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探花现代]总救世 作者:罗桑浅夏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地狱归来的极恶之鬼和探花郎携手,在一个个灵异故事间当救世主的故事~
全文估计傻白甜~~
咳咳~后面故事可能木有那么灵异~~乱炖乱炖,看作者君脑洞~
李寻欢曾经做过探花,做过“大侠”,现在他是只鬼...
楼易好不容易摆脱了恶鬼的身份回到人间,却自愿不自愿地拐回了这只叫李寻欢的老鬼....然后,本该平静的日子精彩了~~
 
扫雷提示:
男主原创,属性为攻...重生归来,三观一度丧失,万幸后来被拯救回来了....好吧,男猪君本来丧心病狂回来报复社会.....
但...本文论述:本该黑化的我爱上一个圣父肿么破?
 
内容标签:武侠 恐怖 前世今生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楼易,李寻欢 ┃ 配角: ┃ 其它:一个个鬼故事。。。保证不恐怖吧??
==================
 
  ☆、第1章
 
  第一章
  吱——吱吱——
  老旧的雕花木楼发出嘶哑的鸣叫,就像行将就木的老太婆发出的喘息。楼梯摇摇欲坠,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木头陈腐后,潮湿冷腻的味道。
  周围的黑暗粘稠到实质,让人呼吸困难。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在狭小的空间里分外清晰,几乎就像脱水的鱼,满是垂死挣扎的意味。他的掌心布满冷汗,几乎快从粗糙的红木扶手上滑下。
  他徒劳的瞪大眼,神经质般的,每隔几秒都会换一个方向提防。
  寒意从骨缝里蹿出又钻入,他牙关控制不住的颤抖,发出咯咯咯的响声,安静到死寂的环境里更是添了几分阴森。
  突然,他呼吸停住。就像有人拿着一团厚厚的水藻堵住了他的胃,他的肺,他的喉咙,他的鼻腔.........
  他肩膀上赫然出现了一只阴白的手。
  森冷的感觉窜上头顶,他几乎不受控制的转过头去,一个红衣女子正咧着嘴冲他笑。他不知道为何这般黑暗的环境下他还能看的这样清楚,他看见她雪白的脸色,艳红的唇,还有一头长到诡异的黑发,她笑的那么甜,甜的几乎下一秒就会从她的笑容里溢出血红的蜜。
  他脑袋一嗡,下意识朝门口冲去。
  他拉开一扇深红的木门,砰一声锁上,他紧贴着墙壁,沙哑到破碎的喘息才在房间里响起..............
  但马上,他的眼珠子瞠圆,他面前不足两米的地方又出现女人的身影,几乎像她在这等了他许久似的。与刚刚稍不相同的是女人额上多了一条红色的细线,红线慢慢延长,顺着女人脸上的轮廓画了一个完整的圈.......莫名的,他知道自己接下去会看到什么,只是他绝不想看........
  女人还在笑,笑容阴冷了许多,她眼里多了怨毒,死死瞪着男人,然后从她颌下开始,她雪白的面皮慢慢卷起,露出下面鲜红的血肉,这景象清晰地几乎就印在视网膜上,他看见那淅淅沥沥淌着的血,还有每一丝还在震颤的肌肉........
  男人嘶吼一声,冷汗已经浸透身体每一个角落,他撞开门冲着庭院的大门狂奔而去。
  离开!离开!他满脑子只有这两个字,可明明不足十米的大门他却怎么也够不着,他的肺部已经缺氧发痛,喉咙里涌起丝丝血腥气,可他不敢停,尽管这样努力奔跑也没起到什么效果。
  “嘻嘻嘻...”女人阴柔森冷的笑声响起,竟是像在耳边细语一样............男人耳根一凉,接着他整个人都凉了下来..............
  他眼睛死死瞪着门口,女人已经没有面目的脸慢慢转到他面前,他耳朵在轰鸣,隐隐的只听见自己胸腔里几乎破体而出的心脏,砸在心房上发出闷闷的隆响。
  他眼里一点一点染上绝望..........
