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明唐]从今以后 作者:雨落瓦檐

字体:[ ]

 
书名:[剑三][明唐]从今以后
作者:雨落瓦檐
 
文案
人世情困不过你情我不愿,我情你不愿,两厢情愿不得始终罢了。
 
天灾人祸,生离死别终是罕有。
 
蜉蝣之身,朝不保夕,如此往来,牵绊相缠,想来十余载言语甚少,未曾相知几分。
 
不过痴心脱缰,念念不忘,再见终归点头之交,相对无言,心思互藏。
 
每每念及,空余悱然喟叹。
 
前尘尽弃,易如反掌,身世过往,宗门教派,经年怨仇早已划定,彼此深谙。
 
无关旁人,自将点点痴心作妄念,相守之思不及觉察,已近终焉。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怅然若失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重楼,唐千景 ┃ 配角:陆明焕,唐千浣 ┃ 其它:从今以后
 
 
  ☆、初章
 
  正是元宵时节,长安街头一如旧年,雪打花灯,楼阁通明,酒肆逢迎,宝马雕车,江湖中人,市井百姓往来络绎不绝,正值国运中兴,中原太平日久,良辰佳节庆典规格,总是依着旧时惯例,分外铺张。
  唐千景不曾料到这灯火辉煌游园夜,竟是他这一生颠沛的开始,也是这红尘乱世又一页的初章。
  
