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秦时明月之风动云变 作者:滕小爷

字体:[ ]

 
 
文案
前言
捭阖者,天地之道。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部自己的秦时,对其中的人物,也自然有不同的理解。这里的每一个人物都性格分明,有人重义,比如荆轲、盖聂、伏念、颜路、张良、少羽、燕丹;有人重情,比如高渐离、赤练、雪女、端木蓉、白凤、盗跖、天明;有人重利,比如卫庄、嬴政、李斯、赵高;有人重欲,比如胜七、隐蝠......这些人,还有很多没有列举出来的人物,在那样的乱世里,分别以不同的理由生存着,却都是为了生存而战斗。
作者一贯是冷幽默的笔调,也希望能够用这种冷幽默,写出作者自己心中的秦时。
 
内容标签: 综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盖聂、卫庄 ┃ 配角:诸子百家 ┃ 其它:
 
 
 
  ☆、鬼谷传人
 
  鬼谷子遇到盖聂的时候,是一个下着滂沱大雨的黄昏。
  少年双手紧握着一个包子,目光却始终不能从旁边的那个饥饿的老人身上离开。
  鬼谷子停下马车,静静地看着那名少年的动作。少年缓慢却并不犹豫地把包子掰开,递给那个老人一半。老人接过包子,几口便吞咽下去,然后贪婪地盯着盖聂手上的另外半个包子。
  盖聂已经整整三天没有吃饭了,这个包子,还是他冒着被人追打的危险,从一家包子铺偷来的,如果把这半个包子也给那个老人,自己可能会没有力气再去偷一个,那么,自己就会饿死,然后就会成为一具慢慢腐烂的、不会有人在意的尸体。
  而那个老人却不容盖聂向那么多,他拖着衰老的身躯,一把扑倒盖聂,而手里不知何时抓着一把不够锋利却足以要人命的匕首,明晃晃地朝着盖聂的心窝刺了下来。
  盖聂一把推开老人,跌跌撞撞地往前跑,却撞在一个人的身上。他抬起头,望着那个人。
  好吧,那个人其实就是鬼谷子。
  “孩子,你现在有两个选择。”鬼谷子慢悠悠地捋着胡须,看着那个拿着匕首却不敢轻举妄动的老人,“第一,把你手上的包子给他,然后被他杀死,或者饿死。”
  “我选第二个。”盖聂回答道,声音嘶哑得好像声带被人用钝器划了几下。
  鬼谷子微微一笑:“第二,你吃完这半个包子,然后,杀了他。”
  盖聂看了一眼鬼谷子,迅速地吃了手中的半个包子,然后像一只敏捷的小豹,冲向那个老人。那个老人即使拿着匕首,又怎么是这个毕竟年轻的少年的对手,几下便被夺了过去。
  盖聂将匕首抵在老人的喉咙上,顿住了,老人充满绝望和恳求的眼神,让盖聂下不了手。正犹豫着,就感觉手上一沉,那匕首重重地划过老人的颈动脉,猩红的血液喷溅了盖聂满头满脸。
  盖聂抬起头,鬼谷子淡定地把脚从盖聂手上拿了下来:“走吧。”
  走?去哪里?你又是谁?盖聂在心里问着,却没有说出口。
