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楼同人)红楼之安乐 作者:不言桃李

字体:[ ]

 
书名:红楼之安乐
作者:不言桃李
文案
年少不知事啊:林安乐四岁前放养,这美丽的广大世界真是自由最珍贵。
谁知道贾敏死了之后就变成了圈养,这日子还怎么过!
强大的厚脸皮下是不要脸的内心,爷已被迫退出这江湖,可这江湖到处都是爷的传说。
 
后来呢:林如海庶子林安乐,书香世家活生生养出来一个小痞子,嘴多心软还有点龌蹉,成长之路自然有喜有悲。
林如海仕途坦荡,上京之前把小痞子送进了狼窝,莽莽撞撞靠着老师保全自己还有姐姐,搬出贾府真是风景大好。
姐姐出嫁舍不得只能说野猪拱了我家好白菜,科举真是折磨人的小妖精,水溶水溶你是怎么想的,瘟疫其实很可怕,打仗这回事只能硬着头皮上,造反什么的真是吓死个人啦,哎呦人生可艰难。
那些雄壮伟岸的历史啊。我只是个小人物罢了。
 
本文捧林黛玉黑贾府,不喜误入
作者玻璃心任性不解释,弃文请默默离开不要好心通知
玻璃心犯了就有可能任性把文里的角色写死一个两个
大家看文愉快,你快乐我也快乐
 
内容标签:红楼梦 原著向 因缘邂逅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安乐 ┃ 配角:水溶,林如海,林黛玉 ┃ 其它:贱贱,红楼梦
 
晋江银牌编辑评价:
林如海庶子林安乐,是个书香世家里的异类,凭着强大的厚脸皮下不要脸的内心,且看小痞子林安乐如何在京城保家护妹,改写林家命运!这是篇主角为了维护家人,从一个小痞子逐渐成长起来的故事。本文没有大开金手指,主角就是个小人物,心软絮叨而且护短。身为普通人的男主通过自己的努力挣扎求存,情节更加具有感染力。
==================
 
  ☆、第1章 林安乐放养称霸王贾氏落胎含恨将终(修)
 
