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网王同人)一万公里海岸线 作者:有君嘉鱼

字体:[ ]

 
 
书名:(网王同人)一万公里海岸线
作者:有君嘉鱼
 
文案
呼吸声渐渐沉重起来,两个人的吐息真的交缠在了一起,层层缠绕彼此拉扯。 
 
就像两道花藤,彼此缠绕开出繁花来,但是越缠绕越是彼此打散着枝叶。 
 
需要彼此割舍掉一地的枝叶,才能这样交缠一刻。
 
内容标签: 网王
 
搜索关键字:主角:亚久津仁,木手永四郎 ┃ 配角:凤长太郎,千石清纯 ┃ 其它:
 
 
  ☆、Part 1
 
  亚久津仁非常不喜欢木手永四郎。 
  这种不喜欢里还带着一点点惊讶和愠怒。因为木手永四郎那种敢直视他的眼睛,并且毫不落后地说着平静而锋利的言语的人,他几乎没有遇到过。 
  亚久津仁的眼神是公认的可怕,像是一匹随时等待扑食的雪狼。 
  他曾经有过纪录,在山吹中学内行走,完全不说一个字,光用眼神就能开辟出一条围绕着小心翼翼的惊恐眼神的道路。 
  但是木手永四郎这个男人,森绿色的眼睛就像一片幽深没有出口的迷宫森林一般,能够吸收亚久津仁眼神中凛冽的寒气,然后化为幻影般冷漠的对峙。 
  亚久津仁不得不承认,他对于木手永四郎的类似厌恶的不喜欢,其实是带有一丝探寻。 
  那个男人,究竟有着怎样的内心才可以如此直面自己锋利的逼视?
  这点目前还没有定论,有定论的是两个人极其不对眼。就像是上辈子厮杀了一生,这辈子又碰见了,彼此都是对方命中的煞星。 
  不分个你死我活高低胜负,这两个人就谁都活不踏实。 
  亚久津仁接到U—17合宿邀请书的时候,正好是夏天最炎热的月份。东京像是疯了一样蒸发着热气,整个城市仿佛变成了一个蒸腾着波动的钢筋水泥幻象的大熔炉。 
  喜欢看暮色的亚久津仁在这样的时节里,越发觉得那暮色就像燃烧的火光。烧尽了一切、融化了全部,只剩下颓败却无比绚烂的暗金色光芒。 
  这光芒淹没了天空,将地平线也一并抹平。 
  不过电视上的新闻说明了东京的炎热还不算什么。在地平线的另一端,如同完整珍珠散落的碎片般独自分割在日本海上的冲绳列岛,那才是真正的火热熔炉。 
  那个地方本来就是热带气候,平常时节就热得不行,这次遭遇了日本五十年难遇的酷暑,更加频频传出酷热袭人的新闻。 
  听说那里热得空气都出现了波纹,大白天就能在街上看到建筑摇晃的幻影。 
  亚久津仁经常撇撇嘴换台,去看体育频道里直播的F1比赛。被咔嚓一声切换掉的画面里,一瞬闪过的是冲绳明媚到能刺痛人眼的热烈阳光和湛蓝的大海。 
  天空则与大海连成一色,仿佛是一片浑圆的幻境一般。 
  那时的亚久津仁可不会想到,就在那个被他撕了又被优纪细心粘好的U—17合宿邀请书所指引的地方,有一个来自这个酷热如同炼狱又美丽胜过天堂的地方的少年,他的黝黑皮肤充满野性的光泽,眼神却弥漫着死气一般的沉静。 
  所以命运这东西,谁说得清?
  此刻亚久津仁正背靠着栏杆,歪头看定月色。他在U—17训练基地的宿舍在胜组二层,这层的天台设计得很好,能将微风四面八方包拢过来,不仅能降温,还能细细地吹成类似迷魂曲一般的微弱曲调。 
  亚久津仁微微眯起眼睛,银白色头发在夜风中淡淡摇摆,就像某种在荒地上骄傲生长的植物。今晚有很好的月色,甚至能看清明月周围氤氲出来的雾气般的银光。 
  月色波荡之下,那些细碎的星星如同探寻的眼睛般忽明忽暗。 
