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危楼高百尺 作者:墨微砚

字体:[ ]

 
书名:[剑三]危楼高百尺
作者:墨微砚
 
章节:共 28 章,最新章节:结何解
第一次名剑大会上,代师父前来的谢云流听说了一个叫陆危楼的人,并对此人颇无好感。
至情至性的谢云流在名剑大会后,流连于俗世,偶遇陆危楼,却觉得此人十分有趣……
 
陆危楼X谢云流
 
 
内容标签:强强 江湖恩怨 阴差阳错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危楼,谢云流 ┃ 配角:很多 ┃ 其它:剑三
==================
 
  ☆、楔子
 
  少年穿着齐整的道袍,身后背着一柄古朴的长剑,看年岁未及弱冠,舒朗的眉眼弯弯的,唇边抿着一抹清爽的笑容,目光越过台上丰神俊逸的藏剑山庄庄主,直勾勾地定在了叶孟秋身后的那柄御神宝剑上。
  二月的西子湖畔还冷飕飕的,围聚在台下的武林人士皆不觉得寒冷,他们早听清楚了叶孟秋所说的品剑规矩,等不及要跃上台比试一番,然而待诸人瞧见被叶孟秋邀上台的几人,众人纷纷打消了此念头。
  谢云流咂吧了下嘴,用手抹了抹冻红的鼻头,他收回了定在御神上的目光,将叶孟秋邀上台的几个人逐一打量了一番:那个扛着一柄纯黑重剑的年轻人看上去力气很大,听说就是刚在江湖上闯出了些名头的拓跋思南;拓跋思南的左手边站着一位容颜俏丽的粉衣女子,只是她眉间隐隐有一股凌冽之气,手中的双剑还未出鞘就让谢云流觉得直冒寒气了,应该就是江湖中传闻的公孙大娘;女子旁边的那位是个一脸正气的中年人,看上去彬彬有礼,此人应该就是上任唐门门主唐怀仁;最后那位是个一直口宣佛号却未剃度的少林俗家弟子李君延,谢云流觉得他不日就会彻底地“皈依我佛”了。
  待众人将台上四人打量了一番,台下的人群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洪亮的声音:“不是说有六位参加品剑么,纯阳真人怎没来?那位明教教主陆危楼怎也没来?”
  叶孟秋笑微微地朝台下拱了拱手,朗声道:“诸位侠士莫急,纯阳真人闭关修炼,真人派其大弟子谢云流前来品剑,还请谢真人上台。”言罢,叶孟秋目光稍垂,不偏不倚,落在了站在人群中的谢云流身上。
  站在谢云流前后左右的人纷纷侧头看着谢云流,他们先是一怔,随后都露出了不屑的笑容。原来是个未及弱冠的少年人,这少年能替纯阳真人出手么?众人皆在心里默默地摇了摇头。
  谢云流将众人的目光看在眼中,倒也不甚在意,年纪小又如何,台上的拓跋思南和李君延也只比自己长了几岁而已,再看台下围观的人群里,年过不惑者甚众,却没得上台比试的机会,他谢云流有此机会,就让这些瞧不起他的人开开眼界!谢云流一个翻身跃上了面前的品剑台,落地时洒脱飘逸,用的正是纯阳绝学梯云纵。
  “好轻功!”台上拓跋思南不由得赞叹。
