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琅琊榜]祝你长命百岁 作者:救命被麻麻发现啦

字体:[ ]

 
书名:祝你长命百岁 
 
作者:救命被麻麻发现啦 
 
文案 
  大概就是一个梅长苏和蔺晨HE的故事吧。
 
  脑洞大请慎入。
 
  发现不科学不合逻辑请不用告诉我,因为我也知道。
 
  这篇文是以蔺少阁主的视角来写的,看文就知道,主要是想苏一苏蔺阁主。
 
  有二设,不保证不虐,只保证HE。
 
  如果这一切都可以的话,那就来看看吧?
内容标签:历史剧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蔺晨,梅长苏 ┃ 配角: ┃ 其它:
 
 
==================
 
 
  蔺晨年少时和自己发过誓,这辈子,绝不会像父亲那样,守着个儿子,守着琅琊阁,守着回忆过一辈子。
  何苦呢?何必呢?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人生在世一百年,为什么要和自己过不去?
  蔺晨很小的时候就被师父带着游历,又是学医的,看过太多悲欢离合生离死别。他又天生心思通透,一颗琉璃心半点尘埃不染,像他这样的人,本是最可以快快活活一辈子的。
  ——如果在他十八岁那年,蔺老阁主没有带着那位故人之子回来的话。
  **********************
  蔺晨喜欢美人。
  他从来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当然,这本来也没有什么不对。
  人总是会对美丽的东西流连,也总是会对漂亮的人心软。美,本来就是一种资本。
  所以蔺晨有时候会想,要是当初没有央求蔺老阁主按着自己的喜好捏出梅长苏那张脸,是不是很多事情就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了?
  然而想了想,他又总会失笑地摇头:那又有什么用?他爱上梅长苏,又不是因为他的脸。
  ************************
  这话由颜控的蔺少阁主来说似乎没人会信,然而那却是事实。
  因为蔺少阁主第一次注意到梅长苏,他还是一只浑身白毛的绷带粽子,别说什么清俊姿容清雅风骨了,连个人样都没有呢。
  *************************
  琅琊山的夜色很美,蔺晨从房里出来,在月色下长长地伸了个懒腰,无声哀叹自己的不幸。
  游玩了大半年,好容易回一次琅琊山,就被父亲抓了壮丁,没日没夜地熬了快半个月的药,真是流年不利。
  隔壁的院子里传来一声响动,声音虽然轻,在寂静的夜里仍显得清晰,蔺晨动了动耳朵,忍不住看了过去。
  那里好像是父亲捡回来的病人住的地方吧?
  *************************
  轻轻落到院子里,蔺晨刚一抬头,就和坐起身的人对上了眼。蔺少阁主一点都没有被抓包的尴尬,笑眯眯地冲他挥了挥手:“你也睡不着啊?”
  被绷带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人也不回话,只轻轻一点头。
  蔺少阁主立刻自来熟地坐过去搭上他的肩:“你好啊,我叫蔺晨,是把你捡回来的那个老头的儿子。”
  没有回音。
  蔺少阁主也不在意,自说自话的很开心。随便开了个头,就把琅琊山上上下下交代了一遍,那样子只差没把家底掏出来给人看。也幸亏他天生讨喜,长得清俊又态度真挚,要不然真让人以为他是专门来炫耀的。
  但梅长苏知道他不是。无论是因为他的絮叨远去的梦魇和寂冷,还是因为他的内力好受起来的身子,都说明了这一点。
  所以在少年起身准备离去的时候,他张了张嘴:“我叫……”
  林殊吗?可是林殊早就死了,他再不能向任何人提起这个名字,林殊和那七万赤焰军一起,死在了梅岭。
  但如果他不是林殊,那他又是谁呢?
  蔺晨转过身来,少年人乌墨色的瞳孔倒映着月光,显得无比清亮。仿佛是心有灵犀,他微笑起来:“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你若不介意,我给你起个名字吧?”
  “你来自梅岭,不如就叫梅长苏吧?”蔺晨注视着对方的眼睛,仿佛看到了他未来注定走上地那条荆棘之路。
  少年诚心诚意地说:“我祝你长命百岁。”
  他不祝他手刃仇人,沉冤昭雪;也不祝他复兴家族,心想事成。
  因为蔺晨知道,这些他都会做到——毕竟他有那样一双眼睛,从血海地狱挣扎归来,历尽千辛不改其衷。
  蔺晨只祝他长命百岁。
  *****************************
  蔺晨喜欢笑,他不但自己每天都开开心心地,也最喜欢逗人笑。
  不管美丑,笑起来总是比哭好看的。
  然而看到梅长苏的时候,他却宁愿他哭。
  火寒之毒,需削皮挫骨碎骨拔毒,没有经历过的人根本想不到那有多痛,然而梅长苏即使痛苦嘶嚎,也从不流泪,宁可惨笑也不恸哭。
  蔺晨无计可施。他第一次遗憾自己学艺不精。
  和师父学医十年,他治过许多病人,也自认能做到“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但这是他第一次理解什么叫“医者父母心”。
  每天要熬个五六次药,晚上还要熬夜翻医术,蔺少阁主在忙碌间隙想了想,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欠了梅长苏一大笔钱。
  而十几年后的蔺少阁主再回想起来,就觉得自己年少时简直天真。
  开什么玩笑!欠钱怎么够!做牛做马提心吊胆了十几年,自己上辈子绝对是欠他一条命吧!
  ************************
  等梅长苏火毒拔的差不多了,冬天也来了。
  第一个冬天再凶险不过,蔺晨和蔺老阁主哪怕做了万全的准备,也只能拼一拼天命。
