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秦时明月之玉璜 作者:阳阿

字体:[ ]

 
 
文案
他,出生在赵国,却是秦国的质子。
父亲抛弃他们母子逃回秦国,等待他们的是赵国的百般折辱。
心灰意冷之时,是那个孩子救了他。
朝夕相对一年,羁绊已深,却又不得不面对离别。
收下孩子的玉璜,他发誓,将来坐拥天下一定会把最好的东西给他。
回到秦国,他登上王位,每走一步都异常艰辛,经历了百般煎熬,对孩子的思念却是只增不减。
多年后,他一统天下,打算凭借手中的玉璜将昔年的孩子寻回,聊以慰藉。
故事由此开始……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路 ┃ 配角:赵政(秦始皇),李斯,伏念,张良,谢远 ┃ 其它:霸道帝王,温柔腹黑儒生,秦时明月
 
 
 
  ☆、第 1 章
 
  “很疼吗?可惜今日入宫陪夫人说话没有带伤药,不过明日有宫宴,我还会跟着阿翁来,你先忍忍。”
  赵政眼见这个比自己还小了几岁的娃娃三两句就从顽劣的赵公子鞭子下救出自己,心里却老大不服。
  他觉得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窝囊需要别人来救了,那赵迁要打便打,自己受着就是,平白受人恩惠这算什么?
  赵政又听他絮絮叨叨说了老半天,心里更是不耐烦。但娃娃突然怯怯地抓起赵政的手朝他咧嘴一笑,看着那娃娃小脸红扑扑,眼睛亮闪闪,玉雪可爱的模样,“不劳你费心”几个字哽在喉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糟糕,我该走了,你……你保重,记得明天这个时候一定要在这里等我。”被他糯糯软软的小手抓过的指尖骤然失去温热,赵政站在原地目送着歪歪扭扭一路小跑的孩子叹了口气,浑然不觉自己也不过只比他大了几岁而已。
  他在赵国做质子的父亲不久前撇下他们母子逃回了秦国,赵国怕是很快就会发现这个事情,等待他们母子的命运会是什么,赵政不知道……
  翌日,孩子抱着一瓶药膏呆愣愣地等在约好的地方,却左等右等不见人,眼瞧着宫宴就要开始,这才无可奈何地去找自家阿翁。
  任宴会上舞乐如何精彩,吃食如何鲜美,孩子心里藏着事,始终情绪恹恹。就在宴会进行到酣畅处时,赵王拊掌打断,接着问道:“想必尔等都听到秦异人逃回秦国的消息了罢?”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听说大王昨晚因为这个大发雷霆,还摔坏了最心爱的玉爵。众人忙收了玩乐的心思,悄悄观察着他的神情。
  “将那秦国庶孽之子和贱妾带上来”,很快就有人押了对母子进殿,并扔到地上。那对母子虽不曾被人虐打过,但衣着褴褛,脸上沾了不少脏污,显然也受了不小的苦。
  随后,就在他们身旁,赵王又派人以同样的方法将一对黑犬扔到地上,母犬和犬仔的声声惨叫,让大殿顷刻沸腾了起来。看着狼狈趴在地上的赵政母子,众人一阵哄笑,其间不乏夹杂有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
  赵政寒着脸环视周遭一转,这才将母亲小心翼翼地扶坐起来。随后他自己虽低着头,却是更加挺直了腰背,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身影虽小,却不知为什么,还能给人一种劲如青松的好印象。这一举动落入孩子眼中,不由地高看了他几分。
  “依你们所见当如何处理?”赵王看向臣下问道。“秦国欺我赵国太甚,然我赵国何惧,不如杀之以示国威。他秦国真要打来,我扈辄敢请第一个领兵迎战。”
  扈辄素为佞臣郭开所用,此番话全然是顺着赵王的想法,一经提出不少郭开的人就附议了。之后的进言大抵与之相近,不是折辱就是虐杀,其间有几个反对的也被喊打喊杀之言淹没。
