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傲慢与偏见]达西先生和他的朋友们 作者:鸦姿

字体:[ ]

 
《[傲慢与偏见]达西先生和他的朋友们》作者:鸦姿
 
文案:
 
桑顿先生从北方而来,第一次遇到了傲慢的达西先生。
一个《傲慢与偏见》的世界里混入了《南方与北方》人物的小故事。
 
 
内容标签:原著向 英美剧 西方名著
 
搜索关键字:主角:达西,桑顿 ┃ 配角:彬格莱,伊丽莎白 ┃ 其它:
 
==================
 
  ☆、贝内特太太的烦心事
 
  说到贝内特太太的爱好,莫过于访亲拜友和打听新闻,即使是在两百多年后,这类打发时间的法子仍为相当多女性所钟爱。而她最爱听的新闻,则莫过于隔壁搬来了一位有钱的单身汉。
  无论在哪里,有钱的单身汉总是最稀缺的。
  贝内特家的五个女儿,出落得各有姿色,却不幸因为不是男孩子,而不能继承她们父亲的财产,这让出嫁这种在寻常人家的大事,在贝内特家显得更加重要了起来。
  最近的一桩美事,是隔壁内瑟菲尔德庄园真的搬来了一个快活的年轻人。
  ——还带着每年五千英镑收入的财产。
  整个朗伯恩都轰动了,舞会像是要提前透支似的一场场举办起来,如果有想要了解附近镇子有哪些年轻貌美的姑娘,在这些舞会上搜寻保管不会失望。
  唯一让贝内特太太不高兴的就是这位彬格莱先生带来了一位非常不讨人喜欢的朋友。尽管这位朋友高大英俊,甚至还有每年一万镑的收入,还是没办法让当地人对他的傲慢态度产生半点好感。
  当然,达西先生看来也并不十分需要这份好感。他只和彬格莱先生的妹妹们跳舞,也不和这家人以外的人说话,贝内特太太对此不忿地对她丈夫说:“即使国王陛下亲临,也不会比他派头更大了。”
  贝内特先生埋首在一本书里,头也不抬地说:“我敢和您打赌,国王要比他神气得多,不信我们可以找卢卡斯爵士来做个公正。”
  他的好太太肯定不会在这种事上和他争执,她的注意力很快被她活泼可爱的小女儿吸引走了。
  然而世上的烦心事总是接踵而至,这天贝内特先生在餐桌上宣布,他的一位表侄要来家里做客,而这位表侄,就是在他死后能够随意处置他的财产和决定将来是否要撵走她们母女的继承人。
  贝内特太太像个火药桶被一下子点着了,这是她最不能接受的话题之一,因为她死活想不通为什么他们的财产不能留给自己的女儿,而要交给一个外人处置,并且坚决不接受她的大女儿和二女儿对她关于限定继承法的科普。
  “尊敬的先生,我将于十月十四日到往伦敦商议私人事宜,预计十月十日途径朗伯恩,如方便可否一晤。约翰桑顿。这封信写得真是简短,”贝内特先生扬着手里的纸张,“我这位素未谋面的表侄看起来挺果断,这让我想起另外一个远亲,听说他的性格倒是大大不同。”
  他的夫人对着两个远亲的性格一点兴趣也没有,她没好气地说:“我倒没看出来他有什么果断性格,也不想欢迎一个想必不怎么礼貌的客人。”
  只是她的反感并不能阻止访客的日程,约定的日期很快来临了。
  那天傍晚天气阴沉得厉害,从北方远道而来的马车上下来一个年轻人,敲响了贝内特家的门。                        
作者有话要说:  我还是没控制住自己开了坑……
达西先生就参照原著和BBC版科林叔的角色。
桑顿先生参照BBC版南方与北方RA的角色,并在此安利一下这个剧,因为这一部让RA一跃成为我心目中的男神,以至于不顾一切拉郎了。
达西先生也是我非常非常喜欢的角色,希望可以在此贡献一个好故事。
 
