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为王[希腊神话] 作者:醉饮长歌(下)

字体:[ ]

 
    第 50 章 
  
    
    达拿都斯想尽了一切办法的企图降低自己工作量。
    比如瑟普斯随身带着的这一大把羽毛。
    瑟普斯当然不可能自己动手从死神背后那对翅膀上薅下这么一大把羽毛来,要是他这么做了,就算是一直宣称特别喜欢他的达拿都斯也会糊他一脸死亡之爪的。
    这些都是在达拿都斯之前降落高加索山结果发现了那些始终不能瞑目的人之后,那个脑回路上长满了奇怪东西的死亡之神满脸愉快的给他塞了这么一大把的羽毛来,说以后看到什么奇怪的该死却不死的人,就把这些羽毛放到他们眉心上。
    秒速见效,无痛死亡,保证亡灵分分钟被引渡去冥土。
    每片羽毛都还能够循环利用好多次。
    瑟普斯当时是很想把这些羽毛扔了的,但后来想了想,万一这羽毛对活人也见效呢?
    那得是多叼的一个秘密武器啊。
    这么想着,瑟普斯就收下了,横竖其实这软绵绵的羽毛也没多占地方。
    瑟普斯没想到用这玩意儿的时候这么快就到了,虽然很可惜没办法用在正常的活人身上试验一下,但做了好事之后心情还是相当舒畅的。
    换个方面想,不用在活人身上做实验,意味着他最近还是过得很顺遂的,至少没遇着什么企图袭击他的人。
    瑟普斯将羽毛放在最后一个勇士眉心上,勇士安详的闭上了眼睛,而那片被反复利用了二十几次的羽毛也化作了灰烬。
    在他给予第三个勇士解脱的时候,其他勇士们就发现了他的动作。
    瑟普斯以为这群勇士多少会觉得不愿意死亡而拒绝他的靠近,出乎意料的是,并没有。
    这些勇士们都很平静的接受了死亡,甚至带着期待——因为他们被伤痛折磨得痛苦不堪,彻底的死亡反而能够给他们带来快慰。
    对于这些信奉着神祗的人类而言,死亡并不是尽头,而是另一次生命的开始。
    瑟普斯想了想自己,深刻的体会到了一点。
    他在达拿都斯心里大概就是钉子户一样的存在吧,明明本来就该死亡了,却横竖都不愿意死什么的,跟这个世界的人们画风有点儿不太相符。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没有伤痛在他身上折磨他的缘故。
    瑟普斯觉得如果之前那样的伤势始终纠缠着他,他同样宁愿死去也不要留在人间体味苦痛。
    “谢谢您,伟大的先知。”女祭司看着安详得如同睡过去一般,脸上不再有丝毫痛苦的勇士,对瑟普斯行了一个极为正式的礼。
    那是仅次于他们在供奉神祗的时候所行的礼。
    即便是这个城邦的国王,也不一定能够享受到祭司这样的礼仪——这是祭司们对待人类所能行的最高的礼了。
    但瑟普斯却闪了过去。
    “你应该感谢赫拉克勒斯,或者死亡之神。”瑟普斯这么说道,重新走回了神庙门口,看着正在紧张的躲避神鹰的捕捉的赫拉克勒斯,他背上的箭囊里箭矢一根没少,看起来是相当谨慎的。
    瑟普斯低头看了看手中握着的尖锐匕首,犹豫了一阵。
    最后从蛇皮袋子里翻出许德拉的毒液来,用最后仅剩的那么一小点儿,涂遍了匕首的刀刃。
    许德拉的毒液腐蚀的对象似乎是有针对性的,比如瑟普斯在涂抹之前的石刀和现在的匕首的时候,他手中的武器就并没有被腐蚀掉,又比如赫拉克勒斯背上浸泡了许德拉毒血的箭矢。
    大概是使用毒液的人的意志的缘故。
    他们不像许德拉一样一点儿都不顾忌,会肆无忌惮的使用毒液来讲周围的一切毁于一旦。
    他们对毒液的使用更加有针对性一点儿。
    “这是什么?”女祭司被避开了行礼,却丝毫不见尴尬,她凑过来,脸色还有些白,却像是好奇宝宝一样看着瑟普斯手里的东西。
    瑟普斯动作顿了顿,看了她一眼,回答道:“许德拉的毒液。”
    “我还不知道您和那位英雄的名字。”女祭司说,看着瑟普斯的目光中透出让瑟普斯感觉有些熟悉的光彩来。
    ——就像是米诺斯看他时一样的,却比米诺斯要更为柔和。
    瑟普斯顿时觉得自己的魅力还是有救的。
    在克里特的时候被米诺斯和主祭司两个人一起追求,都没有姑娘和其他男人敢对他伸手,而相反的,跟他长得那么像的米勒都斯却成为了众人所追捧的美少年,导致瑟普斯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哪里没做好让别人觉得厌弃了。
    但平时那群人对自己热情的态度上看来又不像是那样。
    现在看来还是很正常的,最棒的是姑娘还没被赫拉克勒斯吸引。
    果然之前没其他人追是米诺斯和主祭司的错!
    瑟普斯十分感动,然后回答了女祭司的问题:“赫拉克勒斯叫过我的名字。”
    “瑟普斯?”女祭司小心的问道。
    瑟普斯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微微颔首,继续细心的涂抹毒液。
    赫拉克勒斯这么敬业,他也不好在一边儿偷懒看着。
    他记得赫拉克勒斯之后还会去一趟冥土,然后还伤到了哈迪斯。
    现在米诺斯可是在冥府干活儿的,万一牵连了米诺斯,瑟普斯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千里迢迢跑去冥土揍这位大力神一顿。
    揍不揍得过另说,但态度得有。