若说扬州小土匪是谁,那就不得不提林安乐了。
    林安乐本名林霜玉,因着两岁头上大病一场,日夜高热不退,险些亡了。
    林家请来的道士掐掐算算只说是这名有了祸端,改一个才可避祸,林老爷开始颇有犹豫,族谱便是如此,如何改得?这不是对族谱不敬吗。可那林霜玉的生~母何姨娘哭天嚎地,兼之那林老爷林如海已年过四十,却只得这一个儿子,在传宗接代面前,一个名字便是改便改了罢,林安乐小霸王的日子这才是开了个头。
    且说那林如海,前科探花,出身于世禄之家并书香之族,祖上曾袭列侯,今钦点为巡盐御史,前程似锦也不过如此。
    可惜这林家支庶不盛,除了那林安乐,只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岁。黛玉年岁虽小,却知书达理,只是贾氏孕时心有忧虑,黛玉身体先天便带不足之症,由此林如海更是爱之如掌上明珠。
    林安乐虽是姨娘所出,但因是林如海唯一的儿子,吃穿用度皆为林家正经大少爷。这贾氏心下恨恨,更是不待见林安乐,哪里肯教导他一丝半毫,恨不得他两岁那年死了才是。
    林如海每日公务繁忙,那何姨娘也只是个丫鬟出身的粗蠢妇人,于是林安乐除了晨昏定省见天的看着他爹出了门甩了随从婢女就从小南门对角的狗洞利利索索钻出去,那帮奴才开始一次两次也是慌得闹妖,可后来时日长了看林老爷十日有十日不在宅子里,管家的林夫人恨不得林安乐那个小崽子死了,便是放他跑了便跑了吧。自己还能消消停停一天躲个懒,反正到了时间总会平安回来。
    出了那大宅子外面世界可是美得很,林安乐像是放出了圈的金凤凰,可是谁料这放着放着,金凤凰就长成了愣头鹅。
    才才四岁不到,就学的像个小乞丐,爬墙揭瓦,出了狗洞就把自己的衣服找个草垛子藏起来,随随便便扎两根布条子,偷食儿要饭学了个全,大眼睛眨巴眨巴再流两口口水骗根糖葫芦不是问题。再后来,杂技耍艺有他一腿,街口大姑娘卖~身葬父都能插~进去两嗓子,领着一帮货真价实的小乞丐天天鸡飞狗跳,天怒人怨,林安乐自己还乐得很。
    林安乐虽说是个年岁尚小的混子,可他对他姐姐林黛玉可是上心的很。
    嫡母不喜欢他表现的及其明显,小孩子敏锐的第六感也让他知道那可不是讨好就有用的主,因此倒也不凑上去。贾氏看他简直想吐,只要林安乐不戳进她眼跟前也懒得寻他的麻烦,天天管家揽财伺候林老爷想办法生个儿子就够她忙,有时间去和个四岁不到的小崽子计较还不如舒舒服服睡个午觉,因此这俩人也算是相看两相厌。
    但那个柔弱苍白,亲切慈善的姐姐可是不一样。
    何姨娘虽是姿色上佳可为人粗鄙,和自己儿子说话三句有两句骂娘,也就是在林老爷面前装个羞涩装个体贴。林如海整日不归家,虽是对这个唯一的儿子还算得上关心,可终究是个庶子,心下还是留有一线希望贾氏能生个嫡子呢。
    只有林黛玉,和她那个母亲完全不一样的性子,时不时还知道探望探望自己的弟弟,把弟弟身边那群偷懒耍滑的奴才惩戒一番,天冷叮嘱林安乐加衣,热了把自己的冰匀给林安乐,虽是只比林安乐大两岁,姐姐却委实当的尽心。
    林安乐也乐于和她亲近,今天给她带一朵花,明天给她带个铃铛,都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可胜在一片心意。
    林安乐四岁,林黛玉六岁这年,贾氏终于得偿所愿怀上了第二个孩子,而且据大夫说十有八~九是个男孩儿。这简直就是一件天大的喜事,甚至让贾氏看林安乐都没有那么不顺眼了,林如海也乐得留在家中陪了贾氏几日。
    林安乐刚刚四岁,虽然有些感觉但还是懵懂,并不知道自己即将从一家只有一个的金疙瘩变成大部分人都不待见的死庶子,只知道家中忽然喜气洋洋,连嫡母都不对自己阴阳怪气爱答不理了,这些对他来说
    都是好事,但父亲休沐在家意味着愣头鹅要圈在圈里还有何姨娘突然疯了一样哭哭啼啼骂骂咧咧,这些就不怎么好了。
    贾氏年级不算小,而且身体常年多病,这一胎本就凶险。春季多雨,地面湿~滑,贾氏饭后出去散散的功夫就是一跤,大夫千保万保也没保住这个孩子,落下来依稀看见是个成型的男婴。林如海悲痛欲绝,贾氏一病不起,眼看着就要去了。
    这日林如海身体不适,贾氏也是病的支离,林如海心上有挂牵,便早早回了宅子。进门后先是探望了贾氏并在她床头侍疾的林黛玉,说了会子话才想起来自己那个庶子。
    “怎的不见安乐?自己的母亲病成这样也不来探望!”林如海说着有些冒火。
    贾氏刚刚失去了一个儿子,那林安乐简直是一根~插在心尖子上的钎子,指甲都能攥劈了三根。并着自己这身体眼看着一日不如一日,若是那小崽子得了老爷的欢心,她那苦命的黛玉性子那么柔弱,没了自己的看护还不被那小崽子伙着后院那几个蠢妇欺负到天上去。
    当下心思一转,便挣扎着起了身,用帕子按了按眼角。
    “老爷且别去寻了,那孩子到底不是我肚子里出来的,纵是我拿了龙脑凤肝去巴巴的送到他面前,也是对我愿搭不理的,自我病在这床~上,也没见来看我一次。
    我也是费尽心力把他当做自己的亲子照料,可终究是随了何姨娘那蠢笨的性子,马上就要进学的年龄,每日只知憨吃憨玩。
    我本想咱们林家家大业大,我也还时日多着,孩子年岁小,好好照料便是能改,谁料我短命如此,可那孩子依旧顽劣不堪。老爷,我纵使生气搭上了这条命也无妨,只是对老爷心下有愧啊。”说着眼泪便浸~湿~了帕子,咳得越发厉害。
    “我这一去,黛玉是个姑娘,老爷每日公务繁忙,纵使有心亦是无力照料,想我那孩子,年岁那么小,冰雕玉琢水做的人儿,上无亲母教养,那些两面三刀的腌渍奴才还不知如何亏待。
    前两日我京城的母亲来了信,正可以把黛玉托去那里,省了老爷您的烦忧,我在地下也就能闭了眼啊。”贾氏哭哭咳咳,靠在床~上几乎坐不住,面色苍白,我见犹怜。黛玉在旁见贾敏哭成这样,更是泪落不止,靠在母亲怀里母亲母亲的叫着。
    林如海坐在一旁亦是红了眼眶,只能略有哽咽的安慰贾氏“小病而已,三天便是能好的,怎的就到如此了呢?纵使真就不行了,我也是不再续弦了,黛玉是我最疼爱的孩子,我又怎么了能让她落了一丝半毫的委屈,你还是要照顾好自己的身子,何必为了一个屡教不改的小子生气,日子还长着呢。”
    三人哭了一阵,贾氏身体不支先歇息了,黛玉为母亲去佛堂祈福,小小年纪把个佛珠子磨得光滑圆润,林如海更是心痛。
    从贾氏房里出来没进书房,大发雷霆吼骂着叫小厮把林安乐找来,谁知等了半天还不见人影,问了才知那小子是溜出宅子了。
    堂堂林家少爷,每日和群无赖混混的孩子厮混在一起,不知做下了多少败坏林家名声的勾当,以前只当他偶尔玩玩,没曾想这势头是每日都在外鬼混,连自己的嫡母病了都没心思问候。
    想到此处林如海心下更是怒火冲头,让府中奴才出府去找,自己去了何姨娘的房里劈头盖脸就是一顿。
    那林安乐还在外面跟着那群小乞丐脸上抹满了炉灰准备偷个红薯来烤了吃,哪知道大祸就在眼前了。
 
