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DN]一念之差[L月L]+番外 作者:LeiaZZZZZZZZZZZZZ

字体:[ ]

 
书名:[DN]一念之差[L月L]
作者:LeiaZZZZZZZZZZZZZ
 
文案
 
夜神月,L双重重生文
 
像记忆中那样看到了DN。
 
夜神月犹豫了。他只是犹豫了2分钟,再回到原处,笔记已经没有了。
 
是谁捡走了我的笔记?!
 
*持有笔记的OC出现
*新Kira出现
*L月L,偏L月
*HE
 
内容标签: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夜神月,L,Lawliet ┃ 配角:BB,A,弥海砂,南空直美,OC ┃ 其它:DN,L月,L月L
 
 
 
  ☆、重生
 
  月重生了。
  琉克在笔记上写上自己的名字还是上四十秒的事情,那一刻疼痛袭来,再睁开眼睛时,月发现自己正坐在饭桌前,与父亲,母亲和小小的妆裕一起吃饭。
  他想起不知从何处看到的一句话,对于心脏麻痹的患者来说,倒下的速度只于地球引力有关。换言之,死亡只在那一瞬间。
  “哥哥?”妆裕天真地望了过来,她看上去还是很小的年纪,即使是月,这一刻也因为震惊于这突发的状况而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哥哥,你怎么不吃了?”
  月还是不能立刻做出反应。从死亡降临到恢复日常之间仿佛连一秒的缓冲都没有,更何况根据妆裕的年龄,月意识到此时的自己应该也是很年轻的时候。
  “月?”夜神总一郎也注意到了月的不自然。
  “没什么...”月很快便先按下自己心中的惊疑,硬是压住颤抖的声音,状若自然地夹起饭,“…刚刚突然想到学校的事情。”
  父亲还活着,妆裕还很活泼的样子。这是月所以为的,已经看不到的场景了。
  月还并不能准确确定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但是一个日本少年忧心学业总是不会错的。
  “阿月,不用这么紧张学业的,我们刚刚不是在讨论为了庆祝你网球比赛的事情,要去哪里旅游么?”
  母亲夜神幸子开心地笑着,显然她一面以自己的儿子专注学习的同时又体育优秀而骄傲,一面又想让自己的孩子好好休息一番,”你爸爸也难得请了假期,这回我们夜神家一定要来一次完整的家庭旅行。”
  夜神月却知道这次旅行最后不了了之。父亲临时遇上一宗案件,连夜加班。
  警察总是没有自己的假期的。
  夜神月自然不会在这时提及父亲工作会导致旅行计划破产的事情,同时既然知道了在讨论什么,他很快便加入了家族的讨论,根据着记忆谈笑风生起来。
  心中却惊疑不定。
  月很快便搞清楚这时候应该是即将要上高一的时候——也就是距离自己捡到DN还有近三年的时间。
  看见年轻了些的健康的活着的父亲,月的心中掠过无法言说的愧疚。
  但是这愧疚只有一瞬。
  夜神月并不怀疑自己还是会捡起DN,这个世界需要Kira,夜神月的梦想一直是铸就一个没有罪恶的世界,然后——成为新世界的神。
  ‘这一次,一定要把那个死神,那个小鬼,松田…’仅仅不久前的那种绝望疯狂的感觉,将那样的自己暴露出来,觉得最羞耻厌恶的正是自己,也是在那一刻,月对于这些见到自己那副模样的人充满了愤怒与厌恶,
  ‘杀掉。’
  夜神月一边与家人聊天,一边回想着死亡前的事情。
  ‘月君?’
  啊,还有L。
  想起这个名字让月的思绪稍微停顿了一下,但是他早已习惯在思考中扮演一个温和谦逊的人,夜神家的其他人都并没有发现月此时思绪上的迟疑。
  关于L的回忆也只是让此时的月的思路停顿了一下而已。
  在月所梦想的世界里,从来没有L存在的位置。因为无论让L做出多少次选择,他也会一直选择站在Kira的对面。
  L挡在月的理想之前。
  月从不怀疑,自己会再一次干掉那个挡路的家伙。
  ***
  假期中夜神月快速地回忆里上一辈子计划出了纰漏的地方。这一次他可以从一开始就解决掉麻烦的侦探——不,夜神月否决了这个计划,L的地位和资源太诱人,夜神月想着还是应该想办法计划与L 的对决,从而再次夺走他的资源。
  ‘上一次我能赢,这一次也是。’
  夜神月因为自己曾经想过放弃对决的想法而有些愤怒。自己是新世界的神,怎么可能怯懦于对抗?
  月也时常思考此时人生重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DN的使用者上不了天堂也下不了地狱,所以就会变成这样么?’
  重生这种不科学的事情,也许只有不科学的DN才能解释。可是,一向理性的月却直觉DN并不是现在这种奇怪的重生发生的原因。
  月并没有花更多的时间去研究捡到笔记的计划,或是思考人生为何可以复盘。
  因为他在开学的第一天,发现自己的英文老师是个嗜甜如命,坐姿不正,有着隆重黑眼圈的怪咖。
  坐在临近座位的北村熏侧过头问月,“月君,你觉不觉得这个龙崎老师…有些怪?”
  怎么是有些怪呢。明明无论是坐姿,打扮,习惯,都是相当地怪异啊。
  月注意到,L选择了和上一辈子一样的化名。
  北村熏是夜神总一郎的同事家的孩子,和优秀的夜神月相比,他实在是太平常了。夜神月仔细回忆才想起来他的确是自己高一的同学,初中的时候还很有交集,只是之后他转学了。
  “那边两个同学——”
  教室前的黑发白衣,蹲坐在椅子上的有些怪异的外文老师翻动着名册,“北村君和夜神君吧,”
  他拖长了声音,像是仔细辨认后才念了出来,“不要在上课的时候咬耳朵哦~”
  他抬起头直直地向月的方向望了过来,虽然他看上去是在望着自己刚刚批评的两个男孩,但是以夜神月对L 的了解,他只是在直直地盯住自己。
  L出现在这里,只有一种可能——他的人生也重置了。
  ‘为什么不直接抓住我?L?’
  这是月的第一个想法。上一世,在L闭眼前,他应该已经明白,动手的便是月了。
  但是,随后月便想起,此时笔记没有现世,自己也没有写过任何名字,还是那个夜神局长家里的优秀的长子。
  月是完全清白的。
  但是,即使月完全清白,L也未必不会有任何动作?
  那么…
  ‘在夜神月之前获得Death笔记,或者直接在最初就抓住夜神月使用Death笔记的的瞬间,带着绝对的证据逮捕夜神月。’
  这个猜想也符合月对L的了解。
  但是,倘若L决定这样做,亲身出现是没有必要的。那么,L特别出现…
  ‘是为了试探我是否拥有重生后的记忆么?’
  这是月所想到的唯一的可能。
  月很快便想到了,倘若L重生的时间点与自己相同,那么他应该在自己的暑假开始之前便已经彻底开始调查夜神月。
  而自重生以来,月除了一直会疼痛的左手偶尔会让他产生无法忍受的感觉外,一直都努力按照记忆中的,年少时期的样子生活。
  月从一开始便做好了以防其余接触过笔记的人也拥有上一世的记忆的可能。
  拥有过笔记所有权,并交换过眼睛的父亲夜神总一郎并没有记忆。
  接触过笔记的妹妹夜神妆裕也没有记忆。
  就连月特别设计遇上的魅上照也完全没有关于笔记的记忆。
  月虽然依旧没有暴露自己与年少时候的不同,但是,原本的确已经安下心来的。
  但是,此时,L,竟然出现在了夜神月的面前。
  夜神月毫不怀疑L 的出现,就是为了试探自己到底有没有重生的记忆。有记忆,很好,L会紧紧盯着自己,从开始便全盘监控。若是夜神月没有记忆…L还是会彻底监控夜神月,并利用夜神月找到上一世他手上的那本笔记。
  在教室里看到L的第一时间,月感到的是惊愕与狂喜。
  而这很快便被浓浓地战意所取代了。
  这一次, L的资源与地位让他从一开始便处于了绝对上风,而夜神月此时只是一名比普通高中生优秀的高中生,他手上没有笔记,也没有死神跟随,愿意为他交换眼睛的追随者也一个也没有。
  夜神月在见到L的那瞬间便意识到自己几乎处于了无法获胜的绝境。
  想要抓住那也许可能存在的一丝胜算,夜神月便绝对不能让L发现自己也有对方的记忆。幸好,至今为止,夜神月所作的事情和上一次是一样的,并没有产生任何破绽。
  不会让你看出来的。这样想着的月,像正常被老师批评的男孩子一样,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
作者有话要说:  求作收QAQ
 
