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穿之无尽 作者:不洗脸也帅

字体:[ ]

 
 
文案
 
就是一个冷清的攻的无尽轮回的故事。
 
综穿 影视 动漫
 
内容标签:三教九流 天之骄子 无限流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悟 ┃ 配角:众人 ┃ 其它:主攻
 
 
  ☆、匹诺曹一
 
  整块的巨大落地窗没有丝毫的切割痕迹,整个二十九层是他一个人的办公室。立在窗前,可以俯瞰半个韩国。
  林悟没什么欣赏风景的兴致。他如今的这个身体名字叫做奇载明,当林悟进入这个身体的时候这个身体刚满十七岁,却已经家破人亡。
  如今十三年过去,他还没有找到攻略目标,他的弟弟,奇河明。只是第一个任务而已,系统只是给了一个名字便消失不见。
  “载明哥。”门被扣扣敲了两声,来人便直接推门进来。
  来人穿着灰色的长款大衣,里面只穿了一件米色的粗线毛衣,染成金色的长发遮住了一半通红的耳朵,他咧嘴笑了笑,径直走到林悟会客的沙发上“载明哥,给我一杯热咖啡。”
  林悟也不在意,徐凡潮是他就职这家百货公司的社长的独子,年纪虽然不小,心性却有些不谙世事,是被过分保护的孩子,并不属于纨绔一列。
  接过林悟冲给他的咖啡,徐凡潮赶紧抿了一口,不过马上又放在了桌子上,脸色有些扭曲“载明哥,你怎么没有加糖!”
  “哦,我忘了。”
  徐凡潮一脸你就是故意的表情,自己跑到柜子旁边拿了两包袋装伴侣糖全给倒了进去,一边搅一边道“载明哥,我妈她现在竟然想让我接手公司。”
  凡潮百货是整个韩国最大的百货公司,徐凡潮作为朴罗莎社长唯一的儿子自然是责无旁贷,可是从小被娇生惯养的徐凡潮并不想在这个年纪接手公司,按照他的话说就是他还年轻还没玩够呢。
  “你已经不小了,是该考虑了。”
  “载明哥怎么也这么说,公司里不是有妈妈和你么,我......”
  林悟没有说话,他根本就不理解徐凡潮这个富家公子的想法,也就无从开口劝说。
  “哎。”徐凡潮叹了口气“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过我已经和妈妈说好了,在我接手公司之前,我要先去看看那个女孩,顶着她妈妈的名号看了她那么多短信,我想见见她,其实我对她还挺好奇的。”
  “嗯。”
  “那我走了。”徐凡潮喝光杯子里的咖啡,然后笑了一下。
  笑容有些意味不明,林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看错,那个笑容似乎藏有苦涩。
  再次见到徐凡潮的时候是在汉江警局的记者会客厅里。会客厅小而乱,一堆人杂七杂八地窝在一起,凌乱不堪,就连空气里的味道都有些变质。
  林悟条件反射皱了皱眉,他完全没有料到徐凡潮那个大少爷竟然可以为了一个女人在这种环境下生活,真的是一时的心血来潮么,如果事情超出了预料之外,朴社长可是会很头疼的啊。
  身边的郑秘书推了推眼镜,显然他也有些意外“副社长,少爷他马上就回来。”
  这个马上真的是马上。还没到三分钟林悟就看到徐凡潮冲他大步走过来,眼镜里满是喜意“载明哥!”
  林悟皱着眉看着他。
  徐凡潮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赶紧用手理了理头发,又伸出胳膊闻了闻,确定没有任何异味才道“载明哥,你怎么来了?”
  “吃饭了没有?”
  “还没有呢。”徐凡潮笑眯眯的。
  一想到徐凡潮那性子,林悟又补充了一句“有没有被欺负?”
  徐凡潮眼睛都瞪大了“载明哥,我又不是小孩子,又怎么会被欺负!”
  “那就好。”林悟点点头,想到朴社长的吩咐,又道“把你那些同事都叫出来,我请你们吃饭。”
  “太好了,载明哥,你等我一下啊,我去叫他们。”说完便风风火火地走了。
  郑秘书在一旁笑了笑。
  林悟转头看他。
  郑秘书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语气有些讪讪“少爷在您面前很像个孩子呢。”
  餐厅是提前预定好的,因为还有人在忙,一时间人也没有到齐。