  ☆、第2章 林安乐鬼混遭责骂与房内抱怨挨打罚(修)
 
林府的奴婢小厮们跑断了腿也没能在晚饭前找到林安乐,至于林安乐?
    烤红薯的时候点着了醉仙楼放在角落的柴火堆,烧的整个醉仙楼后厨乌烟瘴气,醉仙楼的老板娘身后带着一群打杂的拿着小~腿粗的木棒骂骂咧咧的追出来要打断他们这伙小畜生的腿的时候林安乐就带着一群小乞丐拍屁~股跑了。
    怕被那群人追上,林安乐蹿的还挺远,到了城边上那座废弃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庙里才觉着安全了。
    肚子也饱着,又是爬树又是下河的闹腾了一阵才意识到回去的时间到了,再不回去估计那个看他就没顺眼过的嫡母要逮着机会收拾他一顿,这才恋恋不舍的下了树。
    “嘿,我得回去了。”林安乐拍拍手拍拍脚顺带着去旁边的小水沟里抹了一把脸。那群死奴才肯定还在躲懒,帮他打水的功夫也挪不出来,倒不如在外边洗了省事。
    “你去哪呀?每天这个点就嚷嚷着要走,回哪去啊,你不也乞丐么。”那群小孩显然是有些舍不得。
    “我白天的时候是小乞丐,可晚上就不能当乞丐了,嗐,和你们说了你们也不懂。”林安乐装的像个小大人似的,还不愿意解释,颇有些神神秘秘的感觉。
    说那个“嗐”的时候还学着他爹林老爷一甩袖子,可惜那身烂布头只甩起来一层土还有几只跳蚤。说完就又撒丫子跑了,快的跟个小猎豹似的。
    林如海黑着脸在何姨娘房里坐了半晌也没等到林安乐,气的简直要炸,踏着重步去了书房,看书看得眼睛都泛红——烧的,所以在天将将快黑了的时候见到林安乐第一眼就把手里握着的书砸到林安乐的头上了。
    林安乐刚刚走到小南门的时候心里还盘算着今晚怎么从厨房偷一只烧鹅,自己留一半,另一半明天带给常在一起玩的小乞丐。还要让他们叫自己老大,谁不叫就不让吃,就在旁边闻一闻味儿,干流口水吃不着。
    就在林安乐自己都觉得自己简直太聪明,咕叽咕叽笑的合不拢嘴的时候,守在狗洞旁边的林家家仆就看见他了,三步并作两步上来就把林安乐一把提起来。
    林安乐一看不对劲,蹬着腿不干,可怎么也是个四岁的孩子,就算是翻了天也不顶什么大用,拖拖拽拽被提到书房,刚进门,迎头盖脸就被抽了一书,当下就懵了,抬头看了看,才认出来这是林老爷,他爹,那脸色有点吓人,暗暗翻了个白眼,用手揉了揉头,什么也没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