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基督山伯爵同人)基督山的伯爵先生 作者:小河遥遥

字体:[ ]

 
书名:基督山的伯爵先生
作者:小河遥遥
文案
林科站在船上,今天晚上的海上卷起大风暴,刚才船长已经下令让全员戒严不能松懈,不然一不小心可就死在这变幻莫测的大海上了。
林科叹了口气,在船上待了半年多了,从没离开过这艘大船,美丽的海洋之家。
他又看了看远处飘荡的白云,决定这回靠岸的时候,他一定要上陆地上转两圈。
轰隆一声,一道闪电划过,雷声轰鸣,乌云席卷而来。
暴雨倾盆而下,海风呼啸昏天暗地,风暴还在肆虐,大海怒号着显示着他过剩的精力和不可触犯的威严。
推到伯爵之路从此开始。
奋斗吧,少年!
 
伯爵是攻!伯爵是攻!伯爵是攻!
 
 
内容标签:西方名著 幻想空间 报仇雪恨 西方罗曼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科。基督山。伯爵 ┃ 配角:雅各布,坏蛋们 ┃ 其它:基督山伯爵爱情,贵族
 
晋江银牌编辑评价:
林科是一名苦逼的高三生,结果穿越到基督山伯爵的世界。激动人心的寻宝过程,酣畅淋漓的复仇之路,狂酷霸拽的炫富方式……林科与伯爵开启了一段奇幻之旅。作者以基督山伯爵爱德华逃出监狱为开篇,巧妙地安排了主角与伯爵的海上相遇,在海盗追逐战、荒岛余生等一系列事件的刺激下,两人的感情逐渐升温。全文复仇情节安排合理,场面描写引人入胜,剧情跌拓起伏,充满悬念。
==================
 
