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楼同人)红楼之尔等凡人+番外 作者:苍白少女

字体:[ ]

 
书名:红楼之尔等凡人
作者:苍白少女
文案
迷糊仙君,穿越贾琮,
尔等凡人,统统退散!
从琮仙君夺舍成为琮哥儿,他人生的第一步,就是……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仙侠修真 红楼梦
 
搜索关键字:主角:贾琮 ┃ 配角:红楼众 ┃ 其它:
 
晋江金牌编辑评价:
纵横仙界的琮仙君落难身陨,灵魂夺舍成为荣国府的琮三爷,开始他在红楼世界的修炼之旅。但为什么总有奇怪的人跑到他面前求虐?!尔等凡人,为何如此想不开?作者行文流畅,描写生动。贾琮在红楼世界一路打脸横行,前有蠢萌蠢萌的傻爹赦大老爷插科打诨,后有越活越小的老皇帝神助攻,情节爽快有趣,非常具有感染力,读起来畅快淋漓!
==================
 
  ☆、楔子
 
  “交出灵宝,饶你不死!”
  “不必再做徒劳的挣扎了,琮仙君。你好生将灵宝交出来,我等保证不伤你魂魄,你还有机会转世重修。如若不然,定要将你抽魂炼魄,让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琮仙君,你还是将灵宝交出来,这样大家就还是朋友,何苦闹成如今这样,实在是太伤感情。”
  ……
  各种各样的叫嚣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被堵在断仙崖绝顶的琮仙君微微一笑,手中长剑轻甩,缓缓闭上眼睛。只见他身上的雪白长衫染血,一头黑瀑样的青丝散乱,却让人无法感觉到一丝狼狈。他身体依旧如标枪般笔直挺立,神态依然那么洒脱随意,俨然仍是那位名动九天的绝世仙君。
  只是不管琮仙君自己,还是围攻的仙人们都知道,他已经身受重伤——致命的重伤。这是他的敌人们付出了惨痛代价换来的,一路上那无数残破的尸体和被鲜血染红的地面便是明证。
  此地名为断仙崖,顾名思义此崖可断仙,乃是仙界三大绝地之一。琮仙君是在被追杀三年之后,才终于逃进这处绝地。到了此时,他终于无路可走,也不用再走了。这里,本就是他为自己准备的埋骨之地。
  长达三年的追杀,琮仙君明白自己早已油尽灯枯,此遭怕是无法幸免了。只不过,他现在虽是没了牙的老虎,但是虎死不倒架,他死之前少不得要这许多人为他陪葬。
  显然,围攻众人也知道他的厉害,谁都不想做那个倒霉的垫背。是以他们很有默契地只围着琮仙君叫嚣,却没一个自告奋勇地冲上去。琮仙君已经必死,没必要再搭上自己的性命,为他人做嫁衣。
  琮仙君也知今日必死,他身后一步便是断仙的深渊,而面前……他面前,有曾经的死敌,也有曾经的朋友,更有曾经的弟子,而更多的却是素昧平生。
  他们之所以联合起来追杀于他,乃因为仙界传说,他身上有一件先天灵宝,得之便可突破至仙帝境界,能够一统仙界。要知道,仙界已经千万年都无人突破仙帝了。
  其实这传言并未说对,他得到的并不是先天灵宝,而是一件先天至宝——混沌珠。一件……十分鸡肋的至宝。
  混沌珠自诞生起,已经有无数会元,却仍未孕育完全。里面虽然充满混沌之气,却因为功法的关系完全无法吸收。自开天辟地之后,混沌之气消无,修炼功法也随之演化。
  是以,琮仙君得到混沌珠已有千年,一直都只能拿来当做储物和砸人之用。
  但,即便作用再鸡肋,混沌珠毕竟是先天至宝。更何况,此珠已与他魂魄相融,若要剥离出来,除非他魂飞魄散。琮仙君自问,他做不到可以舍己为人。
  至于,他有先天灵宝的消息是从何泄露的……
  琮仙君缓缓睁开眼睛,目光如水般流淌,淌过每一个敌人的脸。这里面,足有二十五位仙君,近百位金仙。用来为他陪葬,勉强够了!
  也许是察觉他眼神不对,一人大吼道:“不好,他要同归于尽。大家一起动手,先杀了他再议其他。”此人曾经是琮仙君挚友,最是了解他的为人。他虽叫人动手,自己却不着痕迹地在退后。
  “晚了!”琮仙君长啸一声,体内本命元婴瞬间消散,化作浑厚仙元充斥全身。只见他一头如瀑青丝飞扬,嘴角高高地翘起,身周被九柄仙剑环绕。这九柄仙剑,每一柄都是极品仙器,柄柄威力惊人。