  鬼谷子驾着车,一路上再无停顿地来到了一处山间,这山,树木葱葱,流水潺潺,白骨累累,尸叠成山。
  鬼谷子不高兴了:“这些愚人,都没看到‘鬼谷之地,擅入者死’的石碑吗?”
  盖聂看着已经被杂草胡乱遮掩住的石碑,无语凝噎。
  “待会儿随着我的脚步走。”鬼谷子交代了一句,他可不希望自己好不容易收的徒儿成为这白骨中的一堆。
  盖聂乖巧地点头,追着鬼谷子的脚步,平安无事地进入了鬼谷......当然,如果忽略因为鬼谷子自己踩中机关而飞来的各种乱箭的话。
  盖聂叹了一口气,说了来鬼谷之后的第一句话:“您真的是鬼谷子?”
  鬼谷子斜睨了一眼盖聂:“当然。”
  “那您为什么看上去对鬼谷那些机关一点都不熟悉的样子?”盖聂追问。
  鬼谷子抚着胡须:“那是为了给你示范,擅入鬼谷有多危险。”
  盖聂又看了一眼一脸高深莫测的鬼谷子,开始怀疑“一怒而诸侯惧,安居则天下息”的传说的真实性来。
  鬼谷子被这样看着感觉不爽了:“你叫什么名字?”
  “盖聂。”盖聂老老实实地回答。
  “从今天起,你就是鬼谷纵剑术的传人,现在......”鬼谷子看着盖聂瞬间发亮的眼神,冷冷一笑,“去给为师把那些尸骨收拾干净。”
  于是,盖聂名义上为弟子实际上为仆人的鬼谷省会拉开了序幕。
  鬼谷子在谷内待了三年,在享受弟子殷切周到的服务的同事,大发慈悲地传了盖聂几招纵剑术,然后告诉盖聂他要去收第二个弟子,也是关门弟子去了。当然实际上鬼谷子也是因为吃腻了盖聂做的包子准备换个人也换个口味可是这种话不能乱说以免破坏了他老人家在大弟子面前本来就没剩多少的声望。
  所以鬼谷子是在韩国某贵族院府的厨房里找到卫庄的,各位看官也不要太无语。当时年少的卫庄紧抿着唇,瞪着鬼谷子,手里还端着一个盘子。
  菜色不错。鬼谷子甚为满意:“你叫什么名字?”
  “卫庄。”少年薄唇微张,他虽然不屑于回答这个人,但是这个人身上有让他沸腾又不得不屈从的气息,那是强者的气息。
  “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鬼谷子又问。
  “饿。”即便必须回答,卫庄也选择了最简洁的方式。
  “你是卫公幺子,饿了为什么要自己来厨房?”鬼谷子仍在追问。
  “你既然知道我是卫公幺子,就应当知道,我是......”卫庄盯着鬼谷子,“幺庶子。”
  自周朝起,嫡庶之分愈演愈烈,嫡子为重,庶子为轻,这等深府内苑中,庶子受欺是常常有的事。
  “跟我走吧。”鬼谷子说完,转身而去。
  卫庄没有丝毫犹豫地放下盘子,跟着鬼谷子离开了。
  但是当他看着鬼谷子再一次一脚踏中某个机关又淡定地躲开的时候,说了到鬼谷之后的第一句话:“你真的是鬼谷子?”
  经过盖聂的打击,鬼谷子已经能够淡定了,但是淡定不代表不报复,他一指身后:“小庄,去把那些机关恢复原状。”
  卫庄深深地看了鬼谷子一眼,郁结地去了。
  自此,卫庄的鬼谷生活也就这般开始了。
 