  ☆、远方来客
 
  姑娘们先是从楼上窗户后面像当初观察彬格莱先生那样审视了她们的表兄,发现他个头高挑,黑头发,走路飞快。这是她们了解的全部,毕竟从那块小方格里俯视能看到的也只有他的头顶了。
  不过很快他们就正面相遇了,贝内特先生向桑顿先生介绍了他的妻子和女儿们,双方都相互行了礼。
  二女儿伊丽莎白和她的姐姐简不为人察觉的交换了一个眼神,相互从对方眼中看到她们对这位表兄的初步印象都还不赖。
  约翰桑顿先生大约二十四五,脸很英俊,只是有些阴郁。然而即使那双眼睛看起来挺严厉,嘴唇太薄,鼻子又实在太挺了些,但他的举止倒没有多少欠缺,考虑到他来自北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这已经是相当不错的表现了。
  吃饭的时候贝内特太太终于忍不住问了他的家庭状况。
  桑顿先生坦白地说他在经营一家纺织工厂,他和他的母亲妹妹住在一起,这次来伦敦是为了和一个老客户谈一笔新订单的细节。
  “哦商人……”三女儿玛丽咕哝了一句,被简拽了一把。
  尽管贝内特家母亲那一方有亲戚从事商业,但在一个在乡里颇有名望的绅士家中,这一行业到底是不太体面的。桑顿先生看起来像是没有发现她们的小动作,只是在接下来的饭桌上他对这家人的问话回答得更简练起来。
  贝内特先生没说什么,他是个懒散的人,平时的小爱好便是看周围愚蠢的人闹笑话,再用她们不理解的措辞来讽刺点评,他的妻子和其中几个女儿在这方面倒相当能满足他。现在这位桑顿先生看起来既不好笑也不愚蠢,使得贝内特先生只好用最无趣的正经态度来对待他。
  伊丽莎白倒是对他的工作颇为好奇,她问他在工厂里是否真的会到处飞舞棉絮。
  桑顿先生回答说:“你了解的并不错,棉絮四处飘散,像雪花一样。”
  简向往地说:“听起来很美。”
  “事实上这对身体是相当有害的,棉絮被吸进身体,会损害人的肺脏,所以我们已经准备使用新的机器来处理它们了。”
  “可见美丽的东西也容易带来伤害。”伊丽莎白微笑着说。
  并不知晓这位漂亮姑娘爱打趣天性的桑顿先生不确定她说话的用意,所以沉默了。
  贝内特夫人趁着这空当开始询问他每年的收入,刚刚还在说笑的伊丽莎白和简都尴尬起来,贝内特先生毫不客气地对他太太说:“我能肯定桑顿先生以后每年的收入绝不会低于两千镑,考虑到他是我继承人的前提下。”
  贝内特夫人被这句话刺激得不轻,她很快就表示自己“神经疼”需要休息,简陪着他上楼去了。伊丽莎白虽然很想再询问一番工厂劳作的新闻,在今天这样的气氛中也不太合适。
  这时候家里的小女儿莉迪亚突然开心地说:“明天的舞会,桑顿先生一定会来的,是吧?内瑟菲尔德庄园的舞会可是最近顶顶好的了,第一场舞可不可以和我跳?”
  桑顿先生楞了一下,他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同意了,莉迪亚开心地大笑起来。
  伊丽莎白看着小妹妹直勾勾的眼神,突然对明天的舞会产生了一丝担心。
 