  信手一指,一柄仙剑便化作万道剑光,剑光又凝结在一处,然后在人群中炸开。极品仙器自爆,威力堪比雷劫,能当场灭杀仙君。况且并非一柄极品仙器,不等这柄仙剑自爆的余波平息,琮仙君毫不犹豫地引爆其余八柄。
  此举打了众人个措手不及,他们没想到追杀琮仙君这么久,他仍留着这样的底牌,登时就死伤惨重。不过琮仙君的境况也不好过,先不说他催化了本命元婴,即便此役能活下来,日后也会落入凡尘。光是仙剑自爆的伤害,就已经让他鲜血不要钱样喷出。
  惨叫声不绝于耳中,琮仙君又是一口淡金色的鲜血喷出,旋即仰天长笑起来。谁都没能想到,到了这等地步,琮仙君竟然还有如此的战斗力。本以为是只瓮中之鳖,却忽然变成了豺狼虎豹,他们也是失算。此时能够站着的,只剩下几位仙君,也是个个带伤。
  仙剑已经全都自爆,琮仙君浑身浴血,手上掐动法诀,口中念念有词。
  待一切都暂时平静下来之后,他冷冽的目光扫过每一个幸存者,嘴角的笑容却越发的灿烂,“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一句话。”
  不等有人回答,他便自问自答道:“琮仙君报仇,从不过夜。你们很好,追杀我三年都还没死,让这句话蒙尘了。你们说,你们该不该死。”
  说到这里,他仰头看着天上的两弯残月,喃喃道:“时辰差不多,该结束了。”
  随着他话音一落,地面上忽然亮起冲天血光,飞快地形成一座大型阵法,将所有人都禁锢在内。幸存者们俱是悚然一惊,一个个奋力挣扎起来。他们已经明白琮仙君的打算了,这是真的要让他们陪葬啊。
  琮仙君终于支持不住,跌坐在地上笑着道:“此阵名为九绝陷仙阵,需以我血脉及九剑剑灵为祭才能开启。而一经开启,非仙帝不得破。好了,都不要再无谓挣扎了,本君赐你们陪葬,也是你们的荣幸。”
  断仙崖之所以是断仙崖,并非它只是一处高崖,而是每隔十日,崖底就会产生一道飓风,凡是崖上的一切,都会被这风毫不留情地卷走。但凡是被风卷走的仙人,不管他是何等修为,就在不曾在仙界出现过。
  追杀者们原本算得清楚,离下一次旋风出现还有多日,他们完全可以在杀死琮仙君,夺取灵宝之后,再从容退去。但现在被困在这里,岂不是……
  愤怒的咒骂声充斥于耳,琮仙君坐在地上却怡然自得。他甚至还托着下巴,饶有趣味地看他们发怒、挣扎、哀求、颤抖……
  仿佛只是一眨眼间,黑洞洞的风卷从崖底呼啸而至,只是转瞬间就将所有人吞噬。离深渊近在咫尺的琮仙君乃是首当其冲。
  他并不挣扎大张开手臂,任由这黑风将自己卷起,侵蚀自己的肉身。身体很快便千疮百孔,就连灵魂也在跟着呻吟。
  终于要死了啊……自他踏上修炼之路,凡一万四千余年,从一区区凡人,到叱咤九天的绝世仙君。他这一生已无牵挂,却还有遗憾。遗憾终究是遗憾,他现在已经无能为力去弥补。只希望,只希望来生……
  罢了,罢了,以他如今魂魄受损的速度,恐怕很快就要魂飞魄散了,哪还有什么来生。
  琮仙君失去意识的时候,肉身已经化作乌有,只剩下残破的魂魄被一团灰蒙蒙的气团包裹,正是混沌珠在自动护主。只是,断仙崖飓风的威力惊人,混沌珠一边护着琮仙君魂魄,一边左冲右突也无法脱身。
  无奈,它只好收回大部分护着那魂魄的力量,奋起全力朝着到缝隙一头扎了进去。因着保护力量的削弱,琮仙君的魂魄受损越发严重,被混沌珠带走时,就仿佛随时会熄灭的小火苗。
  ……
  经此追杀琮仙君一役,仙界前后共有超过四十位仙君陨落,其余玄仙、金仙不计其数。如此惨重的损失,让仙界各方势力纷纷沉寂下来,而魔界却蠢蠢欲动。不久之后,仙魔两界便爆发大战。
  这一战直打得天昏地暗,仙魔两界虚空崩裂,各大势力被灭,亿万高手陨落,无数传承断绝……虽然仙魔两界都认识到这样打下去不行,但仇恨已经深种,不将一方彻底消灭,战争就不会结束。
  千万年后,肆虐在仙魔两界的战火终于熄灭。并非他们愿意停下,而是两界空间已到了承受的极限,他们随着崩溃的两界同归于尽了。
  自此,下界再感应不到上界,世间修炼之人没了飞升途径,修炼之道也跟着迅速败落。渐渐的,便是一方小修都敢自封仙人、仙子,笼络着一些孤魂野鬼、精怪妖修称王称霸起来。
  在这漫长的战争岁月之中,混沌珠一直带着琮仙君的残魂四处游荡。随着时间的流逝,琮仙君的残魂越发黯淡,若是再找不到合适的身体夺舍,怕就真的要魂飞魄散了。                        
 