  ☆、试探
 
  外文老师介绍自己的名字叫做龙崎旱树。
  这个时候真正的流河旱树似乎还没有声名鹊起,至少在月的记忆里,妆裕是在中二的时候才疯狂迷恋上这位少年偶像的。
  特别起了这样的名字,是一种试探么?
  月心中嗤笑,既然已经直接出现,那么名字的伪装便是毫无意义的,L真是偏爱‘龙崎’这个姓。
  紧接着,外文老师龙崎旋转椅子,以双脚踩在椅子面上,让椅子依靠一只脚斜着保持平衡的姿势,在黑板上写上了一个花体的L。
  然后,他便又利用那保持着微妙平衡的椅子转回正面,直直地盯住了月。
  ‘他想做什么?从来没见过L,不知道L的存在的我应该如何表现?’
  ‘不,夜神月作为夜神总一郎的儿子,自幼向往着成为警察,不可能对这位传奇侦探完全不了解。’
  ‘不对,即使夜神月知道L的存在,随便看到一个字母便联想到L是不是太过刻意?’
  月的心中飞快地想到各种可能,面容上却依旧一副乖乖的样子。夜神月向来擅长掩饰自己的心思,上一辈子L看不出来,这一次也是。
  ‘夜神君——’
  月心中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L是在叫自己的名字。同样的声线却并不是如过去一般叫着月君,反而让月有一些不熟悉。
  “在。”月在被龙崎点到名字的时候便像最乖巧的优等生一样应声站起。
  “来帮老师抄一下黑板?”龙崎用平稳无起伏的声音问道。
  “是。”一边这样答着,月走上台前,接过黑色的水笔与教案。(月有点吃惊L真的准备了教案)
  大大的熟悉的花体L后面,缀着esson 1,那L原来是‘Lesson 1’的一部分。
  “夜神君怎么动作这么慢,是老师的教案...写的不清楚么?”
  “呃,只是觉得除了首字母是花体,其他的都是普通的字体有点奇怪。”夜神月认真的回答。
  ‘这个问题没有什么意义。不认识L,没有Death笔记记忆的月一定会注意到的细节,如果不提到一定会显得很突兀。’
  “啊,是老师打错输入法了。不过夜神君看起来,不像是会直接指出老师错误的地方的学生呢。”龙崎老师这样说着,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月。
  月从那双看似黑色的眼睛中看出了一丝丝灰色。
  L的瞳孔是深灰色的,虽然深灰色和黑色已经几乎一样了,但是亚裔的黑眼睛更类似于深棕。过去月失忆的时候,曾经注意到过这点。取回记忆后,那关于瞳色的印象反而更加深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