  今天是胜组合训的第一天,超强度的训练计划简直不像是给初中生准备的。亚久津仁动了动胳膊,一向拥有超人体质的他甚至也感觉到了难以忍受的肌肉酸痛。眼下虽然好了不少,但是血液凝固般的疲劳还停留在体内。 
  这种训练强度拿去训练国际水平的特种兵都可以了,这里却是个打网球的地方。亚久津仁勾了勾唇角,似是困惑了一下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低头轻轻挠挠鼻尖。 
  明明就在几个月前的东京都大会结束之后,他还干脆利落地退掉网球部扔掉网球拍,说自己再也不打网球了呢。 
  从来没有说出去的话收回来的时候,亚久津仁却收回了这句话而来到了这里。后来想起来,不禁觉得应该是命运设计好的一步棋。 
  为了让他遇到那个淡紫色头发、目光如同寒冷森林的少年。 
  不过至少在眼前,亚久津仁还是不信命运的,可是命运这东西有的时候真是不得不信…… 
  “亚久津学长,吃饭了!”门被敲响,亚久津仁回过头去,惯常的冷漠眼光中没有感情。宿舍里只有他一个人,刚才集体沐浴完之后他就先一个人回到了房间,浴室里蒸腾的热气让他觉得有些许发晕。 
  虽然参加了合宿,但他是在不喜欢那么多人堆在一块儿。 
  “啊?”亚久津仁等了一会儿,敲门的人却还是礼貌地站在门外,没有直接推门进来。净是穷讲究,他亚久津仁想进什么门一向都是用脚踢的。 
  他走过去一把拉开门,看到了一片与他相近的发色,不过那颜色里有着乖巧的浅灰光芒。凤长太郎笑了笑,温文尔雅的笑容恰到好处,“大家都在食堂集合了,亚久津学长。” 
  “……啊。”亚久津仁没什么精神,虽然是抱着“向青学那个嚣张的一年级小鬼还清之前的人情”这样的目的来到这个合宿,没想过什么努力出头争得日本代表头衔的事情,但是训练还是尽了全力去做,眼下真是有点累。 
  凤长太郎看了看亚久津仁冷漠的面孔,虽然和他不太熟,但同在东京的学校也让那些关于亚久津仁的传闻清楚地传到了他的耳中。 
  看见那健壮的肌肉、完美的线条,凤长太郎露出了善意的惊叹表情,随即继续好脾气地说道,“那我们一起过去吧,亚久津学长。” 
  “不是一个学校的,你这小鬼也可以叫学长吗?”凤长太郎那礼貌得没有一丝漏洞的语气让亚久津仁也没法继续沉默,语气却还是惯常的带着一丝冷冷的笑意。 
  凤长太郎微微颔首,“是应该的。亚久津学长,这边走。” 
  亚久津仁漠漠地插起裤袋,就这样跟着身高和他差不太多的凤长太郎一路走到了食堂。在走廊中他看到了一个人影,一个人快步走向食堂,模样却是正常的走路姿势。 
  他的速度本来就高人一筹,无需可以加速也能快速从亚久津仁敏锐的眼角边闪过去。 
  “嗯……”亚久津仁眯了眯眼睛,看着那个高挑健壮,腰身却带有一丝妩媚的纤细的少年背影,不知为何心里涌上一股不好的感觉。 
  那种柔韧而又强壮的身材,看来蕴含着令人惊叹的力量呢。 
  从来懒得打量不相干的人的亚久津仁不由得多看了那个背影一眼,这空当已经走到了食堂。整个胜组都在,围着两大长桌的美食发出惊叹。 
  “这里准备了各位的家乡料理,请不要客气,尽情享用。”温厚的厨师长鞠了个躬就出了门,留下一帮训练了一整天急需觅食的少年。 
  “果然是家乡的料理啊!这个是马肉刺身!”身高195cm的千岁千里端着个盘子就扑向了那盘粉嫩的肉,夹了高高一摞转身就跑,留下旁边同是九州人的橘吉平一脸无奈地微笑。 
  关东煮也瞬间就扫空了一半,立海大的丸井文太则一边开着后辈切原赤也的玩笑一边不断地夹着蛋糕。 
  “亚久津学长,那我失陪了。”凤长太郎礼貌地递给亚久津仁一个自助盘子,在那边迹部景吾的响指召唤下走了过去。 
