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楼同人]穿越红楼之小和尚 作者:流浪一生(上)

字体:[ ]

书名:穿越红楼之小和尚
作者:流浪一生
文案
这是一个小和尚为了吃而把自己卖了的故事
这是一个小少年为了修仙路排除千难万险最终终于达成目的的励志剧
这是一个看多了红楼同人,感觉不过瘾之后YY的产物
 
好吧,其实这就是一个有点雷有点萌,披着红楼皮的清穿修仙文
 
注意:
一、CP:四爷VS阿柘;
二、弘晖不会死···小生强迫症严重,已设定内容不会再修改,否则无法写文!!不喜欢的只能说抱歉!!!
 
内容标签:红楼梦 清穿 灵异神怪 幻想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左潇(小和尚-阿柘)、胤禛 ┃ 配角: ┃ 其它:
 
晋江银牌编辑评价:
作为小和尚的阿柘已经死过两次,按理说应该算是老妖精了!但因为记忆的缺失,所以他的性子一直没什么长进。让皇帝头疼的是,这个小和尚虽然脑子里利国利民的手段很多,但却是个贪玩的,不到逼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什么都想不起来!这是个小和尚在红楼世界努力修真成仙的故事。作者选择了红楼梦中赵姨娘的儿子为切入点,描写出一个在宅斗下被牺牲的婴儿如何从一个小和尚秉持着本心逆流而上成就传奇的故事。
==================
 