  ☆、内瑟菲尔德庄园的舞会
 
  第二天的舞会果然,成了一场灾难。
  伊丽莎白设想了很多种她家小妹妹的丢脸举动,却没想到这种,桑顿先生居然跳舞跳得这样蹩脚。
  他在一场舞中撞到了旁边的人三次,跳错了节奏四次,踩到莉迪亚一次,之所以踩到的次数这么少,是因为他踩到她的第一次,小姑娘就尖叫着跑开了。
  不得不说,桑顿先生以此一役在朗伯恩和麦里屯出了名,代价是被列入了莉迪亚的黑名单。
  在这场舞会上,为了友人的面子而不得不屈尊参加的达西先生全程围观了整个经过,旁边一直留意他神情的卡罗琳发现他的嘴角翘了起来。
  “噢,又是贝内特家的,他们总是会贡献这种令人惊喜的笑料。”卡罗琳,彬格莱小姐说。
  “是很有趣。”
  达西先生看到伊丽莎白走过去为他解了围,她和他跳完了剩下的半支舞,并指导他的舞步来配合曲子。
  他学得很快,事实上他的舞步即使在和莉迪亚那半场的时候就已经有改进,有了伊丽莎白的帮忙,他很快掌握了其中的诀窍。
  跳完这漫长的一支舞,桑顿先生向伊丽莎白道谢。他们很自然地交谈起来,昨天被中断的谈话又顺畅地继续了下去。
  短短的功夫,达西先生已经知晓了这位桑顿先生的各种信息,感谢他身边的彬格莱小姐,她似乎对看贝内特一家出丑有特别的兴趣。
  “我实在想不到,她们除了有个做商人的舅父,居然还有个做商人的表兄,而且,”彬格莱小姐神神秘秘地用扇子掩着嘴说,“他还是贝内特先生的继承人。上帝保佑这不幸的一家吧。”
  达西先生好心地没提醒彬格莱小姐他们是怎么发家的。
  他自己都没注意到他对着那个陌生年轻人看了多久,对方那强装出来的泰然自若——显然骗过了在场的绝大多数人——和暗中的戒备在伊丽莎白面前迅速地褪去了,没错,谁会能够抵挡那姑娘迷人的眼神和笑容呢?
  伊丽莎白正问到桑顿先生的竞争对手们,就看到达西先生远远地走过来,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在先前的舞会中对她毫不留情的评价给她留下了相当不好的印象。
  两位男士相互点了下头,伊丽莎白为他们作了介绍。
  达西先生问起对方到此的原因,桑顿先生把以前讲过的理由又说了一遍,达西先生又问了他要拜访的客户可否方便透露,得到的回答是伦敦的帕伦丁先生。
  “我曾经有幸与这位先生见过一面,他是个诚实的人,只是有些保守。”达西先生一边说话,一边把他的交谈对象带离了那位小姐身边。
  桑顿先生向伊丽莎白点了点头,从她的表情中得出了并不介意的结论,便放心和这位板着脸又硬逼着自己前来客套的先生去了客厅的另一边。
  “帕伦丁先生确实非常谨慎。”他说。
  “您预计在伦敦呆多久?”
  “三天。”
  达西先生想了想:“恐怕您的行程会要推迟了。”
  桑顿先生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您是说时间不够帕伦丁先生下定决心吗?”
  “这只是我从他的传闻中推论出来的结果,也许您能够让他克服自己谨慎的行事原则。”
  桑顿先生觉得自己并没有这种创造奇迹的本事,继而想到马尔巴勒工厂的一堆待办事项,他刚刚接手这个工厂不久,决不能在此时出什么岔子。
  他的眉头皱了起来,达西先生站在旁边贴心地没做打扰。
  第二场舞结束的时候,和自己心爱的姑娘连跳了两场之后心满意足的彬格莱先生加入这对沉默的伙伴中。
  “我真想不通,面对这么多舞伴,你们两个还能狠心浪费自己的资源。”
  确实,在舞会上难免有姑娘被冷落,而两个外形如此出色的男士却一点想跳舞的意愿都没有,可真有点说不过去。
  桑顿先生说:“恐怕你刚刚没有看到我跳舞出丑的样子。”
  彬格莱笑起来:“真抱歉事实上我看到了,简让我不要笑话你,其实你后面跳得很不错,我敢打赌,你下一次会跳得和我一样好了。”
  原本沉浸在烦恼中的人被成功逗笑了,达西先生一直很佩服自己朋友的这桩本事,他自己倒像是天生让人避而远之似的。
  但是这位远道而来的青年笑起来真的挺好看。他勾起一边的嘴角,露出雪白的牙齿,连那看起来能灼伤人的绿眼睛都变得温和起来,像是从一只紧绷着神经警惕周围的羚羊突然变成了毫不设防的驯鹿。
  “你是北方人?”彬格莱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