 
  ☆、一
 
  唐家堡远在蜀地,堡中弟子在技艺精熟之前极少有机会外出远行。唐千景自幼在唐门长大,父母皆为唐门门下高阶位弟子,本应是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却终结于枫华谷之役。在那场大战中,唐门丐帮被明教击溃,损失惨重。唐千景的父母在这一战中双双牺牲。那一年,唐千景四岁。
  那时的他,对杀伐生死已经耳濡目染,身边玩伴多捡来的孤儿。而他终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枫华谷一战之后,唐千景在某天被带离了原来的家。他一直记得那天唐家堡的情形,一个不认识的师兄来找到他,告诉他,立即随他离开原先住的屋子,去到长老指定的地方。什么东西都没有来得及拿,屋子里还有父亲平时喜欢摆弄的机关□□,母亲很喜欢的胭脂,这一切都离他远去,最后的匆匆回头一眼,竟是他这一生中最后一点对家的记忆。
  走过门前石板路的时候,他看到住在不远处,最近在照顾他的沈姨跌坐在门口,站在旁边的唐门弟子,将一块沾了血的玉佩递给她。沈姨原不是唐门中人,而是长安有名的美人,她和沈叔便在长安相识相恋的。每当父母外出久久不归的时候,沈姨便来照顾他,给他讲远在中原帝都的风土人情,江湖传说,以及她和沈叔历经磨难终成眷属的故事。那样坚强的女人,却轻易地在外人面前哭泣,那时的唐千景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沈叔不会再回来了那么自己的父亲母亲想到这里唐千景一步都迈不出了,前面的师兄看到他不动,便拉着他走,反复叮嘱他长老的命令。走到唐家集的时候,四周的景象让唐千景如坠冰窟,原来热闹的集市中充斥着骇人的声音,公告牌前人山人海,有人看到亲人的名字,或哭号,或悲泣,甚至昏厥。归来的尽是他们的遗物,撤离的匆忙,只能带回他们的一些随身小物件,或是一块衣襟。唐千景大哭了起来,他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走过唐家集的那段路的,只记得那日夕阳的血色余晖将唐家堡浸没。
  『从今以后,你就是唐门千景,不复过去,不念将来。』
  那时的他不甚明白这话的意思,丧父母之痛,训练之苦,孤独让他开始的几年中,偷偷哭泣过无数次。
  在唐千景16岁这年,因为枫华谷一战大伤元气的唐门,破例派出了还未能出师的新一代弟子前往长安,暗中夺回之前被侵占的商会与贸易通路。
  到达长安的时候正是中原北方的数九隆冬,干冷的风携卷着鸟羽般的雪花簌簌而下,天地之间一片白色,唐门一行人择了人迹罕至的小路,在这茫茫白雪中更是一片寂静,他们踏在雪地上细碎的脚步声竟似打破了这里的沉默。
  越靠近长安越是得小心,唐门势力大不如前,以至于堡中有弟子与外人暗中勾结,他们一行人的存在怕早已暴露,这一路上数次发生被截杀的意外,折损了不少人马。这肃杀寂静的枯木林中,又不知暗藏几重杀机。
  在这次入中原前,唐千景和同行的大多数弟子一样,从未见过这样的风雪。虽是历经各种作为刺客的考验,在这样的陌生环境中,心中还是油然生出几分畏惧。
  按说满地的积雪,只有他们一行人的足迹,似乎是不可能藏有埋伏。正在集中进发之时,地面上的雪层轰然爆开数十处,每处都跃出一个明教弟子,恰将他们团团围住。
  『竟然在下雪之前就埋伏在了这里!』
  唐门一行人不禁大感意外,而已经没有时间再惊讶,随时都是生死之争。对方毫不犹豫地将包围圈缩紧
  ,所有人都在攻击范围之内,领头的人讲了一句波斯语,明教弟子一拥而上,俨然要赶尽杀绝。唐门的指挥反应毫不滞后,比出了突围的手势,唐门弟子也冲上前,与对方展开了恶斗。对方人数众多且擅长近身战斗,不久便开始不支,唐门指挥熟悉明教的文化与战斗方式,这一队人的头领是其中最骁勇善战的,也是相对在教中地位较高的。唐千景在的位置与指挥大约两尺,指挥在放倒一个明教弟子后,示意他夹击不远处的明教头领。唐千景会意,虚放一镖,逼退了面前的明教弟子,便向头领连发数只□□。□□破空而去,距离不过数尺,面对这么近的攻击,慢一分便会被击中。对方显然也是发现了他出奇一击,迅速将面前的一名唐门弟子推到□□的方向——没有比血肉之躯更好的防御,□□瞬间击穿被当做挡箭牌的唐门弟子,唐千景大吃一惊,自己竟误伤同门。若是一般□□,击中之后便足以止住去势,这种强弩射出的□□不会如此简单,在洞穿前面人的肩胛之后,依然飞速前进,明教头领显然也是倍感意外,以为毫无疏漏的算计失败了,他不得不倾身避开,正这在闪避的瞬间,身形露出了破绽,恰赶到的唐门指挥的匕首已经横在颈间。
  “都不许动!”
  看到头领被敌人挟持,明教弟子停下了攻击,唐门一方见状也得以喘息,摆出了防御的阵势。唐千景退至指挥背后护卫,正当双方僵持不下时,从远处竟又杀来一拨人马,皆是身着黑衣单手持剑,看不出什么来头。唐门明教双方均感意外,看起来并不是任意一方的援军。这帮人马冲上前来,不问缘由便是招招必杀之势,唐门明教双方已火拼到筋疲力竭,无力抵抗这半路杀出又不明身份的人,节节后退,身后便是悬崖,唐门指挥肩负统领之任,却因挟持着明教头领不能分神。唐千景自是明白,便接手挟持明教头领的职责。
  唐千景打量被自己挟持的人,身高比他高出半个头,戴着兜帽看不到脸,隐约看得出面部轮廓很深,是典型的西域人的面相。此刻他虽是身中一刀,却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谨防四周随时可能的攻击。指挥投入战斗后,唐门弟子的攻击明显比之前奏效,唐千景不敢懈怠,双眼余光瞥向四周,悬崖边缘或凸或凹,有一角延伸出去一块狭长的岩块,衡量利弊后他计划暂时退至那处,便将匕首逼近面前那人几分,那人似是会意,两人一步一退,站在了突出的岩块上。此时明教和唐门两方不再相争,共同抵御刚才杀出的那群人马,对方显然提前想好了战术,将他们一个个分散开,两拨人混在了一起。开始有暗器火药在唐千景和明教头领两人脚边炸开,而此时并无还手之力,也只能自求多福。
  “放开我,要么谁也别想活。”
  被挟持的人首先开口,官话讲的明显带有胡地口音,听起来却有几分蛊惑感。唐千景有点犹豫,自己第一次接手任务,并没有实战的经历,听对方的意思也是对的,现在不是明教唐门的较量,便放下了手中的匕首。正当二人准备从岩块上撤离时,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不知谁安置的爆破机关炸开了,这里的山本就是比较脆的石灰岩,经过几次爆炸后,早已有几处崩裂,待这最后一个机关爆炸后,岩块彻底断裂。机关爆炸强烈的冲击,直接将数尺内的人震开。两人虽反应快,但在这样的爆炸中轻功完全不能施展,脚下一空,便随着碎石坠入悬崖。
  