  谢云流听得这声赞叹,冲拓跋思南挤了挤眼,接着转过身向台下诸位抱拳一礼:“在下纯阳真人大弟子谢云流!”少年清朗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他不卑不亢,颇有大家风采。
  叶孟秋不由得侧头打量起这位纯阳真人的首徒,眼里露出一抹欣羡之色。没等叶孟秋邀谢云流走向台中央,谢云流大步流星地向品剑台中央走去,路过拓跋思南身边,谢云流咧嘴笑着向拓跋思南道了声谢,拓跋思南点头回应,对这位小自己几岁的年轻道长颇有好感。
  “还有明教的陆危楼教主呢?难不成也随便派了个人?”台下不乏挑事之人,藏剑山庄新建不过四年,就召开名剑大会,时间正巧与霸刀山庄的“扬刀大会”相撞,显然藏剑山庄举办名剑大会醉翁之意不在酒,有些看不惯的武林人士此刻便有了由头。纯阳真人乃江湖中德高望重之人,但他的大弟子诸人听都未听过,好事者趁此机会挑唆,欲意借谢云流之名替霸刀山庄出出恶气。
  谢云流虽是年轻,心思倒是明了,他年少意气,不愿被人借了名头,更不想师父无端被人指摘,刚要上前一步,喝止那人,却听得一个醇厚的声音自耳畔响起,唐怀仁上前一步,拱手向台下诸人一礼,道:“唐某月前以八千两黄金从明教教主陆危楼手中购得剑帖一封,唐某此处共有两封剑帖。”说着,唐怀仁从怀中掏出两封剑帖,手指一错,两封剑帖一前一后,在阳光下,诸人看得分外清楚明白。
  不论是台下诸人,还是台上几位拥有剑帖的绝世高手,甚至是立下了“名剑剑帖只认帖不认人规矩”的叶孟秋,听到唐怀仁的话皆怔愣住了。直到唐怀仁将两封剑帖收入怀中,再次向台下诸人拱手为礼时,在场的众人脸色皆难以言说。
  “这……外邦人也太不识抬举了!”
  “是啊是啊,这分明看不起我们中原武林!”
  “哼!如今这明教还未在中原立足根基就先摆起了架子,也太不把我们中原武林放在眼里!”
  ……
  一时间台下响起了一阵议论声,叶孟秋舒展开的眉头也渐渐拢在了一起,他未想到,陆危楼将剑帖卖掉!他原是想着礼敬外邦门派,以借此向江湖展示藏剑山庄包容各派的决心,不曾想这陆危楼却是直接煽了他的脸,饶是叶孟秋淡然,也觉得面上无光。
  唐怀仁见台下议论声越来越大,抬起双手,双掌向下按了按示意诸人稍安勿躁:“诸位侠士,陆教主初来中原,明教又才刚建教不久,陆教主分身乏术,是以才将剑帖高价出让于唐某。陆教主所出价格,足证陆教主对中原武林并未轻视,在下愿以两张剑帖作保,陆教主并无此心。”
  唐怀仁乃唐门上任门主,又曾是武林盟主,所说的话分量极重。他虽未言明陆危楼为何会将剑帖卖与他,但在场诸人皆心照不宣,陆危楼这封剑帖并非随意卖出,而是盯准了人才高价卖掉。人人皆叹唐怀仁磊落光明,纵然手上已有了一封剑帖,亦接下了陆危楼高价出售的剑帖,并保住了名剑大会的声名。
  众人想通了此理,皆道唐怀仁果然是一代大侠,深明事理,不由得更加敬佩唐怀仁。叶孟秋见大家转了心神,稍稍松了口气,眼角余光却瞥见谢云流翻了个白眼,嘟囔道:“也就会欺负老实人,这陆危楼还真不是个善茬!”
  叶孟秋感觉嘴角边刚挤出的一抹笑容瞬间定住了,纯阳宫的这位大弟子还真是——至情至性!
  