  ☆、第1章
 
  林科站在船上,今天晚上的海上卷起大风暴,刚才船长已经下令让全员戒严不能松懈,不然一不小心可就死在这变幻莫测的大海上了。
  林科叹了口气,在船上待了半年多了,从没离开过这艘大船,美丽的海洋之家。他又看了看远处飘荡的白云,决定这回靠岸的时候,他一定要上陆地上转两圈。
  轰隆一声,一道闪电划过,雷声轰鸣,乌云席卷而来。
  暴雨倾盆而下,海风呼啸昏天暗地,风暴还在肆虐,大海怒号着显示着他过剩的精力和不可触犯的威严。天空已布满愁惨的乌云,立刻就要闪烁出狂怒的电火来似的,一声巨雷应声而下!
  突然一阵海浪袭来,浓云密布,天地和海洋顿时一片漆黑。
  大海在疾风的脚下掀起万丈巨浪,咆哮奔涌。
  暴风撕碎了船帆,刮断了桅杆,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悬挂着的帆被刮倒,船身一小处破裂。
  正在这时,一个巨浪铺天盖地卷过来,冲击着船身。
  林科隐隐听见呼呼地风号声,还有人的呼救声,听不真切。
  林科拿着一盏油灯,使劲的照亮周围的这一小片地方,船长的吼声在耳边,发号着命令。
  “快把帆降下来,!快!”
  “雅各布,把那块木板堵住!”
  “艾森!别愣着了,快去让大副过来!快!”
  “萨姆,你他妈的跑哪儿去了!”船长的声音即使叫的很大声,在暴风雨中也有点模糊。
  林科应了一声急忙去找大副,风雨打在人的身上,吹得人睁不开眼。
  船上的人都在忙忙碌碌,对抗着一次暴风雨的侵袭。
  “救命!快救救我!”隐隐约约有人呼叫。
  林科皱眉,抓住了乱跑的雅各布,“你有没有听到有人呼救!”
  “没有!”雅各布大声呼喊。雷声太大,全身湿透雨水海水进入耳朵。
  说完挣脱了林科,便向船长那里跑去。
  林科站在那听了一会儿,但什么也听不到,大雨倾盆,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到。
  “快回来,你这个傻子!”雅各布叫道,这个傻子下的那么大还站在外面,没看见其他人已经都转进屋里了吗,看来这小子还有待教训。
  林科赶紧进了船舱,脱下湿衣服。
  又过了一会儿风渐渐平息了,大片灰色的云层向西方卷去,蓝色的苍穹显露了出来,上面点缀着明亮的星星。
  不久,地平线上现出了一道红色的长带,波浪渐渐变成了白色,一道亮光掠过海上面,把吐着白沫的浪尖染成了金黄色。大自然变化莫测,你永远摸不清他的心思。
  水手们又都走向甲板。
  林科看着这壮观的景象,脑海里一片空白,只能感叹大自然的魅力无穷,变幻莫测。
  一个人半个身子露出了水面,挥动着他的帽子,发出水手所特有的一声大喊。
  林科吓了一跳,水里的人大声喊道,“救命!救救我!”他在向林科求救!
  林科飞快地向船舱里的人喊道:“有人在水里!快出来!雅各布!快!萨姆!”
  许多船员跑出来,也看到了那个在水里挣扎的人。
  那人用意大利语叫道,“救命!”
  船员齐心合力抓住了他的头发,把那个人捞了上来。林科赶紧过去,看着船长对那个人做了一些急救措施。
  “你,你还有你”船长说,“用力摩挲他的四肢,你去拿朗姆酒,你快去生火,还有你,”他指了指林科,“去找些淡水来,快!”
  林科忙不停歇的去厨房弄了些淡水回来。那人已经醒了,接过林科的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了。
  林科对那个男人笑了笑,他全身湿漉漉的,他带着只有水手才会带的红帽子,手里抱着龙骨。大概有三四十岁,胡子很乱遮住了半张脸,看不清容貌。
  水手们都围着他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表示出了强烈的好奇心。
  他喝完嘴里偶尔冒出几个答案,然后又躺下去只是摇摇手,喘粗气,筋疲力尽的,疲惫不堪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他便坐起来,像是已经得到了充分的休息。
  船长盘问他好久,几乎把这个可怜的人问的都说不出话来,才同意他待在船上,但是没有答应要收留他。
  那个男人声音浑厚低沉,他说自己是一个很棒的水手,能胜任很多工作,但只要很少的报酬,希望船长能聘用他,时间不会太长的。船长很为难,雅各布也劝了几句,船长思考很久,最后答应他让他在船上做一些工作。
  林科知道其实这个船根本不缺水手,但这回也不知道怎么会被那个男人给打动了。
  林科耸耸肩,有些疑惑,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这不是他该操心的问题,他看着那个男人,那个人男人深深吸了几口气,好像很贪婪的样子。
  船长已经去了船长室,估计在和大副商量什么。
  “先生,我们船长让您过去。”林科对他说道。
  “好,谢谢您的救助。”
  林科摇摇头,表示不用谢,看着他向船长室走去,心想船长还是要看看他的实力的。
  那个男人展示了他做水手惊人的天赋和实力,让船长轻而易举的留他在船上住下。
  林科笑了笑,果然有实力的人走遍天下都不怕,想当初他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船长才答应他留在船上,他这才不至于无家可归。
  那人的衣服几乎不能遮住身体,雅各布很快把自己的衣服给了他,不过只有一条裤子,没办法,林科又把自己的一件上衣给了他,他低着头缓缓说了声谢谢。
  林科吓了一跳,这人很讲礼貌啊,他已经说了好几声谢谢了。船上的水手都粗鲁的很,都是一群糙汉子。
  他连连摆摆手,干巴巴:“不用,不用客气。”
  众水手们哈哈大笑。
  这时候离他们不远处的一所监狱传来一声枪响,有个胆小的水手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
  林科知道那是一所监狱。听说关押的都是一些政治犯或者罪大恶极的人,住进那里的人除了死没有别的路可选。
  那个男人身子一僵,声音沙哑。
  “应该是伊夫堡有一个犯人逃走了,他们在放示警炮。”他神色非常镇定地正在喝酒。
  雅各布有些怀疑的问:“政治犯能逃出那个监狱?”
  男人耸耸肩,“也许上帝保佑他。”
  林科心头一跳,道:“你今晚睡在哪里?要不和我一起吧。”
  那个男人不动声色的说了声谢谢。
  雅各布捅捅林科,“你这傻小子挺乐于助人啊!”
  林科扭头走了,少女阿梅丽号是一个正正经经光明正大的走私船,船长对很多人都保持着戒心。
  他不只是那些没有名字的陌生人,连他们这些老船员有时也会遭到他的怀疑和训斥,所以这个男人从船长室出来的时候,船长竟然友好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林科就知道这个人绝对不简单,毕竟那个老狐狸还没有明确表示过对谁很满意。
  这位船长几乎懂得地中海沿岸的各种语言,从阿拉伯语到普罗旺斯语,都能一知半解地说上几句,他认为“多一个人总是多一个累赘,而且常常多一个泄漏秘密的机会。这种语言上的能力,使他和人交换信息非常方便。”
  林科经常凑到船长面前,让他教授自己一些外语。他想得很简单,要是不在船上了,至少可以别让他们因为语言不通将自己给卖了。
 