  看老天爷,肯不肯留人。
  梅长苏的寝室火盆烧的旺旺的,人在里面呆一刻就忍不住冒汗。蔺老阁主和蔺晨轮流守在榻边,十二个时辰离不得人,输的内力更是一刻也不敢断。
  饶是这样,梅长苏还是气息奄奄,气若游丝。蔺晨端了药来,却怎么也喂不下去,别说药了,喂水都咽不下。
  蔺家父子围在他身边默然无语,对视之时都能看到对方眼里的血丝。
  还是蔺老阁主先回过神,无限黯然地拍了拍儿子的肩,声音里满是怅然:“很多事情,我们只能这样……尽人事,听天命。”
  蔺晨还趴在梅长苏榻边,拉着他的手腕给他渡内力,闻言抬头看他父亲:“他不会死的。”
  蔺老阁主被儿子语气里的笃定震了一下,就见儿子低下头,看着梅长苏还裹着绷带的脸:“现在死了,他不会甘心。”
  ************************
  梅长苏果然活了下来,虽然艰难,却是实实在在的从阎王爷手里挣回了一条命。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一个毛茸茸的脑袋趴在他手边,而他的手腕还被人抓在手里。
  蔺晨睡的浅,梅长苏一动他就醒了,下意识地拉着他的手先渡了点内力过去,然后才想起来和病人说话:“你醒啦?……醒了就好,醒了这劫就过去了。好险好险,我还真担心你醒不过来了呢。”
  “现在就死,我做鬼也不会甘心的。”梅长苏的声音异常嘶哑,蔺晨连忙把人半扶起来,喂了他几口水。然后蔺晨就看到他微微弯起了眼:“而且,你不是祝我长命百岁吗?”
  “这么早就死了,也太不给你面子了吧?”
  蔺晨愣愣的看着他,忽然一抬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完了完了,虽然没了白毛,但还是个粽子怪人啊?自己这么会觉得他好看呢……
  ************************
  等梅长苏拆了绷带,蔺晨一下子就把自己的疑问抛到了九霄云外,很是沾沾自喜的想着:美人嘛,不管什么时候都是美人,自己果然是慧眼识美人啊……
  说实话那时候梅长苏虽然脸已经长好了,可瘦骨嶙峋不说,脸上唇上一丝血色也无,苍白的三分像人七分像鬼,只怕再宽容的人,也无法违心地赞一句英俊清雅。
  但蔺少阁主就是觉得好看,哪哪儿都好看。
  这固然是因为梅长苏的确符合他的审美,但要说没有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因素,你信吗?
  ****************
  自从梅长苏拆了绷带,蔺晨往他房里跑的更勤了。
  当然因为治病的原因,他本来和梅长苏呆在一块的时间就长,但现在除了煎药,蔺晨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呆在他身边,连晚上也干脆弄了个榻来睡在梅长苏房间里,一双眼睛直勾勾的往人身上瞧,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然而路人看不下去归看不下去,并没有置喙少阁主的权利,蔺老阁主到是问了一句,被蔺晨的理直气壮逼得哑口无言。
  “家里的人我都看习惯了,好容易有个新美人,当然要饱饱眼福。”蔺晨觉得自己的举动理所当然:“再说,长得好,就是让人看的嘛。”
  说真的,这十几年,蔺少阁主的厚颜无耻琅琊阁众人都已经习惯了,让大家疑惑的是,蔺晨的一系列举动,梅长苏都只是微微含笑的看着,半点抗议拒绝都没有。
  想看,就大大方方的让人看,自顾自的做自己的事,完全当旁边目光炯炯的少阁主不存在;想睡,也大大方方的开门相迎,出了走路绕过旁边的矮榻,其他时候完全视而不见。
  这这这简直就是默许了蔺少阁主的偷窥嘛!
  “什么叫偷窥!”蔺少阁主很是不满:“我明明就是观赏,观赏懂吗?”
  对这种明摆着不要脸的话,梅长苏笑而不语。
  **********************
  又一次半夜惊梦,梅长苏拥被半坐,听着不远处传来的呼吸声,思绪还沉浸在那片血色里。
  蔺晨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睁开眼,反手把人拉着躺下,半梦半醒的抱怨:“这大半夜的你又闹什么幺蛾子……快点睡吧……”
  梅长苏眨了眨眼,慢慢回过神来,才觉得自己重回人间。
  侧头一看,蔺晨早就闭上了眼睛,呼吸又均匀了起来,梅长苏在他浅浅的呼吸声中慢慢睡过去。
  **********************
  等梅长苏身子再好一点,他就闲不住了。奈何前些日子把蔺老阁主吓的太厉害,老人家下了死令让他躺在床上不许动。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梅长苏对着长辈无可奈何,只好拿一双波光潋滟的眼睛可怜兮兮的去看蔺少阁主。
  美人凝眸,杀伤力巨大。不过一日,蔺少阁主就扛不住了。
  蔺晨很能理解他,真的。屈指算算,梅长苏在床上也躺了将近一年了,平日里除了看看书,也没什么娱乐活动,会闲不住简直不要太正常好吗?
  但是理解归理解,遇上顽固的老爷子,蔺晨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
  于是蔺晨跑下琅琊山,给梅长苏带回来一个小病友。
  ***********************
  三四岁的小朋友,被蔺晨洗的干干净净的塞进梅长苏怀里,浑身还带着奶香味。
  梅长苏吃了一惊:“这是……?”
  “小飞流,我捡回来给你的病友,弟弟,儿子……随便什么。”蔺晨简单介绍了一下飞流的身世:“你不是闲得慌吗?他就给你带了。”
  梅长苏哭笑不得的瞪他一眼,把孩子往自己怀里搂了搂:“说什么胡话呢?这是个孩子,不是什么小猫小狗。你带回来的,当然要你负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