  可突然,他眼前闪过一道微弱的金光,然后女人猩红的身影便消失了。
  背后传来一阵温暖轻柔的推力,男人怔然,就像一个人在冰天雪地里走了很久,突然进到暖和柔软的被窝里一样,感受到一种比阳光更甚的温柔,几乎让他热泪盈眶。
  他想转回头,看看着温暖的来源是什么,只是还没来得及,耳畔便传来一声低沉温柔的叹息:
  走吧.........
  他回过神时,他已经站在门外。
  他拖着还在发软的腿站起来,看了看身后阴森森的老宅,门黑洞洞的透不出一丝光芒,几乎可以吞噬一切。
  事实上它也确实吞噬了很多,他们来这十七个人,现在出来的就两个。还有一个他出来后才发现的,一个站在他身边的大学生,正和他一样,惨白着一张脸,满布惊恐的眼睛正看着这幢宅子,看样子应该也是和他一样被那股不知名的力量推出来的。
  他白着脸对他努力勾起一抹安抚的笑...........
  ——————
  “唔.......”
  韩骏青用力睁开不停颤抖的眼睑,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吐出,他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打量周围,眼里惊魂未定。
  他回家了,距离从那幢宅子出来已经过了十天,十天里他几乎每个晚上都会重复梦到那时候的场景。
  十天前,他因为一些缘故来这附近调查些东西。那座宅子一直都有很不好的名气,不知多少年了,没有人敢动它,或者说,碰过它的人都死了..........久而久之,就算那的地价再便宜,也没有开发商敢触这霉头。
  韩骏青当时是有点犹豫的,他是个律师,虽然因为委托人的请求,但也没必要这么拼命,尽管对于这些神神怪怪的东西他是一点不信的。
  他本来要走,没想到却碰见一群来探险的大学生要到宅子里去,他对他们的不知死活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
  他隐隐有些不安,但规劝无果,索性决定和他们一道。他的当事人就是在这一片失踪的,如果他人再不出现,那官司就不用打了,他脑子里浮现他母亲憔悴哀求的脸,无声叹了口气。
  这个地方是方圆十里唯一可以藏人的地方,也是他一直没有寻找的地方,只是他今天只有一个人,本来想改天多找些人一起,可择日不如撞日,有些事还是越早越好..........
  这里确实给人一股很不祥的感觉。
  房子已经很古老了,但架构还很完整,如果不是有这样的凶名,想必这里会成为著名的景点。庭院虽然已经荒凉,杂草满布,水塘也早就枯竭,但还是隐隐看得出曾经布局的精细幽雅,屋子全是坚实的红木造的,镂花漆墙,蒙灰的青璃瓦,装饰古朴典雅,隐约可见它古时候慑人的风采。
  但再怎样的风采现在都已经死了,偌大的地方,死寂的连虫鸣都欠乏。
  虽然样子荒凉了些,但进来这么久也没发生什么怪事。韩骏青隐隐松了口气,加快寻找的步伐,不过如果一个人住在这种地方,想想都觉得渗人.........他当事人并不是很胆大的人,或许没有来这吧.........
  这帮学生本来还在商量着要不要在找人来开发整理这里,毕竟除了不是很靠谱的传言,这里一直没发生什么事情,他们已经里里外外把这个地方逛遍了,虽然路上确实时不时有什么东西跌落,但看着更像风吹的或是因为家具老化而导致的,实在没什么可警醒。
  宅子里就他们这些人,找一个人其实并不困难,除非这人刻意躲起来。天色渐晚,韩骏青找了一圈也没发现要找的人,不由有些失望,他们决定先出去,只是这下才发现情况不好.......
  一个瘦弱的男生惊惶道:
  “出...出不去了.....”他们找不到进来时候的大门了。霎时,众人间的空气沉闷起来,大家面面厮觑,看见彼此眼里的惊疑,似乎现在才想起来,关于这间宅子的诡异。
  接下去的事情是一场噩梦。
  当天晚上,他们闯进一间奇怪的密室,在那发现他当事人的尸体。尸身青白,部分已经腐烂,可以清晰的看见白色肥胖的蛆虫从发臭的血肉间钻出,此外周围还有一堆散落的尸块。
  他们间就是胆子最大的男生也被吓得面色惨白,其余人更是呕吐不止。但这却只是开始.......
