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武侠)影卫你家皇帝又在祸乱武林!+番外 作者:皇权至上

字体:[ ]

 
书名:(综武侠)影卫你家皇帝又在祸乱武林!
作者:皇权至上
 
文案
综武侠
谈谈恋爱看看戏
群魔乱舞 西皮乱炖
…………
相爱相杀梗 正邪不两立梗 自产自销梗 倒追甜蜜日常梗!!!
应有尽有
【已定楚红,顾戚 张无忌X宋青书 无情X追命 等不时出现打酱油,每对都有甜蜜小番外,
其他想到那位大侠就写哪位2333
初次穿越而来的季韩作为现代穿越而来皇帝,提倡变法、改革族治,宽和待人,从不轻易处罚,治罪。
为了江山社稷新精竭虑,可换来的却是世家的反对,臣子的轻视,欺上瞒下认为他软弱可欺。最终被各狼子野心之辈拉下马,成王败寇!
只有一个为他认为木讷奴性而厌弃的贴身影卫愿为他拼死求的一线生机……
重生一世季韩磨刀霍霍,却发现……世界在变,在这儿综武侠的世界,满江湖尽数是逗逼——啊不,是主角。【手动再见】
面对几乎清零的好感度,他痛苦而甜蜜的开始了对小影卫的攻略。
#我情缘总是爱拆我台怎么破#
#主角:我该如何正确的攻略我攻略成功过的情缘#
#小天使,酷爱到我碗里来#
————清明爱妃友情提供~萌萌嗒233
————z
侠以武犯禁系列文,没看过不影响阅读。
继大衍国后作为它邻国大显的故事~
城主他们会出来打酱油233
有扩大背景,除了陆小凤剧情其他设定估计和原著完全不一样…/。
---
我的专栏,打滚卖萌求收藏!→ 皇权至上·不甜不幸福
第一部叶城主和皇帝的鸡飞狗跳事件←请点击
-----
综武侠第三部———玉大教主养儿二三册文案已出请戳→ 玉罗刹伪父子专题
主攻 双玉 伪父子 专注冷西皮一万年!
鬼畜狠戾玉大教主攻和萌萌哒的草包美人受!
别忘了顺手收藏哦么么嗒233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重生 武侠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韩承影 ┃ 配角:陆小凤等原著主配角 ┃ 其它:重生主攻皇权至上宠文
 
 
 