 
  ☆、二
 
  ????? 唐千景没有想过还能自己还活着,醒来的时侯,他感觉周围一片深灰色,全身冻得僵硬,几乎没有知觉的右手大概还握着那支匕首。勉强起身,他发现自己埋在了重重积雪下,大概是下落的时候?几次碰撞缓冲和悬崖下的积雪起了缓冲的作用,不至于摔死。但感觉五脏六腑受了不轻的内伤,异常疼痛,头脑昏沉,眼前一片模糊。静坐了一刻钟,视力恢复了些,唐千景瞥到不远处的雪地里伸出一只手,那只手上并没有手甲,想必不是唐门弟子。随着头脑清晰起来,他不禁警觉起来——和自己一起坠崖的大概只有那个明教头领,忍痛站起身来,试着用冻僵的右手摆出防御的起式。他缓缓向那只手的方向走去。当他们的距离在一尺内的时候,手的主人破雪而出,两人的素养确是很高,在这样的爆炸与坠崖的情况下,皆是武器不脱手,明教头领另一只手倒握两把弯刀,唐千景的千机匣不知在坠落时丢在了何处,唯一只匕首在手,武器上自然已经占了下风。最后一搏便是先下手为强,这自是以命为赌注,对方眼见他一匕刺来,迅速将双刀分之两手,一手以刀格挡不过七寸的利刃,另一手稳稳地将弯刀送至唐千景颈边。唐千景心说这次低估了对方,不免一死。而那人却没有将刀落下。
  ??????? “放下匕首。”
  ???????见对方没有下杀手,却让他放下武器,心中迟疑并不照办。
  ???????“这里一个人走不出去。”
  ???????这句的语气稍有缓和。
  ???????“想活下去现在就放手。”
  ????????明教头领话音刚落,竟出人意料地将架在唐千景颈边的弯刀移开,一松手刀便落在雪地里,刀柄上的链条与刀背相碰发出一点细小声响。唐千景妥协似的放开了匕首,对方也收起了双刀。
  ?????? ?从那样高的悬崖上坠落,没有摔死已是万幸,两人都受了重伤,方才的较量已是强弩之末。此时此刻,两人跌坐在地,?相对无言,各自调理着内息。唐千景打量着对方,之前戴着的兜帽此时已然摘下,露出一张不超过二十岁的西域人的脸,黑发微微蜷曲,脸部的轮廓像刀刻一般,眼色不同于中原人的棕黑色,是深邃的蓝,配上高眉骨深眼窝,看起来神秘而又忧郁。若是女子,定然会对这张脸心驰神往。同时,对方也在用余光看他——十六七岁,一副典型的中原少年的样子,脸部的线条柔和,带着几分秀气,而眉眼却是九分沉稳。这双眼若是再经过几年的打磨,想必是十分的冰冷了吧。陆重楼这样想着,这个来自南方巴蜀之地少年,八成是初次离开门派,虽然技艺精熟,但缺乏实战和生存经验,比如他在挟持与对敌时以及刚才同他拼死一搏,看来他并不知道现在的环境有多危险——虽不是极北极寒之地,而这不知方位的深山中的气温要比城镇低不知多少,加上正是数九寒冬,寒风凛冽,积雪过膝,又没有补给。这样的气候足以把人在饿死前活活冻死,甚至只要意志力一有松弛,睡去就不再醒来。现在不是报仇的时机,就算分出胜负,一个人无论如何是不可能活着走出去。?大约休整了半个时辰,唐千景感觉到这里气候的极端,一点不像巴蜀之地的潮湿寒冷,极低的气温和干冷的风将身体的温度迅速带走,很快感觉肢体面部已经接近麻木。不知道那个明教头领是怎样的想法,或许他一早清楚这里的情况。
  ????? ??“我叫唐千景,你呢?”
  ?????? ?他试图与对方搭话,既然暂时没有动手的意思,倒不妨问他一问。
  ?????? ?“陆重楼”
  ??????? 不远处的人听到他的提问,偏过头来,抬眼答道。?
  ??????  “这悬崖不确定在什么位置,而且气候极端,想走出去非常困难。若是想留命出去,只有你我合作。”?
  ??????  “……那应该如何?”
  ??????? 听到那人主动要求合作,自己不可能杀死对方,不合作左右都是葬身此地,想来也是唯一出路。
  ???? ??“现在当是过寅时,在天黑前一定要找到容身之所,否则会迷失方向冻死在外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