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陆小凤+剑三]庄花的陆小凤传奇之旅 作者:nirvania

字体:[ ]

 
书名:[陆小凤+剑三]庄花的陆小凤传奇之旅
作者:nirvania
 
文案
叶英穿到了陆小凤传奇里,遇到了(未成为剑神的)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的剑是无情的,叶英的剑是守护之剑
道不同,可殊途同归,他们通过彼此的剑知道自己的剑道所缺为何
 
我喜欢剑三和陆小凤传奇的同人,也喜欢看相关同人文
但是文总有看完的一天,所以我想自己写,作为一只叽,有谁比庄花更厉害?!
 
CP:剑神X庄花
结局←_←很不幸,因为庄花和剑神的性格,他们注定有缘无分
 
注意点:
①作者文笔不好,语文成绩低空飞过,完全是不懂装懂的渣渣,文言风根本是装b,所以请看客请轻喷,作者玻璃心
②角色性格可能不合看客的口味
③作风会有改变,目前不清楚是走严肃向还是搞笑向,鉴于蠢作者自带吐槽属性,后者可能性很大
④设定尽可能根据原有设定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武侠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英;西门吹雪 ┃ 配角:陆小凤;蠢作者;花满楼等陆小凤众 ┃ 其它:
 
 
  ☆、一梦大唐
 
  第一章一梦大唐
  过渡章,即使你我知道这章的主要内容,但作为作者,我需要在这里交代一些东西,从而使本文情节连接恰当。
  我侧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翻着炫浪。
  “啊~有没有穿越人士刷剑神的文?自从看了桃宝卷的文后就非常喜欢这种设定。哎,这个是黄叽刷剑神,不错!呃= =异世修真人士刷剑神,西叶,西陆,万花刷剑神……本人是万年黄叽本命啊。”
  后来想着想着,一个念头突然窜出:如果剑神和庄花配对怎么样?
  我!居!然!觉!得!还!不!错!
  (捂脸)我居然拆cp了,李局会杀了我的!嘤嘤嘤,谁来救救我已经消失了的节操QAQ
  再后来,我累了,睡着后我做了一个美好却忧伤的梦,醒来时我决定把它写下来。
  我睁开眼睛,看见一片云雾,事实上我根本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简单来说就是大脑转不上来,卡机了。五秒过去,根据万有引力定律计算,我大概下降有125米了,玩儿蹦极我也该摔成一坨了,但我没有。后来我看到一片金黄和一片蓝,我发誓我真的讨厌黄色,即使我是一只叽。刺瞎人了有木有!
  眼看我离地面越来越近,我开始考虑我接下来会去哪。你们或许会说我的反应太平淡了,但你们要知道,是人就会做噩梦,我是人,曾做过其他类型的噩梦,醒来后对它们的记忆是‘在梦中拼命地跑,心跳很快,醒来后除了脉搏快了啥感觉也没有’。
  很遗憾,我哪也没去,安全着陆了,就是站地上了。入眼是古色古香的宏伟建筑,我走过一个拱门,我擦,人家是路痴好不好谁设计的回廊,拖出去斩了!我路过好几个人,他们好像没看到我,我成小透明了……好吧,重点不在这,当我看到那些人时,我当机了。(捂脸)要说有什么可以跟少林的秃驴媲美,那铁定是藏剑山庄金灿灿的土豪感了。知道自己的所在的我,二话不说开跑去天泽楼围观庄花,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我神奇的没有迷路。
  天泽楼正中央的樱树很美,我不知道为啥西湖有樱花,这个问题你们该去问基三的策划,又或许那不是樱花,谁叫他们没在树上挂牌子,不过,谁在乎这些呢。天泽楼静悄悄的。没有大树下勤奋的弟子。也没有无处不在的藏剑守卫。我的心催促我向前走,越过大树是一个望湖台,一个倩影静坐在那里。我想哭了,我真见到庄花了(虽然只是背面),还是活的庄花这种见到梦中男神的鸡冻你们造吗?!
  我走近他,罗浮仙不在,太失职了!如果有宵小之辈过来调戏庄花肿莫办!(捂脸)我怎么觉得在指自己。男神他转过来了。我贪婪地打量他,雪般的白发,额头的梅花印异常可爱,眉间的朱砂妖而不媚,柔和的五官丝毫不显女气,庄花再怎么美也改变不了他是带把的。
  “姑娘可是迷路了?”他的声音让人如沐春风。
  “我,我…”但我表现得像做错事被班主任抓包的熊孩子。
  我没能“我”下去,因为我的双脚不受控制地走近他,然后我做了一件即使把我的手砍了也不能原谅的事。
  我!居!然!把!庄!花!推!下!湖!
  庄花的表现更是让我惊讶,他没有任何反抗,被我一弱女子(我自认我个人是绝对推不动庄花)推下湖里,他睁开灰眸,望着我,我也望着他,看着他一点点沉下西湖。
作者有话要说:  基三系统通知[nirvania]:藏剑山庄声望已拉成仇恨,你已被藏剑山庄叶晖颁发追杀令
基三系统通知[nirvania]:天策府声望已拉成仇恨,你已被天策府李承恩颁发追杀令
 