  他们死了十几人,死状千奇百怪。他本来绝无逃生的可能,如果不是最后那道莫名出现的金光..............那道光真的存在吗?还是其实只是他的幻觉,或许他根本没有逃出来,他活着这个事情不过是他以为,毕竟那样阴森的地方怎么可能有这样不和谐的温度...........韩骏青有些恍惚的想着。
  他想追究原因,到底是不是神明显灵,但又没有勇气再回那个地方一次。他无奈吐出口气,自嘲了下自己的胆小.......
  他没办法,但总可以找有办法的人。
  那场官司无疑是败诉了,或许也说不上败诉,因为根本没有开庭,所以也怪不了他,可面对当事人母亲伤心欲绝的神情,他怎么也无法开口说出他儿子的下落。
  烦心的事情总是很多,既然理不清,他索性将精力投入其他方面。
  他查了很多灵异志怪,也走访了很多据闻很灵的“大仙”,却没多少人给他靠谱的感觉,除了一个人,只是这人一听到他说郊外那间古宅,就面色剧变,二话没说便把他赶了出来。他一方面觉得有戏,一方面又不免沮丧。
  这事虽还在继续,但工作还是不能耽搁。
  这几天他接了一个案子,他的当事人被控谋杀,可他和他的父母坚持他不是凶犯,行凶的家伙不是人类。如果是以前他绝不会理会这样的案子,只是拿着资料看了以后,他联想起在那鬼宅子里发生的一切,他决定接下这份活。
  他们一家是如何感激涕零这不提,因为之前根本没有律师愿意碰他们的案子。
  韩骏青顶着日头来到警局,他喜欢猛烈的阳光带来近乎灼伤的温度,尤其是在从那地方回来以后。
  他穿着笔挺的西装,手上是一个简约的黑色牛皮公文包,面容清冷坚毅,熟门熟路推开警局的大门,他向法院申请保释已经成功,他来保释他的当事人。
  没想到一进门就碰见熟人了。这熟人不是警局的人,而是前几日把他轰出门的原“大仙”。
  姓原的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据说很有本事,想来应该是他的父母为他请来“驱鬼”的。韩骏青一挑眉,在一边办完保释手续,他上前找他搭话,他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
  原大仙看到他就头疼,但韩骏青发现他的眼神总是不自觉扫向房间里一个角落,他不觉也看过去。
  那里坐着一个微微垂头的青年,修长的双腿优雅的叠起,指头漫不经心敲打着木制的扶手,他穿着一身银灰色的衬衫,腕间还带着一只闪着冷光的手表,韩骏青认不出是什么牌子,但看着价值不菲。
  像是感觉到有人在看他,青年抬起头。
  韩骏青登的一愣,青年长相很俊美,可他却不由蹙眉,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这人透着一丝不祥的妖异,尤其是那一双眼睛,黑的透不出一点光亮,就像地底的暗河,看着平静,却似乎可以吞没一切。
  韩骏青一悚,下意识偏开眼睛。那人眼底飞过一丝冷嘲,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然后偏头看一位警官,冰冷磁性的声音响起:
  “警官,如果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他对面一个穿着制服的男人满脸压抑的阴沉,明明眼前这人就是凶手,但他们却找不到一点证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楼易,你等着,总会有你哭的一天。”男人咬牙切齿道。
  楼易嗤笑出来,五根修长精雅的手指嗒嗒嗒在木椅上轻敲而过,他声音里含着冰冷的讥笑:
  “什么时候警方办事,都可以不讲证据了,小心我告你诽谤。”
  那人噎住,脸色更难看了些。
  楼易说完,站起身,掸了掸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讥诮的看了眼那名姓常的警官,转身走了。
  他这样的态度,让那名常警官像是被人一拳打在脸上,青青白白好不精彩。
  韩骏青隐隐皱了下眉,暗暗打量这个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冰冷的金属质感的男人,他尽管笑着,却没有几分感情,刚才的眼神竟像精钢的刀锋,圆滑却尽显锋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