些电文的内容。我猜测...”程颢清了清嗓,又将声音压到最低。
  “我猜测,这电文,不是来自重庆,就是来自延安。” 
  “这这话可不能乱说!”万庆昔大惊失色,一口酒呛在喉头也不顾,慌乱喊道。
  “您急什么!我也只是猜测。况且你我都是中国人,难道万先生想一辈子为日本人做事不成?”程颢说道。
  “话虽是这么说,但...”
  “夫人,您来了。”程颢扯住万庆昔的衣袖,将他让到身后。又俯身鞠躬,谄媚的笑着。
  “你们玩得可还好?”周夫人笑问。
  “当然!能于此富丽宅邸赴宴,是我等之幸。”万庆昔答道。
  “恭维的话就免了吧!咦,怎么不见我们的小主角?”
  “佳丽小姐说是不喜这热闹氛围,不知躲到哪读书去了。”程颢恭敬答道。
  “这丫头。我知道她在哪!”周夫人笑得几分宠溺。“万先生你且玩好!我去请我们的主人公来向诸位问好。”
  “是,夫人您尽管去忙。”万庆昔也是一步三鞠躬。
  周夫人斜眼看了看程颢,他便快步跟了上去,为周夫人推了门。
  与大堂中的丝竹喧闹不同,与大堂仅一墙之隔的环形走廊中倒是十分安静。孔佳丽躲在角落,蜷缩在白色布艺沙发中,专注的读着书,也不顾坐姿不端会将她身上的妃色小礼服弄皱。
  程颢欲开口叫她,却被周夫人一个眼神勒令闭嘴。
  她悄悄走到沙发旁,迅速扯过佳丽手中的书,吓得她惊呼一声。
  “God!阿姨!您吓死我了!”佳丽顺势拉周夫人坐下,又蜷到她的怀里,撒起娇来。
  “《通往奴役之路》。这样的书你是从哪里弄到的?”周夫人点了点佳丽的头。
  “叔叔的书房啊!我是来赴宴的,难不成还带一本书过来?”混淆视听是佳丽的强项。
  “净胡说!你叔叔才不会看这样偏激的书。瞧你!衣服都皱成什么样子了!快些起来,跟我去会客。”
  佳丽撇撇嘴,起身整了整衣装,快步跟上周夫人。
  “周夫人!好久不见!这位就是孔小姐吧?真是个美人胚子呀。”赵氏夫妇热情迎向她们。
  “佳丽即将就职于经济司,还要请赵先生关照才是呀!”周夫人笑道。 
  “您这真是折煞我了!若说在经济司能说得上话的,应该是明先生才对!”赵先生连忙答道。
  “早听过明先生大名,今日怎么不见他人?”佳丽开口问道。
  “明家大姐新丧,他不见客的。”赵夫人低声同佳丽耳语道。
  佳丽一惊,周夫人连忙转了话题,并未过多解释,佳丽也不好多问,只能悻悻的向侍者要了一杯香槟。
  这样应酬交际的场合,酒是少不了的。但能解忧的,虽不止酒水一物,但它却最行之有效。
  明诚回家的时候,屋外开始刮起大风。他一进门,落叶混着泥土,随着他风衣的下摆一股脑的卷进门内。
  “先生在书房,叫你回来再送些酒给他。”阿香替她拿过手包,又将托盘塞到他手里。
  “他喝了多少?”阿诚将风衣挂上衣架,步履不停的上了楼。
  “家里的就原本就不多,这是最后一些了。”阿香答道。
  “我知道了,时候不早,你先去睡吧。”
  他轻轻推门,便能看到沙发上的男人静静坐着。杯中剩下的淡红色液体,映在暗黄色灯光下,旋转在他修长的指节间。
  “千杯不醉,未必就是什么优点。”他笑着对他举杯,就好似刚才的话,就是他的祝酒词。
  明诚忽然不知如何作答。
  窗外狂风呼啸,吹动窗棱咯吱作响。男人缓缓侧过头,向窗侧看去。阿诚连忙去将窗子关紧。
  “要变天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