  ☆、第001回  夺舍
 
  “你叫什么名字?”狭小的识海里,琮仙君问对面的小男孩儿。在他魂飞魄散之前,混沌珠终于找到适合的目标,他正在夺舍之中。
  小男孩儿眨巴着一双黑黝黝的大眼,手指还噙在小嘴里,吭吭哧哧地回答道:“我叫琮哥儿,嗯……不对,是贾琮。哥哥你叫什么?”
  “我也叫琮。琮哥儿,你可有什么愿望?”琮仙君笑了笑,摸摸小男孩儿乱翘的软毛。一万四千岁的老不死,被四岁的小娃儿称作哥哥,仙君大人很开心。夺舍意味着因果,他需要了却这孩子的执念。
  “什么叫愿望?”琮哥儿自觉地用发顶蹭蹭琮仙君的手,满是懵懂地问。他本来病着,难受得很,后来这个哥哥来了之后,他就不难受了。他喜欢这个哥哥!
  “那你喜欢什么?”琮仙君失笑,跟一个三四岁的孩子说愿望,也难怪他听不懂。
  “喜欢的啊……琮哥儿喜欢好多好多啊,桂花糕、杏仁露、枣泥饼、千层糕……哥哥,你要给琮哥儿吃么?”提到喜欢的东西,小男孩儿眼睛亮晶晶的,吸着口水扒拉着手指数着。
  琮仙君无奈摇头,深觉无法面对小男孩儿希冀的目光,“哥哥没有这些,对不起。除了吃的,你有没有其他喜欢的?”不知道仙丹仙果他会不会喜欢。
  “哦,”失望地瘪瘪嘴,小男孩儿也不哭闹,似乎习惯了这样失望,“别的啊……我还喜欢我爹爹啊。刘妈妈说,我爹爹是个大将军,很厉害很厉害哦。”
  说起自己爹爹的时候,小男孩儿比说好吃的还开心,整张小脸儿都生动起来,好像会发光一样,可见他有多么自豪,多么骄傲。
  但旋即小小的人儿就又黯淡下来,皱巴着包子脸,小声儿地嘟囔,“可是琮哥儿总是不乖,爹爹不喜欢琮哥儿,他都没有抱过琮哥儿。”整个人都垂头丧气的,小肩膀都耷拉着。
  “想要父亲的疼爱么?”琮仙君点点头,孩子的愿望就是如此简单。他又忍不住摸摸毛茸茸的小脑袋,安慰道:“不是你的错,哥哥会教导你爹爹的。”重音很清晰,就在‘教导’上面。
  “那,那爹爹以后会喜欢琮哥儿了么?”眯着大眼在仙君手心蹭啊蹭,小男孩儿很容易被取悦,咯咯笑得很开心,似乎被爹爹喜欢是天大的喜事。
  “嗯,很疼爱很疼爱。”敢不疼,呵!经历过无数阴谋和背叛之后,第一眼看到这样一个懵懂的小东西,真是很治愈心灵。混沌珠算是办了件好事!
  小男孩儿很兴奋,举着两只小拳头连蹦带跳,闹腾了好一会儿才安静下来。蹭到琮仙君身边,怯怯地拽着他的衣角,“哥哥,你骗我的对不对?琮哥儿快死了,再也见不到爹爹了,对不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