  ☆、初到明朝
 
  叶英原先在望湖亭观湖,罗浮仙去泡茶了,一个脚步轻浮的女子走了过来,叶英最初认为是其中一个弟弟的朋友,但转念一想又疑点重重。他询问女子迷路与否,女子并未回答,谁也没想到女子竟然能把他推下湖,包括女子自己,他能感觉到女子的惊讶和不可置信,虽然女子一开始失礼地盯着他看,但她给人的感觉像是见到崇拜的人的激动。
  叶英无反抗地被推下湖,不是他不想动作,而是不能,像是有什么禁锢了他的全身,让他顺从地沉向湖底。叶英睁开眼睛,失明的双眼看到一对无感情的冰冷的眼睛。
  叶英感觉到禁锢他的力量消失,猛地倒吸一口气,来不及从一片喧哗中回神,便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耳边倒是清静了。身上的衣服不是自家上好的绸缎,麻衣摩挲着皮肤,看来叶英是在一般人家家中了。叶英坐起来,心剑带引着气流在屋里转了一圈,叶英心底也约莫有了个大概。昏迷前叶英隐约听到‘救人’之类的话,叶英皱眉,如果没猜错,所救的人指的就是他了,但刚才的声音里没有一个是他熟悉的。一个不好的猜想涌上心头,让叶英有点不安。
  “你醒啦,感觉怎么样?”顾大夫走进屋子,看见落水的青年已经醒了正在静坐着,便习惯性地询问病人的情况。
  “叶某身体已无恙,劳烦大夫了。”叶英有礼貌地回答,声音略带沙哑。
  “欸,已经有二十多年没人去那条河打水了,你双目不便,怎能去那里呢?!那条河河岸早年被掘的厉害,导致地基不稳,老早就不去在河边打水了。这回要不是恰好谢家三郎去那边挖草,你就没命了唷。”顾大夫倒了杯水给叶英。
  “对不起,请问这里是哪里?”叶英接过水,小小抿了一口,喉间的干涩得了缓解。
  “原来是外地人,我就说老夫在这里多年了,也没见过你这般俊俏的公子。这里是景德镇,你的同伴呢?”叶英看不见,肯定有人带他来,但现在也不见有人寻来,顾大夫不免开始脑补一出谋杀之类的狗血剧情了。
  叶英默了,他足不出户,根本不知道景德镇在哪。叶英选择性地忽略后一个问题,问:“大夫可知西湖藏剑山庄?”
  “西湖有这山庄吗?老夫可没听说过。”顾大夫抚摸着胡子摇头。
  “那扬州瘦西湖畔的七秀坊可曾听闻?”叶英想了想改问。
  “啊~七秀坊啊,关于它的故事可多了去了,野史记载的七秀坊可美了,七百多年里有人想重建七秀坊,可惜她们没有公孙大娘那般剑艺。”
  “七百年……”叶英失魂地喃喃,心剑甚至差点失控,叶英强迫自己镇静,追问:“现今国号为何?”
  “大明呀!你连这都不晓得么?!”顾大夫惊讶道。见叶英又不回答,顾大夫不好追问,只得换另一个问题:“你在这里有认识的人吗?”
  叶英摇头。
  “那你来自哪的总该知道吧?”
  叶英沉默。
  “……那你原本打算去哪?”
  叶英原想摇头,嘴巴却不受控制。“万梅山庄。”
  这回到顾老头默了,叶英不解地望着他,半响后顾老头什么也没说,离开了屋子。
  叶英确定顾大夫离开后,抱着腿蜷缩成一团。叶英现在很混乱。
  藏剑山庄在某一代没落,也不知道父亲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他不在了谁来继承叶家的铸剑手艺?在这个陌生的朝代,他又能相信谁?没了叶家,没了罗浮仙,失明的他怎么活下去?还有钱,叶孟秋起价也不是白手干起的,他身无分文,举目无亲,又该如何是好?
  这些问题,在他还身为藏剑山庄大庄主的时候根本不需要思考,但现在的他只是叶英。
  TBC                        
作者有话要说:  里面有些设定或名字我不太清楚,因为某些原因,用的时候比较随便。嗯……
庄花的性格我根据我的印象来写,所以也不知道崩不崩……这一章基本奠定了我笔下的庄花的性格,若是不合看官的想象,我只能说抱歉,右上角就是退出。
=-=还有啥要说?哦,大概过几天就要去九寨沟←。←所以那五天断更=V=
 