    要是赫拉克勒斯能够替他去冥土给米诺斯带个话报个平安,那也是很好的。
    瑟普斯不认为一直跟米诺斯不对盘的达拿都斯会有这么好心的跟米诺斯提及他的情况。
    “你亲眼见过神祗?死亡之神达拿都斯?”瑟普斯的冷淡丝毫没影响到女祭司的热情,她继续问道,视线却不再是看着瑟普斯手里的匕首和蛇毒,而是黏在了瑟普斯的脸上。
    瑟普斯应了一声,“恩。”
    “他是什么样的?”女祭司问,“是不是真的像传说中一样,阴沉枯槁,浑身裹在黑漆漆的袍子里,带着一身冰冷的死亡出现的?”
    瑟普斯:……
    这样的传闻到底是怎么传出来的。
    达拿都斯明明就是个逗比啊。
    而且特别阳光向上特别有活力。
    当然瑟普斯是不会告诉女祭司这个残忍的真相的,达拿都斯司掌死亡,必然就需要这么个适合他神职的形象。
    “不要妄议神祗。”瑟普斯说道,听起来像是提醒,但实际上对于人类,尤其是祭司来说,已经是一种警告了。
    祭司们只需要对神祗抱着敬畏和虔诚的信仰就足够了,不应该在意神祗的形象或者其他的一些什么。
    女祭司脸上的表情一僵,显然也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
    她有些慌张无措,“我并非有意……”
    女祭司看起来十分年轻,大约跟瑟普斯同岁——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一般来说少年和少女十五岁才会被选中进入神庙侍奉神祗,这个女祭司大概进入神庙也就是一两年的时间。
    所以才会这么管不住自己。
    瑟普斯微微偏头,扫了一眼神庙里边儿。
    其他祭司们一部分正跪在神像前祈祷,另一部分正寻求勇士们的帮助,将死去的伤员尸体从床上抬下来,往他们嘴里塞了一个金币,以防止他们没有钱去请冥河摆渡者送他们过河而被卡在冥河边上。
    而后她们扶起被鹰鸣震晕过去的其他祭司,让她们平稳的躺在床上。
    除了那些勇士之外,没有一个祭司向他这边儿看。
    毕竟不是信奉同一个神祗的,这些祭司们肯定看得出来他身上并没有月神赐予的力量。
    救了她们和这个城邦是一回事,但既然信仰冲突,那么也没有必要太过于多的交流。
    神庙可不是治理城邦的地方,祭司也不是能够发表政见的一类人。
    之后的感谢这庆祝事宜,那是国王的事情,跟神庙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你是侍奉月之女神阿尔忒弥斯的祭司。”瑟普斯开口道,“她同时司掌贞洁,你不应该跟男人靠的太近,更何况,真正拯救你的城邦的那个人还在外边儿拼命。”
    就算侍奉其他神祗的祭司,那大部分也是不能婚嫁的——除非是美神阿弗洛狄忒和爱神厄洛斯或者是婚姻保护神赫拉。
    当然这三个的信奉者其实是很少的,因为他们并不能给予一个城邦平静、顺遂和安定。
    女祭司似乎被打击到了,她抬头看着瑟普斯,嘴抿成一条直线,最终向他微微鞠了个躬,转身离开门口进入了神殿内部。
    瑟普斯看着她的背影,而后低头看了看已经被蛇毒渗透了、正在阳光下泛着紫黑色的冷光。
    虽然姑娘你很美,这份一见钟情的冲动也令我感动。
    但对不起……
    我是个基佬。
    真是个沉痛的故事。
    瑟普斯想,最后将目光投向了还在努力挣扎着弄死巨鹰的赫拉克勒斯身上。
    敬业爱岗的大力神赫拉克勒斯,他背上的八支箭矢已经去了三支,而巨鹰身上并没有伤口。
    巨鹰看起来相当的安逸,看着赫拉克勒斯的表情就像是猫盯准了一只走投无路的老鼠一般,戏耍着他。
    瑟普斯轻啧了一声。
    这么浪你会后悔的,那可是本来就会终结你性命的人。
    你以为你能够逃脱摩伊拉姐妹的命运之线吗?
    瑟普斯这么想着,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匕首,回头进了神庙。
    他就这么把赫拉克勒斯扔出去也不是个事儿,但出去了无疑就是拖后腿,瑟普斯可不愿意当个猪队友。
    但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瑟普斯爬上了神殿最顶上那一层,坐在那儿开始晾匕首。
    巨鹰的视线紧盯着赫拉克勒斯。
    被达拿都斯伤到之后,它的食物来源普罗米修斯又被救走了。
    现在它最快的恢复方式就是多吃点儿东西——比如最接近神祗的人类。
    即便被宙斯赋予了任务,它的本质也只是个怪物。
    提丰之子通常都喜欢吃人,这巨鹰啄食了普罗米修斯的肝脏三万年,人类的味道跟神祗可没法儿比,让吃惯了普罗米修斯肝脏的它再去吃人类的,一天吃十个都嫌少。
    就是吃惯了山珍海味再回头去吃糙米野菜,那绝对是一时半会儿没办法适应的。
    但为了吃饱肚子恢复伤势,那也得去捕食。
    这座距离高加索山最近的城邦就入了它的眼,这么遭了秧。
    但人类也不是会那么站着给它吃的,这会儿就都躲了起来——但可惜的是,这脆弱的房屋在巨鹰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人类的气息也没办法遮蔽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