  ☆、师哥与小庄
 
  等卫庄又满心郁结地回来,看见鬼谷子和另外一个素衣少年已经在院落当中等着了。
  看两个少年面对面站好,鬼谷子点点头:“聂儿,他是卫庄,你可以叫他小庄,从此之后,他就是你的师弟了。”
  盖聂看着那个勾着唇角的少年,点点头。
  “小庄,这是盖聂,你可以叫他......哦,不行,你不能叫他聂儿,你只能叫他师兄。”鬼谷子打断了卫庄还没说出口的话。
  “师哥。”卫庄决定就不叫师兄,看师父还有什么话说。
  “小庄。”被少年那略有些沙哑的嗓音一唤,卫庄心底隐隐有一丝触动,对面那少年只能算是清秀的脸忽然间亮丽了不少。
  “苍生涂涂,天下了了,诸子百家,唯我纵横。七百年来,春秋五霸,战国七雄,每一国每一朝兴衰的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鬼谷。你们二人在鬼谷中修炼三年,三年之后只能有一个人代表纵横一脉走出鬼谷,成为新一任的鬼谷子。”鬼谷子这么说完,又看看两个徒弟一个专心盯着自家师哥,一个专心盯着......嗯?厨房?聂儿今天的包子是什么馅儿的呢?......不对,跑题了。鬼谷子咳了一声,“我的话,你们听明白了么?”
  “师父,包子蒸过头会很难吃的。”盖聂指指厨房。
  “那你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果然一怒而......呃.......好像没有人惧
  当盖聂端着一屉屉包子到饭桌上的时候,卫庄咽了一口口水,自己跟着鬼谷子一路风餐露宿,好久没有吃饱了。
  盖聂看了卫庄一眼,先拿了一个包子递给鬼谷子:“师父,您慢用。”
  鬼谷子十分满意,自家大弟子就是懂礼数啊。
  盖聂又伸手拿了一个比刚才那个包子大了一圈的包子递给卫庄:“小庄,你吃这个,馅儿多。”
  ......鬼谷子决定收回刚才那句话,转头看着卫庄:“小庄,明日你来下厨。”
  卫庄看了鬼谷子一眼:“君子远庖厨。”
  鬼谷子脸一沉:“你是在违逆为师?”
  “不敢。”卫庄淡淡回答。
  鬼谷子悲愤了,他一点都没有从自家小徒弟脸上看出不敢的样子来。
  “师父,小庄他初来乍到,尚未熟悉鬼谷,不如......”盖聂求情的话被鬼谷子无情地打断:“不如明天就熟悉熟悉鬼谷的厨房吧。”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卫庄就拉着盖聂去厨房了:“师哥,我需要一个导游。”
  片刻之后,厨房里一片狼藉,菜刀被扎进墙壁上,盘子和碗满地都是,蔬菜和大米混在一起泡在盆里,连盖聂用得最娴熟的擀面杖也晃晃悠悠地在锅里煮着。
  “小庄,”盖聂目瞪口呆,“你歇一会儿吧,我来就好了。”
  “不,”卫庄干脆地拒绝,“我卫庄怎么可能连这点小事儿都做不好?”
  等你做好了就出大事儿了。盖聂很想拦住卫庄,却不忍打击自家师弟的“热情”,终于还是默默叹气,呆立在一旁。
  糊掉的咸米饭,烧干又没味儿的菜,鬼谷子的脸都绿了,卫庄还特别“殷勤”地给鬼谷子盛了一大碗:“师父,您慢用。”
  “小庄,我记得初见你时,你手里拿着一盘菜。”鬼谷子决定不能与卫庄一般见识。
  “是呀。”
  “那不是你做的?”鬼谷子问道。
  卫庄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鬼谷子:“那是卫府的厨娘做的,我只是要端出去吃而已。”
  @#¥%……&(&*@¥
  于是,在卫庄大战厨房之后,盖聂不战而屈人之兵,再次获得了厨房的使用权。卫庄被鬼谷子撵去给盖聂打下手,在他第十六次拿错东西之后,盖聂终于停下了切菜的手:“小庄。”
  “怎么了,师哥?”卫庄戏谑地玩着一根胡萝卜。
  “你去洗衣服吧。”盖聂觉得洗衣服的危险系数比较低。
  但当盖聂端着饭菜经过溪边的时候,对着卫庄手里破烂的布条重重地叹了口气。
  所以师父收回来小庄只是为了让自己多做一份饭多洗一套衣服是吗?自从来了鬼谷,自己真是越来越贤妻良母了......好像哪里不对?
  虽然不用自己做饭不用自己打扫卫生不用自己洗衣服,但是卫庄大人明确地表示自己又一次不满了。
  “师哥。”卫庄低沉的声音响起。
  “怎么了?”盖聂用力扯断线头,把一件修补好的衣服整齐地叠好。
  “你会弹曲子或者跳舞么?”是的,卫庄大人开始想念在韩国每日都能享受到的轻歌曼舞了。
  盖聂一怔,认真地回答道:“鬼谷里没有琴,我也不会弹琴,我只会吹萧。跳舞我也不会,小庄你会吗?”
  卫庄认定盖聂确实不是在戏弄他,那语气,忒无辜,忒自然了。
  “那师哥吹给我听吧。”卫庄努力不让自己想歪。
  盖聂老老实实地回答:“师父说我吹得难听,叫我把萧收起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