 
  ☆、在下,陆危楼。
 
  阳春三月,正是草长莺飞的时候。
  热闹了近一个月的名剑大会落下帷幕,名剑御神最终花落公孙大娘手中,任谁也想不到,最后竟是一位女子力压群雄,夺得宝剑御神。除此之外,江湖上关于这一届名剑大会的话题越来越多,藏剑山庄借此机会真正地在武林中扎稳了根基,叶孟秋甚至放出话来,每隔十年,藏剑山庄皆会铸造一柄绝世神兵,遍邀江湖才俊,一品神兵。诸人也将目光聚集在了受叶孟秋邀约而来参与品剑的几人身上,公孙大娘之名传遍江湖,唐怀仁成名已久,其余三位应邀前来的年轻人更是成为了一代传奇,有人将拓跋思南、谢云流及李君延评为“武林三秀”,江湖上处处皆有人称赞着他们在名剑大会上的卓绝武艺。
  此时,喧闹的长安城里,一座酒楼内,正有一名粗豪大汉,一脚踏在长凳上,一手持着酒碗,他的身前或坐或站,围了数十名兴致勃勃听他说故事的人。那大汉仰头将酒碗里的烈酒饮尽,啪地一声,一掌拍在桌上,继续刚才高/潮之处:“那谢云流年纪轻轻,内力却极为醇厚,一招‘人剑合一’竟让李君延愣在当场,毫无还手之力,再看谢云流,手中长剑在晴空之下挽出片片剑花,李君延分不明哪一招是实招,哪一招又是虚招,李君延此时额间冷汗涔涔,忽然间,李君延闭上双眼,听声辩位,李君延双掌直击谢云流面门,就在李君延掌力将要逼近谢云流之时,台上诸人只觉眼前华光一闪而过,再睁眼,李君延双掌击向的方向空无一人,他的背后站着一个挺拔的人影,长剑点在李君延后背只差一厘,谢云流所使的正是纯阳宫绝学——三环套月!李君延惜败谢云流。”
  大汉刚说完,围观的人群中骤然乍出一阵叫好声,早有人替大汉碗中斟满了酒,大汉意犹未尽,端起碗以酒水解渴,之后继续说道:“第二场,谢云流对战拓跋思南,且说这拓跋思南一柄沉黑巨剑使得是虎虎生风,他比李君延与谢云流早成名于江湖,武学自然强过初出茅庐的谢云流,然而谢云流所使的纯阳武学灵巧多变,贴身游走于拓跋思南周围,每一剑不落虚空。拓跋思南毕竟武学融会贯通,谢云流使出一招,他便抵住一招,一百七十多招后,谢云流颓势渐显,于是谢云流决定速战速决,一招八荒归元使出,天地骤然变色,拓跋思南手持黑龙斩铁,蓄力而攻,巨大的剑风扫过,震开谢云流数步,胜负已定,拓跋思南险胜谢云流,进入第三轮较量。”
  “谢云流虽败,然其武学造诣不可估量,名剑大会后,藏剑山庄庄主叶孟秋及唐门门主唐怀仁皆道这位纯阳宫的后生剑术卓绝,日后定会成为一代宗师。”那大汉显然是站在谢云流那一方,话语中显出一派敬佩之情。听他说故事的人也受其感染,纷纷对那位叫“谢云流”的年轻人表示赞许。
  有人更加好奇,开口询问那位说书人:“既然他是纯阳真人的弟子,为何江湖上从不曾听过此人?”
  那大汉睨了一眼开口询问的人,丢下喝空的酒碗,抹了下嘴边的酒渍,大笑一声道:“非是这位年轻的谢真人声名不彰,而是江湖豪杰辈出,又因他脾性乖张,这位谢真人却是差了些天时地利,还有人和。”大汉重新顺了口气,接着道,“若诸位经过扬州,或许能听说过这位谢真人。”
  “此话如何说?”有人连忙问道。
  大汉笑道:“当年纯阳真人带谢云流于扬州稍作停歇,年少气盛的谢真人至真至性,与扬州一些恶少年称兄道弟,日日与他们斗鸡走犬,看恶少年们搭讪码头来玩的小娘子,纯阳真人看在眼中,正欲训斥谢云流,却发生了一事,让纯阳真人未训斥谢云流,诸位可知为何?”
  这位大汉早已是长安城内的名人,来听他说故事的不乏熟人,诸人见他故意收住话头,连忙顺着他的脾气,忙不迭地问道:“为何?快说快说!”一时间,酒馆内喧闹声四起,就算没有围在大汉身边听故事的人,也纷纷好奇了起来。
  酒楼中的诸人不知,大汉故事中的主角正坐在大汉那桌不远处,一根食箸捏在手中,谢云流优哉游哉地给自己面前的空酒杯里斟满了今春新酿的梅酒,好整以暇地看着对面听热闹的人群,慢悠悠地端起酒杯,啜了一口清香四溢的美酒。“好喝啊。”谢云流赞叹,他的话音刚落,就听见喧闹的人群里,传来一个低沉醇厚的男音。
  “因为他借用这些恶少年,打跑了扬州码头边流窜的水寇,一时间谢云流被扬州百姓称颂不已。”
  谢云流挑了下眼皮,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越过热闹的人群,就见在被人群隔开的酒桌前,一个身着立领长衫,一头白发的男子,锐利的鹰眸拂开人群,直接落在了谢云流身上,他稀薄的唇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拿起桌上的酒杯,抬手遥敬对面的谢云流。
  谢云流怔了一下,举起酒杯,隔空与那人敬了一杯。那人对着谢云流微一点头,将杯中佳酿一饮而尽,他将酒杯倒悬,示意美酒全部饮光。谢云流有些无奈,他并非嗜酒之人,一口饮尽有些为难他,然而对面人的眸光一直停留在他身上,谢云流只得硬着头皮将美酒饮尽。
  谢云流刚喝完杯中美酒,就听得大汉手掌啪地一声拍在他踩着长凳的腿上,谢云流暗自咋舌,这一掌还真够用力的。
  “没错!纯阳真人见谢云流是非分明,遂顺其自然,不再多加约束。谢云流也在扬州一带闯出了些许名声,只是谢云流年纪轻轻,那时的武学造诣还未醇厚,所以江湖上知道谢云流之人并不多。”
  “听你这么一说,这谢云流日后定然不同凡响咯?”
  “叶庄主和唐门主不都说了么,谢真人日后定会成为一代宗师,不信等着瞧吧!”大汉说得口干舌燥,一坛酒全被他当做解渴的白水,全部喝光。此时大汉面上泛红,目光游离,脚步虚浮,众人一见,就知这大汉八成是喝多了,有几位与大汉相熟之人连忙架起大汉,将大汉带出了酒楼,听故事的人渐渐散去,酒楼里又恢复了往日的情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