  然而谁也没有料到,就在这时,一个半大不小的娃娃竟然老气横秋地站了出来,对着赵王不慌不忙地行了礼,老神在在地说道:“大王,小子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赵王见他的模样生得颇为讨喜,便起了兴致,问道:“你是谷卿府上的小君子罢?有什么话但讲无妨。”今日宴会不少大臣都带了家眷,因为这孩子和谷正生得太像,赵王一眼就认了出来。
  谷繇回头看向自家阿翁,见他并没有反对之意,便没了顾忌再行一礼道:“小子敢问,大王是仁君么?”
  他这么一问不少人变了脸色,自古哪有这样无礼询问君王的道理?只是眼见自家大王面上并无不悦,且不仅没有不悦,反而愈是饶有兴致地看着站在大殿正中的娃娃,这才识趣地闭了嘴。
  “小君子认为呢?”赵王不答他的话,而是将问题丢回给他,他非但没有丝毫慌乱的迹象反而唇角微微勾起,只是因为低着头,除了坐在地上的赵政无人瞧见。
  “小子曾闻:‘杀一无罪非仁也’。如果谷繇从书上看来的这句话是正理,大王又能宽恕这对手无寸铁的母子,那么在谷繇心里,大王就是仁君。”
  这番话再笨的人也听出了点门道,感情这娃娃是要救人,谷正是廉颇那边的人,素来和郭开、扈辄不对盘,今次这娃娃有这样的举动,也不知是不是谷正授意的。
  眼瞧着赵王面无表情,一言不发,惹得众人大气也不敢出一下,倒是小孩从容镇定,至始至终乖巧地低头等待。
  过了良久,赵王突然大笑起来。他这一笑,郭开一党再不愿也不得不跟着干笑起来。“哈哈,有趣!那么依小君子所见,寡人赦免了他们,于寡人有什么好处吗?”
  赵王显然有意为难,孩子也不急,缓缓道:“为仁君者,天下顺之。若大王赦免他们,定会美名远播,届时天下士子趋之若鹜,何愁赵国不强,这是其一。其二,今番秦国承了大王的情,若是将来对赵国用兵,就是忘恩弃义,必遭列国唾骂,届时余下五国都会向着赵国的。”
  这番话在这些翻手云覆手雨惯了的朝臣们听来,虽是稚嫩了些,但是一个五六岁懵懵懂懂的娃娃,说出这样的话,却是多了几分说服人的力量。赵王被他捧得颇为受用自然是允了。
  末了赵王还对谷正说:“你家这个小君子有趣得紧,若能好好教导,将来一定大有作为。”
  另一面,赵政母子则被带走送到王宫最外围的一处院子软禁着,谁也没有瞧见他临走前被小娃娃偷偷往手里塞了瓶东西。
  宴会散后,娃娃老气横秋地跟在他家阿翁身后,打算回府,偏巧扈辄从旁经过。原本奉承君王的机会被一个娃娃抢了他自然是不高兴的,于是酸道:“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谁知孩子不恼反笑道:“大人儿时,必然了了。①”
  扈辄走出一步才回过味来,这不正是拿话反过来讥讽自己小时候聪明大了愚笨吗?“阿繇,不可无礼。”娃娃朝他吐了吐舌头才向自己阿翁告饶“阿繇知错”。
  扈辄气得七窍生烟,但他一个武将又放不下面子和一个娃娃较真打嘴仗,恁是噎得脸上红了又白,白了又黑,悻悻而去。
  赵政再见到孩子已经是半个月后的事情了。这天他正拿着阿母家送来的竹简看得出神,就见娃娃小心翼翼地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全然没了那天大殿上的从容的样子。
  不过眼下的娃娃看起来也是十分的讨喜,看着看着,赵政的神情不由地就柔了下来。
  未及说话,他家阿母先一步怜爱地向孩子招了招手,“小君子怎地不进来?快来。”孩子有些心虚,偷偷拿眼睛看他反应,让他哭笑不得。
  感情自己是狼还是虎?又不会吃了他!心里抱怨完,赵政这才点点头。得了他的允许,孩子颠颠地进了门,欣喜之余也还不忘对他阿母道一句:“多谢阿姑。”
  “谢什么,说起来我们母子有今日全仰仗小君子的大恩。”赵母说着便看向自家儿子,“阿政,你说呢?”赵政会意,言道:“阿母放心,儿绝不敢忘。”