  看到凤长太郎那温暖的笑容,亚久津仁不由得想起了坛太一那个只会傻笑的小鬼。他笑起来像只兔子,好几次让他什么脾气都没了,只得没好气地甩他额头一个弹指。 
  耸了耸肩膀,亚久津仁还真觉得饿了,不假思索地走向那盘琳琅如同鲜花的寿司盘子。在排位赛中被他打败的河村隆那家伙是做寿司的好手,就是为人太过憨厚,输了比赛还说什么“初中时代与你一战就完全没有遗憾了”。 
  “真是天真……”亚久津仁虽然对U—17合宿的态度不甚热情,但是认知却比谁都清楚。这里不是玩网球游戏的地方,而是以世界为目标不惜使用地狱般训练手段的基地。 
  有着这样的宗旨,怪不得外围会围上一大圈监狱似的铁网呢。 
  一边想着,亚久津仁修长的手指夹着筷子已经伸向了三文鱼寿司。粉嫩的三文鱼裹上了浓香的蟹酱,是上好的手艺。 
  目光突然一个闪动,感觉自己的筷子被另一双筷子轻轻磕了一下的亚久津仁猛地凝紧眼神。眼眸中惯有的独狼一般的危险意味闪电般扩散出来,冷冷地转向了身边的人。 
  几乎和亚久津仁同时伸筷子的木手永四郎也抬起头来,他的眼神与凶意凛冽的亚久津仁的眼神不一样,那是一片森林般的幽绿色,安静得让人全身发冷。 
  想到就是这家伙在浴室中浇水泼到了自己,亚久津仁本来就存着些许不爽的心情更加发黑,挑了眉不客气的哼声道,“木手,怎么又是你?”
  木手永四郎笑了,他身上带着海岛人独有的热烈又冷酷的气质,唇角一勾怎么看都像危险的邀请,“亚久津君,怎么又是你?” 
  他似是可以学着亚久津仁那东京人的语气,浓厚的冲绳口音却已经透出了点点挑衅的意味。 
  两双筷子就这样停在一份三文鱼寿司上,那闪着金色光泽的蟹将似乎冒出了些许无辜的闪光。 
  “放弃吧,这是我的猎物。”亚久津仁一向性如独狼,别说有人跟他抢东西,哪怕就是稍微碍眼地在他视线里闪一下,就会当场尝到痛苦的滋味。 
  “0.3秒,我比你先夹的。”木手永四郎没有在亚久津仁凌厉目光的逼视下退却,仿佛亚久津仁的眼睛中能爆发多少暗金色闪电,他都能用一眸森绿色的迷宫雾气吸收过去一般。 
  亚久津仁当时就恼了,同时也奇怪这家伙敢这么直面自己。然而压过了这困惑的是野性的恼怒,“你说什么?” 
  沙哑磁性的嗓音如同狼王的低吼,木手永四郎却只是侧了侧眼睛,镜片后的眸子里也闪过了一丝阴媚的暗光,“有什么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吗?亚久津仁冷笑着在心里啐着重复了一遍,抬手将木手永四郎的筷子高高格开。如同挑战宣言一般的清脆敲打声一闪而过,只见木手永四郎就在半空中稳稳地顿住了筷子,与亚久津仁彼此僵持。 
  “这混蛋……”亚久津仁咬了咬牙,这家伙倒是在敏捷度和力量性上都能与他一较上下。 
  “我的建议是先吃饭,然后再来解决这件事。”木手永四郎还是微笑着,镜片上的反光使他的目光变得迷离。 
  手上的压力一重,亚久津仁便见木手永四郎飞快地穿过了筷子的空隙,直接夹向那块寿司。 
  现在那已经不单单是一块寿司了,简直是两个相见眼红的天生仇家之间争夺的锦标。 
  两个人都是不动声色却极要面子的人,谁要是输了这块寿司,那就是低对方一等了。 
  亚久津仁当然不允许,立即狠狠掐住了木手永四郎的筷子,在只差半点就能接触那块寿司的地方牢牢停住。 
  “亚久津君,这盘子里的寿司可不止这一块。”木手永四郎并不生气,眼神却是越来越阴暗,“夹别的去不行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