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个拒绝洗白的哥哥+番外 作者:精神分裂了(上)

字体:[ ]

 
 
书名:(家教)一个拒绝洗白的哥哥
作者:精神分裂了
 
文案
 
你说我中二脑袋哪里不对,其实我是高功能反社会。
作者让我杀人于是我去放火,又认为我需要丢一只眼睛所以我毁容了。
我的妹妹是个病娇,弟弟高冷全天逼我出柜,勉强有个熟人是死人妖,虽然她不承认。
追求我的人有很多可我却不喜欢他们啊!这个令人讨厌的世界为什么还没有英雄来毁灭呢?
沢田纲吉:你为什么讨厌黑手党?
当然是因为我讨厌你。
“找茬啊我认识你的时候还不是黑手党呢!”
“可是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已经是黑手党了。”
“……你为什么不去死?”
天道有轮回,你拐我妹,其实我对你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欺负一下你开心开心。
作者太坑爹了,后来我转世了,而且貌似把上辈子全部忘掉了。
one day愚蠢的BOSS突然牵着妹妹到我面前手持喜帖:骸,你说好要做个愉快的基佬,确定不会来抢亲吧?
 
……我真的不是妹控!!
 
你是谁,为我插刀两肋!我是谁,对你掏心掏肺?【文案2.0·真文艺版】
 
他是历史上最年轻的将军之一
把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都拿来给了他
终身不娶,因为他知道,那个笨蛋爱过他
爱过言出必行的他,爱过侠肝义胆的他,爱过风度翩翩的他
众里寻他千百度,以血为誓不负他
 
莫西里上那位遮掩半脸的美貌神父身份成谜
过万花丛不沾片叶,一生祸女梦无数
有恃无恐,也许他早知道,有个笨蛋爱着他
爱着声名狼藉的他,爱着坚韧不拔的他,爱着死性不改的他
撞死南墙不回头,命中注定爱惨他
 
记得曾经她任性,傲慢,自私,不漂亮,独断专行而且容不得人
不及后来岁月沉淀后一丝夺目风采
一厢情愿,所以她不知道,有个笨蛋爱上她
爱上拼命坚强的她,爱上一腔热血的她,爱上死要面子的她
跨越时光来爱你,百年孤独只为她
 
BGM:风华燃尽-指间沙
 
内容标签:家教 天之骄子 怅然若失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菲尔,勒希,漫莎,既然你们都问了那好吧前仨那主角之一就是六道骸 ┃ 配角:八神家族,雷羽菲斯,沢田纲吉,N多原创,以及初代群低空灰过 ┃ 其它:温馨互宠,守护与成长,救赎与情爱,活在当下
 
 
 