  ☆、第2章
 
  第二天。
  林科醒来之后,那个男人已经不再船舱内了,林科套上他的破大衣,走到甲板上,那个男人已经和所有人混的很熟,正和雅各布和一些年轻的小水手讲不勒斯及马耳他沿海的情况,说那里的姑娘有多漂亮,海浪有多大,小商贩的卖的宝石都闪亮亮的,小镇是多么繁华。
  林科听了一会儿,也对那个地方产生了向往。他决定下一次靠岸时也要去玩一玩,好好感受一下异域风情,也不枉他穿越一回。
  “早上好,先生。昨晚睡得好吗?”
  “谢谢你的关心,真是怀念大海的味道。”
  “先生,您现在就在海上呢。”
  “是哦,我都快忘记陆地是什么样子的呢,您在船上多久了呢?”他问道。
  “爱德蒙,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只要您愿意。”
  “半年吧,但是我觉得已经过了很久了。”
  爱德蒙没有回答他,林科转头看他,他的眼神望着遥远的看不见的海平面,充满着未知的情绪。
  “爱德蒙,你知道只要投入大海的怀抱,所有的烦心事都会消失,这就是我选择成为水手的原因,我以此为荣。”
  爱德蒙叹了一口气,贪婪的张开嘴巴吸了几口海上的凉气。
  “你说的对,艾森。”艾森是林科给自己起的英文名字,入乡随俗嘛。
  “我们会在三天后到达窝那,到时候你会上岸看看嘛?”
  “当然。”爱德蒙毫不犹豫的答道。
  如果在海上航行时间过长,人的精神和体能就有所改变。
  因为在船上每天一睁眼,映入眼帘的就是深蓝的大海,蔚蓝的天空,零星的船只,孤立的岛屿.只有到了港口,才能看到形形色色的东西,才使眼前的色彩多起来.所以船舶到了港口船员的心情会格外的好。
  他们仿佛象小孩子到了游乐场一样的开心,迈着愉快的步伐,深深的吸一口陆上的空气,这种感觉只有身临其境才能体会的到.平常的逛街和购物是男人不喜欢的,但对船员来说那是种奢望.故此一般船员都会玩的等船要开航时才会回来。
  林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是典型的东方人的容貌,面目清秀,笑起来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
  “爱德蒙,那您不能带我也去看看,我已经好久没有打过陆地了。”
  爱德蒙很好奇,“您难道没有下过穿吗?那真是太可惜了,要知道窝那可是一个很繁荣的港口呢,那里的姑娘可热情了,您这副容貌肯定会让那些姑娘着迷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