  孩子有些赧然,喃喃念叨了句什么便没了后文。赵母自知她在一旁碍着孩子们玩耍,于是借做饭之机将地方留给了他们。
  “你在看书?”孩子看着他手上的竹简有些意外。“嗯,母家虽是商贾,但在朝中有些关系,送些书来不算什么。”
  “我氏谷名繇。”孩子的想法有些跳脱,竟从书跳到了自己的名字。赵政淡淡地“嗯”了一声,看着孩子满心期待的脸,觉得自己的反应有些生硬,又道:“我的名字想必你早知道了。”
  见他对自己的态度不像先前那般冷硬,孩子十分高兴,点头如捣蒜,讨好地叫了声“阿政”。这声糯糯软软的阿政叫得实在怜人,当事人直怔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有些生涩地喊出了对方的名:“阿……繇……”
  谷正对自家小孩一直采取的是放养的态度,无论他去哪里,只要每日回来和他说说当日的收获与心得也就算过关了。
  另一面随着时间的推移,赵国对赵政母子的□□也就松懈了,只要不出小院,就不闻不问。便是赵母娘家过来送衣送食也从不阻止,更别说谷繇一个小娃娃过来找赵政玩。
  所以谷繇钻了这个空子,几乎是日日抱着书赖在赵政家看的。阿政这个玩伴于小谷繇来说是很特别的,他骨子里的忍耐坚韧正是他最艳羡的东西,所以向阿政靠拢几乎成了贯穿他整个童年的目标。
  在他心里,阿政虽然性子冷了些,但其实很照顾他。例如有时候阿姑做的吃食不够分,阿政总是推说自己不饿,然后让给他。
  又比如他看书睡着了,阿政会悄悄给他披衣服,待他醒来阿政却死活不肯承认,非说是他阿姑给披的。其实小谷繇一早就发现了这个秘密,只是怕阿政面皮薄,挂不住,没有说破罢了。
  这些小谷繇没有一样不是记在心里的。所以赵母母家出事的时候,还是谷繇自己说动父亲救下阿政大父和大母②的性命。
  因为这场变故,赵母母家再无力接济他们母子,谷繇便拿父亲送给自己最珍贵的一枚玉佩卖了悄悄将钱塞给赵母。
  他还记得后来这事被阿政发现,阿政恁是阴着脸一整天没搭理他。但那天晚上他拿东西的时候,东西太高够不到,一不小心把东西打翻掉下来砸到头。
  阿政看到又气又心疼地给他敷药,并且他一佯装委屈求抱抱,阿政就更加心软把他抱在怀里,叹了口气给他道歉,还发誓说今后成为人上人一定把最好的给他……
  说到送东西……到今日二人相处就快一年,异人子楚继位,阿政的这位父亲总算想起了他们母子,派人来接。眼瞧着二人就要分别,小谷繇虽然非常不舍,却不想让阿政也难过,于是强打起精神去给阿政挑礼物。
  得到自己要被接回秦国的消息,赵政全然高兴不起来。抛弃妻子的人突然好心要将他们母子接回去,谁知道不得宠的他们回去要受怎样的待遇,而且要和阿繇分开……要说就这么离去,二人相处这么一年几乎是朝夕相对,谁能舍得?
  “总归是个机会,我相信你。”小谷繇抓着赵政的手糯糯地说道。这么一说赵政自己也觉得,如今以他的能力还不能保护这个孩子,何不抓住机会,让自己变得强大?
  只有这样,将来才有足够的能力报答这个在黑暗里给自己光明,困境中给自己帮助,寒冷时给自己温暖的人。
  并且……回护他一辈子……
  赵政打定主意,终是点了头。
  几日后。
  “这一别也不知何时能见,那天在外面见到随手买了一对,这个给你。”小谷繇强作镇定将东西递过去。赵政仔细看去,果然是一对一模一样的鸾鸟形玉璜,上面没有任何纹饰,玉也着实一般,甚至还有大块杂质。
  有些特别的是,这些杂质刚好在对称的地方,拼起来同样是一只鸾鸟。赵政拿在手中端详了片刻才郑重收在怀里,道了句:“多谢”,末了觉得不妥,又加了句“你也保重”。
  做完这些,赵政才在孩子有意掩饰但是还是能被他瞧出来的不舍的目光下,狠心上车跟着赵母离了赵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