  徐凡潮懒懒地把头靠在林悟肩膀上,嘴唇上下碰撞,慢悠悠地蹦出字句,给林悟讲他这一段时间与众不同的生活。林悟本想推开他,可看到他眼角下面明显的黑眼圈也就算了。
  一群人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模样的两人。
  徐凡潮这才把头从林悟的肩膀上移开“这是今天请客的人啦,载明哥。”
  林悟点头,简单地自我介绍了一下“奇载明。谢谢你们一直以来对凡潮的帮助。”
  郑秘书赶紧起身,给每个人发了一张印着奇载明信息的名片。
  看了看名片,众人表情不一。
  徐凡潮赶紧介绍“这是崔仁荷。”
  一张包子脸的女生似乎有些紧张,冲着林悟点了点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把目光投向了他身边的另一个男人。
  “这是崔达布,是仁荷的叔叔。”
  林悟看着这个叫做崔达布的男人,一张脸线条很柔和,下巴微尖,眼睛里有莫名的神采,是个很帅气的男人。心里莫名有种熟悉感,他想到刚才说出名字的时候那个叫做崔仁荷的女人不自在的表情,还有这个叫做崔达布的一瞬间的震惊,心里隐约浮现了一个想法。
  “这是尹宥莱,这是......”
  徐凡潮终于介绍完毕,众人也开始落座。
  点的餐是韩国大部分人都喜欢吃的烤肉,林悟倒是没什么兴趣,想到这群人苦哈哈的没日没夜的工作和便当解决的三餐,便点了烤肉给他们改善一下生活。徐凡潮的一群同事们吃的都有些小心翼翼,也没有人说话,就那么安静地吃着,没有一点聚餐的氛围。
  林悟看着有些好笑,恰好手机铃声这个时候响起,林悟和他们打了声招呼,示意自己还有事要忙,就不陪他们继续吃了。他和郑秘书刚走出包厢就听到里面传出了说话声,有些无语,他有那么可怕吗?
  “郑秘书。”
  “在。”
  “那个叫做崔达布的人把他仔仔细细地查一下,资料尽快给我。”
  “是。”郑秘书再次推了推眼镜,赶紧跟上上司的脚步。
  此时的包厢确实是另一种氛围。
  “徐凡潮,刚才那个叫奇载明的真的是凡潮百货的副社长吗?好年轻,好帅啊,我还以为会长什么的都是一群老头子呢。”尹宥莱一脸花痴。
  “载明哥啊,他是哈佛毕业的双位学士呢,拿的还是全额奖学金。嗯,他很厉害,就连我妈妈也很佩服他,还说根本就没什么事能够难倒载明哥。”徐凡潮一副具有容焉的样子。
  “那个,他结婚了没有啊?”尹宥莱眨了眨眼睛,一副我是美女的表情。
  坐在她身边的大脸男不乐意了“就你还想勾搭人家!”语气里的鄙夷味道十足。
  “我怎么了!”尹宥莱瞪大了眼睛“我也是个美女啊!”
  “别指望了。”
  “喂,徐凡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看起来真的那么糟糕吗?”尹宥莱不自觉地撅起了嘴,然后把刚刚卷好的生菜和烤肉直接塞进了嘴里。
  在场的人嘴角都抽了抽。
  徐凡潮继续道“载明哥不会结婚的。”
  “为什么?”这次开口的是崔仁荷,她一有些好奇,那个人毕竟是崔达布的哥哥。她看了一眼默默吃肉的崔达布,果然耳朵已经竖起来了。
  “载明哥有一个失散了十多年的弟弟,现在生死不知,反正他这个弟弟没有找到他是不可能结婚的。但是他那个弟弟,应该是凶多吉少了。”徐凡潮叹了口气。
  崔达布吃肉的动作顿了顿,一时间也没什么胃口。
  崔仁荷有些担心地看着有些心不在焉的崔达布,当年的事情她也是清楚的,他家人的惨死和她的母亲宋车玉有着最为直接的关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能做的,就是在他身后默默地支持他。
  “唉,可惜了。”尹宥莱有些失落“本来还以为可以钓个金龟婿的,现在看来全泡汤了,不管了,我吃肉!唉,这肉怎么这么好吃!”
  “这应该是神户牛肉吧。”大脸男看向徐凡潮,他曾经吃过神户牛肉,滑嫩的肉质直接能让人流口水。
  “是啊。”
  “哇!”尹宥莱大叫了一声,摸了摸自己齐耳的短发“那么大方,那么有钱,人那么帅,简直就是绝世好男人啊,我就这么错过了!好可惜!”
  大脸男无语,直接拿着卷好的烤肉,裹着两层生菜叶直接塞进了尹宥莱的嘴里“吃肉吧你。”
  尹宥莱被噎地大翻白眼。
  徐凡潮扫视了一圈,目光又落在身旁的那个空座,眼里划过一丝黯然。
 