  ☆、第一章 三世为人
 
昏昏沉沉中,左潇只感觉的到痛,头很痛,身体很痛,甚至骨髓都在痛,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痛。
    外面又很吵,好像有人一直在哭,间或还夹杂着几句‘小贱人’‘妖孽’‘贱种’之类的喝骂声。
    眼睛睁不开,声音也听的不是很清晰,再加上让人深入灵魂的那种剧痛,左潇很怀疑自己是不是要死了?
    “死?怎么记得自己好像已经死了呢?”这该死的痛,怎么总是会干扰他的思绪······明明应该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的,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幸好左潇一直都是随遇而安的性子,既然想不起来,就不再去想了,只是专心去抵抗那种快让他崩溃的疼痛,其他的都不在理会了。
    这样一来,左潇这边倒是安稳了,小小的身子,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偶尔猫叫似的哭两声,抽搐似的动动手动动脚的。
    给喂奶就吃,偶尔奶娘或身边的人忘记了,明明饿的狠了,却也不知道给个声音,提示一下。
    ~~~~~~~~~~~~~~~~~~~~~~~~~~~~~~~~~~~~~~~~
    “刘妈妈,你说咱们哥儿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如果不是听到过他哭,身上也是软软的,还有热乎气儿,怎么都不像是····不像是···”一旁伺候的小丫头铃儿‘不像是’了半天,到底没敢将‘活物’两个字说出来。
    但是一旁的奶妈妈怎么会不知道她要讲什么,眼睛止不住的闪了闪,嘴里说了句:“不要胡思乱想,看看哥儿这好样貌,将来必是有造化的!”
    铃儿嘴里虽然没有反驳,但却是拿眼睛偷偷斜了刘妈妈一下,小嘴也撇了撇,心里想着:“还造化呢?谁不知道,哥儿是五月初五的生日,那可是毒日,专出煞星的!而且刚出生第二天就死了祖父,现在又是这种诡异的样子!”
    铃儿越想心里越怕,不禁有些哀怨,这么大个荣国府,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的被派来这里伺候了呢?虽然现在是二等丫头的待遇,但她却宁可自己是瑚大爷或者珠大爷身边的洒扫丫头!
    再退一步,就是在新来的赵姨奶奶那里,也比这里有前途啊!
    撇嘴皱眉的在那里想了半天,却只能叹气,谁让她是外面买进来的,在府里没资历没人脉呢?能混到现在已经是本事了,还是做好分内事,不能再多想了!
    不过哥儿长的是真好,眉间一点朱砂,小脸白嫩嫩粉嘟嘟的,一点也不像普通刚出生的小孩子一样皱巴巴的。不过,越是这样越吓人,不会真的像大家说的那样是个妖孽吧?想到这里,总觉得身上有些凉飕飕的,不自觉的又向后退了两步,轻易的不敢去碰自家哥儿。
    不只是她,连奶妈妈都是如此,除了伺候哥儿喂奶、拉尿,再不肯上前。
    ~~~~~~~~~~~~~~~~~~~~~~~~~~~~~~~~~~~
    她们两个在这里小心翼翼嘀嘀咕咕的,还在里屋做月子的荣国府二爷贾政的姨娘周氏,却只敢躲在屋子里,跪在一尊小佛像前,边捡佛豆边偷偷的哭,刚生完孩子没几天,不要说坐月子了,竟然连稍微休息一下都不行。
    她虽然长相不俗,但是却生性懦弱,也正是因为这点才被王家老太太看中,给了自己心爱的长女做了陪嫁丫头。
    又在姑娘进了贾府,怀上珠大爷的时候,为了给太太固宠,被开了脸给二爷做了通房,现在珠大爷都四岁了,大姑娘也快两岁了,自己才因为老太太和太太斗法,好不容易在太太的默许下怀了一胎,但谁能想到,明明应该五月底才到预产期的,竟然会被一只发狂的猫惊了胎,赶在五月初五毒日生下了一个哥儿。
    真算起来,这也不算什么,怎么说都是意外或者被陷害才赶这么一个日子生产,虽然对哥儿以后有影响,但也不会太大,毕竟传出去,对太太对府里都不好。
    可是,谁能想到初六的时候,老太爷会因为出去赴宴喝的太多,又一定要骑马回来,并且h起来的时候竟然‘老夫聊发少年狂’了一把,竟然不停的用鞭子抽打马匹,不停的加速,最后竟然从马上摔了下来,虽然太医查看后,说老国公爷得的是心悸之症,在落马之前已经发病了。
    但外人看到的却都是,戎马一生的老将竟然因酒落马而死?
    摇头叫可惜的时候,却总有那么一丝嘲讽的意味在里头!
    府里老太君一来是丧夫之痛,二来也是被那些若有若无的嘲讽刺激到了,竟然将满腔的怒火都发泄到了周氏和新出生的哥儿身上,虽然没有亲自过来,但每天都会派遣心腹嬷嬷过来骂一顿,‘丧门星’‘贱妇’‘孽种’···每天竟然没有重样的,如果不是还没有良心丧失到能够杀孙的程度,哥儿可能早就被摔死了!
    就连府里的二爷,现在应该叫二老爷的贾政,哥儿的亲生父亲,也只是在他出生的那天来看过一眼,之后竟然再也没有来过。
    所以刘妈妈和铃儿其实还算是尽心了的,没看屋里其他伺候的人都是在老嬷嬷过来骂人的时候,才会露脸瞧瞧热闹吗其他时间早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就这样在有人诅咒、有人怠慢、有人幸灾乐祸的情况下,左潇身上的痛苦却一天天的减轻了,并且因祸得福,精神力竟然犹如特别锻炼过一样,短时间内竟然已经凝练到产生神识的程度,虽然只是身周一米的距离,但却已经是一种质的突破了。
    左潇也终于记起了一些东西,感受着这具小小的婴儿壳子,他就知道这应该是自己又重生了,为什么说又呢?因为这已经是他记忆中的第三世了!
    第一世的时候他是一名生活在地球上21世纪的普通学生,比较富裕的家庭,还有一个私下里总是想欺负他,在外面却将他保护的严严实实的孪生哥哥,爱玩爱闹,因为足够聪明,所以还有着比较优异的学习成绩。
    当然,因为他懒散的性子,那点成绩跟总是好胜心强,以至于在他眼中近乎有点神奇到变态的哥哥是没有办法比的!他也不想比,比一次输一次的悲剧,他再心大也承受不起!
    那一世,结束于他大学时候的一次旅游,可恶的该死的地震,他在心里恨了一千遍一万遍,最后,却只能庆幸,哥哥因为要参加一个国家级的竞赛所以没有一起来,幸好幸好!
    第二世他出生在一个可以修炼的神奇世界,那个世界、那个世界···左潇动了动可爱的小脑袋,怎么有些记不起来了呢?明明很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应该活的很精彩的,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皱了皱小眉头,哎,不想了,自己这种情况应该是灵魂受过伤,慢慢的养好伤,总能够想起来的。
    最关键的还是要把目前的环境搞清楚,根据这几天断断续续听来的内容,显然这里可不是什么善地,不要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但是,作为一个毫无自主能力的出生还不到一个月的小婴儿,他还能做什么呢?除了吃,间或偶尔卖卖萌,他什么也做不了啊。
    奶妈和小丫鬟嘴里又重来都不会说写有用的信息,这的是多么郁闷悲催的人生?
 