  ☆、关于结婚
 
  “娜渣渣不愧是女中豪氓啊,真的把小鬼塞给我了,晴桑可还没有结婚的人就带上一个拖油瓶,总觉得在哪里吃亏了啊。”
  晴天抓着头发一路嘀嘀咕咕从屋外唠叨进屋内,经过餐桌时明月神色不耐的敲了敲桌子:“喂,你怀里搂着什么东西?” 
  “我的种。”晴天秒回。
  “……”
  一秒后,晴天的脸上多了个巨红巴掌印,方才抱在怀中的襁褓早已到女朋友臂弯里,他揉着发麻的腮帮子盯着明月满眼疑惑:“喂喂,这个一脸母性光辉散发着天使般微笑的欧久酱是谁啊,我可不记得自己交往的对象是大和抚子型——”
  一只筷子嗖的擦着他发际线飞驰而过,扎在墙缝上微微颤抖着。
  明月活动活动手指,扒拉开襁褓若有所悟:“啊咧,这个毛色怎么看都是黛儿姐姐的种呀。”
  “不对,你家亲爱的黛儿小姐根本就不是男人。”
  晴天试图在脑内补充一下某人性转的形象……他不禁打了个寒颤。
  “男子汉大丈夫,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看不出来这么重要的细节有什么值得忽略的……”晴天扯了扯嘴角放弃对明月吐槽,转移话题道,“总之你就当他是我的种吧。反正你也生不出来。”
  “不靠谱的男人一到关键时刻就推卸责任。”
  “喂推卸责任是什么意思!我的错么,生不出来难道是我的错吗?咦,好像还真是我的错……”
  愤怒了两秒后晴天发现自己似乎被绕进去了,意识到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对自己没好处,他果断改口,“仔细一看这小鬼也挺可爱的嘛啊哈哈哈。”
  怀里的婴儿很配合,刚巧睁开了眼,湛蓝色的瞳仁温和的注视着灯光下一对拥围自己的年轻男女,眼珠一转咯咯笑起来。
  “哇,在笑呢!居然是活的~”明月十分兴奋的抱着不肯撒手,捏捏孩子的小手后又发现新大陆般的富又去捏他的脚,紧接着还感到不满足,于是又狠狠捏了两把脸,结果不负众望的成功给弄哭。然后她又开始不耐烦起来,哄了两声没哄好便毫不犹豫的将襁褓往旁边一扔:“为什么是活的!”
  得亏晴天手快,眼角抽搐着把襁褓接在手里: “……喂!快别让这个人抱孩子了。明明已经前凸?后翘成为了不起的傲娇子角色,在下一代面前应该表现出成熟稳重的一面啊!”
  明月摆手:“那种东西在不能帮助我前进反而扯后腿的时候一点也不需要。”
  晴天:“咱这婚还是搁两年再结吧,我已经不得不养一个小孩了,不想再养第二个。”
  明月一听立马飞扑上来抱住晴天脖子猛掐:“你说话不算数!我去告诉我大哥,说你始乱终弃!”
  晴天被她没轻没重一阵掐的直翻白眼:“咳咳……欧久酱,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能稍微有点儿成年人的自觉吗?我要娶你压力很大……”
  明月轻轻一哼,手心翻过在自己刚刚行凶的部位揉了揉道,“有压力怎么了,我这种白富美,官N代,放在外面追求者都是按营编号的,像你这样的老男人能捞到一个那是踩了八辈子狗屎运。还不快跪下向我叩谢圣恩?”
  “哎。”晴天立马后退三步一边下跪一边给自己女朋友扯嗓子大喊:“臣有罪!臣惶恐!公主吉祥!”
  “跪安吧。”明月被他逗得忍俊不禁,“行了行了,婚继续结,抱着小孩不碍事……他叫什么名字?”
  “说是叫菲尔。”晴天啧了声,“明明我也想查字典来着……”
  “就这么定了,带上菲尔,咱奉子成婚。”明月拍板。
  ……
  “可恶啊!万恶的资产阶级!”
  说着要结婚当然少不了礼金,可这些人送来的都是什么啊!晴天啪的摔了单子,回头抓起明月的衣服抹泪。 “媳妇儿,我可能娶不起你了,跟你亲爱的大哥打个商量,干脆入赘怎么样?”
  “……你醒醒! ”
  过目礼单后的明月白了他一眼,“不要用肮脏的金钱来衡量我们之间纯洁的感情!”
  “爱情这种东西发展一定程度后本来就是不纯洁的,”晴天依旧对礼单保持着热枕,“一座小岛唉,虽然很小但那也是一座岛唉!万恶的资产阶级,求你了媳妇!让我入赘吧,小的一定用后半生当牛做马为女王大人服务……”
  “不过就是几块珊瑚礁罢了,至于么你。”明月诧异的瞪着他,“你有这么穷吗?”
  “很穷啊。”晴天盯着礼单眼睛一眨不眨,“而且这个世界上哪有人嫌钱多的,而且你大哥到底什么意思啊喂,珊瑚礁再小也是个岛,他这聘礼太惊人了,把晴桑卖了也还不起!”
  “拿着吧,这不是聘礼是礼金,你能娶我就算三生有幸,还想要什么聘礼。”明月哼了声拿起桌上最后一份礼单,片刻后她眼神黯淡了下去,表情蔫蔫的,“呆萌哥居然真的不来……真的要绝交啊这节奏。”
  她平日总是活力四射,一副精气用不完的过剩模样,这么一皱脸连呆毛都蔫了蔫,整个人萧索的不行。
  “不来就不来呗,大人都是这样,年龄到达一定程度后就会进入无线傲娇的更年期,”伸手在媳妇的小脑袋上揉了揉,似乎脑补出了什么不好的画面,晴天眉毛微皱,“他要真来了我才觉得头疼。”
  “呆萌哥二了点,这又不是他的错!”明月为自己家人辩解,“不是都说‘兄弟姐妹间如果有一个很能干,另一个就一定是逗比’?”
  “你真的是在为他说好话吗……”
  晴天想了想,还是没能从这句话中总结出半丝有关呆萌此人优点的结论。
  “好啦,别扳着脸,他不出现也是理所当然吧。别说他现在那么忙,就凭便宜初哥会出现他都绝对不会凑这个数——老男人志在四方,他想干什么就让他自己去干吧,你现在的唯一工作是准备嫁给我……”
  “切,真吐艳,大人总是喜欢把他们之间的恩怨蔓延到下一代。”明月拱进晴天怀里,“心情好烦,菲尔呢,把他抱出来让我捏一捏。”
  “别!好不容易才睡了,那小鬼平时多乖啊除了吃喝拉撒从来不闹,你每次都要弄哭他这是何苦!”
  “我不管我就要捏,不能满足今晚一定会失眠的!”明月在晴天身上翻来滚去,“睡不着肿么办!”
  “看你这一副精力旺盛过头的样子就知道一两天不睡也没什么吧……”
  晴天被折腾的有气无力。
  “不要!熬夜时美容的大忌!”
  “所以你就欺负我?”
  “不要,我只想欺负小菲尔。”明月摇头,“你摸起来一点都不软。”
  “唔,就个人意见来说我更喜欢你来摸我,坐着或者躺着摸都可以的哟~”晴天摸摸下巴笑的蔫坏,“趁天没黑我们还有大把的时间哟。”
  明月一巴掌糊上他的脸:“摸个屁!”
  *
  婚礼当天便宜老哥找了个角落拉着晴天问话:“晴,那个孩子……”
  “哦,因为那时候是那样的,所以就变成这样了。”晴天挖鼻。
  “……不我不想知道那晚你是怎样的。”
  “什么,你想知道?就算是初哥你管的也太多了吧,连人生大事也不放过,是不是有点丧心病狂啊?”
  “……好吧,是我多管闲事。”清咳一声,想了想乔托还是决定纠正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日本弟弟:“不要叫我初哥!”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晴天抓了抓头发,“总之就是这么一回事啦,好啦别杵在我这里,您那么忙,再迟两天万一赶不上春运怎么办。”
  “晴,我还不至于落魄到那种地步……”
  只是退位而已,这家伙心里到底把自己定义成什么形象了啊!
  “不愿意回日本那么就住在这里吧,如果有什么麻烦,去拜托桑芙诺拉,不要总是自作主张。”对于晴天看似懒散实则无法无天的性格乔托多少了解,指望他安分还不如指望月亮每天早晨八点钟从东边升起来。
  晴天摆手:“走吧走吧你走吧,看着真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