  ☆、第一章 告白然后去殉情
 
  黄色绫罗,卷云冠,二十四梁,金博山。
  身着着这世界上最为珍贵的权利外衣,坐着这人世间人人都渴求而不可得的高位,季韩眼中此刻却在凉薄不过。唯有那嘴角,挂着一摸讥讽的笑。
  他半敛着眼,慵懒的靠坐在那雕刻着九爪金龙的高椅,金銮大殿,此刻却空无一人,在这里的空旷静谧下,那门外的嘈杂,众内侍慌乱的脚步,惊骇的叫骂声就显得格外清楚。
  城门已破,又是一朝改朝换代之时。
  已经是生死攸关的大事,季韩此刻是达到了一个诡异的平静。
  纤长而不沾染烟火的手执起面前酒杯,看着酒盏中的甘酿,季韩狭长的凤眸微闭。
  原本摆放奏折的御案上此刻除了这两小杯酒,再无其他,就连那传国玉玺也被季韩随手扔在了地上。
  玉玺贵重,纵使这大殿之下铺了一层厚厚的软垫也依旧磕了个角。
  季韩盯着地上的残缺了一角的玉玺,眼中情绪不明。
  这终究也不再是他的东西了。
  季韩眼望向大殿,将一只手支着头,“承影?”
  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从暗处出现,恭敬的跪倒在地上,他的头微垂,额上细碎的发遮住了他的眼,让高高坐在上侧的季韩看不清他的神情。
  但即使是这样,季韩却依旧可以清楚的知道他此刻的神色面容。那原本尚且算得了中等偏上的五官绷的死死的,就连眼眸中也没有一丝波澜,刻板的气息将他身上的凌利都掩盖了起来,活生生就是一根会走动的木头,只会听从命令的机械。
  季韩看着他,眼神又不经意似的扫过那两杯酒,有些叹息的道:“你为何还没走?”
  承影垂首,“属下是主人的影卫。”
  季韩温和的笑笑,语气有些飘忽,“万显阁的那些,不也是影卫嘛?”
  万显阁,影卫所出之处,忠于帝位,可他季韩登基十年,却至今都得到真正的效忠。换句话说,只要这大显王朝不灭,季姓皇脉不灭,对于万显阁来说,不论帝王是谁都无所谓。
  承影抿唇,头已经重重磕在了地上。季韩是他的主人不错,可有些事情同样刻在他的脑海中的法则让他不能背弃。他即使不能欺骗他的主人,却也不会主动提起。而这样的态度不另于对主人的误导。这是任何皇者都不能接受的。
  刻板,木讷。只执行主人所命令的……承影的眼中难得一见的闪过一丝黯然。
  如此,季韩对他的厌恶,又何不是他咎由自取?
  “我并没有怪罪你的意思。”季韩不在意的笑笑,对他摆了摆手。“万显阁的事情,我自然不是一无所知。终究是我太自大……也太天真。”
  若不是他自持穿越者的身份,一直一直以来都没有认清楚这个世界的处境,天真的将满腔热血都用于改革,妄图用一己之力改变这个腐朽的国度,冒冒然然提倡变法、改革族治。
  即使他为了江山社稷新精竭虑,可换来的却是被侵犯了利益的疯狗一样世家的反对,臣子的轻视,所有人都认为他异想天开,荒唐无道。
  他秉持宽容的态度,温和待人,从不轻易处罚,治罪。却给了满朝文武都欺上瞒下的胆子,让他们认为自己软弱可欺……
  至于这被各狼子野心之辈拉下马,怪的还不是他自己蠢到了极点,自掘坟墓做的如此顺手的,古往今来,恐怕当真只有他一人了。
  止住了奔腾的思绪,和险些克制不住的恨意,季韩缓缓松开了刚才震怒下紧握的拳头,从胸腔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勉强保持住了那虚妄的平静。
  “过来和我说说话吧……”季韩勉强对他笑笑,“你总不至于这时候还要拒绝我吧?”
  承影听到,果真没有拒绝。在季韩的示意下虚坐在他的身侧。
  “你十一岁出阁,在我身边也有十六年了吧……十六年……倒,还真是不短了。”季韩有些感叹,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个所谓的十六年,可实际上,季韩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唯有十五年。
  尽管季韩对他再衷心,这个疙瘩也除不去了。刻板,木讷,这些都不是他真正厌恶承影的缘由。而那个不被承认的原因不过是害怕他的非原主的秘密被发现罢了……若论好人……他其实从来都算不上。
  “你就真的不恨我吗?嘘……别说话,听我说完。我刻意冷待你,让你亲自去处理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来回奔波,宠幸你的手下让他挖苦你,让你为难,害你被人嘲笑,贬低……你,就真的一点也不恨我,不怨我,不怪我吗?”