  ☆、第二章 阴谋起(上)
 
无论再怎么郁闷怎么着急上火,硬件不过关的左潇,也只能躺在那里睡饱了吃吃饱了睡。
    幸好,随着时间的推移,府里那位据说很慈祥,但左潇从来都觉得很夜叉的老太太心里的火气终于散了一点儿,不再派人过来欺负他们这屋里的一对弱女幼子了。
    日子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过着,除了一个奶娘和一个七八岁小丫头,似乎这府里所有的人都已经将这个偏远小院儿里的母子遗忘了。
    对此,周氏只知道哭,左潇被她哭的心里怕怕的,世上的女人是老虎,不,应该比老虎还可怕,怎么会有人能够在身体里面储存这么多水分呢!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或许,即使是有了相同的血脉也不是人家儿子的原因,左潇虽然有点可怜这个女人,但更多的其实是厌烦,太懦弱,也太蠢笨。
    怪不得这府里的太太能够这么放心的将她这种绝色给自己的丈夫做姨娘,即使生了自己这么一个被认定为不详的孩子,都顶住了老太太的压力,没有处置她,实在是长得漂亮又如此烂泥扶不上墙的奇葩世间真是不多了啊!
    这么多天过去了,不知道为自己为孩子辩驳一句,更不知道怎么样摆脱困境,就只知道哭!女为母则强在她这里就是一个笑话!
    怪不得连奴才都瞧不起!
    左潇躺在小床上,一边啃着自己的小手,一边无奈的想着,他倒是希望自己这里能够一直这样被遗忘着,虽然这种情况艰难些,但是只要不用被摔死,还是勉强可以忍受的。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左潇清楚的记得自己第一次面临死亡时的不甘绝望愤怒,甚至在意识深处似乎还有另一次的死亡,虽然记不起来,但是那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惊悚恐怖还是在影响着他。
    他不想死,即使现在孤立无援,即使死亡之后很可能还是会重生,但是只要一点的可能性,他却还是要努力的活着。
    躺在床上的左潇现在还不知道,在这里他若是想好好的活着,将是多么的艰难!
    ···························
    在府中一座精致院子里,正房的窗户打开着,素色的窗纱显然是新换上的,薄薄的精致的料子阻止了外人的窥视,却能让屋里的人轻易的看到外面的景色。
    屋里穿着素色衣裳,面容端庄的贾府二太太也就是左潇的嫡母王氏正半靠在软榻上,闭目养神,身旁一位老嬷嬷帮她按揉着腿部,其他的丫头婆子却都被指使的离得远远的。
    过了好一会儿,王氏才对着老嬷嬷问道:“事情都办好了吗?”
    “太太放心,都已经安排好了,都是那些人自己作死,没人会怀疑到咱们身上的。”老嬷嬷手下不停,恭敬的答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