  ☆、陆小凤
 
  “我是陆小凤,四条眉毛的陆小凤。”那人如是说。
  “……”
  陆小凤看了叶英一眼,眼里像是有什么一闪而过。他摸着胡子说道:“我偶到此地,听闻你要到万梅山庄,便来凑凑热闹了。”
  “劳烦陆大侠了。”叶英淡淡地说。“在下叶英。”
  叶英的语气很平淡,但因为他的态度端言庄重,丝毫不让人感觉被失礼对待。叶英的家教很好,这得说多亏叶孟秋又打又罚的教育,最出乎叶孟秋的意料的是,继承叶孟秋的君子道和剑道的竟然是他一直以为木讷无为的大儿子。君子如风,叶英给人的感觉就是这四个字。
  陆小凤道:“我有一位好友,他叫花满楼,看到你的一瞬间不禁让我想起了他。”
  陆小凤又摇摇头,道:“然而你们始终是两个人,你的周身有一股气场,与他截然不同的气场。”
  叶英垂下头,看着茶杯,说道:“世上无相同的叶子,又怎么会有相同的两人呢?”
  陆小凤哈哈大笑:“的确如此,真想让你们见上一面,你们肯定会成为朋友的!你还是叫我陆小凤吧,大侠倒是显得生分,此番我们不是已成为朋友了么?”
  叶英淡淡一笑,默认陆小凤的话。
  一番交谈下来,陆小凤算是知道叶英的情况了,比如,叶英只知道万梅山庄这个名字,至于为什么知道,这个他自己也解释不了。他总能遇到十分稀奇的事,所以对于叶英的事并不感到奇怪,反而还觉得很有趣,当然,这也是他老是被卷入麻烦的原因之一。So,no zuo no die,whyyou still try?
  陆小凤也给叶英科普了一下万梅山庄,主职杀人,副职土地主。虽然万梅山庄一年只杀四个人,而且杀的都是该杀的人,但人们还是很具有抵触心理。
  起程时顾老头把藏剑山庄的衣服还给叶英,叶英手一摸便知道衣服被小心地清洗了。叶英慎重地向顾老头道谢,并没有因他的身份而少了礼节。顾老头叹了口气,摆摆手,倒是帮叶英把繁琐的衣服穿上。
  陆小凤召来车夫,他专门让车夫去购买软毯,正被仔细地铺在车厢内。叶英闻到身上有几味安神的药,其中还有他熟悉的白芷和迷迭草,罗浮仙有时会弄一个这样的香包给他,他摸出一个荷包,也猜到是顾老夫妇给他放的了。荷包做工比起藏剑山庄的自然是差了很多,然而叶英抚摸着料面,仿佛能想象到顾大婶一针一线地缝纫的画面。叶英抿唇,顾老头是他在这个朝代唯一亲近的人,亦是无私帮助他的人,更是他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遇到的第一个人,现在分别,他竟有留念这种躲在一处迷恋安逸的念头。叶英发现向来心志坚定的他竟然出现了心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