  承影有些错愕,下意识的摇头,“不……”他想要否认,却不善言辞,,一时间有些语塞,还未曾等他想出什么来,季韩已经打断了他。
  “我向你道歉,为我之前的所作所为道歉,不过谁让你没有晚来一年呢,没有让亲自选择你……”季韩本是喃喃自语,突然也就收了口,自嘲一笑:“我和你说这些做什么呢……”
  “你走吧,外面虽然已经被禁军包围,可凭你的武功,总还有一线生机。”
  承影没有想到这时候季韩尽然会赶他走,他微微抿唇道:“属下永远是您的影卫,岂会在此时离去。”
  季韩失笑,“我知道你衷心,只是这种时候也没有必要再留下来白白送了一条性命。”
  承影眼帘微敛,从季韩身侧站起,在次微微垂跪倒在他的身侧,他的指尖划过腰间,手微微一勾,那块代表着身份的影卫牌已经被他高举着双手再次承上,沉默的表达着他的拒绝。
  季韩收敛了笑容,看着面前的影卫倔强的跪在自己的眼前,饶是他此刻也在控制不住情绪,带着三分为面前这个影卫死板至此的愤怒,三分为他不等价付出的痛心,还有那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再也抑制不住粗重的喘息。
  “十三年前孤就给过你答案,怎么,到如今你还要自取其辱?还是你觉得朕真的狼狈到无人可用就会收回当初的决定?”季韩的语气已经带上了恶狠狠的嘲弄。
  “……不论是十三年前,亦或者是现在,在属下心里,您都是唯一的主人。属下无用,帮不了主人脱困,可主辱仆亡,属下岂能在此时离开。”
  “即使能……即使能……”承影的脸上已经带上了淡淡的释怀,又有着某种决绝,这位刻板律己的影卫乌黑的眼眸第一次直视向他的君王,微扯出了一个笑:“说句诛心的话,即使能,我也不愿。”
  承影此刻所言,季韩那里还能不知晓他的心意,复杂的看着这个永远只是隐藏在暗处的男人,然而让季韩都感到自己的残忍的是,对眼前这个好似永远恭敬的男人的情,却是复杂多余感慨。
  季韩回过神来之前,已经听到了自己生硬的话语:“是什么时候……?”
  话语刚出口,就看见跪在自己面前的影卫脸色更白,眼中似乎闪过一丝苦涩,可还没有等季韩看清,他却已经再次低下头去,语气确实在次变得刻板的平静,“属下知道主人怀疑的是什么,请主人放心,从主人当年病愈后赐名的那一天起,属下就只忠诚于主人一人。而属下亵渎的,也只有哪位一心渴望着改变这个腐朽的制度,并为之不断努力的君王……十三年前是如此,十三后,同样如此。”
  “你……都知道……”季韩喃喃道。尽管心中早有猜测,可给予季韩的冲击依旧不亚于飓风。他原本以为不会再起波澜的心,此刻尽然是似乎不断叫嚣一般。
  季韩看向面前的男人,不经疑惑他到底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早知道一切真相的同时,早知道自己所有质疑不信任的同时,在喜欢自己到情愿放弃生机,陪自己一死的同时,究竟是以什么样的痛苦隐忍了这么久?
  ……
  “若不是如今这般局势,你是不是就打算永远也不说了?”
  即使承影没有搭话,可季韩却清楚的得到了他的回答,也是止不住笑了,“这么说来,倒也不错,至少是让我没有错过这么个傻子的真心。”
  他屈膝跪到承影的面前,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将下巴抵在自己的胳膊上,凑到了承影的面前,在他耳边低低的说道:“也索性你没有说,在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我的胆小,我的虚伪了。若是你冒冒然跑过来,我可不会相信。不过现在……”
  他轻轻在承影耳侧落下一吻,看见承影微微睁大的眼睛低低笑了,颇为愉悦的从他的耳侧舔舐向了他的眉眼,低低叹息道:“真心难求,我尽然有此荣幸……如今,你可就真的别想跑了。”
  承影看向这个终于卸下了身上所有伪装,露除了骨子里霸道本性的男人,轻轻的用唇碰了碰他的脸颊,“恩。”
  季韩扬眉笑的畅快,知道对他来说这小小的主动已是极为不宜,一个用力就将承影压到了地上,忘情的拥吻。
  动作间,似乎是不经意的带倒了案上的烛火,一瞬间已经带起了一片火舌的舞动。承影一愣,反射性的要直起身体,却被季韩再次按倒,被那双带着满满笑意的凤眼看着。
  承影静默两秒,别过头再次放松了自己的身体,接受着季韩的亲吻,顺从的吞了从季韩口中渡过来的一颗药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