  ☆、匹诺曹二
 
  雪落得不大,轻飘飘的,柳絮似的。街头的灯光把白蒙上了淡金的光泽,美轮美奂。
  身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微微仰头,安静地看着雪花,他的侧脸被灯光映照着,美好地让人心无旁骛。经过他身边的行人都忍不住放轻步伐,生怕打扰了这一刻足以入画的男人。
  崔达布本来就是漫无目的地走着,可是却在一个转眼看到那个融入风雪的男人,一时间眼睛就那么定在了男人身上,再也挪不动步子。
  察觉到了那束不容忽视的目光,林悟转身,轻轻地勾了勾唇角。一时间,漫天的雪花,周围的建筑,人群的喧嚣都蓦然远去了。
  崔达布愣愣地看着男人,然后一步一步朝着男人走去,动作僵硬地把伞撑在林悟头上“奇先生,您怎么在这儿?”
  话说出口崔达布才觉得不妥,他现在和奇载明只是见过一面的关系,奇载明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两个人是兄弟关系的事实,说不定奇载明现在根本就不知道他是谁。
  “不用叫奇先生这么生疏,达布如果不介意的话就和凡潮一样叫我哥吧。”得到的资料已经足够让林悟确定这个化名崔达布的男人就是奇河明了。不过这个时候的奇河明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不想认他,也好,如果这么早就挑明兄弟关系的话以后就不好攻略了。
  崔达布嘴唇动了动,心里有些酸涩,轻轻念了一声“哥。”
  “嗯。”林悟迈着步子向前走去,崔达布也只好跟上。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达布的第一眼就感觉很亲切呢。”
  “是么。我看到哥的第一眼也感觉到很亲切。”
  “达布吃晚饭了么?不介意的话哥请你吃晚饭怎么样?”
  崔达布看着男人眉眼里的温和之色,根本不知道怎么拒绝,更何况他也不想拒绝。他们兄弟两人已经十三年不见了。他不是不想认这个哥哥,可是他当初不知道哥哥为什么会离开,如果哥哥那个时候没有离开的话妈妈估计也就不会做出那种决然的决定,也就不会死了。
  “就这家店吧。”
  崔达布一路上有些晃神,听到声音才知道已经到地方了。他抬头一看,这家店是他经常光顾的,里面的面做的很像妈妈当年做的味道,所以他一有空就会来到这里吃一碗面。
  “别发呆了,进去吧。”
  崔达布心里有些复杂,收起了伞,跟着林悟走了进去。
  这家面店的设计很温馨,以木质为基调,桌椅也都是全木的,现在这个时间,店里并没有几个人。老板娘是个五十左右笑起来很温柔的女人,看到崔达布问道“本来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没想到还带着朋友过来了,这个小伙子也是一表人才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